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就藩余波,次辅请辞?

下载免费读
这段时间,魏云弈很轻松。
  因为但凡有关奏折之事,他都全盘交给赵灵瑛。
  后者也并未让他失望,虽然看的很快。
  可对于很多东西都是一知半解。
  居然还需要请教询问。
  而且瑛贵妃每日看完奏折后,还一一回禀,生怕出错。
  对此,魏云弈相当满意。
  就是要这种似懂非懂的样子才是最好。
  加上奏折发下去,还要经过内阁,出不了错,不慌。
  再想到燕王就藩,在封地筹谋大事后,魏云弈就更高兴了。
  觉得到结算时,肯定能兑换一大波的昏君值。
  就这样,又让瑛贵妃熟悉几天后,他直接反手不管。
  有时候,干脆连御书房都不去。
  除了早朝外。
  每天呆在寝宫内。
  不是思考昏君之道,就是想着如何败坏大魏气运。
  至于所保证的一起看这种话,根本没履行过。
  当然,也没忘了让赵灵瑛夜晚侍寝,结束了两世的处男之身。
  美名其曰,向对方讨教武学。
  真应了那句老话。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直至这一日,王瑾前来回禀,说是贵妃娘娘遇上了一道棘手的奏折,需要请教。
  无奈,魏云弈只得暂时结束了咸鱼生活,离开寝殿。
  “爱妃,是何事需要请教朕啊。”
  御书房内。
  魏云弈坐在主位上,带着笑意道。
  “陛下,是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李芳的词表。”赵灵瑛拿出一道奏折:“李芳说自己年老体衰,疾病缠身,欲告老还乡,颐养天年,里面还有其他的内容,臣妾自知此事关系重大,需要陛下圣裁。”
  说完,她脸色有些难看,李芳不仅是内阁四位次辅之一。
  还兼着户部尚书,位置及其重要。
  就这样请辞,怕是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什么?李芳不才五十多岁吗?怎么就要请辞?”
  闻言,魏云弈当即接过那道奏折,开始翻阅。
  等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彻底明白了。
  这家伙,并不是想真告老还乡。
  而是以辞官为威胁,要他在燕地附近驻军,监视燕王的一举一动,且奏折上的态度极其强硬。
  事实上,相似的奏折已经不是魏云弈第一次看到了。
  前几次他都没有理会,直接让瑛贵妃打回。
  可现在,居然有人要求驻军。
  好不容易放燕王回去就藩。
  突然驻军...
  万一吓到对方,以至于不敢起兵怎么办?那自己岂不是白折腾了?
  可今日,为了此事。
  内阁次辅居然要用辞官来逼迫自己...
  魏云弈的火腾一下就起来了,面色有些严肃。
  但很快,他就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要当昏君的人啊。
  为什么要受臣下胁迫呢?
  直接准奏不就好了?
  魏云弈记得。
  这李芳在大魏王朝威望很高。
  虽然比不上张正明,可也是内阁的二号人物,以贤能著称。
  如果自己同意了对方的请辞,肯定会引得朝野震动。
  而且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
  一但李芳归老,内阁就会空出一个位置。
  他就能找个人填上去,至于选谁,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吗?
  比如,找一个听话的奸臣,不仅不添堵,怕是还能削减大魏王朝正在增长的气运,获得更多的昏君值,可谓一举两得啊。
  只是让谁进入内阁,倒让魏云弈犯了难,因为脑海中一时间,根本没有想法。
这段时间魏云弈很轻松因为但凡有关奏折之事他都全盘交给赵灵瑛后者也并未让他失望虽然看的很快可对于很多东西都是一知半解居然还需要请教询问而且瑛贵妃每日看完奏折后还一一回禀生怕出错对此魏云弈相当满意就是要这种似懂非懂的样子才是最好加上奏折发下去还要经过内阁出不了错不慌再想到燕王就藩在封地筹谋大事后魏云弈就更高兴了觉得到结算时肯定能兑换一大波的昏君值就这样又让瑛贵妃熟悉几天后他直接反手不管有时候干脆连御书房都不去除了早朝外每天呆在寝宫内不是思考昏君之道就是想着如何败坏大魏气运至于所保证的一起看这种话根本没履行过当然也没忘了让赵灵瑛夜晚侍寝结束了两世的处男之身美名其曰向对方讨教武学真应了那句老话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直至这一日王瑾前来回禀说是贵妃娘娘遇上了一道棘手的奏折需要请教无奈魏云弈只得暂时结束了咸鱼生活离开寝殿爱妃是何事需要请教朕啊御书房内魏云弈坐在主位上带着笑意道陛下是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李芳的词表赵灵瑛拿出一道奏折李芳说自己年老体衰疾病缠身欲告老还乡颐养天年里面还有其他的内容臣妾自知此事关系重大需要陛下圣裁说完她脸色有些难看李芳不仅是内阁四位次辅之一还兼着户部尚书位置及其重要就这样请辞怕是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什么李芳不才五十多岁吗怎么就要请辞闻言魏云弈当即接过那道奏折开始翻阅等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彻底明白了这家伙并不是想真告老还乡而是以辞官为威胁要他在燕地附近驻军监视燕王的一举一动且奏折上的态度极其强硬事实上相似的奏折已经不是魏云弈第一次看到了前几次他都没有理会直接让瑛贵妃打回可现在居然有人要求驻军好不容易放燕王回去就藩突然驻军万一吓到对方以至于不敢起兵怎么办那自己岂不是白折腾了可今日为了此事内阁次辅居然要用辞官来逼迫自己魏云弈的火腾一下就起来了面色有些严肃但很快他就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要当昏君的人啊为什么要受臣下胁迫呢直接准奏不就好了魏云弈记得这李芳在大魏王朝威望很高虽然比不上张正明可也是内阁的二号人物以贤能著称如果自己同意了对方的请辞肯定会引得朝野震动而且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一但李芳归老内阁就会空出一个位置他就能找个人填上去至于选谁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吗比如找一个听话的奸臣不仅不添堵怕是还能削减大魏王朝正在增长的气运获得更多的昏君值可谓一举两得啊只是让谁进入内阁倒让魏云弈犯了难因为脑海中一时间根本没有想法段时间魏云弈很轻松。
  因为但凡有关奏折之事都全盘交给赵灵瑛。
  后者也并未让失望虽然看很快。
  可对于很多东西都知半解。
  居然还需要请教询问。
  而且瑛贵妃每日看完奏折后还回禀生怕出错。
  对此魏云弈相当满意。
  就要种似懂非懂样子才最。
  加上奏折发下去还要经过内阁出错慌。
  再想到燕王就藩在封地筹谋大事后魏云弈就更高兴。
  觉得到结算时肯定能兑换大波昏君值。
  就样又让瑛贵妃熟悉几天后直接反手管。
  有时候干脆连御书房都去。
  除早朝外。
  每天呆在寝宫内。
  思考昏君之道就想着如何败坏大魏气运。
  至于所保证起看种话根本没履行过。
  当然也没忘让赵灵瑛夜晚侍寝结束两世处男之身。
  美名其曰向对方讨教武学。
  真应那句老话。
  男嘴骗鬼。
  直至日王瑾前来回禀说贵妃娘娘遇上道棘手奏折需要请教。
  无奈魏云弈只得暂时结束咸鱼生活离开寝殿。
  “爱妃何事需要请教朕啊。”
  御书房内。
  魏云弈坐在主位上带着笑意道。
  “陛下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李芳词表。”赵灵瑛拿出道奏折:“李芳说自己年老体衰疾病缠身欲告老还乡颐养天年里面还有其内容臣妾自知此事关系重大需要陛下圣裁。”
  说完她脸色有些难看李芳仅内阁四位次辅之。
  还兼着户部尚书位置及其重要。
  就样请辞怕会造成很大影响。
  “什么?李芳才五十多岁?怎么就要请辞?”
  闻言魏云弈当即接过那道奏折开始翻阅。
  等看会儿之后就彻底明白。
  家伙并想真告老还乡。
  而以辞官为威胁要在燕地附近驻军监视燕王举动且奏折上态度极其强硬。
  事实上相似奏折已经魏云弈第次看到。
  前几次都没有理会直接让瑛贵妃打回。
  可现在居然有要求驻军。
  容易放燕王回去就藩。
  突然驻军...
  万吓到对方以至于敢起兵怎么办?那自己岂白折腾?
  可今日为此事。
  内阁次辅居然要用辞官来逼迫自己...
  魏云弈火腾下就起来面色有些严肃。
  但很快就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要当昏君啊。
  为什么要受臣下胁迫呢?
  直接准奏就?
  魏云弈记得。
  李芳在大魏王朝威望很高。
  虽然比上张正明可也内阁二号物以贤能著称。
  如果自己同意对方请辞肯定会引得朝野震动。
  而且还有更为重要点。
  但李芳归老内阁就会空出位置。
  就能找填上去至于选谁还自己句话事情?
  比如找听话奸臣仅添堵怕还能削减大魏王朝正在增长气运获得更多昏君值可谓举两得啊。
  只让谁进入内阁倒让魏云弈犯难因为脑海中时间根本没有想法。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