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七十九章 指剑为阶

第七十九章 指剑为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即使是完全沉浸在剑术世界里的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笑容实在美丽。笑意溢在她的眼眸里,流转在她的唇角眉梢。
  
  她由衷地喜悦,为不曾谋面的老友,为剑术世界里的知音。
  
  你当然会在这个笑容里感受到灿烂,也当然会为这浑然天成的一剑动容。
  
  峡风颤抖在宁霜容的发丝间,此刻她飞扬的青丝、翩跹的衣角,每一个细节,都像是在阐述剑道的奥秘。而秋水剑就在这玄妙的剑术世界里,在无数种可能中,秀峰突出,一指望西。此一式,独上西楼!
  
  世间山峰之险奇怪峻,莫有跌宕如人心者多年以前的遗憾,总让人不忍去回首。多年以后的哀思,总是突如其来,飞在天外,人所不察。这一剑太险、太怪、太突然。
  
  姜望斯杀无数,战场也都上过几回,从无名山匪,到大国公侯,不知会过多少对手,可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剑。它明明在目光笼置的范围里,却逃出了目光之外。它应该是往咽喉而来,位置错开了一厘。遍身三十六处要害,却处处生寒!
  
  非要论起来的话,这一式与易胜锋遁在感官外的一剑有些类似。
  
  但是易胜锋的那一剑是逃脱了五感,宁霜容的这一剑,却似是先在心中。剑已入心,而后才显于其外。身魂两害,有情人心伤!
  
  这一剑刺出来,竟有一些斗战七式身魂朽的味道。宁霜容的剑术才情,真个世间绝顶。
  
  姜望心有不朽,身如琉璃,本不惧怕这样的剑式,但此刻他停用神通、禁绝它法,却是一下子陷入了险境。剑花未凋尽,心痕已初显,遍身要害皆为剑锋所指。
  
  在这样的时刻,他样身一动.如龙抬首。布的威卡弥漫J周!磅的剑势没成撑天之峰,比为极热之合这一式绝巅倾倒之剑,斩出了绝巅,却并未倾倒。
  
  姜望自身惠浃着磅磺剑势飞天而起,撞碎了零散的几朵剑花.身成高峰去挥天,就此模脱了宁霜容这一式独上西楼的笼写。
  
  绝妙的应法!
  
  非是绝顶的战斗天才,不可能有如此妙若天成的应对。
  
  宁霜容剑式用老,徒然无功,却并无失意,她反而觉得惊喜,反而由此诞生了极美丽的灵感。便是要这般世间难寻的对手,才能够碰撞出世间难寻的剑术光火。一剑落空,又起一剑。无言独上西楼,所见空空落落。景也空,心也空。
  
  她这刁钻怪谲的一剑,倏然上挑!剑尖似飞檐勾起。
  
  而后整支剑如灵蛇腾空。人随剑冲天。
  
  剑势就此拔高,像是一颗树苗,倏然略过了千百年时光,一时间巨木参天!宁霜容的剑与姜望的剑同时冲天而起。
  
  但她的剑并不显磅磺之势,反而有一种影影绰绰的哀意,叫人无处可躲。这一式,寂寞梧桐!
  
  姜望的绝巅之剑是撑天立地,宁霜容的寂寞梧桐似附骨之疽,是如影随形。剑势绞着剑势,剑光撞着剑光,剑锋追着剑锋!她与姜望在关乎于剑的每一个定义上展开厮杀。非是对剑道有无匹的自信,不可能开发出这样的剑式。青衫绿衣杀在一处,遍身剑光倾如飞瀑。他们越杀越高,越杀越高,几乎要冲出问剑峡去。梧桐树影笼置小院,让人格外寂寞。
  
  可是让人寂寞的,何曾是梧桐树影,何曾是月满西楼?是你心中的求不得!
  
  宁霜容的剑,像一张令人窒息的网。张罗无声,却之无门。"人"是逃不过寂寞的。
  
  一式寂寞梧桐,在这个特定的情境下,压制了人字剑的所有可能。来不得,去不得,停不得。此刻姜望感到拘束,甚至痛苦。
  
  他以杀式为逃式。尸是羚羊持角。无迹口导.宁霜容的往接却更是见天才。妙不口言。使他剑起绝运.反而落入尘网.
  
  他的身心的确都被这样的剑式影响了,也再一次认识到宁霜容与众不同的剑道天赋。脑海之中无数的应法如流光飞掠,仅止于剑术,还有多少种可能?砰砰砰!心脏剧烈地跳动。痛苦的跳动。这一刻灵光乍现!
  
  在那古老星穹,有一座红色七层四角飞檐小楼,和一座大气堂皇的七层紫色楼宇,在这个时候,同时经轻一动.
  
  遥远的星穹世界里,有一种共颤发生了。美望的心脏倏然静止。
  
  在宁霜容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感觉里,那一柄天下闻名的长相思消失了!而与此同时。
  
  她感受到极端的恐惧,一种死到临头的危机!寂寞梧桐剑式如残云一卷,漫天剑影倏然而消。她不得不撤剑先退。
  
  此刻姜望所使出来的,是易胜锋那遁在感官外的一剑!
  
  他的含狼星楼,破军星楼,都曾经吸收了易胜锋的同域星楼为己用。但好像除了壮大星楼自身,没有其它的作用。今日或许是一个意外。
  
  在平日的修行中深刻道途,雕琢星楼,在方才与宁霜容的战斗中触及灵感。姜望几次试图模仿而不可得的这一剑,于此重现问剑峡!
  
  H起易胜涤当初的那一剑,此剑失却了对敌人警觉的抹杀,但在已成神临的姜望手上,它却连敌人的灵识也一并跳出。是真正杀敌于无知无觉的一剑。
  
  长夜无月难开眼,不知生死降何门!
  
  秋水剑过而复起,起而又落。宁霜容的身形极速下坠。看不到姜望的剑,却清楚那一剑正在追来。有形有质,却无影无踪。这一刻她的眼神复杂难言。她的秋水剑也变得十分复杂。
  
  身穿绿衣的她,姿态轻灵地飘落在空中,像是一片不应飘落的、翠色欲滴的叶子。但是她的秋水剑,仿佛有了自主的灵觉,绕身飞转。
  
  但见憧憧剑影,绰绰剑锋,煌煌剑光。
  
  她的剑势剑意剑气,在瞬间编织出一个巨大的囚笼,把天地万物都圈禁在其中。相见欢之千秋锁!锁住明月,不叫人间有相思。锁住千秋,不使有离愁。铛!
  
  秋水剑斩上了长相思。
  
  剑锋交错,划出一长溜刺眼的星火。一泓秋水开明月。
  
  她以此剑生生斩出了姜望遁在感官外的一剑!姜望连人带剑被斩回高空!
  
  倒飞高空的美望,缩身成一团,剑趋浑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