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下载免费读
大魏王朝,自组建内阁以来。
  按祖制,成员人数一直严格控制在五人。
  如今,除了当之无愧的首辅大臣张正明外。
  位居于第二的,便是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李芳。
  他虽然不如张正明那般,有着无人可及的威望。
  但也是前朝状元,当世有名的儒学大家。
  这一日。
  京师城东,李府大宅中。
  “爹,您怎么了?”
  李芳之子李林在郊外游玩而归。
  刚走到内堂,便见到满脸怒意的父亲。
  “还不是你母亲?纵容你龙阳府姨母一家横行地方,侵占田地,在乡里作威作福!”李芳开口:“若不是我强力弹压,恐怕现在状纸都递到内阁了。”
  “而你母亲居然不知悔改,偏袒亲眷,还与我大吵一架。”
  说到这里,李芳抬头,看了儿子一眼,冷声道。
  “说,这里面有没有你的份?”
  此话。
  让李林浑身一颤,连忙把头低了下去。
  额头上,也渗出一滴滴冷汗:“父亲,我只是占个名,什么都没做啊。”
  果然有儿子。
  听到这里,李芳深吸一口气,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
  他一生虽然为官不算清廉,但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横行地方、作威作福,这事情不算大,可侵占田地,严重点可是为危及国本的。
  作为内阁次辅,对此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也明白若传了出去,怕会危及整个李氏家族。
  只是,这里面牵扯了他的夫人和儿子。
  李芳也没办法,即便再生气,也得用手段压下去。
  不过该警告,还是需要警告的。
  当即,他望向儿子,面色严肃道:“也罢,正好你回来了,你现在就去见你母亲,让她好好劝劝你姨母,将侵占的田地归还,同时进行补偿,还有,把自己撇干净一点。”
  “爹,没这么严重吧?”李林有些不情愿,接着道:“您可是户部尚书,内阁大学士啊。”
  “只不过侵占些许田地而已,就算状纸递到内阁又怎样?还会压不下去?”
  在他眼里,自己这位父亲已经是朝廷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了。
  告状的不过是一群无权无势的刁民罢了。
  难道还能扳得倒内阁次辅?
  “些许田地?”
  李芳又怒了,呵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将近八万亩,这是你口中的些许田地?”
  “还有,状纸递到内阁又怎样?我告诉你,现在内阁做主的是张正明。”
  “若张正明知道,以他的性格,老夫我明天就得下台!”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李芳自然不会怕。
  可张正明此人太刚强、太正直了。
  对于任何违反大魏律令的人都完全不留情面。
  还当了几十年的内阁首辅。
  权力威望之大。
  他完全不如。
  被对方知道,自己李家在幕后指使亲眷侵占田地。
  仕途到头都是轻的,怕是要全送入大理寺。
  果然,李林听到父亲的话,顿时慌了。
  但很快,他便冷静下来,说道:“那如果,张正明下台了,由您接任内阁首辅呢?”
  “只要您当了首辅,那些刁民的状纸就算递上了内阁,你想怎么处理,就可以怎么处理。”
  此话一出,本来刚刚还一脸怒意的李芳,神色骤变,眯起眼睛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张正明是当朝太傅,又是先帝的托孤重臣,怎么可能下台?”
  “爹,我最近听说,因为燕王就藩之事,现在闹的满朝风雨。”
大魏王朝自组建内阁以来按祖制成员人数一直严格控制在五人如今除了当之无愧的首辅大臣张正明外位居于第二的便是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李芳他虽然不如张正明那般有着无人可及的威望但也是前朝状元当世有名的儒学大家这一日京师城东李府大宅中爹您怎么了李芳之子李林在郊外游玩而归刚走到内堂便见到满脸怒意的父亲还不是你母亲纵容你龙阳府姨母一家横行地方侵占田地在乡里作威作福李芳开口若不是我强力弹压恐怕现在状纸都递到内阁了而你母亲居然不知悔改偏袒亲眷还与我大吵一架说到这里李芳抬头看了儿子一眼冷声道说这里面有没有你的份此话让李林浑身一颤连忙把头低了下去额头上也渗出一滴滴冷汗父亲我只是占个名什么都没做啊果然有儿子听到这里李芳深吸一口气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他一生虽然为官不算清廉但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横行地方作威作福这事情不算大可侵占田地严重点可是为危及国本的作为内阁次辅对此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也明白若传了出去怕会危及整个李氏家族只是这里面牵扯了他的夫人和儿子李芳也没办法即便再生气也得用手段压下去不过该警告还是需要警告的当即他望向儿子面色严肃道也罢正好你回来了你现在就去见你母亲让她好好劝劝你姨母将侵占的田地归还同时进行补偿还有把自己撇干净一点爹没这么严重吧李林有些不情愿接着道您可是户部尚书内阁大学士啊只不过侵占些许田地而已就算状纸递到内阁又怎样还会压不下去在他眼里自己这位父亲已经是朝廷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了告状的不过是一群无权无势的刁民罢了难道还能扳得倒内阁次辅些许田地李芳又怒了呵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将近八万亩这是你口中的些许田地还有状纸递到内阁又怎样我告诉你现在内阁做主的是张正明若张正明知道以他的性格老夫我明天就得下台如果是换做其他人李芳自然不会怕可张正明此人太刚强太正直了对于任何违反大魏律令的人都完全不留情面还当了几十年的内阁首辅权力威望之大他完全不如被对方知道自己李家在幕后指使亲眷侵占田地仕途到头都是轻的怕是要全送入大理寺果然李林听到父亲的话顿时慌了但很快他便冷静下来说道那如果张正明下台了由您接任内阁首辅呢只要您当了首辅那些刁民的状纸就算递上了内阁你想怎么处理就可以怎么处理此话一出本来刚刚还一脸怒意的李芳神色骤变眯起眼睛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张正明是当朝太傅又是先帝的托孤重臣怎么可能下台爹我最近听说因为燕王就藩之事现在闹的满朝风雨大魏王朝,自组建内阁以来。
  按祖制,成员人数一直严格控制在五人。
  如今,除了当之无愧的首辅大臣张正明外。
  位居于第二的,便是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李芳。
  他虽然不如张正明那般,有着无人可及的威望。
  但也是前朝状元,当世有名的儒学大家。
  这一日。
  京师城东,李府大宅中。
  “爹,您怎么了?”
  李芳之子李林在郊外游玩而归。
  刚走到内堂,便见到满脸怒意的父亲。
  “还不是你母亲?纵容你龙阳府姨母一家横行地方,侵占田地,在乡里作威作福!”李芳开口:“若不是我强力弹压,恐怕现在状纸都递到内阁了。”
  “而你母亲居然不知悔改,偏袒亲眷,还与我大吵一架。”
  说到这里,李芳抬头,看了儿子一眼,冷声道。
  “说,这里面有没有你的份?”
  此话。
  让李林浑身一颤,连忙把头低了下去。
  额头上,也渗出一滴滴冷汗:“父亲,我只是占个名,什么都没做啊。”
  果然有儿子。
  听到这里,李芳深吸一口气,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
  他一生虽然为官不算清廉,但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横行地方、作威作福,这事情不算大,可侵占田地,严重点可是为危及国本的。
  作为内阁次辅,对此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也明白若传了出去,怕会危及整个李氏家族。
  只是,这里面牵扯了他的夫人和儿子。
  李芳也没办法,即便再生气,也得用手段压下去。
  不过该警告,还是需要警告的。
  当即,他望向儿子,面色严肃道:“也罢,正好你回来了,你现在就去见你母亲,让她好好劝劝你姨母,将侵占的田地归还,同时进行补偿,还有,把自己撇干净一点。”
  “爹,没这么严重吧?”李林有些不情愿,接着道:“您可是户部尚书,内阁大学士啊。”
  “只不过侵占些许田地而已,就算状纸递到内阁又怎样?还会压不下去?”
  在他眼里,自己这位父亲已经是朝廷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了。
  告状的不过是一群无权无势的刁民罢了。
  难道还能扳得倒内阁次辅?
  “些许田地?”
  李芳又怒了,呵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将近八万亩,这是你口中的些许田地?”
  “还有,状纸递到内阁又怎样?我告诉你,现在内阁做主的是张正明。”
  “若张正明知道,以他的性格,老夫我明天就得下台!”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李芳自然不会怕。
  可张正明此人太刚强、太正直了。
  对于任何违反大魏律令的人都完全不留情面。
  还当了几十年的内阁首辅。
  权力威望之大。
  他完全不如。
  被对方知道,自己李家在幕后指使亲眷侵占田地。
  仕途到头都是轻的,怕是要全送入大理寺。
  果然,李林听到父亲的话,顿时慌了。
  但很快,他便冷静下来,说道:“那如果,张正明下台了,由您接任内阁首辅呢?”
  “只要您当了首辅,那些刁民的状纸就算递上了内阁,你想怎么处理,就可以怎么处理。”
  此话一出,本来刚刚还一脸怒意的李芳,神色骤变,眯起眼睛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张正明是当朝太傅,又是先帝的托孤重臣,怎么可能下台?”
  “爹,我最近听说,因为燕王就藩之事,现在闹的满朝风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