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违背祖宗的决定

下载免费读
指正?我能指什么正?
  现在朕巴不得直接回去睡觉呢。
  魏云弈摇头,但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在。
  否则瑛贵妃因为害怕,从而不敢开始怎么办?
  所以他开口,给了一个定心丸:“放心,爱妃尽管看,无需顾忌太多。”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有了魏云弈的保证之后,赵灵瑛顿时心中大定。
  也没有入之前那般慌张,当即,她深吸一口气,从第一本开始认真翻阅。
  不得不说,看奏折这种事情,的确很是耗费心神。
  尤其在数量极多的情况下。
  即便赵灵瑛有特殊方法,也感觉头大。
  可她却没有丝毫厌烦,反而越看,就越是精神。
  这期间,不用看奏折的魏云弈,可谓轻松无比。但因为暂时不能离开,很是无聊,除了午膳,以及回答瑛贵妃一些问题外,就无事可做。
  而在那一堆奏折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全都是有关于燕王就藩之事。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大事,因此也不用费脑子。
  “陛下,奏折臣妾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
  御书房内,赵灵瑛躬身道。
  闻言,差点睡着的魏云弈当即抬头。
  只见桌子上,所有奏折都被摆放整齐。
  而现在,也不过接近酉时,连太阳都还没下山呢。
  也就是说,自己哪怕花一天时间都可能看不完的奏折,在瑛贵妃手中,只用了大半天而已。
  “辛苦爱妃了。”此刻,魏云弈走到赵灵瑛面前,两眼放光。
  “臣妾不辛苦。”
  赵灵瑛道,脸上满是笑意。
  事实上,她不仅不辛苦,还很精神。
  毕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会觉得辛苦呢?
  她现在很确定,就算再来一批,自己也绝对不会喊累。
  因为这是赵灵瑛从小到大,第一次不用压抑,能尽情释放内心。
  只不过,她心里也非常清楚,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自己不过一介女流,还是个后宫妃子。
  看奏折,参与国家大事,就算有皇帝陛下允许,也是违背祖制的。
  但赵灵瑛也很满足,至少还有一次,不是吗?
指正我能指什么正现在朕巴不得直接回去睡觉呢魏云弈摇头但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在否则瑛贵妃因为害怕从而不敢开始怎么办所以他开口给了一个定心丸放心爱妃尽管看无需顾忌太多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有了魏云弈的保证之后赵灵瑛顿时心中大定也没有入之前那般慌张当即她深吸一口气从第一本开始认真翻阅不得不说看奏折这种事情的确很是耗费心神尤其在数量极多的情况下即便赵灵瑛有特殊方法也感觉头大可她却没有丝毫厌烦反而越看就越是精神这期间不用看奏折的魏云弈可谓轻松无比但因为暂时不能离开很是无聊除了午膳以及回答瑛贵妃一些问题外就无事可做而在那一堆奏折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全都是有关于燕王就藩之事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大事因此也不用费脑子陛下奏折臣妾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不知过了多久御书房内赵灵瑛躬身道闻言差点睡着的魏云弈当即抬头只见桌子上所有奏折都被摆放整齐而现在也不过接近酉时连太阳都还没下山呢也就是说自己哪怕花一天时间都可能看不完的奏折在瑛贵妃手中只用了大半天而已辛苦爱妃了此刻魏云弈走到赵灵瑛面前两眼放光臣妾不辛苦赵灵瑛道脸上满是笑意事实上她不仅不辛苦还很精神毕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会觉得辛苦呢她现在很确定就算再来一批自己也绝对不会喊累因为这是赵灵瑛从小到大第一次不用压抑能尽情释放内心只不过她心里也非常清楚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自己不过一介女流还是个后宫妃子看奏折参与国家大事就算有皇帝陛下允许也是违背祖制的但赵灵瑛也很满足至少还有一次不是吗好很好魏云弈非常高兴像是捡到了一块宝紧接着道爱妃这般能干不如从今以后你每日都来御书房陪朕一起看奏折可好说陪着一起看但实际上就是让对方直接处理当然嘴上肯定不能这样说吓到贵妃怎么办要循序渐进陛下的意思是臣妾以后每天都能来看奏折赵灵瑛愣住了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王瑾等太监宫女也吃惊的看着这一幕陛下居然要将奏折之事交与贵妃只不过众人虽然心中震惊却无人胆敢多言当然难道爱妃不愿为朕分忧吗魏云弈道故作生气的模样可太祖早就定下规矩臣妾这样不合祖宗之法啊爱妃多虑了朕只是让你看奏折而已魏云弈一笑继续道有朕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没人敢说什么当昏君做出违背祖宗的决定不是正常操作吗指正?我能指什么正?
  现在朕巴不得直接回去睡觉呢。
  魏云弈摇头,但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在。
  否则瑛贵妃因为害怕,从而不敢开始怎么办?
  所以他开口,给了一个定心丸:“放心,爱妃尽管看,无需顾忌太多。”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有了魏云弈的保证之后,赵灵瑛顿时心中大定。
  也没有入之前那般慌张,当即,她深吸一口气,从第一本开始认真翻阅。
  不得不说,看奏折这种事情,的确很是耗费心神。
  尤其在数量极多的情况下。
  即便赵灵瑛有特殊方法,也感觉头大。
  可她却没有丝毫厌烦,反而越看,就越是精神。
  这期间,不用看奏折的魏云弈,可谓轻松无比。但因为暂时不能离开,很是无聊,除了午膳,以及回答瑛贵妃一些问题外,就无事可做。
  而在那一堆奏折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全都是有关于燕王就藩之事。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大事,因此也不用费脑子。
  “陛下,奏折臣妾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
  御书房内,赵灵瑛躬身道。
  闻言,差点睡着的魏云弈当即抬头。
  只见桌子上,所有奏折都被摆放整齐。
  而现在,也不过接近酉时,连太阳都还没下山呢。
  也就是说,自己哪怕花一天时间都可能看不完的奏折,在瑛贵妃手中,只用了大半天而已。
  “辛苦爱妃了。”此刻,魏云弈走到赵灵瑛面前,两眼放光。
  “臣妾不辛苦。”
  赵灵瑛道,脸上满是笑意。
  事实上,她不仅不辛苦,还很精神。
  毕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会觉得辛苦呢?
  她现在很确定,就算再来一批,自己也绝对不会喊累。
  因为这是赵灵瑛从小到大,第一次不用压抑,能尽情释放内心。
  只不过,她心里也非常清楚,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自己不过一介女流,还是个后宫妃子。
  看奏折,参与国家大事,就算有皇帝陛下允许,也是违背祖制的。
  但赵灵瑛也很满足,至少还有一次,不是吗?
  “好,很好。”
  魏云弈非常高兴,像是捡到了一块宝,紧接着道:“爱妃这般能干,不如从今以后,你每日都来御书房,陪朕一起看奏折可好?”
  说陪着一起看,但实际上就是让对方直接处理。当然,嘴上肯定不能这样说,吓到贵妃怎么办?要循序渐进。
  “陛下的意思,是臣妾以后每天都能来看奏折?”赵灵瑛愣住了,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王瑾等太监宫女,也吃惊的看着这一幕,陛下居然要将奏折之事交与贵妃?
  只不过,众人虽然心中震惊,却无人胆敢多言。
  “当然,难道爱妃不愿为朕分忧吗?”魏云弈道,故作生气的模样。
  “可...太祖早就定下规矩,臣妾这样不合祖宗之法啊。”
  “爱妃多虑了,朕只是让你看奏折而已。”
  魏云弈一笑,继续道:“有朕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没人敢说什么。”
  当昏君,做出违背祖宗的决定,不是正常操作吗?
指正?我能指什么正?
  现在朕巴不得直接回去睡觉呢。
  魏云弈摇头,但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在。
  否则瑛贵妃因为害怕,从而不敢开始怎么办?
  所以他开口,给了一个定心丸:“放心,爱妃尽管看,无需顾忌太多。”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有了魏云弈的保证之后,赵灵瑛顿时心中大定。
  也没有入之前那般慌张,当即,她深吸一口气,从第一本开始认真翻阅。
  不得不说,看奏折这种事情,的确很是耗费心神。
  尤其在数量极多的情况下。
  即便赵灵瑛有特殊方法,也感觉头大。
  可她却没有丝毫厌烦,反而越看,就越是精神。
  这期间,不用看奏折的魏云弈,可谓轻松无比。但因为暂时不能离开,很是无聊,除了午膳,以及回答瑛贵妃一些问题外,就无事可做。
  而在那一堆奏折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全都是有关于燕王就藩之事。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大事,因此也不用费脑子。
  “陛下,奏折臣妾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
  御书房内,赵灵瑛躬身道。
  闻言,差点睡着的魏云弈当即抬头。
  只见桌子上,所有奏折都被摆放整齐。
  而现在,也不过接近酉时,连太阳都还没下山呢。
  也就是说,自己哪怕花一天时间都可能看不完的奏折,在瑛贵妃手中,只用了大半天而已。
  “辛苦爱妃了。”此刻,魏云弈走到赵灵瑛面前,两眼放光。
  “臣妾不辛苦。”
  赵灵瑛道,脸上满是笑意。
  事实上,她不仅不辛苦,还很精神。
  毕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会觉得辛苦呢?
  她现在很确定,就算再来一批,自己也绝对不会喊累。
  因为这是赵灵瑛从小到大,第一次不用压抑,能尽情释放内心。
  只不过,她心里也非常清楚,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自己不过一介女流,还是个后宫妃子。
  看奏折,参与国家大事,就算有皇帝陛下允许,也是违背祖制的。
  但赵灵瑛也很满足,至少还有一次,不是吗?
  “好,很好。”
  魏云弈非常高兴,像是捡到了一块宝,紧接着道:“爱妃这般能干,不如从今以后,你每日都来御书房,陪朕一起看奏折可好?”
  说陪着一起看,但实际上就是让对方直接处理。当然,嘴上肯定不能这样说,吓到贵妃怎么办?要循序渐进。
  “陛下的意思,是臣妾以后每天都能来看奏折?”赵灵瑛愣住了,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王瑾等太监宫女,也吃惊的看着这一幕,陛下居然要将奏折之事交与贵妃?
  只不过,众人虽然心中震惊,却无人胆敢多言。
  “当然,难道爱妃不愿为朕分忧吗?”魏云弈道,故作生气的模样。
  “可...太祖早就定下规矩,臣妾这样不合祖宗之法啊。”
  “爱妃多虑了,朕只是让你看奏折而已。”
  魏云弈一笑,继续道:“有朕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没人敢说什么。”
  当昏君,做出违背祖宗的决定,不是正常操作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