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再苦一苦太傅,骂名朕来担!

下载免费读
我为什么要学武?
  换做之前,王瑾很轻易就能回答。
  为了有一技之长,为了不被赶出宫后,任人欺凌。
  只要能习武,自己在哪里都能过的很好,可以掌控命运。
  可在经历今日之事后,王瑾就不这么想了,因为他有了更清晰、更崇高的目标。
  旋即,他抬头望向老太监,认真道:“以前,我只是一个小太监,谁都可以欺负,饭吃不饱,甚至有时候连命都很难保住,如同无根之萍,随时都会死去。”
  “可陛下却赐下恩典,让我成为司礼监提督,与我而言,这是天大的恩德。”
  “所以现在,我只有一个想法,学武有成后效忠陛下。”
  “但凡陛下需要,我就是陛下手中,最锋利的刀。”
  王瑾的这一番话,不仅诚心,还很坚决。
  正如之前所言,如果不是皇帝陛下。
  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
  “很好!”老太监在听到这一席话后,眼中也不由露出赞赏之色。
  看着王瑾,就如同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是因为皇帝陛下,才有了现在。
  所以他最在意的,就是忠心二字。而王瑾的回答,在他看来无疑满分。
  当然,与之有恩的那位皇帝陛下,并不是如今的魏云弈。
  并未多做思考,老太监缓缓起身,站在王瑾面前,轻声道:“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海忠魏的记名弟子,除侍奉陛下外,以后每日你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来此练武,好了,回去吧。”
  说完,他直接挥了挥手。
  一阵轻柔的风拂过,王瑾只觉得身体一轻。
  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站在了院落之外,如此手段,简直神人。
  当即,王瑾向前一拜,然后转头离开,缓缓消失在夜色中。
  “老祖,您只给他每天一个时辰的习武时间。”
  “这会不会太短了?习武最费功夫了。”
  面色阴柔的棉服小太监,看向海忠魏疑惑道。
  “王瑾此人根骨清奇,是一个绝世的武道天才,即便比之你,也不遑多让,每天一个时辰对他来说,也足够了。”海忠魏闻言一笑。
  比起我都不遑多让?
  棉服小太监听到后心中一惊。
  他记得,老祖曾说过,自己的天赋,即便放在世外宗门里,也是最绝顶的。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万中无一的奇才,可现在,王瑾居然也有此天赋?
  “且此人心性坚毅不说,还忠于皇帝陛下,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这也是你要好好学习的,所以以后要与这位小师弟多接触。”
  “小雨子,记住老祖一句话,你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都是大魏赋予的,没有大魏,就没有你我。”
  海忠魏看向阴柔小太监,认真道。
  后者也是轻轻点头。
  同时心中,对于那位新师弟产生了好奇。
  ...
  和历代王朝一样,大魏皇帝也不是每天都需要上朝。
  有些事情,直接交由内阁处理就可以了。
  当然,如果有大事发生,还是需要的。
  所以一般会隔个三天五天。
  天天上朝,那官员们根本腾不出多少时间处理公务。
  而这,也正好得以让魏云弈轻松轻松,毕竟早起真的太难了。
我为什么要学武换做之前王瑾很轻易就能回答为了有一技之长为了不被赶出宫后任人欺凌只要能习武自己在哪里都能过的很好可以掌控命运可在经历今日之事后王瑾就不这么想了因为他有了更清晰更崇高的目标旋即他抬头望向老太监认真道以前我只是一个小太监谁都可以欺负饭吃不饱甚至有时候连命都很难保住如同无根之萍随时都会死去可陛下却赐下恩典让我成为司礼监提督与我而言这是天大的恩德所以现在我只有一个想法学武有成后效忠陛下但凡陛下需要我就是陛下手中最锋利的刀王瑾的这一番话不仅诚心还很坚决正如之前所言如果不是皇帝陛下就没有现在的自己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很好老太监在听到这一席话后眼中也不由露出赞赏之色看着王瑾就如同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是因为皇帝陛下才有了现在所以他最在意的就是忠心二字而王瑾的回答在他看来无疑满分当然与之有恩的那位皇帝陛下并不是如今的魏云弈并未多做思考老太监缓缓起身站在王瑾面前轻声道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海忠魏的记名弟子除侍奉陛下外以后每日你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来此练武好了回去吧说完他直接挥了挥手一阵轻柔的风拂过王瑾只觉得身体一轻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站在了院落之外如此手段简直神人当即王瑾向前一拜然后转头离开缓缓消失在夜色中老祖您只给他每天一个时辰的习武时间这会不会太短了习武最费功夫了面色阴柔的棉服小太监看向海忠魏疑惑道王瑾此人根骨清奇是一个绝世的武道天才即便比之你也不遑多让每天一个时辰对他来说也足够了海忠魏闻言一笑比起我都不遑多让棉服小太监听到后心中一惊他记得老祖曾说过自己的天赋即便放在世外宗门里也是最绝顶的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万中无一的奇才可现在王瑾居然也有此天赋且此人心性坚毅不说还忠于皇帝陛下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这也是你要好好学习的所以以后要与这位小师弟多接触小雨子记住老祖一句话你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大魏赋予的没有大魏就没有你我海忠魏看向阴柔小太监认真道后者也是轻轻点头同时心中对于那位新师弟产生了好奇和历代王朝一样大魏皇帝也不是每天都需要上朝有些事情直接交由内阁处理就可以了当然如果有大事发生还是需要的所以一般会隔个三天五天天天上朝那官员们根本腾不出多少时间处理公务而这也正好得以让魏云弈轻松轻松毕竟早起真的太难了为什么要学武?
  换做之前王瑾很轻易就能回答。
  为有技之长为被赶出宫后任欺凌。
  只要能习武自己在哪里都能过很可以掌控命运。
  可在经历今日之事后王瑾就么想因为有更清晰、更崇高目标。
  旋即抬头望向老太监认真道:“以前只小太监谁都可以欺负饭吃饱甚至有时候连命都很难保住如同无根之萍随时都会死去。”
  “可陛下却赐下恩典让成为司礼监提督与而言天大恩德。”
  “所以现在只有想法学武有成后效忠陛下。”
  “但凡陛下需要就陛下手中最锋利刀。”
  王瑾番话仅诚心还很坚决。
  正如之前所言如果皇帝陛下。
  就没有现在自己。
  知恩图报明白什么才正确。
  “很!”老太监在听到席话后眼中也由露出赞赏之色。
  看着王瑾就如同看到当年自己也因为皇帝陛下才有现在。
  所以最在意就忠心二字。而王瑾回答在看来无疑满分。
  当然与之有恩那位皇帝陛下并如今魏云弈。
  并未多做思考老太监缓缓起身站在王瑾面前轻声道:“从今日开始就海忠魏记名弟子除侍奉陛下外以后每日有时辰时间来此练武回去。”
  说完直接挥挥手。
  阵轻柔风拂过王瑾只觉得身体轻。
  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站在院落之外如此手段简直神。
  当即王瑾向前拜然后转头离开缓缓消失在夜色中。
  “老祖您只给每天时辰习武时间。”
  “会会太短?习武最费功夫。”
  面色阴柔棉服小太监看向海忠魏疑惑道。
  “王瑾此根骨清奇绝世武道天才即便比之也遑多让每天时辰对来说也足够。”海忠魏闻言笑。
  比起都遑多让?
  棉服小太监听到后心中惊。
  记得老祖曾说过自己天赋即便放在世外宗门里也最绝顶。
  如果非要用句话来形容那就万中无奇才可现在王瑾居然也有此天赋?
  “且此心性坚毅说还忠于皇帝陛下才最难能可贵。”
  “也要学习所以以后要与位小师弟多接触。”
  “小雨子记住老祖句话现在所拥有切。”
  “都大魏赋予没有大魏就没有。”
  海忠魏看向阴柔小太监认真道。
  后者也轻轻点头。
  同时心中对于那位新师弟产生奇。
  ...
  和历代王朝样大魏皇帝也每天都需要上朝。
  有些事情直接交由内阁处理就可以。
  当然如果有大事发生还需要。
  所以般会隔三天五天。
  天天上朝那官员们根本腾出多少时间处理公务。
  而也正得以让魏云弈轻松轻松毕竟早起真太难。
我为什么要学武?
  换做之前,王瑾很轻易就能回答。
  为了有一技之长,为了不被赶出宫后,任人欺凌。
  只要能习武,自己在哪里都能过的很好,可以掌控命运。
  可在经历今日之事后,王瑾就不这么想了,因为他有了更清晰、更崇高的目标。
  旋即,他抬头望向老太监,认真道:“以前,我只是一个小太监,谁都可以欺负,饭吃不饱,甚至有时候连命都很难保住,如同无根之萍,随时都会死去。”
  “可陛下却赐下恩典,让我成为司礼监提督,与我而言,这是天大的恩德。”
  “所以现在,我只有一个想法,学武有成后效忠陛下。”
  “但凡陛下需要,我就是陛下手中,最锋利的刀。”
  王瑾的这一番话,不仅诚心,还很坚决。
  正如之前所言,如果不是皇帝陛下。
  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
  “很好!”老太监在听到这一席话后,眼中也不由露出赞赏之色。
  看着王瑾,就如同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是因为皇帝陛下,才有了现在。
  所以他最在意的,就是忠心二字。而王瑾的回答,在他看来无疑满分。
  当然,与之有恩的那位皇帝陛下,并不是如今的魏云弈。
  并未多做思考,老太监缓缓起身,站在王瑾面前,轻声道:“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海忠魏的记名弟子,除侍奉陛下外,以后每日你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来此练武,好了,回去吧。”
  说完,他直接挥了挥手。
  一阵轻柔的风拂过,王瑾只觉得身体一轻。
  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站在了院落之外,如此手段,简直神人。
  当即,王瑾向前一拜,然后转头离开,缓缓消失在夜色中。
  “老祖,您只给他每天一个时辰的习武时间。”
  “这会不会太短了?习武最费功夫了。”
  面色阴柔的棉服小太监,看向海忠魏疑惑道。
  “王瑾此人根骨清奇,是一个绝世的武道天才,即便比之你,也不遑多让,每天一个时辰对他来说,也足够了。”海忠魏闻言一笑。
  比起我都不遑多让?
  棉服小太监听到后心中一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