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月之后,可敢一战?

下载免费读
叶无缺一双眸子微闭,尽管心中怒意蒸腾,尽管这十年慕容子弟对他的种种嘲讽,但他对于慕容家依然存在感情,依然尊重这个他称呼为“长青叔叔”的中年男子。
  这里,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
  他静静的等待着,等着来自慕容长青的决断。
  “慕容天恳请家主答应我这两个要求。”
  整个演武场陷入了一片安静当中,就连慕容家几大长老一时也默然不语,唯有慕容白石眼睛眯起,目光扫过叶无缺,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连续两个要求抛下,慕容天不再言语,面色淡然,静静望着脸色微变的慕容长青,身后那魄月浮浮沉沉,无形中彰显着他说出这三句话....底气。
  “叶无缺?这个一废十年的垃圾也配拥有血龙玉?我慕容天才是此玉的主人!我慕容天才配拥有这可以令洗凡境修士一飞冲天的奇物!”
  心中带着傲意与癫狂,看似淡漠的慕容天这一刻也变得思绪澎湃,血龙玉,他已经期待了太久。
  “血龙玉,血龙吞月!此玉可以让修士在洗凡境中获得一次意想不到的造化!”
  慕容长青此刻略有苦涩,关于血龙玉的信息,是那个人留下的,留给叶无缺的。血龙玉不是慕容家的东西,原本是等到叶无缺踏入洗凡境之时还给他,这可谁也没想到,叶无缺竟然废了。
  “原来如此,血龙玉,天儿是冲着血龙玉来的,怪不得这一次他闭关前要与我定下赌约,原来他早已有把握凝聚魄月。唉,这血龙玉若真是我慕容家的该多好,只是......”
  向来当断则断,从不优柔寡断的慕容长青一时间也有些纠结了,片刻之后,面无表情的他从石座之上站起,目光掠过慕容天,再度定格在叶无缺的脸上,复杂莫名。
  “与冰兰的婚约,无缺在私下里早就恳请过我收回成命,这婚约原本也是戏言,既如此,今日我宣布,叶无缺与慕容冰兰的婚约就此作罢,从今以后,谁也不必再提。”
  低沉的话语从慕容长天口中响起,这一结果倒是不出乎众人的预料,只是唯有慕容冰兰此刻娇躯颤抖,贝齿几乎咬破了嫣红的嘴唇,双眼之中既闪过了解脱之意,但更多的却是屈辱和对叶无缺的怨恨,再无一丝欣喜。
  “至于天儿你所求的血龙玉.......”
  慕容长青的话忽然停住,深沉如慕容天在这一刻也有些紧张,他看着慕容长青,心中的渴望几乎达到极致。
  整个演武场上慕容子弟的眼神此时也完全汇聚到了慕容长青的脸上,血龙玉,此物的存在在慕容家也不是秘密,只是关于血龙玉具体作用他们不太清楚。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慕容子弟知晓血龙玉原本是属于叶无缺的,而现在慕容天却出口索要,这样一来,慕容长青会最终如何决断,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
  虽然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但慕容长青略带沧桑的眸子岿然不动,只是继续静静开口。
  “天儿,你十七岁便凝聚魄月,踏入洗凡境,资质极佳,是我慕容家的骄傲,此次你闭关之前我亦曾答应你只要你突破便许你两个要求,既然你不负所望,我自然会遵守约定。”
  此话一出,叶无缺原本松开的手掌悄然间紧握,过于用力的手指关节甚至都捏的发白,他的心在这一刻也蓦地沉了下去,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负面情绪上涌,微闭的双目深处更是出现了一抹幽幽金芒。
  嘴角翘起,慕容天双眼放光,心中的激动之意溢于言表,血龙玉,他的渴望终于要成真了;但端坐在慕容长青一旁的慕容白石苍老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疑虑。
  叶无缺的表情完全落在了慕容长青的眼中,他可以清晰感觉到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身上升腾起一股强烈的负面气息,心中哑然一笑:“这个臭小子,还以为他真的不会发怒了。”
  就在众人的目光化作怜悯、同情和嘲笑、不屑投射到叶无缺身上时,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忽然打破这片寂静,正是来自慕容长青!
  “不过天儿,很可惜的是血龙玉的真正主人是无缺而不是我,它本来就不是我慕容家之物,我只是代为保管,所以纵然是我也没有权利分配此玉,血龙玉的归属要由无缺来定。所以,你这个要求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我根本无法答应你。”
  “呼”
  原本心中被一股强烈的哀伤填满的叶无缺身躯一颤,紧接着缓缓放松开来,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微微垂下脸庞轻轻抬起,那双天生璀璨的眸子中再度涌上了一抹笑意,那是温暖的笑意。
  慕容长青突然间的改口让整个演武场的慕容子弟集体错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一个废物,家主竟然拒绝了家族第一的天才?
  “家主,你为了叶无缺这个废物拒绝了我的恳求,此事,我慕容天不服。”
  原本胜券在握的慕容天面色一厉,双眼微眯,声音略带一丝愠怒,身后刚刚凝聚成形的魄月腾腾跳动,显示着他心中的不平静。
  一直端坐不动的慕容白石此刻见慕容长青拒绝了自己的孙子,干枯的面容肌肉抽动,突然开口道:“天儿!不得无礼!”
  随即他也站起身来,望向慕容长青笑道:“家主,天儿还不满十八岁,说话没有分寸,还请家主见谅。”
  “哈哈,三长老言重了,天儿是我慕容家的天才,天才人物必有其不凡之处,我又怎会在意。”
  顺着慕容白石的话,慕容长青悠然笑道。
  见得此景,慕容白石也不以为意,他看了一眼自己心爱的孙子,后者原本呈现出来的一丝愠怒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恢复了先前的淡漠。
  心中满意一笑,慕容白石撇过叶无缺,眼中厉色一闪而逝,再度对着慕容长青说道:“血龙玉事关重大,如今无缺他不能修炼,若是等到他十八岁将血龙玉还给他,对他来说未必是好事。”
叶无缺一双眸子微闭尽管心中怒意蒸腾尽管这十年慕容子弟对他的种种嘲讽但他对于慕容家依然存在感情依然尊重这个他称呼为长青叔叔的中年男子这里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他静静的等待着等着来自慕容长青的决断慕容天恳请家主答应我这两个要求整个演武场陷入了一片安静当中就连慕容家几大长老一时也默然不语唯有慕容白石眼睛眯起目光扫过叶无缺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连续两个要求抛下慕容天不再言语面色淡然静静望着脸色微变的慕容长青身后那魄月浮浮沉沉无形中彰显着他说出这三句话底气叶无缺这个一废十年的垃圾也配拥有血龙玉我慕容天才是此玉的主人我慕容天才配拥有这可以令洗凡境修士一飞冲天的奇物心中带着傲意与癫狂看似淡漠的慕容天这一刻也变得思绪澎湃血龙玉他已经期待了太久血龙玉血龙吞月此玉可以让修士在洗凡境中获得一次意想不到的造化慕容长青此刻略有苦涩关于血龙玉的信息是那个人留下的留给叶无缺的血龙玉不是慕容家的东西原本是等到叶无缺踏入洗凡境之时还给他这可谁也没想到叶无缺竟然废了原来如此血龙玉天儿是冲着血龙玉来的怪不得这一次他闭关前要与我定下赌约原来他早已有把握凝聚魄月唉这血龙玉若真是我慕容家的该多好只是向来当断则断从不优柔寡断的慕容长青一时间也有些纠结了片刻之后面无表情的他从石座之上站起目光掠过慕容天再度定格在叶无缺的脸上复杂莫名与冰兰的婚约无缺在私下里早就恳请过我收回成命这婚约原本也是戏言既如此今日我宣布叶无缺与慕容冰兰的婚约就此作罢从今以后谁也不必再提低沉的话语从慕容长天口中响起这一结果倒是不出乎众人的预料只是唯有慕容冰兰此刻娇躯颤抖贝齿几乎咬破了嫣红的嘴唇双眼之中既闪过了解脱之意但更多的却是屈辱和对叶无缺的怨恨再无一丝欣喜至于天儿你所求的血龙玉慕容长青的话忽然停住深沉如慕容天在这一刻也有些紧张他看着慕容长青心中的渴望几乎达到极致整个演武场上慕容子弟的眼神此时也完全汇聚到了慕容长青的脸上血龙玉此物的存在在慕容家也不是秘密只是关于血龙玉具体作用他们不太清楚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慕容子弟知晓血龙玉原本是属于叶无缺的而现在慕容天却出口索要这样一来慕容长青会最终如何决断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虽然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但慕容长青略带沧桑的眸子岿然不动只是继续静静开口天儿你十七岁便凝聚魄月踏入洗凡境资质极佳是我慕容家的骄傲此次你闭关之前我亦曾答应你只要你突破便许你两个要求既然你不负所望我自然会遵守约定此话一出叶无缺原本松开的手掌悄然间紧握过于用力的手指关节甚至都捏的发白他的心在这一刻也蓦地沉了下去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负面情绪上涌微闭的双目深处更是出现了一抹幽幽金芒嘴角翘起慕容天双眼放光心中的激动之意溢于言表血龙玉他的渴望终于要成真了但端坐在慕容长青一旁的慕容白石苍老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疑虑叶无缺的表情完全落在了慕容长青的眼中他可以清晰感觉到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身上升腾起一股强烈的负面气息心中哑然一笑这个臭小子还以为他真的不会发怒了就在众人的目光化作怜悯同情和嘲笑不屑投射到叶无缺身上时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忽然打破这片寂静正是来自慕容长青不过天儿很可惜的是血龙玉的真正主人是无缺而不是我它本来就不是我慕容家之物我只是代为保管所以纵然是我也没有权利分配此玉血龙玉的归属要由无缺来定所以你这个要求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我根本无法答应你呼原本心中被一股强烈的哀伤填满的叶无缺身躯一颤紧接着缓缓放松开来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微微垂下脸庞轻轻抬起那双天生璀璨的眸子中再度涌上了一抹笑意那是温暖的笑意慕容长青突然间的改口让整个演武场的慕容子弟集体错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一个废物家主竟然拒绝了家族第一的天才家主你为了叶无缺这个废物拒绝了我的恳求此事我慕容天不服原本胜券在握的慕容天面色一厉双眼微眯声音略带一丝愠怒身后刚刚凝聚成形的魄月腾腾跳动显示着他心中的不平静一直端坐不动的慕容白石此刻见慕容长青拒绝了自己的孙子干枯的面容肌肉抽动突然开口道天儿不得无礼随即他也站起身来望向慕容长青笑道家主天儿还不满十八岁说话没有分寸还请家主见谅哈哈三长老言重了天儿是我慕容家的天才天才人物必有其不凡之处我又怎会在意顺着慕容白石的话慕容长青悠然笑道见得此景慕容白石也不以为意他看了一眼自己心爱的孙子后者原本呈现出来的一丝愠怒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恢复了先前的淡漠心中满意一笑慕容白石撇过叶无缺眼中厉色一闪而逝再度对着慕容长青说道血龙玉事关重大如今无缺他不能修炼若是等到他十八岁将血龙玉还给他对他来说未必是好事叶无缺双眸子微闭尽管心中怒意蒸腾尽管十年慕容子弟对种种嘲讽但对于慕容家依然存在感情依然尊重称呼为“长青叔叔”中年男子。
  里毕竟长大地方。
  静静等待着等着来自慕容长青决断。
  “慕容天恳请家主答应两要求。”
  整演武场陷入片安静当中就连慕容家几大长老时也默然语唯有慕容白石眼睛眯起目光扫过叶无缺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连续两要求抛下慕容天再言语面色淡然静静望着脸色微变慕容长青身后那魄月浮浮沉沉无形中彰显着说出三句话....底气。
  “叶无缺?废十年垃圾也配拥有血龙玉?慕容天才此玉主!慕容天才配拥有可以令洗凡境修士飞冲天奇物!”
  心中带着傲意与癫狂看似淡漠慕容天刻也变得思绪澎湃血龙玉已经期待太久。
  “血龙玉血龙吞月!此玉可以让修士在洗凡境中获得次意想到造化!”
  慕容长青此刻略有苦涩关于血龙玉信息那留下留给叶无缺。血龙玉慕容家东西原本等到叶无缺踏入洗凡境之时还给可谁也没想到叶无缺竟然废。
  “原来如此血龙玉天儿冲着血龙玉来怪得次闭关前要与定下赌约原来早已有把握凝聚魄月。唉血龙玉若真慕容家该多只......”
  向来当断则断从优柔寡断慕容长青时间也有些纠结片刻之后面无表情从石座之上站起目光掠过慕容天再度定格在叶无缺脸上复杂莫名。
  “与冰兰婚约无缺在私下里早就恳请过收回成命婚约原本也戏言既如此今日宣布叶无缺与慕容冰兰婚约就此作罢从今以后谁也必再提。”
  低沉话语从慕容长天口中响起结果倒出乎众预料只唯有慕容冰兰此刻娇躯颤抖贝齿几乎咬破嫣红嘴唇双眼之中既闪过解脱之意但更多却屈辱和对叶无缺怨恨再无丝欣喜。
  “至于天儿所求血龙玉.......”
  慕容长青话忽然停住深沉如慕容天在刻也有些紧张看着慕容长青心中渴望几乎达到极致。
  整演武场上慕容子弟眼神此时也完全汇聚到慕容长青脸上血龙玉此物存在在慕容家也秘密只关于血龙玉具体作用们太清楚。
  但重要重要慕容子弟知晓血龙玉原本属于叶无缺而现在慕容天却出口索要样来慕容长青会最终如何决断牵动着所有神经。
  虽然牵动所有神经但慕容长青略带沧桑眸子岿然动只继续静静开口。
  “天儿十七岁便凝聚魄月踏入洗凡境资质极佳慕容家骄傲此次闭关之前亦曾答应只要突破便许两要求既然负所望自然会遵守约定。”
  此话出叶无缺原本松开手掌悄然间紧握过于用力手指关节甚至都捏发白心在刻也蓦地沉下去股说清道明负面情绪上涌微闭双目深处更出现抹幽幽金芒。
  嘴角翘起慕容天双眼放光心中激动之意溢于言表血龙玉渴望终于要成真;但端坐在慕容长青旁慕容白石苍老脸上却流露出丝疑虑。
  叶无缺表情完全落在慕容长青眼中可以清晰感觉到过十五岁少年身上升腾起股强烈负面气息心中哑然笑:“臭小子还以为真会发怒。”
  就在众目光化作怜悯、同情和嘲笑、屑投射到叶无缺身上时道斩钉截铁声音忽然打破片寂静正来自慕容长青!
  “过天儿很可惜血龙玉真正主无缺而它本来就慕容家之物只代为保管所以纵然也没有权利分配此玉血龙玉归属要由无缺来定。所以要求答应而根本无法答应。”
  “呼”
  原本心中被股强烈哀伤填满叶无缺身躯颤紧接着缓缓放松开来深深地呼出口气微微垂下脸庞轻轻抬起那双天生璀璨眸子中再度涌上抹笑意那温暖笑意。
  慕容长青突然间改口让整演武场慕容子弟集体错愕几乎敢相信自己耳朵为废物家主竟然拒绝家族第天才?
  “家主为叶无缺废物拒绝恳求此事慕容天服。”
  原本胜券在握慕容天面色厉双眼微眯声音略带丝愠怒身后刚刚凝聚成形魄月腾腾跳动显示着心中平静。
  直端坐动慕容白石此刻见慕容长青拒绝自己孙子干枯面容肌肉抽动突然开口道:“天儿!得无礼!”
  随即也站起身来望向慕容长青笑道:“家主天儿还满十八岁说话没有分寸还请家主见谅。”
  “哈哈三长老言重天儿慕容家天才天才物必有其凡之处又怎会在意。”
  顺着慕容白石话慕容长青悠然笑道。
  见得此景慕容白石也以为意看眼自己心爱孙子后者原本呈现出来丝愠怒此刻消失无影无踪恢复先前淡漠。
  心中满意笑慕容白石撇过叶无缺眼中厉色闪而逝再度对着慕容长青说道:“血龙玉事关重大如今无缺能修炼若等到十八岁将血龙玉还给对来说未必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