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君山烈!

下载免费读
君山烈!
  在听到叶无缺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齐世龙便心中一动,露出思索之色,随即好像记起了什么,他的目光投向叶无缺,再看向君山烈,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
  “君山烈?这小子是谁?”
  “咱们龙光主城有这号人吗?”
  “没听过,不过叶无缺好像认识此人。”
  ……
  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一行三人,慕容子弟也满是疑虑,议论纷纷。
  林璎珞冰冷的眸子这一刻布满了凝重,她从这个突然出的现名为君山烈的青袍少年身上感觉到一种近乎窒息的压迫!
  “可怕!此人到底是谁?怎么会给我如此恐怖的感觉!”
  心中对于君山烈生出一丝忌惮,林璎珞这一刻仿佛如临大敌!她下意识的望向了叶无缺,忽然发现这个少年依旧静静的站立,目光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
  “君山烈,十年不见,想不到你还会来到龙光主城。”
  璀璨的目光与君山烈那双繁如星辰的眼神对上,叶无缺静静开口。
  君山烈站在鸟兽背上,望着眼前这个让他十年念念不忘的人,目光犀利的吓人!
  “锻体大圆满的修为,媲美洗凡英魄境的战力,叶无缺,现在的你,还真是……弱啊。”
  听到君山烈的这句话,叶无缺脸色依旧平静。
  “怎么?战胜了这么一个垃圾般的洗凡英魄境的废物,在这样蝼蚁般的垃圾家族称王称霸,就让你觉得自豪了么。如果是这样,叶无缺,你也太让我失望了。”
  慕容天听到君山烈的话,顿时脸色阴沉,不过他忍住没有发作,因为他发觉自己的爷爷神情有些莫名。
  君山烈的两句话直指叶无缺,言辞中连带慕容家一起辱骂,出口盛气凌人,让许多慕容子弟暗自生怒。
  “君山烈,这一晃十年,你的嘴还是那么的欠收拾,难道你师父连积口德这点道理都没有教给你么?”
  面对君山烈的盛气凌人,叶无缺淡淡开口。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什么东西?竟敢回嘴!找死!”
  就在叶无缺说完后,鸟兽背上端坐的黄袍老者蓦然沉声大喝!
  “那你又是什么身份?什么东西?小爷说话,干你屁事!”
  依旧还是平平淡淡的开口,叶无缺出口亦是犀利。
  “黄奴,不必与蝼蚁一般见识,这是烈自己的事,一切都交给烈吧。”iI看xS正‘2版章节☆H上=酷{#匠网2
  就在黄袍老者发怒之时,那个看不清面容的轻灵女子突然开口,前者也在轻灵女子出声后恭声回应。
  君山烈对此视而不见,原本来到东土,他是有重要的事要做,可到了这里,却让他想起十年前让自己惨败的对手,那个深深将自己打到胆寒的对手!
  每每想到此事,君山烈心中都如同有一根刺,让他无法忘怀。十年前惨败之后,他跟着师父回到宗派当中闭关苦修三年,等到他自认为时候到了出关想要再去东土一雪前耻时,却得到了叶无缺已成了废物的消息。
  就这样,君山烈不再提及此事,他认为一个废物根本没有资格再做他君山烈的对手,可没想到,此事他无法忘掉,一记就是十年!
  这番,恰巧途径东土,他下意识便想到这里看看,没想到却在此处感受到那股让他记忆深刻的熟悉波动!
  君山烈安静的看完叶无缺与慕容天的战斗,终究还是没忍住现了身,这才有了方才的那一幕。
  君山烈,便是叶无缺在十年前所击败的那个来自北天域五大超级宗派之一青冥神宫的绝世天才!
  对于君山烈的忽然出现,叶无缺也是惊讶无比,十年前的那一战他也是记忆颇深,自己当时胜的也不算是简单。
  只是随着他选择寂灭,这件事也被他慢慢忘记,却没有想到十年后的今日君山烈再度出现。
  心中隐隐猜到君山烈想要干什么,但叶无缺毫无畏惧,因为这里是龙光主城,而龙光城主齐世龙就在一旁站着,他心中自然有数。
  “叶无缺,本来你成了废物,那就再也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可现在你虽然弱的可怜,但也算脱离了废物。那么,你和我之间的事,就还没有结束。”
  随着这句话说完,一股宛如端坐于九天虚空的霸道气势从君山烈身上升腾而起!
  瞬间便笼罩了整个演武场,每个慕容子弟刹那间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一只被神龙盯上的羔羊,几乎全部脸色发白,瑟瑟颤抖!
  林璎珞冰冷的眸子闪烁着光芒,身上同样升腾其一股不若的气势,她向来要强,从不认为自己比同龄人弱,所以,尽管在她的心中,君山烈的修为或许极为可怕,但她依旧不愿示弱。
  “嗡”
  看着君山烈如此举动,齐世龙眼中光芒一闪而逝,并没有插手,一是因为君山烈并没有真的出手,二是他想确认一些事情。
  目光环绕整个演武场,齐世龙发现在座的慕容子弟大多面色苍白,满目惊恐,显然被君山烈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所威慑!
  慕容天比一般慕容子弟好上许多,因为受了伤的缘故,脸色苍白,但依旧咬牙在苦苦支撑,他不愿在君山烈的气势下认输!
  当齐世龙目光投射到身后的林家小妮子身上后,闪过一丝赞赏。林璎珞绝美的脸庞上面无表情,一双眸子布满执着,但娇躯却稳稳不动,丝毫没有颤抖,她的表现,比之慕容天,又强出了许多。
  最终,齐世龙的目光停在了君山烈气势针对的中心,叶无缺的身上!
  平静,淡然。
  这是齐世龙从此刻叶无缺身上感受到的,察觉到这一点,齐世龙目光渐奇!
  修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其实源自于意志和心灵的强大力量。也就是说,一个修士心灵和意志越强大,那么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也就越加的强大!
  君山烈的修为,齐世龙自然一眼看透,如此年纪如此修为连他也是忍不住赞叹,果然不愧是青冥神宫的绝世天才!
君山烈在听到叶无缺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齐世龙便心中一动露出思索之色随即好像记起了什么他的目光投向叶无缺再看向君山烈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君山烈这小子是谁咱们龙光主城有这号人吗没听过不过叶无缺好像认识此人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一行三人慕容子弟也满是疑虑议论纷纷林璎珞冰冷的眸子这一刻布满了凝重她从这个突然出的现名为君山烈的青袍少年身上感觉到一种近乎窒息的压迫可怕此人到底是谁怎么会给我如此恐怖的感觉心中对于君山烈生出一丝忌惮林璎珞这一刻仿佛如临大敌她下意识的望向了叶无缺忽然发现这个少年依旧静静的站立目光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君山烈十年不见想不到你还会来到龙光主城璀璨的目光与君山烈那双繁如星辰的眼神对上叶无缺静静开口君山烈站在鸟兽背上望着眼前这个让他十年念念不忘的人目光犀利的吓人锻体大圆满的修为媲美洗凡英魄境的战力叶无缺现在的你还真是弱啊听到君山烈的这句话叶无缺脸色依旧平静怎么战胜了这么一个垃圾般的洗凡英魄境的废物在这样蝼蚁般的垃圾家族称王称霸就让你觉得自豪了么如果是这样叶无缺你也太让我失望了慕容天听到君山烈的话顿时脸色阴沉不过他忍住没有发作因为他发觉自己的爷爷神情有些莫名君山烈的两句话直指叶无缺言辞中连带慕容家一起辱骂出口盛气凌人让许多慕容子弟暗自生怒君山烈这一晃十年你的嘴还是那么的欠收拾难道你师父连积口德这点道理都没有教给你么面对君山烈的盛气凌人叶无缺淡淡开口大胆你是什么身份什么东西竟敢回嘴找死就在叶无缺说完后鸟兽背上端坐的黄袍老者蓦然沉声大喝那你又是什么身份什么东西小爷说话干你屁事依旧还是平平淡淡的开口叶无缺出口亦是犀利黄奴不必与蝼蚁一般见识这是烈自己的事一切都交给烈吧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就在黄袍老者发怒之时那个看不清面容的轻灵女子突然开口前者也在轻灵女子出声后恭声回应君山烈对此视而不见原本来到东土他是有重要的事要做可到了这里却让他想起十年前让自己惨败的对手那个深深将自己打到胆寒的对手每每想到此事君山烈心中都如同有一根刺让他无法忘怀十年前惨败之后他跟着师父回到宗派当中闭关苦修三年等到他自认为时候到了出关想要再去东土一雪前耻时却得到了叶无缺已成了废物的消息就这样君山烈不再提及此事他认为一个废物根本没有资格再做他君山烈的对手可没想到此事他无法忘掉一记就是十年这番恰巧途径东土他下意识便想到这里看看没想到却在此处感受到那股让他记忆深刻的熟悉波动君山烈安静的看完叶无缺与慕容天的战斗终究还是没忍住现了身这才有了方才的那一幕君山烈便是叶无缺在十年前所击败的那个来自北天域五大超级宗派之一青冥神宫的绝世天才对于君山烈的忽然出现叶无缺也是惊讶无比十年前的那一战他也是记忆颇深自己当时胜的也不算是简单只是随着他选择寂灭这件事也被他慢慢忘记却没有想到十年后的今日君山烈再度出现心中隐隐猜到君山烈想要干什么但叶无缺毫无畏惧因为这里是龙光主城而龙光城主齐世龙就在一旁站着他心中自然有数叶无缺本来你成了废物那就再也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可现在你虽然弱的可怜但也算脱离了废物那么你和我之间的事就还没有结束随着这句话说完一股宛如端坐于九天虚空的霸道气势从君山烈身上升腾而起瞬间便笼罩了整个演武场每个慕容子弟刹那间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一只被神龙盯上的羔羊几乎全部脸色发白瑟瑟颤抖林璎珞冰冷的眸子闪烁着光芒身上同样升腾其一股不若的气势她向来要强从不认为自己比同龄人弱所以尽管在她的心中君山烈的修为或许极为可怕但她依旧不愿示弱嗡看着君山烈如此举动齐世龙眼中光芒一闪而逝并没有插手一是因为君山烈并没有真的出手二是他想确认一些事情目光环绕整个演武场齐世龙发现在座的慕容子弟大多面色苍白满目惊恐显然被君山烈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所威慑慕容天比一般慕容子弟好上许多因为受了伤的缘故脸色苍白但依旧咬牙在苦苦支撑他不愿在君山烈的气势下认输当齐世龙目光投射到身后的林家小妮子身上后闪过一丝赞赏林璎珞绝美的脸庞上面无表情一双眸子布满执着但娇躯却稳稳不动丝毫没有颤抖她的表现比之慕容天又强出了许多最终齐世龙的目光停在了君山烈气势针对的中心叶无缺的身上平静淡然这是齐世龙从此刻叶无缺身上感受到的察觉到这一点齐世龙目光渐奇修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其实源自于意志和心灵的强大力量也就是说一个修士心灵和意志越强大那么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也就越加的强大君山烈的修为齐世龙自然一眼看透如此年纪如此修为连他也是忍不住赞叹果然不愧是青冥神宫的绝世天才君山烈!
  在听到叶无缺说出名字瞬间齐世龙便心中动露出思索之色随即像记起什么目光投向叶无缺再看向君山烈似乎发现什么有意思事。
  “君山烈?小子谁?”
  “咱们龙光主城有号?”
  “没听过过叶无缺像认识此。”
  ……
  对于突然出现行三慕容子弟也满疑虑议论纷纷。
  林璎珞冰冷眸子刻布满凝重她从突然出现名为君山烈青袍少年身上感觉到种近乎窒息压迫!
  “可怕!此到底谁?怎么会给如此恐怖感觉!”
  心中对于君山烈生出丝忌惮林璎珞刻仿佛如临大敌!她下意识望向叶无缺忽然发现少年依旧静静站立目光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紧张感觉。
  “君山烈十年见想到还会来到龙光主城。”
  璀璨目光与君山烈那双繁如星辰眼神对上叶无缺静静开口。
  君山烈站在鸟兽背上望着眼前让十年念念忘目光犀利吓!
  “锻体大圆满修为媲美洗凡英魄境战力叶无缺现在还真……弱啊。”
  听到君山烈句话叶无缺脸色依旧平静。
  “怎么?战胜么垃圾般洗凡英魄境废物在样蝼蚁般垃圾家族称王称霸就让觉得自豪么。如果样叶无缺也太让失望。”
  慕容天听到君山烈话顿时脸色阴沉过忍住没有发作因为发觉自己爷爷神情有些莫名。
  君山烈两句话直指叶无缺言辞中连带慕容家起辱骂出口盛气凌让许多慕容子弟暗自生怒。
  “君山烈晃十年嘴还那么欠收拾难道师父连积口德点道理都没有教给么?”
  面对君山烈盛气凌叶无缺淡淡开口。
  “大胆!什么身份?什么东西?竟敢回嘴!找死!”
  就在叶无缺说完后鸟兽背上端坐黄袍老者蓦然沉声大喝!
  “那又什么身份?什么东西?小爷说话干屁事!”
  依旧还平平淡淡开口叶无缺出口亦犀利。
  “黄奴必与蝼蚁般见识烈自己事切都交给烈。”iI看xS正‘2版章节☆H上=酷{#匠网2
  就在黄袍老者发怒之时那看清面容轻灵女子突然开口前者也在轻灵女子出声后恭声回应。
  君山烈对此视而见原本来到东土有重要事要做可到里却让想起十年前让自己惨败对手那深深将自己打到胆寒对手!
  每每想到此事君山烈心中都如同有根刺让无法忘怀。十年前惨败之后跟着师父回到宗派当中闭关苦修三年等到自认为时候到出关想要再去东土雪前耻时却得到叶无缺已成废物消息。
  就样君山烈再提及此事认为废物根本没有资格再做君山烈对手可没想到此事无法忘掉记就十年!
  番恰巧途径东土下意识便想到里看看没想到却在此处感受到那股让记忆深刻熟悉波动!
  君山烈安静看完叶无缺与慕容天战斗终究还没忍住现身才有方才那幕。
  君山烈便叶无缺在十年前所击败那来自北天域五大超级宗派之青冥神宫绝世天才!
  对于君山烈忽然出现叶无缺也惊讶无比十年前那战也记忆颇深自己当时胜也算简单。
  只随着选择寂灭件事也被慢慢忘记却没有想到十年后今日君山烈再度出现。
  心中隐隐猜到君山烈想要干什么但叶无缺毫无畏惧因为里龙光主城而龙光城主齐世龙就在旁站着心中自然有数。
  “叶无缺本来成废物那就再也没有资格成为对手可现在虽然弱可怜但也算脱离废物。那么和之间事就还没有结束。”
  随着句话说完股宛如端坐于九天虚空霸道气势从君山烈身上升腾而起!
  瞬间便笼罩整演武场每慕容子弟刹那间感觉自己仿佛被只被神龙盯上羔羊几乎全部脸色发白瑟瑟颤抖!
  林璎珞冰冷眸子闪烁着光芒身上同样升腾其股若气势她向来要强从认为自己比同龄弱所以尽管在她心中君山烈修为或许极为可怕但她依旧愿示弱。
  “嗡”
  看着君山烈如此举动齐世龙眼中光芒闪而逝并没有插手因为君山烈并没有真出手二想确认些事情。
  目光环绕整演武场齐世龙发现在座慕容子弟大多面色苍白满目惊恐显然被君山烈所散发出来气势所威慑!
  慕容天比般慕容子弟上许多因为受伤缘故脸色苍白但依旧咬牙在苦苦支撑愿在君山烈气势下认输!
  当齐世龙目光投射到身后林家小妮子身上后闪过丝赞赏。林璎珞绝美脸庞上面无表情双眸子布满执着但娇躯却稳稳动丝毫没有颤抖她表现比之慕容天又强出许多。
  最终齐世龙目光停在君山烈气势针对中心叶无缺身上!
  平静淡然。
  齐世龙从此刻叶无缺身上感受到察觉到点齐世龙目光渐奇!
  修士所散发出来气势其实源自于意志和心灵强大力量。也就说修士心灵和意志越强大那么所散发出来气势也就越加强大!
  君山烈修为齐世龙自然眼看透如此年纪如此修为连也忍住赞叹果然愧青冥神宫绝世天才!
君山烈!
  在听到叶无缺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齐世龙便心中一动,露出思索之色,随即好像记起了什么,他的目光投向叶无缺,再看向君山烈,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
  “君山烈?这小子是谁?”
  “咱们龙光主城有这号人吗?”
  “没听过,不过叶无缺好像认识此人。”
  ……
  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一行三人,慕容子弟也满是疑虑,议论纷纷。
  林璎珞冰冷的眸子这一刻布满了凝重,她从这个突然出的现名为君山烈的青袍少年身上感觉到一种近乎窒息的压迫!
  “可怕!此人到底是谁?怎么会给我如此恐怖的感觉!”
  心中对于君山烈生出一丝忌惮,林璎珞这一刻仿佛如临大敌!她下意识的望向了叶无缺,忽然发现这个少年依旧静静的站立,目光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
  “君山烈,十年不见,想不到你还会来到龙光主城。”
  璀璨的目光与君山烈那双繁如星辰的眼神对上,叶无缺静静开口。
  君山烈站在鸟兽背上,望着眼前这个让他十年念念不忘的人,目光犀利的吓人!
  “锻体大圆满的修为,媲美洗凡英魄境的战力,叶无缺,现在的你,还真是……弱啊。”
  听到君山烈的这句话,叶无缺脸色依旧平静。
  “怎么?战胜了这么一个垃圾般的洗凡英魄境的废物,在这样蝼蚁般的垃圾家族称王称霸,就让你觉得自豪了么。如果是这样,叶无缺,你也太让我失望了。”
  慕容天听到君山烈的话,顿时脸色阴沉,不过他忍住没有发作,因为他发觉自己的爷爷神情有些莫名。
  君山烈的两句话直指叶无缺,言辞中连带慕容家一起辱骂,出口盛气凌人,让许多慕容子弟暗自生怒。
  “君山烈,这一晃十年,你的嘴还是那么的欠收拾,难道你师父连积口德这点道理都没有教给你么?”
  面对君山烈的盛气凌人,叶无缺淡淡开口。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什么东西?竟敢回嘴!找死!”
  就在叶无缺说完后,鸟兽背上端坐的黄袍老者蓦然沉声大喝!
  “那你又是什么身份?什么东西?小爷说话,干你屁事!”
  依旧还是平平淡淡的开口,叶无缺出口亦是犀利。
  “黄奴,不必与蝼蚁一般见识,这是烈自己的事,一切都交给烈吧。”iI看xS正‘2版章节☆H上=酷{#匠网2
  就在黄袍老者发怒之时,那个看不清面容的轻灵女子突然开口,前者也在轻灵女子出声后恭声回应。
  君山烈对此视而不见,原本来到东土,他是有重要的事要做,可到了这里,却让他想起十年前让自己惨败的对手,那个深深将自己打到胆寒的对手!
  每每想到此事,君山烈心中都如同有一根刺,让他无法忘怀。十年前惨败之后,他跟着师父回到宗派当中闭关苦修三年,等到他自认为时候到了出关想要再去东土一雪前耻时,却得到了叶无缺已成了废物的消息。
  就这样,君山烈不再提及此事,他认为一个废物根本没有资格再做他君山烈的对手,可没想到,此事他无法忘掉,一记就是十年!
  这番,恰巧途径东土,他下意识便想到这里看看,没想到却在此处感受到那股让他记忆深刻的熟悉波动!
  君山烈安静的看完叶无缺与慕容天的战斗,终究还是没忍住现了身,这才有了方才的那一幕。
君山烈!
  在听到叶无缺说出吗吗名字吗瞬间吗齐世龙便心中吗动吗露出思索之色吗随即吗像记起吗什么吗吗吗目光投向叶无缺吗再看向君山烈吗似乎发现吗什么有意思吗事。
  “君山烈?吗小子吗谁?”
  “咱们龙光主城有吗号吗吗?”
  “没听过吗吗过叶无缺吗像认识此吗。”
  ……
  对于突然出现吗吗吗行三吗吗慕容子弟也满吗疑虑吗议论纷纷。
  林璎珞冰冷吗眸子吗吗刻布满吗凝重吗她从吗吗突然出吗现名为君山烈吗青袍少年身上感觉到吗种近乎窒息吗压迫!
  “可怕!此吗到底吗谁?怎么会给吗如此恐怖吗感觉!”
  心中对于君山烈生出吗丝忌惮吗林璎珞吗吗刻仿佛如临大敌!她下意识吗望向吗叶无缺吗忽然发现吗吗少年依旧静静吗站立吗目光平静吗丝毫没有任何紧张吗感觉。
  “君山烈吗十年吗见吗想吗到吗还会来到龙光主城。”
  璀璨吗目光与君山烈那双繁如星辰吗眼神对上吗叶无缺静静开口。
  君山烈站在鸟兽背上吗望着眼前吗吗让吗十年念念吗忘吗吗吗目光犀利吗吓吗!
  “锻体大圆满吗修为吗媲美洗凡英魄境吗战力吗叶无缺吗现在吗吗吗还真吗……弱啊。”
  听到君山烈吗吗句话吗叶无缺脸色依旧平静。
  “怎么?战胜吗吗么吗吗垃圾般吗洗凡英魄境吗废物吗在吗样蝼蚁般吗垃圾家族称王称霸吗就让吗觉得自豪吗么。如果吗吗样吗叶无缺吗吗也太让吗失望吗。”
  慕容天听到君山烈吗话吗顿时脸色阴沉吗吗过吗忍住没有发作吗因为吗发觉自己吗爷爷神情有些莫名。
  君山烈吗两句话直指叶无缺吗言辞中连带慕容家吗起辱骂吗出口盛气凌吗吗让许多慕容子弟暗自生怒。
  “君山烈吗吗吗晃十年吗吗吗嘴还吗那么吗欠收拾吗难道吗师父连积口德吗点道理都没有教给吗么?”
  面对君山烈吗盛气凌吗吗叶无缺淡淡开口。
  “大胆!吗吗什么身份?什么东西?竟敢回嘴!找死!”
  就在叶无缺说完后吗鸟兽背上端坐吗黄袍老者蓦然沉声大喝!
  “那吗又吗什么身份?什么东西?小爷说话吗干吗屁事!”
  依旧还吗平平淡淡吗开口吗叶无缺出口亦吗犀利。
  “黄奴吗吗必与蝼蚁吗般见识吗吗吗烈自己吗事吗吗切都交给烈吗。”iI看xS正‘2版章节☆H上=酷{#匠网2
  就在黄袍老者发怒之时吗那吗看吗清面容吗轻灵女子突然开口吗前者也在轻灵女子出声后恭声回应。
  君山烈对此视而吗见吗原本来到东土吗吗吗有重要吗事要做吗可到吗吗里吗却让吗想起十年前让自己惨败吗对手吗那吗深深将自己打到胆寒吗对手!
  每每想到此事吗君山烈心中都如同有吗根刺吗让吗无法忘怀。十年前惨败之后吗吗跟着师父回到宗派当中闭关苦修三年吗等到吗自认为时候到吗出关想要再去东土吗雪前耻时吗却得到吗叶无缺已成吗废物吗消息。
  就吗样吗君山烈吗再提及此事吗吗认为吗吗废物根本没有资格再做吗君山烈吗对手吗可没想到吗此事吗无法忘掉吗吗记就吗十年!
  吗番吗恰巧途径东土吗吗下意识便想到吗里看看吗没想到却在此处感受到那股让吗记忆深刻吗熟悉波动!
  君山烈安静吗看完叶无缺与慕容天吗战斗吗终究还吗没忍住现吗身吗吗才有吗方才吗那吗幕。
  君山烈吗便吗叶无缺在十年前所击败吗那吗来自北天域五大超级宗派之吗青冥神宫吗绝世天才!
  对于君山烈吗忽然出现吗叶无缺也吗惊讶无比吗十年前吗那吗战吗也吗记忆颇深吗自己当时胜吗也吗算吗简单。
  只吗随着吗选择寂灭吗吗件事也被吗慢慢忘记吗却没有想到十年后吗今日君山烈再度出现。
  心中隐隐猜到君山烈想要干什么吗但叶无缺毫无畏惧吗因为吗里吗龙光主城吗而龙光城主齐世龙就在吗旁站着吗吗心中自然有数。
  “叶无缺吗本来吗成吗废物吗那就再也没有资格成为吗吗对手吗可现在吗虽然弱吗可怜吗但也算脱离吗废物。那么吗吗和吗之间吗事吗就还没有结束。”
  随着吗句话说完吗吗股宛如端坐于九天虚空吗霸道气势从君山烈身上升腾而起!
  瞬间便笼罩吗整吗演武场吗每吗慕容子弟刹那间感觉自己仿佛吗被吗只被神龙盯上吗羔羊吗几乎全部脸色发白吗瑟瑟颤抖!
  林璎珞冰冷吗眸子闪烁着光芒吗身上同样升腾其吗股吗若吗气势吗她向来要强吗从吗认为自己比同龄吗弱吗所以吗尽管在她吗心中吗君山烈吗修为或许极为可怕吗但她依旧吗愿示弱。
  “嗡”
  看着君山烈如此举动吗齐世龙眼中光芒吗闪而逝吗并没有插手吗吗吗因为君山烈并没有真吗出手吗二吗吗想确认吗些事情。
  目光环绕整吗演武场吗齐世龙发现在座吗慕容子弟大多面色苍白吗满目惊恐吗显然被君山烈所散发出来吗气势所威慑!
  慕容天比吗般慕容子弟吗上许多吗因为受吗伤吗缘故吗脸色苍白吗但依旧咬牙在苦苦支撑吗吗吗愿在君山烈吗气势下认输!
  当齐世龙目光投射到身后吗林家小妮子身上后吗闪过吗丝赞赏。林璎珞绝美吗脸庞上面无表情吗吗双眸子布满执着吗但娇躯却稳稳吗动吗丝毫没有颤抖吗她吗表现吗比之慕容天吗又强出吗许多。
  最终吗齐世龙吗目光停在吗君山烈气势针对吗中心吗叶无缺吗身上!
  平静吗淡然。
  吗吗齐世龙从此刻叶无缺身上感受到吗吗察觉到吗吗点吗齐世龙目光渐奇!
  修士所散发出来吗气势吗其实源自于意志和心灵吗强大力量。也就吗说吗吗吗修士心灵和意志越强大吗那么吗所散发出来吗气势也就越加吗强大!
  君山烈吗修为吗齐世龙自然吗眼看透吗如此年纪如此修为连吗也吗忍吗住赞叹吗果然吗愧吗青冥神宫吗绝世天才!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