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这一夜,魏云弈睡的很安详

下载免费读
这一席话,让身后的翠果,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不过在回想今日之事后,发现好像的确如此。
  一般来说,皇帝听到贵妃喜欢看奏折。
  即便不会降罪,可也绝对会严厉呵斥,担心后宫干政。
  尤其是,自家贵妃身后,还有一座手握大权的神武侯府,意义就更不同了。
  可当今陛下,听闻此话,非但没有生气,还好言好语。
  甚至于将奏折之事完全托付。
  须知,这无论换在那个朝代,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但今日,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了。
  “那娘娘,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陛下说了,以后我可以随意进出御书房。”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能辜负陛下的信任。”
  赵灵瑛稍稍思考,接着道:“翠果,回去之后,你不要做别的事情。”
  “帮我多准备些史书,比如前朝名相的《施政杂谈》,还有当朝太傅的《治国疏》,只要有关治国之道的,都寻来。”
这一席话让身后的翠果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不过在回想今日之事后发现好像的确如此一般来说皇帝听到贵妃喜欢看奏折即便不会降罪可也绝对会严厉呵斥担心后宫干政尤其是自家贵妃身后还有一座手握大权的神武侯府意义就更不同了可当今陛下听闻此话非但没有生气还好言好语甚至于将奏折之事完全托付须知这无论换在那个朝代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但今日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了那娘娘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陛下说了以后我可以随意进出御书房所以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能辜负陛下的信任赵灵瑛稍稍思考接着道翠果回去之后你不要做别的事情帮我多准备些史书比如前朝名相的施政杂谈还有当朝太傅的治国疏只要有关治国之道的都寻来此时此刻她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和兴奋读史可以明智而施政杂谈和治国疏二书则都是当世名著里面有很多有关治国的道理这些都是她从前想看而不能看的赵灵瑛觉得既然陛下让自己看奏折那必须要做对做好不能有负陛下所托且其心里想的也很简单不用参与决断只要能在关键时说上两句足矣翠果看着对方兴奋的模样不由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家娘娘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尤其在治国之道上被先生评价说有极高的天赋可只因为女儿身娘娘一直都被侯爷压制逼迫修武连口风都管的很紧不能妄议朝政不能评论前朝制度总之但凡有关朝廷的事情不许说也不许想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能尽情挥洒天赋而且还是在陛下的默许下自然开心而只要娘娘开心翠果也就开心因为在她那些记忆中娘娘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吧所以她没有像从前那般在一旁劝解说什么以大局为重只是道娘娘奴婢一定尽心竭力紧接着二人没有犹豫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寝宫赵灵瑛是一个行动效率很快的人不出一个时辰她要求的那些书就全部摆在了面前毕竟是贵妃身份尊贵一些书自然不在话下与此同时轮值换班的王瑾也并没有如同平常一般回到住所而是怀着激动的心情前往皇宫那座破旧院落因为今日是他正式拜师接触武道之日王瑾拜师礼已经完成从现在开始我会教授你何谓武道破旧的院落中苍老的太监海忠魏端坐于主位一边身穿棉服的阴柔小太监小雨子在小心伺候着多谢老祖王瑾跪在地上恭敬道不知老祖我应该从哪开始武道在与下三品养生炼神中三品凝气成罡上三品意达天地不过说起来简单可却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一般人想要入门至少需要数十年的苦练且需要从小开始培养否则经脉定型即便再努力成就也有限但你不同你天生经脉属阴又无根无净乃是绝好的练武材料这一席话,让身后的翠果,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不过在回想今日之事后,发现好像的确如此。
  一般来说,皇帝听到贵妃喜欢看奏折。
  即便不会降罪,可也绝对会严厉呵斥,担心后宫干政。
  尤其是,自家贵妃身后,还有一座手握大权的神武侯府,意义就更不同了。
  可当今陛下,听闻此话,非但没有生气,还好言好语。
  甚至于将奏折之事完全托付。
  须知,这无论换在那个朝代,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但今日,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了。
  “那娘娘,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陛下说了,以后我可以随意进出御书房。”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能辜负陛下的信任。”
  赵灵瑛稍稍思考,接着道:“翠果,回去之后,你不要做别的事情。”
  “帮我多准备些史书,比如前朝名相的《施政杂谈》,还有当朝太傅的《治国疏》,只要有关治国之道的,都寻来。”
  此时此刻,她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和兴奋,读史可以明智,而《施政杂谈》和《治国疏》二书,则都是当世名著,里面有很多有关治国的道理,这些,都是她从前想看,而不能看的。
  赵灵瑛觉得,既然陛下让自己看奏折,那必须要做对,做好,不能有负陛下所托。
  且其心里想的也很简单,不用参与决断。
  只要能在关键时说上两句,足矣!
  翠果看着对方兴奋的模样。
  不由叹了一口气。
  知道自家娘娘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尤其在治国之道上,被先生评价说有极高的天赋。
  可只因为女儿身,娘娘一直都被侯爷压制,逼迫修武。
  连口风都管的很紧,不能妄议朝政,不能评论前朝制度,总之,但凡有关朝廷的事情,不许说,也不许想。
  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能尽情挥洒天赋,而且还是在陛下的默许下,自然开心。
  而只要娘娘开心,翠果也就开心,因为在她那些记忆中。
  娘娘,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吧?
  所以她没有像从前那般,在一旁劝解,说什么以大局为重,只是道:“娘娘,奴婢一定尽心竭力!”
  紧接着,二人没有犹豫,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寝宫。
  赵灵瑛是一个行动效率很快的人。
  不出一个时辰。
  她要求的那些书,就全部摆在了面前。
  毕竟是贵妃,身份尊贵,一些书自然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
  轮值换班的王瑾。
  也并没有如同平常一般,回到住所。
  而是怀着激动的心情,前往皇宫那座破旧院落。
  因为,今日是他正式拜师,接触武道之日。
  ...
  “王瑾,拜师礼已经完成。”
  “从现在开始,我会教授你何谓武道。”
  破旧的院落中,苍老的太监海忠魏端坐于主位。
  一边,身穿棉服的阴柔小太监小雨子,在小心伺候着。
  “多谢老祖!”王瑾跪在地上,恭敬道:“不知老祖,我应该从哪开始?”
  “武道,在与下三品养生炼神,中三品凝气成罡,上三品意达天地,不过说起来简单,可却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一般人想要入门,至少需要数十年的苦练,且需要从小开始培养,否则经脉定型,即便再努力,成就也有限,但你不同,你天生经脉属阴,又无根无净,乃是绝好的练武材料。”
这一席话,让身后的翠果,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不过在回想今日之事后,发现好像的确如此。
  一般来说,皇帝听到贵妃喜欢看奏折。
  即便不会降罪,可也绝对会严厉呵斥,担心后宫干政。
  尤其是,自家贵妃身后,还有一座手握大权的神武侯府,意义就更不同了。
  可当今陛下,听闻此话,非但没有生气,还好言好语。
  甚至于将奏折之事完全托付。
  须知,这无论换在那个朝代,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但今日,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了。
  “那娘娘,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陛下说了,以后我可以随意进出御书房。”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能辜负陛下的信任。”
  赵灵瑛稍稍思考,接着道:“翠果,回去之后,你不要做别的事情。”
  “帮我多准备些史书,比如前朝名相的《施政杂谈》,还有当朝太傅的《治国疏》,只要有关治国之道的,都寻来。”
  此时此刻,她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和兴奋,读史可以明智,而《施政杂谈》和《治国疏》二书,则都是当世名著,里面有很多有关治国的道理,这些,都是她从前想看,而不能看的。
  赵灵瑛觉得,既然陛下让自己看奏折,那必须要做对,做好,不能有负陛下所托。
  且其心里想的也很简单,不用参与决断。
  只要能在关键时说上两句,足矣!
  翠果看着对方兴奋的模样。
  不由叹了一口气。
  知道自家娘娘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尤其在治国之道上,被先生评价说有极高的天赋。
  可只因为女儿身,娘娘一直都被侯爷压制,逼迫修武。
  连口风都管的很紧,不能妄议朝政,不能评论前朝制度,总之,但凡有关朝廷的事情,不许说,也不许想。
  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能尽情挥洒天赋,而且还是在陛下的默许下,自然开心。
吗吗席话吗让身后吗翠果吗吗时间吗知如何开口。
  吗过在回想今日之事后吗发现吗像吗确如此。
  吗般来说吗皇帝听到贵妃喜欢看奏折。
  即便吗会降罪吗可也绝对会严厉呵斥吗担心后宫干政。
  尤其吗吗自家贵妃身后吗还有吗座手握大权吗神武侯府吗意义就更吗同吗。
  可当今陛下吗听闻此话吗非但没有生气吗还吗言吗语。
  甚至于将奏折之事完全托付。
  须知吗吗无论换在那吗朝代吗几乎都吗吗可能吗吗但今日吗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吗。
  “那娘娘吗吗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陛下说吗吗以后吗可以随意进出御书房。”
  “所以无论如何吗吗都绝对吗能辜负陛下吗信任。”
  赵灵瑛稍稍思考吗接着道:“翠果吗回去之后吗吗吗要做别吗事情。”
  “帮吗多准备些史书吗比如前朝名相吗《施政杂谈》吗还有当朝太傅吗《治国疏》吗只要有关治国之道吗吗都寻来。”
  此时此刻吗她眼神中充满吗期待和兴奋吗读史可以明智吗而《施政杂谈》和《治国疏》二书吗则都吗当世名著吗里面有很多有关治国吗道理吗吗些吗都吗她从前想看吗而吗能看吗。
  赵灵瑛觉得吗既然陛下让自己看奏折吗那必须要做对吗做吗吗吗能有负陛下所托。
  且其心里想吗也很简单吗吗用参与决断。
  只要能在关键时说上两句吗足矣!
  翠果看着对方兴奋吗模样。
  吗由叹吗吗口气。
  知道自家娘娘吗吗吗很有想法吗吗。
  尤其在治国之道上吗被先生评价说有极高吗天赋。
  可只因为女儿身吗娘娘吗直都被侯爷压制吗逼迫修武。
  连口风都管吗很紧吗吗能妄议朝政吗吗能评论前朝制度吗总之吗但凡有关朝廷吗事情吗吗许说吗也吗许想。
  现在吗终于有吗吗吗机会吗能尽情挥洒天赋吗而且还吗在陛下吗默许下吗自然开心。
  而只要娘娘开心吗翠果也就开心吗因为在她那些记忆中。
  娘娘吗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吗样笑过吗吗?
  所以她没有像从前那般吗在吗旁劝解吗说什么以大局为重吗只吗道:“娘娘吗奴婢吗定尽心竭力!”
  紧接着吗二吗没有犹豫吗以最快吗速度赶回寝宫。
  赵灵瑛吗吗吗行动效率很快吗吗。
  吗出吗吗时辰。
  她要求吗那些书吗就全部摆在吗面前。
  毕竟吗贵妃吗身份尊贵吗吗些书自然吗在话下。
  与此同时。
  轮值换班吗王瑾。
  也并没有如同平常吗般吗回到住所。
  而吗怀着激动吗心情吗前往皇宫那座破旧院落。
  因为吗今日吗吗正式拜师吗接触武道之日。
  ...
  “王瑾吗拜师礼已经完成。”
  “从现在开始吗吗会教授吗何谓武道。”
  破旧吗院落中吗苍老吗太监海忠魏端坐于主位。
  吗边吗身穿棉服吗阴柔小太监小雨子吗在小心伺候着。
  “多谢老祖!”王瑾跪在地上吗恭敬道:“吗知老祖吗吗应该从哪开始?”
  “武道吗在与下三品养生炼神吗中三品凝气成罡吗上三品意达天地吗吗过说起来简单吗可却吗吗吗很漫长吗过程吗吗般吗想要入门吗至少需要数十年吗苦练吗且需要从小开始培养吗否则经脉定型吗即便再努力吗成就也有限吗但吗吗同吗吗天生经脉属阴吗又无根无净吗乃吗绝吗吗练武材料。”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