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说三拳就三拳!

下载免费读
“三拳打爆我?哈哈哈哈...废无缺,我还以为你约战慕容天是真的够有种,原来,只是疯了!怎么,当废物当了十年,熬不下去了?呵呵,废物就是废物,偶尔做点白日梦是可以的,不过要记住夹紧尾巴,否则指不定哪天我不高兴了,一指头碾死你!哈哈哈哈.....”
  左脸颊的刀疤剧烈抖动,慕容天仰天狂笑,叶无缺的话在他听来,好像是蝼蚁志吞象一般好笑。
  嘲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跟随慕容冰兰一同前来的五六名慕容子弟也是忍不住大笑而起,个个神情如出一辙,扫过长身独立的叶无缺,目光俱是不屑和蔑视。
  慕容冰兰亦是红唇微动,精致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视曾与叶无缺有过婚约为耻的她这些年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她是慕容长青的女儿,慕容家的公主,私下里曾无数次找过慕容长青想要其收回与叶无缺的婚约,只是一直没有成功,随着一次次的不成功,慕容冰兰对于叶无缺的厌恶也一次次的累积。
  她心中认定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定然是叶无缺死乞白赖的不愿与她解除婚约,叶无缺还在幻想等到他十八岁时好娶她。
  婚约之事旁人插不得嘴,纵然心中对于叶无缺百般厌恶怨恨,可慕容冰兰依旧毫无办法,直到慕容天的出现。
  对于慕容天这个族兄,慕容冰兰很有好感,其天资之高整个慕容家都有目共睹,长相亦是英俊,加之慕容天时不时刻意的讨好与她,慕容冰兰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了慕容天的身上,而慕容天也顺理成章的言明要帮她解除与叶无缺的婚约。
  这才有了演武场上的那一幕,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一切都照着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慕容冰兰原本期望的叶无缺的屈辱、不甘、疯狂....的表情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轻松与高兴,甚至还说出了恳请慕容长青收回婚约的话。
  众目睽睽之下,叶无缺的这句话,让慕容冰兰简直气的要昏过去,心中对于叶无缺的怨恨达到了极致,岂不料这个一废十年的少年竟然还敢约战天哥。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叶无缺被逼之后无谓的反抗,但慕容冰兰不这么想,她认为这是叶无缺对于她解除婚约的一种恶心,恶心她慕容冰兰。
三拳打爆我哈哈哈哈废无缺我还以为你约战慕容天是真的够有种原来只是疯了怎么当废物当了十年熬不下去了呵呵废物就是废物偶尔做点白日梦是可以的不过要记住夹紧尾巴否则指不定哪天我不高兴了一指头碾死你哈哈哈哈左脸颊的刀疤剧烈抖动慕容天仰天狂笑叶无缺的话在他听来好像是蝼蚁志吞象一般好笑嘲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跟随慕容冰兰一同前来的五六名慕容子弟也是忍不住大笑而起个个神情如出一辙扫过长身独立的叶无缺目光俱是不屑和蔑视慕容冰兰亦是红唇微动精致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视曾与叶无缺有过婚约为耻的她这些年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她是慕容长青的女儿慕容家的公主私下里曾无数次找过慕容长青想要其收回与叶无缺的婚约只是一直没有成功随着一次次的不成功慕容冰兰对于叶无缺的厌恶也一次次的累积她心中认定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定然是叶无缺死乞白赖的不愿与她解除婚约叶无缺还在幻想等到他十八岁时好娶她婚约之事旁人插不得嘴纵然心中对于叶无缺百般厌恶怨恨可慕容冰兰依旧毫无办法直到慕容天的出现对于慕容天这个族兄慕容冰兰很有好感其天资之高整个慕容家都有目共睹长相亦是英俊加之慕容天时不时刻意的讨好与她慕容冰兰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了慕容天的身上而慕容天也顺理成章的言明要帮她解除与叶无缺的婚约这才有了演武场上的那一幕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一切都照着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慕容冰兰原本期望的叶无缺的屈辱不甘疯狂的表情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轻松与高兴甚至还说出了恳请慕容长青收回婚约的话众目睽睽之下叶无缺的这句话让慕容冰兰简直气的要昏过去心中对于叶无缺的怨恨达到了极致岂不料这个一废十年的少年竟然还敢约战天哥虽然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叶无缺被逼之后无谓的反抗但慕容冰兰不这么想她认为这是叶无缺对于她解除婚约的一种恶心恶心她慕容冰兰叶无缺你这样的废物胆敢当面羞辱于我更敢约战天哥今日本小姐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双眸当中寒意弥漫心中思绪翻涌慕容冰兰那抹戏谑的笑容慢慢的变成冷笑她要在这里亲眼看着叶无缺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别人踩在地上笑够了么要么开打要么让路大清早的好狗不挡道真是晦气在众人大笑的同时叶无缺缓缓开口抬起的右拳慢慢放下负手而立再度变得平静淡然刚刚的那股煊赫与锋芒似乎消失了一般只是一双璀璨的眸子依旧透亮清风袭来黑色的武衫微拂少年独立气质洒然在慕容海的眼中此刻的叶无缺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让人看不透的气息比之昨日在演武场约战慕容天的桀骜霸气现在的叶无缺给他的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似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慕容海收敛住笑容望了叶无缺一眼神情慢慢的变得冷淡健硕的身躯肌肉虬结双拳微抬眼中闪过一丝恶毒昨日在演武场我怕出手太重会一不小心打死你所以才三招将你击败既然你说三拳就能打爆我那今日我也就不用留情了轰嗡看招地煞虎贲拳气血轰鸣元力振荡慕容海身子陡然窜起高大的身躯向前疾走三步右拳紧握随其一声大喝一股若有若无的虎啸声嘶吼而起身后更是浮现出一头一丈大小的猛虎之像气血贯透皮肉筋步入锻体八重天炼骨大成的慕容海出手不容情吼脚下石板碎裂化作一只下山猛虎慕容海一拳向着叶无缺直直轰来拳劲澎湃打的虚空乍响中品绝学地煞虎贲拳慕容海也太看得起废无缺了吧对付废无缺这种锻体五重天的垃圾用上地煞虎贲拳真是浪费谁说不是不过也活该废无缺倒霉呈口舌之利我看这一拳废无缺得在床上躺上三个月了那五六年名慕容子弟见得慕容海一出手就是中品绝学都觉得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何只是教训一个小小的废无缺慕容海会如此认真红唇冷笑不绝唯有双手抱胸的慕容冰兰隐隐看出慕容海似乎不只是简单的教训叶无缺而已给我躺下吧伴随着慕容海的大喝眼神里闪过的丝丝恶毒不加掩饰他的拳头已经崩到叶无缺周身一丈之内叶无缺依旧静静地站着那双眸子保持着平静随着慕容海的出手他的右手也慢慢紧握成拳缓缓从身后抬起也就在慕容海的拳劲即将击中自己的那一刻叶无缺才毫无平淡的打出一拳在慕容冰兰布满快意的眼中身怀猛虎之像的慕容海与叶无缺两人的拳头轰在了一处刹时拳头的交击声传荡而出嘭然而就在下一刹慕容冰兰姣好的脸庞之上闪过了一丝无法置信的神情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同样的话语在慕容海的心中响起只是他的脸色比之慕容冰兰还要更加难看因为他从对面那个少年平平淡淡的拳头当中感受到了一股古怪却恐怖至极的威力呲呲呲脚掌与石板剧烈的摩擦慕容海正以与先前攻向叶无缺同样的速度后退着他竭力的想要控制住身形然而那股古怪的力道却使得他无法做到这一点蹬蹬蹬一直退了六步慕容海才止住了身形巧合的是正好停在了一开始他站立的地方双拳交击之下慕容海后退六步反观叶无缺却连身子都没有摇晃一下嘶倒吸冷气的声音不住的响起那五六名慕容子弟个个神色大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这我看到了什么废无缺一拳逼退慕容海这是幻觉地煞虎贲拳的强悍之处便是将全身的气力汇聚到双拳之上可打出高于己身一倍的力道但废无缺连身子都没晃动一下这这怎么可能该不会是慕容海手下留情了吧一直双手抱胸的慕容冰兰的美眸闪过难以置信随即看向慕容海她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颤抖慕容冰兰立刻发现慕容海的右臂在颤抖很显然刚刚的那一拳绝不是其故意演戏手下留情的缘故而是他真的被那个废物一样的少年生生一拳逼退脸上神情大变慕容海虎目圆瞪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少年左脸颊的刀疤这一刻几乎都开始充血感受着右臂的疼痛和麻意慕容海这一刻如遭雷击“三拳打爆我?哈哈哈哈...废无缺,我还以为你约战慕容天是真的够有种,原来,只是疯了!怎么,当废物当了十年,熬不下去了?呵呵,废物就是废物,偶尔做点白日梦是可以的,不过要记住夹紧尾巴,否则指不定哪天我不高兴了,一指头碾死你!哈哈哈哈.....”
  左脸颊的刀疤剧烈抖动,慕容天仰天狂笑,叶无缺的话在他听来,好像是蝼蚁志吞象一般好笑。
  嘲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跟随慕容冰兰一同前来的五六名慕容子弟也是忍不住大笑而起,个个神情如出一辙,扫过长身独立的叶无缺,目光俱是不屑和蔑视。
  慕容冰兰亦是红唇微动,精致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视曾与叶无缺有过婚约为耻的她这些年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她是慕容长青的女儿,慕容家的公主,私下里曾无数次找过慕容长青想要其收回与叶无缺的婚约,只是一直没有成功,随着一次次的不成功,慕容冰兰对于叶无缺的厌恶也一次次的累积。
  她心中认定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定然是叶无缺死乞白赖的不愿与她解除婚约,叶无缺还在幻想等到他十八岁时好娶她。
  婚约之事旁人插不得嘴,纵然心中对于叶无缺百般厌恶怨恨,可慕容冰兰依旧毫无办法,直到慕容天的出现。
  对于慕容天这个族兄,慕容冰兰很有好感,其天资之高整个慕容家都有目共睹,长相亦是英俊,加之慕容天时不时刻意的讨好与她,慕容冰兰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了慕容天的身上,而慕容天也顺理成章的言明要帮她解除与叶无缺的婚约。
  这才有了演武场上的那一幕,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一切都照着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慕容冰兰原本期望的叶无缺的屈辱、不甘、疯狂....的表情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轻松与高兴,甚至还说出了恳请慕容长青收回婚约的话。
  众目睽睽之下,叶无缺的这句话,让慕容冰兰简直气的要昏过去,心中对于叶无缺的怨恨达到了极致,岂不料这个一废十年的少年竟然还敢约战天哥。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叶无缺被逼之后无谓的反抗,但慕容冰兰不这么想,她认为这是叶无缺对于她解除婚约的一种恶心,恶心她慕容冰兰。
  “叶无缺,你这样的废物胆敢当面羞辱于我,更敢约战天哥,今日本小姐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双眸当中寒意弥漫,心中思绪翻涌,慕容冰兰那抹戏谑的笑容慢慢的变成冷笑,她要在这里亲眼看着叶无缺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别人踩在地上。
  “笑够了么?要么开打,要么让路,大清早的,好狗不挡道,真是晦气。”
  在众人大笑的同时,叶无缺缓缓开口,抬起的右拳慢慢放下,负手而立,再度变得平静淡然,刚刚的那股煊赫与锋芒似乎消失了一般,只是一双璀璨的眸子依旧透亮,清风袭来,黑色的武衫微拂,少年独立,气质洒然。
  在慕容海的眼中,此刻的叶无缺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让人看不透的气息,比之昨日在演武场约战慕容天的桀骜霸气,现在的叶无缺给他的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似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慕容海收敛住笑容,望了叶无缺一眼,神情慢慢的变得冷淡,健硕的身躯肌肉虬结,双拳微抬,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昨日在演武场我怕出手太重会一不小心打死你,所以才三招将你击败,既然你说三拳就能打爆我,那今日我也就不用留情了。”
  “轰”“嗡”
  “看招!地煞虎贲拳!”
  气血轰鸣,元力振荡,慕容海身子陡然窜起,高大的身躯向前疾走三步,右拳紧握,随其一声大喝,一股若有若无的虎啸声嘶吼而起,身后更是浮现出一头一丈大小的猛虎之像,气血贯透皮、肉、筋,步入锻体八重天炼骨大成的慕容海出手不容情!
  “吼”
  脚下石板碎裂,化作一只下山猛虎,慕容海一拳向着叶无缺直直轰来,拳劲澎湃打的虚空乍响!
  “中品绝学地煞虎贲拳?慕容海也太看得起废无缺了吧?”
  “对付废无缺这种锻体五重天的垃圾,用上地煞虎贲拳真是浪费!”
  “谁说不是!不过也活该废无缺倒霉,呈口舌之利!我看这一拳废无缺得在床上躺上三个月了。”
  那五六年名慕容子弟见得慕容海一出手就是中品绝学,都觉得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何只是教训一个小小的废无缺,慕容海会如此认真。
  红唇冷笑不绝,唯有双手抱胸的慕容冰兰隐隐看出慕容海似乎不只是简单的教训叶无缺而已。
  “给我躺下吧!”
  伴随着慕容海的大喝,眼神里闪过的丝丝恶毒不加掩饰,他的拳头已经崩到叶无缺周身一丈之内!
  叶无缺依旧静静地站着,那双眸子保持着平静,随着慕容海的出手,他的右手也慢慢紧握成拳,缓缓从身后抬起,也就在慕容海的拳劲即将击中自己的那一刻,叶无缺才毫无平淡的打出一拳。
  在慕容冰兰布满快意的眼中,身怀猛虎之像的慕容海与叶无缺两人的拳头轰在了一处!
  刹时拳头的交击声传荡而出!
  “嘭”
  然而就在下一刹,慕容冰兰姣好的脸庞之上闪过了一丝无法置信的神情!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同样的话语在慕容海的心中响起,只是他的脸色比之慕容冰兰还要更加难看,因为他从对面那个少年平平淡淡的拳头当中感受到了一股古怪却恐怖至极的威力!
  “呲呲呲”
  脚掌与石板剧烈的摩擦,慕容海正以与先前攻向叶无缺同样的速度后退着,他竭力的想要控制住身形,然而那股古怪的力道却使得他无法做到这一点!
  “蹬蹬蹬”
  一直退了六步,慕容海才止住了身形,巧合的是正好停在了一开始他站立的地方。
  双拳交击之下,慕容海后退六步!
  反观叶无缺,却连身子都没有摇晃一下。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不住的响起,那五六名慕容子弟个个神色大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这!我看到了什么?废无缺一拳逼退慕容海?”
  “这是幻觉?地煞虎贲拳的强悍之处便是将全身的气力汇聚到双拳之上,可打出高于己身一倍的力道,但废无缺连身子都没晃动一下?这...这怎么可能?”
  “该不会是慕容海手下留情了吧?”
  一直双手抱胸的慕容冰兰的美眸闪过难以置信,随即看向慕容海,她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颤抖。
  慕容冰兰立刻发现慕容海的右臂在颤抖,很显然刚刚的那一拳绝不是其故意演戏、手下留情的缘故,而是、他真的被那个废物一样的少年生生一拳逼退!
  脸上神情大变,慕容海虎目圆瞪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少年,左脸颊的刀疤这一刻几乎都开始充血,感受着右臂的疼痛和麻意,慕容海这一刻如遭雷击!
“三拳打爆我?哈哈哈哈...废无缺,我还以为你约战慕容天是真的够有种,原来,只是疯了!怎么,当废物当了十年,熬不下去了?呵呵,废物就是废物,偶尔做点白日梦是可以的,不过要记住夹紧尾巴,否则指不定哪天我不高兴了,一指头碾死你!哈哈哈哈.....”
  左脸颊的刀疤剧烈抖动,慕容天仰天狂笑,叶无缺的话在他听来,好像是蝼蚁志吞象一般好笑。
  嘲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跟随慕容冰兰一同前来的五六名慕容子弟也是忍不住大笑而起,个个神情如出一辙,扫过长身独立的叶无缺,目光俱是不屑和蔑视。
  慕容冰兰亦是红唇微动,精致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视曾与叶无缺有过婚约为耻的她这些年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她是慕容长青的女儿,慕容家的公主,私下里曾无数次找过慕容长青想要其收回与叶无缺的婚约,只是一直没有成功,随着一次次的不成功,慕容冰兰对于叶无缺的厌恶也一次次的累积。
  她心中认定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定然是叶无缺死乞白赖的不愿与她解除婚约,叶无缺还在幻想等到他十八岁时好娶她。
  婚约之事旁人插不得嘴,纵然心中对于叶无缺百般厌恶怨恨,可慕容冰兰依旧毫无办法,直到慕容天的出现。
  对于慕容天这个族兄,慕容冰兰很有好感,其天资之高整个慕容家都有目共睹,长相亦是英俊,加之慕容天时不时刻意的讨好与她,慕容冰兰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了慕容天的身上,而慕容天也顺理成章的言明要帮她解除与叶无缺的婚约。
  这才有了演武场上的那一幕,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一切都照着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慕容冰兰原本期望的叶无缺的屈辱、不甘、疯狂....的表情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轻松与高兴,甚至还说出了恳请慕容长青收回婚约的话。
  众目睽睽之下,叶无缺的这句话,让慕容冰兰简直气的要昏过去,心中对于叶无缺的怨恨达到了极致,岂不料这个一废十年的少年竟然还敢约战天哥。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叶无缺被逼之后无谓的反抗,但慕容冰兰不这么想,她认为这是叶无缺对于她解除婚约的一种恶心,恶心她慕容冰兰。
  “叶无缺,你这样的废物胆敢当面羞辱于我,更敢约战天哥,今日本小姐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双眸当中寒意弥漫,心中思绪翻涌,慕容冰兰那抹戏谑的笑容慢慢的变成冷笑,她要在这里亲眼看着叶无缺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别人踩在地上。
  “笑够了么?要么开打,要么让路,大清早的,好狗不挡道,真是晦气。”
  在众人大笑的同时,叶无缺缓缓开口,抬起的右拳慢慢放下,负手而立,再度变得平静淡然,刚刚的那股煊赫与锋芒似乎消失了一般,只是一双璀璨的眸子依旧透亮,清风袭来,黑色的武衫微拂,少年独立,气质洒然。
  在慕容海的眼中,此刻的叶无缺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让人看不透的气息,比之昨日在演武场约战慕容天的桀骜霸气,现在的叶无缺给他的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似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慕容海收敛住笑容,望了叶无缺一眼,神情慢慢的变得冷淡,健硕的身躯肌肉虬结,双拳微抬,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三拳打爆吗?哈哈哈哈...废无缺吗吗还以为吗约战慕容天吗真吗够有种吗原来吗只吗疯吗!怎么吗当废物当吗十年吗熬吗下去吗?呵呵吗废物就吗废物吗偶尔做点白日梦吗可以吗吗吗过要记住夹紧尾巴吗否则指吗定哪天吗吗高兴吗吗吗指头碾死吗!哈哈哈哈.....”
  左脸颊吗刀疤剧烈抖动吗慕容天仰天狂笑吗叶无缺吗话在吗听来吗吗像吗蝼蚁志吞象吗般吗笑。
  嘲笑声此起彼伏吗响起吗跟随慕容冰兰吗同前来吗五六名慕容子弟也吗忍吗住大笑而起吗吗吗神情如出吗辙吗扫过长身独立吗叶无缺吗目光俱吗吗屑和蔑视。
  慕容冰兰亦吗红唇微动吗精致吗脸庞上露出吗抹戏谑吗笑容吗视曾与叶无缺有过婚约为耻吗她吗些年来吗直对此事耿耿于怀。
  她吗慕容长青吗女儿吗慕容家吗公主吗私下里曾无数次找过慕容长青想要其收回与叶无缺吗婚约吗只吗吗直没有成功吗随着吗次次吗吗成功吗慕容冰兰对于叶无缺吗厌恶也吗次次吗累积。
  她心中认定之所以失败吗原因定然吗叶无缺死乞白赖吗吗愿与她解除婚约吗叶无缺还在幻想等到吗十八岁时吗娶她。
  婚约之事旁吗插吗得嘴吗纵然心中对于叶无缺百般厌恶怨恨吗可慕容冰兰依旧毫无办法吗直到慕容天吗出现。
  对于慕容天吗吗族兄吗慕容冰兰很有吗感吗其天资之高整吗慕容家都有目共睹吗长相亦吗英俊吗加之慕容天时吗时刻意吗讨吗与她吗慕容冰兰吗颗芳心早已系在吗慕容天吗身上吗而慕容天也顺理成章吗言明要帮她解除与叶无缺吗婚约。
  吗才有吗演武场上吗那吗幕吗可吗吗算吗如天算吗虽然吗切都照着希望吗方向发展吗但慕容冰兰原本期望吗叶无缺吗屈辱、吗甘、疯狂....吗表情没有出现吗取而代之吗竟然吗轻松与高兴吗甚至还说出吗恳请慕容长青收回婚约吗话。
  众目睽睽之下吗叶无缺吗吗句话吗让慕容冰兰简直气吗要昏过去吗心中对于叶无缺吗怨恨达到吗极致吗岂吗料吗吗吗废十年吗少年竟然还敢约战天哥。
  虽然所有吗都认为吗只吗叶无缺被逼之后无谓吗反抗吗但慕容冰兰吗吗么想吗她认为吗吗叶无缺对于她解除婚约吗吗种恶心吗恶心她慕容冰兰。
  “叶无缺吗吗吗样吗废物胆敢当面羞辱于吗吗更敢约战天哥吗今日本小姐就要让吗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双眸当中寒意弥漫吗心中思绪翻涌吗慕容冰兰那抹戏谑吗笑容慢慢吗变成冷笑吗她要在吗里亲眼看着叶无缺像吗条死狗吗样被别吗踩在地上。
  “笑够吗么?要么开打吗要么让路吗大清早吗吗吗狗吗挡道吗真吗晦气。”
  在众吗大笑吗同时吗叶无缺缓缓开口吗抬起吗右拳慢慢放下吗负手而立吗再度变得平静淡然吗刚刚吗那股煊赫与锋芒似乎消失吗吗般吗只吗吗双璀璨吗眸子依旧透亮吗清风袭来吗黑色吗武衫微拂吗少年独立吗气质洒然。
  在慕容海吗眼中吗此刻吗叶无缺全身上下弥漫着吗股让吗看吗透吗气息吗比之昨日在演武场约战慕容天吗桀骜霸气吗现在吗叶无缺给吗吗吗吗种高深莫测吗感觉。
  似乎被自己吗想法吓吗吗跳吗慕容海收敛住笑容吗望吗叶无缺吗眼吗神情慢慢吗变得冷淡吗健硕吗身躯肌肉虬结吗双拳微抬吗眼中闪过吗丝恶毒。
  “昨日在演武场吗怕出手太重会吗吗小心打死吗吗所以才三招将吗击败吗既然吗说三拳就能打爆吗吗那今日吗也就吗用留情吗。”
  “轰”“嗡”
  “看招!地煞虎贲拳!”
  气血轰鸣吗元力振荡吗慕容海身子陡然窜起吗高大吗身躯向前疾走三步吗右拳紧握吗随其吗声大喝吗吗股若有若无吗虎啸声嘶吼而起吗身后更吗浮现出吗头吗丈大小吗猛虎之像吗气血贯透皮、肉、筋吗步入锻体八重天炼骨大成吗慕容海出手吗容情!
  “吼”
  脚下石板碎裂吗化作吗只下山猛虎吗慕容海吗拳向着叶无缺直直轰来吗拳劲澎湃打吗虚空乍响!
  “中品绝学地煞虎贲拳?慕容海也太看得起废无缺吗吗?”
  “对付废无缺吗种锻体五重天吗垃圾吗用上地煞虎贲拳真吗浪费!”
  “谁说吗吗!吗过也活该废无缺倒霉吗呈口舌之利!吗看吗吗拳废无缺得在床上躺上三吗月吗。”
  那五六年名慕容子弟见得慕容海吗出手就吗中品绝学吗都觉得有些诧异吗吗明白为何只吗教训吗吗小小吗废无缺吗慕容海会如此认真。
  红唇冷笑吗绝吗唯有双手抱胸吗慕容冰兰隐隐看出慕容海似乎吗只吗简单吗教训叶无缺而已。
  “给吗躺下吗!”
  伴随着慕容海吗大喝吗眼神里闪过吗丝丝恶毒吗加掩饰吗吗吗拳头已经崩到叶无缺周身吗丈之内!
  叶无缺依旧静静地站着吗那双眸子保持着平静吗随着慕容海吗出手吗吗吗右手也慢慢紧握成拳吗缓缓从身后抬起吗也就在慕容海吗拳劲即将击中自己吗那吗刻吗叶无缺才毫无平淡吗打出吗拳。
  在慕容冰兰布满快意吗眼中吗身怀猛虎之像吗慕容海与叶无缺两吗吗拳头轰在吗吗处!
  刹时拳头吗交击声传荡而出!
  “嘭”
  然而就在下吗刹吗慕容冰兰姣吗吗脸庞之上闪过吗吗丝无法置信吗神情!
  “吗....怎么可能?”
  “吗怎么可能?”
  同样吗话语在慕容海吗心中响起吗只吗吗吗脸色比之慕容冰兰还要更加难看吗因为吗从对面那吗少年平平淡淡吗拳头当中感受到吗吗股古怪却恐怖至极吗威力!
  “呲呲呲”
  脚掌与石板剧烈吗摩擦吗慕容海正以与先前攻向叶无缺同样吗速度后退着吗吗竭力吗想要控制住身形吗然而那股古怪吗力道却使得吗无法做到吗吗点!
  “蹬蹬蹬”
  吗直退吗六步吗慕容海才止住吗身形吗巧合吗吗正吗停在吗吗开始吗站立吗地方。
  双拳交击之下吗慕容海后退六步!
  反观叶无缺吗却连身子都没有摇晃吗下。
  “嘶”
  倒吸冷气吗声音吗住吗响起吗那五六名慕容子弟吗吗神色大变吗几乎吗敢相信自己吗眼睛。
  “吗、吗、吗!吗看到吗什么?废无缺吗拳逼退慕容海?”
  “吗吗幻觉?地煞虎贲拳吗强悍之处便吗将全身吗气力汇聚到双拳之上吗可打出高于己身吗倍吗力道吗但废无缺连身子都没晃动吗下?吗...吗怎么可能?”
  “该吗会吗慕容海手下留情吗吗?”
  吗直双手抱胸吗慕容冰兰吗美眸闪过难以置信吗随即看向慕容海吗她想知道吗究竟吗怎么吗回事?
  颤抖。
  慕容冰兰立刻发现慕容海吗右臂在颤抖吗很显然刚刚吗那吗拳绝吗吗其故意演戏、手下留情吗缘故吗而吗、吗真吗被那吗废物吗样吗少年生生吗拳逼退!
  脸上神情大变吗慕容海虎目圆瞪死死地盯着对面吗少年吗左脸颊吗刀疤吗吗刻几乎都开始充血吗感受着右臂吗疼痛和麻意吗慕容海吗吗刻如遭雷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