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七十九章 指剑为阶

第七十九章 指剑为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剑架未散,剑势仍在。若是他对遁在感盲外那一剑的力量更笃信一些,此刻便不只是这样而已,应该已经落败了才是。
  
  恰是他始终留有余力,才能在宁霜容这一式千秋锁之下短暂脱身。这一次短暂的错锋,背后各有筹思。
  
  宁霜容与易胜锋是有过交手的,对易胜锋的这一剑也早已思考过如何应对,虽然惊讶姜望竟能复刻,却打算顺势在这一剑终结胜负。而姜望知道宁霜容与易胜锋交过手,故而在这一剑有所保留。
  
  此时姜望的身形倒飞。
  
  宁霜容已携千秋锁之势跃起,不肯放过难得的优势。倏然间星光如瀑,铺满了整个问剑峡。四颗璀璨强星于此映照天弯。星路折转,一时间贯穿了北斗。
  
  姜望缩成一团的身形骤然张开,像一张拉满而松弦的弓,在这干钧一发之际移动了道途杀剑,但以北斗照剑阁!宁霜容一声轻叹,皓腕只是一转,秋水剑便脱手而飞,还入鞘中。"武安侯技高不止一筹,宁某认负!"无边剑势剑意都散去。飞散的剑气中,她翩跹落下。
  
  秋水剑在峭壁上不甘地震颤了几下,而后便连剑带鞘,飞回她手中。
  
  宁霜容与斗昭相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同样洞察了姜望捕捉知见的能力,也同样选择以新以奇来压制姜望的觉知,抹平美望在战斗中的应对优势。
  
  斗昭在战斗中不停地转换刀术,宁霜容的绝剑术也是一套接着一套。但她又与斗昭不同。
  
  斗昭的斗战七式乃是现世以降第一杀伐术,并不如何担心被针对。斗昭将之留到关键时刻,只是不想给姜望更多的适应机会,更是为了干脆利落的绝杀。他与姜望交锋的大部分时刻,都并不是最强的他。
  
  而宁霜容一直在展现最强的状态,在这几套绝剑术之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更弱,没有更强。
  
  所以相见欢这一套绝剑术未能击败姜望,她便已是输了。
  
  最后的跃空追击,不过是最后一次不甘的尝试。当姜望的道途杀剑亮起来,她便再无机会只好归鞘认负。宁霜容收剑收得干脆利落,
  
  姜望归鞘是归得云淡风轻,伸手一抹,便抹去了漫天星光,抹去了北斗独照。
  
  足踏青云,漫步走回地面,对宁霜容一拱手∶"剑阁无奥于古今剑魁,宁道友也当得剑术无双。这一战,美某大有所得!"当然,这一次两个人都未用神通,未用道术,未用灵域。在这二个方面,他确然是占据绝对的优势。
  
  但是仅以剑术交锋而论,这一次斗招斗意斗势,他都并未压过宁霜容去。最后移动道途杀剑,也是打算以力强破。
  
  宁霜容说自己输了不止一筹,他却是不好意思承认的。这一场斗剑,从各方面来说,都称得上是精彩的一战。尤其对交战双方而言。
  
  他们是太虚幻境里屡次交锋的知音,他们是彼此论剑次数最多的对手。现实里虽然缘铿一面,但彼此早已相熟,也算得上是良友。
  
  当然今日身有各属,不得不以剑相横。
  
  但从个人的角度,彼此却是都没有恶意的。姜望第一剑,出的是霜雪明,表达他执剑在手的纯心.请宁霜容明晰,
  
  宁霜容的最后一应是相见欢,是剑客遇剑客,英雄惜英雄。宁剑客与独孤无敌,相见亦得欢。可谓酣畅淋漓,各自无憾。
  
  直到此刻,褚幺才催促着白牛,巴巴地将牛车赶上前来,细长的眼睛透着机灵,殷切地道∶"师父,仙女姐姐,上车坐,我为你们赶车!"
  
  宁霜容笑了笑∶"我与你师父同辈论交,价叫我姐姐,岂不是把我叫小了一辈?""那…师娘!"褚么石破天惊地大喊。笃!
  
  姜望一记脑瓜崩,叩得他当场抱头闭嘴。褚幺委屈地瘪起嘴,疼得泪汪注。
  
  他倒是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就是单纯地觉得这个姐姐太好看,想着要是天天看到,该有多好?而目只有这样美的女子,才配得上自家师父。
  
  此刻吃了教训,恨恨地在心里想,这么好看的你都不抓紧,叫你以后找个猪婆那样的媳妇!
  
  那是万牵镇上喂猪的女子手.腰围胸围一般粗.噪门一机开,能从镇东头好到镇西头.皮扶黔坚.比他猪么还要望个几笔,这样凶恶地幻想着,脑门上的疼痛也缓解了许多,不由得傻笑起来。
  
  宁霜容看着这小男孩又哭又笑,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也便没有太在意他的无心之言,只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对这对师徒道∶"请随我来。
  
  姜望按剑与宁霜容并行,白牛老老实实地拉车,跟在两人身后。漫长的问剑峡,便随着日光移转,渐渐走到了目的地。这里大概是整条问剑峡的末段位置。
  
  在两侧峭壁高处,都挖穿山体,筑造有坚固的堡垒。诸如材料如何坚实、阵纹如何强大、构造如何巧妙,自是不必多说。
  
  值得说的是,两座堡垒都有名字。西北一侧日"藏锋",东南一侧日"罔极"。
  
  两座堡垒里,都很明显地有强者坐镇。藏锋堡中寂如无物,罔极堡中剑气冲霄。仰首而望,从东南到西北,两座堡垒之间只以一条栈道相连。这也是问剑峡中唯一的一条栈道。
  
  它横在此间,像是与两侧峭壁一起,形成了一座天然的门户。"它叫天门栈道。"宁霜容介绍说∶"自古以来造访剑阁,只有此路。"
  
  褚幺辛苦地仰着头,左看看,右看看,垮着脸道∶"那我跟白牛怎么上去呢?"他当然是想师父背着他飞起来,但白牛块头大,这个仙女姐姐应该很难打得动吧?
  
  宁霜容笑了笑∶"车可以暂时卸在这里,不会有人动。至于你和白牛嘛…….可以自己走上去。"她并食指中指为剑,只是轻轻一绕,便指向半空。忽然间锐声四啸。
  
  一柄柄长剑横空飞来,一时间几乎铺满了视线。
  
  在让人眼花缭乱的飞行中,又自有美妙的秩序存在。最后又齐整整地在天门栈道下,列成了一道宝剑搭建的阶梯!:::
  
  褚么九岁至问剑峡。仙人指剑为阶,以登剑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