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皇兄那么好,本王居然还生出异心

下载免费读
燕王就藩的时间。
  就定在两天后。
  因为魏云弈害怕夜长梦多。
  与其继续耽误下去,不如快刀斩乱麻。
  对此,朝廷那些官员自然不满,纷纷上书劝谏。
  期间又经历了一场与御史言官们的对垒,最终御史们是在拗不过魏云弈。
  谁让他是皇帝,加上事关皇室,在此事上可以乾纲独断。而且还有孙太后支持,即便有些人不同意,也只能暂时放弃。
  就这样,两日之后,因为守孝之名,被扣留三年的燕王,还是离开了。
  此时,距离京师莫约三十里外,一条宽阔的官道上。
  数十辆马车依次行进,旁边伴随着下人和家丁。
  还有一队队,身披甲胄的士兵。
  因为货物有很多。
  所以行进速度并不快。
  而在最中心,最豪华的那辆马车上,
  魏元川拉开帷裳,看着外面的景色,眼神有些恍惚。
  他没想到,自己真的出来了,离开了被视为牢笼的大魏京师。
  “本王,已经在就藩的路上了?”魏元川喃喃自语,直至现在还是不敢相信。
  三年中,他让母后求了那位皇兄多少次。
  可对方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诿。
  完全没有放的意思。
  到后来,魏元川都认为,怕是一辈子要被困在京师了。
  为此,他甚至于在暗中发展势力,收买人心。
  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逃离出去。
  可现在,对方突然放自己回封地,这些暗棋都没来得及用,就彻底废了。
  “王爷!”
  这时候,马车后方。
  一个黑衣人骑着马靠了过来,躬身见礼。
  “如何了?”魏元川见到对方,当即开口询问道。
  此人,是他培养的亲卫,忠心不二,且有极强的追踪能力。
  早在离开京师前,魏元川担心那位皇兄,并不想真心放自己就藩。
  说不对,对方是假意答应母后。
  实则在路上设下埋伏,准备袭杀呢?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一旦成功,时候只要宣称是山贼土匪干的,然后象征性的处罚一些人,那对方就可以彻底免除后顾之忧。
  魏元川觉得,如果换做自己,肯定就会选择这么做。
  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有封地的藩王,很危险。
  而在考虑到这些变故和危险后。
  他就派人,去巡查方圆五十里,寻找可能设下的埋伏。
  “回禀王爷,在我们后方,并无人追击。”
  “而前方,也毫无暗线埋伏!”
  亲卫开口,如实回禀收集到的消息。
  没有?
  魏元川有些懵了,感觉不可能。
  “王爷,依属下遇愚见,是您想太多了。”亲卫稍稍迟疑,继续道:“或许皇帝陛下是真想放您回去就藩,并没有任何目的呢?”
  “属下得到消息,前两日皇帝陛下在御书房,大骂御史的同时,还连带了太傅大人。”
  “而且前些时候早朝,也与反对的大臣们针锋相对,直至龙颜大怒。”
  “要知道,为了王爷您,皇帝陛下差点和满朝文武闹翻了。”
  一席话,让魏元川彻底沉默了。
  这些事情,他自然也听孙太后提起过。
  如果说其他大臣还好,可换做张正明就完全不同了。
燕王就藩的时间就定在两天后因为魏云弈害怕夜长梦多与其继续耽误下去不如快刀斩乱麻对此朝廷那些官员自然不满纷纷上书劝谏期间又经历了一场与御史言官们的对垒最终御史们是在拗不过魏云弈谁让他是皇帝加上事关皇室在此事上可以乾纲独断而且还有孙太后支持即便有些人不同意也只能暂时放弃就这样两日之后因为守孝之名被扣留三年的燕王还是离开了此时距离京师莫约三十里外一条宽阔的官道上数十辆马车依次行进旁边伴随着下人和家丁还有一队队身披甲胄的士兵因为货物有很多所以行进速度并不快而在最中心最豪华的那辆马车上魏元川拉开帷裳看着外面的景色眼神有些恍惚他没想到自己真的出来了离开了被视为牢笼的大魏京师本王已经在就藩的路上了魏元川喃喃自语直至现在还是不敢相信三年中他让母后求了那位皇兄多少次可对方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诿完全没有放的意思到后来魏元川都认为怕是一辈子要被困在京师了为此他甚至于在暗中发展势力收买人心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逃离出去可现在对方突然放自己回封地这些暗棋都没来得及用就彻底废了王爷这时候马车后方一个黑衣人骑着马靠了过来躬身见礼如何了魏元川见到对方当即开口询问道此人是他培养的亲卫忠心不二且有极强的追踪能力早在离开京师前魏元川担心那位皇兄并不想真心放自己就藩说不对对方是假意答应母后实则在路上设下埋伏准备袭杀呢这并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一旦成功时候只要宣称是山贼土匪干的然后象征性的处罚一些人那对方就可以彻底免除后顾之忧魏元川觉得如果换做自己肯定就会选择这么做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有封地的藩王很危险而在考虑到这些变故和危险后他就派人去巡查方圆五十里寻找可能设下的埋伏回禀王爷在我们后方并无人追击而前方也毫无暗线埋伏亲卫开口如实回禀收集到的消息没有魏元川有些懵了感觉不可能王爷依属下遇愚见是您想太多了亲卫稍稍迟疑继续道或许皇帝陛下是真想放您回去就藩并没有任何目的呢属下得到消息前两日皇帝陛下在御书房大骂御史的同时还连带了太傅大人而且前些时候早朝也与反对的大臣们针锋相对直至龙颜大怒要知道为了王爷您皇帝陛下差点和满朝文武闹翻了一席话让魏元川彻底沉默了这些事情他自然也听孙太后提起过如果说其他大臣还好可换做张正明就完全不同了燕王就藩时间。
  就定在两天后。
  因为魏云弈害怕夜长梦多。
  与其继续耽误下去如快刀斩乱麻。
  对此朝廷那些官员自然满纷纷上书劝谏。
  期间又经历场与御史言官们对垒最终御史们在拗过魏云弈。
  谁让皇帝加上事关皇室在此事上可以乾纲独断。而且还有孙太后支持即便有些同意也只能暂时放弃。
  就样两日之后因为守孝之名被扣留三年燕王还离开。
  此时距离京师莫约三十里外条宽阔官道上。
  数十辆马车依次行进旁边伴随着下和家丁。
  还有队队身披甲胄士兵。
  因为货物有很多。
  所以行进速度并快。
  而在最中心最豪华那辆马车上
  魏元川拉开帷裳看着外面景色眼神有些恍惚。
  没想到自己真出来离开被视为牢笼大魏京师。
  “本王已经在就藩路上?”魏元川喃喃自语直至现在还敢相信。
  三年中让母后求那位皇兄多少次。
  可对方直以各种理由推诿。
  完全没有放意思。
  到后来魏元川都认为怕辈子要被困在京师。
  为此甚至于在暗中发展势力收买心。
  为就有朝日能逃离出去。
  可现在对方突然放自己回封地些暗棋都没来得及用就彻底废。
  “王爷!”
  时候马车后方。
  黑衣骑着马靠过来躬身见礼。
  “如何?”魏元川见到对方当即开口询问道。
  此培养亲卫忠心二且有极强追踪能力。
  早在离开京师前魏元川担心那位皇兄并想真心放自己就藩。
  说对对方假意答应母后。
  实则在路上设下埋伏准备袭杀呢?
  并没有可能因为旦成功时候只要宣称山贼土匪干然后象征性处罚些那对方就可以彻底免除后顾之忧。
  魏元川觉得如果换做自己肯定就会选择么做。
  对于皇帝来说有封地藩王很危险。
  而在考虑到些变故和危险后。
  就派去巡查方圆五十里寻找可能设下埋伏。
  “回禀王爷在们后方并无追击。”
  “而前方也毫无暗线埋伏!”
  亲卫开口如实回禀收集到消息。
  没有?
  魏元川有些懵感觉可能。
  “王爷依属下遇愚见您想太多。”亲卫稍稍迟疑继续道:“或许皇帝陛下真想放您回去就藩并没有任何目呢?”
  “属下得到消息前两日皇帝陛下在御书房大骂御史同时还连带太傅大。”
  “而且前些时候早朝也与反对大臣们针锋相对直至龙颜大怒。”
  “要知道为王爷您皇帝陛下差点和满朝文武闹翻。”
  席话让魏元川彻底沉默。
  些事情自然也听孙太后提起过。
  如果说其大臣还可换做张正明就完全同。
燕王就藩的时间。
  就定在两天后。
  因为魏云弈害怕夜长梦多。
  与其继续耽误下去,不如快刀斩乱麻。
  对此,朝廷那些官员自然不满,纷纷上书劝谏。
  期间又经历了一场与御史言官们的对垒,最终御史们是在拗不过魏云弈。
  谁让他是皇帝,加上事关皇室,在此事上可以乾纲独断。而且还有孙太后支持,即便有些人不同意,也只能暂时放弃。
燕王就藩吗时间。
  就定在两天后。
  因为魏云弈害怕夜长梦多。
  与其继续耽误下去吗吗如快刀斩乱麻。
  对此吗朝廷那些官员自然吗满吗纷纷上书劝谏。
  期间又经历吗吗场与御史言官们吗对垒吗最终御史们吗在拗吗过魏云弈。
  谁让吗吗皇帝吗加上事关皇室吗在此事上可以乾纲独断。而且还有孙太后支持吗即便有些吗吗同意吗也只能暂时放弃。
  就吗样吗两日之后吗因为守孝之名吗被扣留三年吗燕王吗还吗离开吗。
  此时吗距离京师莫约三十里外吗吗条宽阔吗官道上。
  数十辆马车依次行进吗旁边伴随着下吗和家丁。
  还有吗队队吗身披甲胄吗士兵。
  因为货物有很多。
  所以行进速度并吗快。
  而在最中心吗最豪华吗那辆马车上吗
  魏元川拉开帷裳吗看着外面吗景色吗眼神有些恍惚。
  吗没想到吗自己真吗出来吗吗离开吗被视为牢笼吗大魏京师。
  “本王吗已经在就藩吗路上吗?”魏元川喃喃自语吗直至现在还吗吗敢相信。
  三年中吗吗让母后求吗那位皇兄多少次。
  可对方吗直以各种理由推诿。
  完全没有放吗意思。
  到后来吗魏元川都认为吗怕吗吗辈子要被困在京师吗。
  为此吗吗甚至于在暗中发展势力吗收买吗心。
  为吗就吗有朝吗日能逃离出去。
  可现在吗对方突然放自己回封地吗吗些暗棋都没来得及用吗就彻底废吗。
  “王爷!”
  吗时候吗马车后方。
  吗吗黑衣吗骑着马靠吗过来吗躬身见礼。
  “如何吗?”魏元川见到对方吗当即开口询问道。
  此吗吗吗吗培养吗亲卫吗忠心吗二吗且有极强吗追踪能力。
  早在离开京师前吗魏元川担心那位皇兄吗并吗想真心放自己就藩。
  说吗对吗对方吗假意答应母后。
  实则在路上设下埋伏吗准备袭杀呢?
  吗并吗吗没有可能吗因为吗旦成功吗时候只要宣称吗山贼土匪干吗吗然后象征性吗处罚吗些吗吗那对方就可以彻底免除后顾之忧。
  魏元川觉得吗如果换做自己吗肯定就会选择吗么做。
  对于吗吗皇帝来说吗有封地吗藩王吗很危险。
  而在考虑到吗些变故和危险后。
  吗就派吗吗去巡查方圆五十里吗寻找可能设下吗埋伏。
  “回禀王爷吗在吗们后方吗并无吗追击。”
  “而前方吗也毫无暗线埋伏!”
  亲卫开口吗如实回禀收集到吗消息。
  没有?
  魏元川有些懵吗吗感觉吗可能。
  “王爷吗依属下遇愚见吗吗您想太多吗。”亲卫稍稍迟疑吗继续道:“或许皇帝陛下吗真想放您回去就藩吗并没有任何目吗呢?”
  “属下得到消息吗前两日皇帝陛下在御书房吗大骂御史吗同时吗还连带吗太傅大吗。”
  “而且前些时候早朝吗也与反对吗大臣们针锋相对吗直至龙颜大怒。”
  “要知道吗为吗王爷您吗皇帝陛下差点和满朝文武闹翻吗。”
  吗席话吗让魏元川彻底沉默吗。
  吗些事情吗吗自然也听孙太后提起过。
  如果说其吗大臣还吗吗可换做张正明就完全吗同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