第16章 离开慕容

下载免费读
伯带着自己,却一直受着伤?
  在叶无缺的记忆里,福伯对他来说就好像是他的父亲,给他的感觉一直是如同大海般广博,嘴角总是挂着和煦的微笑。
  虽然叶无缺记不起他四岁之前的事,但叶无缺知道,他和福伯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或许,自己从尚在襁褓开始,就是福伯养大的。“/首g●发8
  “长青叔叔,福伯的伤严重么?”
  叶无缺终究忍不住开口问道。
  慕容长青听到叶无缺急切的语气,知道这个少年对他福伯的担忧,于是说道:“同样的问题当时我就向那个人问过,我还拿出所有的疗伤丹药,只是那个人却淡淡一笑,摇摇头。”
  “我记得很清楚,他说‘这是很多年前的伤了,好不了也死不了,无需管它’。这句话让我一愣,但见那个人毫不在乎,我也没有办法。”
  “很多年前的伤?好不了也死不了?”
  慕容长青的话让叶无缺心中一沉,看来在福伯的身上的确发生了许多的事。
  “后来,我便邀请他到慕容家做客,于是,他就带着你来到了慕容家。在慕容家,他呆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一直沉睡的你醒了过来,不过我发现当时年仅四岁的你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可他却毫无意外,最终他将你托付给我慕容家,并留下了那枚血龙玉后便在一个夜里便飘然而去,却一句话都没再留给你,就这样,消失无踪……”
  慕容长青静静的说完,有关那个人的回忆,这十一年来若不是叶无缺的存在,似乎就像一个梦,飘然而来,悄然而去。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从哪里来,唯一有可能知道的也只有叶无缺,可这个孩子却失去了那段记忆。
  叶无缺表面看起来似乎平静,心中却犹如涛浪翻天,久久无法平息!
  这十年来的执着,这一刻从慕容长青嘴中得来这个不算答案的答案让叶无缺陷入了一阵迷茫,福伯的去向依然是个谜,那多年的暗伤、失忆的自己、悄然的离开,无不牵动着叶无缺的神经。
  “呼”
  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血龙玉和那封信,叶无缺心中的迷茫渐渐一扫而空!
  “福伯,无缺一定会找到你的!”
  从叶无缺身上感受到这份执着,慕容长青暗自一叹,这个孩子生来便坚韧执着,甚至都有些偏执。一如他深藏修为十年,却在昨日为了一枚血龙玉突然爆起!若非没有不得已的苦衷和可怕的忍耐,怎可能会如此?
  到现在,慕容长青还认为叶无缺是隐藏修为,毕竟在一个月之内修为从锻体五重天炼筋小成暴增到锻体大圆满炼髓大成,他连想都不会想,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不过这一切不再重要了,慕容长青不想去追问,他知道叶无缺有着他自己的想法,就像当年他私自做主让女儿慕容冰兰与叶无缺定下婚约,使得叶无缺曾数次找他收回成命。只是没想到,婚约一事最终却化为叶无缺与慕容天约战的导火索。
  “或许,是冰兰那丫头根本没有这个福分吧……算了,年轻人的事由着他们自己去吧……”
伯带着自己却一直受着伤在叶无缺的记忆里福伯对他来说就好像是他的父亲给他的感觉一直是如同大海般广博嘴角总是挂着和煦的微笑虽然叶无缺记不起他四岁之前的事但叶无缺知道他和福伯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或许自己从尚在襁褓开始就是福伯养大的首发长青叔叔福伯的伤严重么叶无缺终究忍不住开口问道慕容长青听到叶无缺急切的语气知道这个少年对他福伯的担忧于是说道同样的问题当时我就向那个人问过我还拿出所有的疗伤丹药只是那个人却淡淡一笑摇摇头我记得很清楚他说这是很多年前的伤了好不了也死不了无需管它这句话让我一愣但见那个人毫不在乎我也没有办法很多年前的伤好不了也死不了慕容长青的话让叶无缺心中一沉看来在福伯的身上的确发生了许多的事后来我便邀请他到慕容家做客于是他就带着你来到了慕容家在慕容家他呆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一直沉睡的你醒了过来不过我发现当时年仅四岁的你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可他却毫无意外最终他将你托付给我慕容家并留下了那枚血龙玉后便在一个夜里便飘然而去却一句话都没再留给你就这样消失无踪慕容长青静静的说完有关那个人的回忆这十一年来若不是叶无缺的存在似乎就像一个梦飘然而来悄然而去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从哪里来唯一有可能知道的也只有叶无缺可这个孩子却失去了那段记忆叶无缺表面看起来似乎平静心中却犹如涛浪翻天久久无法平息这十年来的执着这一刻从慕容长青嘴中得来这个不算答案的答案让叶无缺陷入了一阵迷茫福伯的去向依然是个谜那多年的暗伤失忆的自己悄然的离开无不牵动着叶无缺的神经呼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血龙玉和那封信叶无缺心中的迷茫渐渐一扫而空福伯无缺一定会找到你的从叶无缺身上感受到这份执着慕容长青暗自一叹这个孩子生来便坚韧执着甚至都有些偏执一如他深藏修为十年却在昨日为了一枚血龙玉突然爆起若非没有不得已的苦衷和可怕的忍耐怎可能会如此到现在慕容长青还认为叶无缺是隐藏修为毕竟在一个月之内修为从锻体五重天炼筋小成暴增到锻体大圆满炼髓大成他连想都不会想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不过这一切不再重要了慕容长青不想去追问他知道叶无缺有着他自己的想法就像当年他私自做主让女儿慕容冰兰与叶无缺定下婚约使得叶无缺曾数次找他收回成命只是没想到婚约一事最终却化为叶无缺与慕容天约战的导火索或许是冰兰那丫头根本没有这个福分吧算了年轻人的事由着他们自己去吧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叶无缺便离开了慕容长青的房间他需要好好梳理一下有关于福伯的事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叶无缺独坐半响空也没有打扰他空你说一指便可让三个洗凡第五境气魄境的修士化作飞灰还可以抹去人的记忆这样的手段需要多高的修为才能办到叶无缺目光一闪询问的声音在心中响起还记得君山烈身旁的那个黄衣老者么他和齐世龙的修为应该处在相同的层次这二人的实力都已经超越了洗凡七大境达到了另一个层次就以他二人来说都可以一指灭杀三个洗凡第五境气魄境的修士但想要使得三个洗凡气魄境的修士化为飞灰他们就算再强上数十倍也绝对无法办到至于抹去一个人的一段记忆而不造成任何的伤害那已不是单纯以修为所能做到的事必然是掌握了强大神通的修士才可以做到空的语气十分肯定刚刚慕容长青的话他也听在耳中如今叶无缺问道他自然将他的想法说出听到空的回答叶无缺双眼一眯心中闪过丝丝判断超越了洗凡七大境的龙光城主齐世龙就算再强上数十倍也无法办到的事福伯却可以轻易办到抹去他人记忆这样骇人的手段福伯同样轻易可以办到这虽然说明福伯很可能是个近乎无敌的修士但即使如此福伯依然身怀暗伤多年又将我寄养在慕容家独自离去那么很有可能福伯是在惧怕什么事是否会有一个比之福伯更为强大的对手一直在针对福伯才使得福伯带着年幼的我去过很多地发这也许就是在逃避伯带着自己却直受着伤?
  在叶无缺记忆里福伯对来说就像父亲给感觉直如同大海般广博嘴角总挂着和煦微笑。
  虽然叶无缺记起四岁之前事但叶无缺知道和福伯去过许许多多地方或许自己从尚在襁褓开始就福伯养大。“/首g●发8
  “长青叔叔福伯伤严重么?”
  叶无缺终究忍住开口问道。
  慕容长青听到叶无缺急切语气知道少年对福伯担忧于说道:“同样问题当时就向那问过还拿出所有疗伤丹药只那却淡淡笑摇摇头。”
  “记得很清楚说‘很多年前伤也死无需管它’。句话让愣但见那毫在乎也没有办法。”
  “很多年前伤?也死?”
  慕容长青话让叶无缺心中沉看来在福伯身上确发生许多事。
  “后来便邀请到慕容家做客于就带着来到慕容家。在慕容家呆多月在期间直沉睡醒过来过发现当时年仅四岁失去以前记忆。可却毫无意外最终将托付给慕容家并留下那枚血龙玉后便在夜里便飘然而去却句话都没再留给就样消失无踪……”
  慕容长青静静说完有关那回忆十年来若叶无缺存在似乎就像梦飘然而来悄然而去。没有知道去哪里从哪里来唯有可能知道也只有叶无缺可孩子却失去那段记忆。
  叶无缺表面看起来似乎平静心中却犹如涛浪翻天久久无法平息!
  十年来执着刻从慕容长青嘴中得来算答案答案让叶无缺陷入阵迷茫福伯去向依然谜那多年暗伤、失忆自己、悄然离开无牵动着叶无缺神经。
  “呼”
  深深呼出口气摸摸自己胸口感受着血龙玉和那封信叶无缺心中迷茫渐渐扫而空!
  “福伯无缺定会找到!”
  从叶无缺身上感受到份执着慕容长青暗自叹孩子生来便坚韧执着甚至都有些偏执。如深藏修为十年却在昨日为枚血龙玉突然爆起!若非没有得已苦衷和可怕忍耐怎可能会如此?
  到现在慕容长青还认为叶无缺隐藏修为毕竟在月之内修为从锻体五重天炼筋小成暴增到锻体大圆满炼髓大成连想都会想实在太过骇听闻。
  过切再重要慕容长青想去追问知道叶无缺有着自己想法就像当年私自做主让女儿慕容冰兰与叶无缺定下婚约使得叶无缺曾数次找收回成命。只没想到婚约事最终却化为叶无缺与慕容天约战导火索。
  “或许冰兰那丫头根本没有福分……算年轻事由着们自己去……”
  知道自己想知道叶无缺便离开慕容长青房间需要梳理下有关于福伯事。
  回到自己小屋叶无缺独坐半响空也没有打扰。
  “空说指便可让三洗凡第五境气魄境修士化作飞灰还可以抹去记忆样手段需要多高修为才能办到?”
  叶无缺目光闪询问声音在心中响起。
  “还记得君山烈身旁那黄衣老者么和齐世龙修为应该处在相同层次二实力都已经超越洗凡七大境达到另层次。就以二来说都可以指灭杀三洗凡第五境气魄境修士但想要使得三洗凡气魄境修士化为飞灰们就算再强上数十倍也绝对无法办到。至于抹去段记忆而造成任何伤害那已单纯以修为所能做到事必然掌握强大神通修士才可以做到。”
  空语气十分肯定刚刚慕容长青话也听在耳中如今叶无缺问道自然将想法说出。
  听到空回答叶无缺双眼眯心中闪过丝丝判断。
  “超越洗凡七大境龙光城主齐世龙就算再强上数十倍也无法办到事福伯却可以轻易办到;抹去记忆样骇手段福伯同样轻易可以办到。虽然说明福伯很可能近乎无敌修士!但即使如此福伯依然身怀暗伤多年又将寄养在慕容家独自离去那么很有可能福伯在惧怕什么事否会有比之福伯更为强大对手直在针对福伯才使得福伯带着年幼去过很多地发也许就在逃避。”
伯带着自己,却一直受着伤?
  在叶无缺的记忆里,福伯对他来说就好像是他的父亲,给他的感觉一直是如同大海般广博,嘴角总是挂着和煦的微笑。
  虽然叶无缺记不起他四岁之前的事,但叶无缺知道,他和福伯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或许,自己从尚在襁褓开始,就是福伯养大的。“/首g●发8
  “长青叔叔,福伯的伤严重么?”
  叶无缺终究忍不住开口问道。
  慕容长青听到叶无缺急切的语气,知道这个少年对他福伯的担忧,于是说道:“同样的问题当时我就向那个人问过,我还拿出所有的疗伤丹药,只是那个人却淡淡一笑,摇摇头。”
  “我记得很清楚,他说‘这是很多年前的伤了,好不了也死不了,无需管它’。这句话让我一愣,但见那个人毫不在乎,我也没有办法。”
  “很多年前的伤?好不了也死不了?”
  慕容长青的话让叶无缺心中一沉,看来在福伯的身上的确发生了许多的事。
  “后来,我便邀请他到慕容家做客,于是,他就带着你来到了慕容家。在慕容家,他呆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一直沉睡的你醒了过来,不过我发现当时年仅四岁的你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可他却毫无意外,最终他将你托付给我慕容家,并留下了那枚血龙玉后便在一个夜里便飘然而去,却一句话都没再留给你,就这样,消失无踪……”
  慕容长青静静的说完,有关那个人的回忆,这十一年来若不是叶无缺的存在,似乎就像一个梦,飘然而来,悄然而去。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从哪里来,唯一有可能知道的也只有叶无缺,可这个孩子却失去了那段记忆。
  叶无缺表面看起来似乎平静,心中却犹如涛浪翻天,久久无法平息!
  这十年来的执着,这一刻从慕容长青嘴中得来这个不算答案的答案让叶无缺陷入了一阵迷茫,福伯的去向依然是个谜,那多年的暗伤、失忆的自己、悄然的离开,无不牵动着叶无缺的神经。
  “呼”
  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血龙玉和那封信,叶无缺心中的迷茫渐渐一扫而空!
  “福伯,无缺一定会找到你的!”
  从叶无缺身上感受到这份执着,慕容长青暗自一叹,这个孩子生来便坚韧执着,甚至都有些偏执。一如他深藏修为十年,却在昨日为了一枚血龙玉突然爆起!若非没有不得已的苦衷和可怕的忍耐,怎可能会如此?
  到现在,慕容长青还认为叶无缺是隐藏修为,毕竟在一个月之内修为从锻体五重天炼筋小成暴增到锻体大圆满炼髓大成,他连想都不会想,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不过这一切不再重要了,慕容长青不想去追问,他知道叶无缺有着他自己的想法,就像当年他私自做主让女儿慕容冰兰与叶无缺定下婚约,使得叶无缺曾数次找他收回成命。只是没想到,婚约一事最终却化为叶无缺与慕容天约战的导火索。
  “或许,是冰兰那丫头根本没有这个福分吧……算了,年轻人的事由着他们自己去吧……”
  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叶无缺便离开了慕容长青的房间,他需要好好梳理一下有关于福伯的事。
  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叶无缺独坐半响,空也没有打扰他。
  “空,你说一指便可让三个洗凡第五境气魄境的修士化作飞灰,还可以抹去人的记忆,这样的手段需要多高的修为才能办到?”
  叶无缺目光一闪,询问的声音在心中响起。
  “还记得君山烈身旁的那个黄衣老者么,他和齐世龙的修为应该处在相同的层次,这二人的实力都已经超越了洗凡七大境,达到了另一个层次。就以他二人来说,都可以一指灭杀三个洗凡第五境气魄境的修士,但想要使得三个洗凡气魄境的修士化为飞灰,他们就算再强上数十倍也绝对无法办到。至于抹去一个人的一段记忆而不造成任何的伤害,那已不是单纯以修为所能做到的事,必然是掌握了强大神通的修士才可以做到。”
  空的语气十分肯定,刚刚慕容长青的话,他也听在耳中,如今叶无缺问道,他自然将他的想法说出。
  听到空的回答,叶无缺双眼一眯,心中闪过丝丝判断。
  “超越了洗凡七大境的龙光城主齐世龙就算再强上数十倍也无法办到的事,福伯却可以轻易办到;抹去他人记忆这样骇人的手段,福伯同样轻易可以办到。这虽然说明福伯很可能是个近乎无敌的修士!但即使如此,福伯依然身怀暗伤多年,又将我寄养在慕容家独自离去,那么很有可能福伯是在惧怕什么事,是否会有一个比之福伯更为强大的对手一直在针对福伯,才使得福伯带着年幼的我去过很多地发,这,也许就是在逃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