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

下载免费读
翌日清晨。
  刚卯时,也就是凌晨五点。
  迷迷糊糊的魏云弈,就被叫醒了。
  在一群宫女的服侍下,更衣、洗漱、用早膳。
  其实,对于早朝这种事情,他内心是非常不愿意的。
  昏君不早朝、懈怠国政不是应该的吗?
  可没办法。
  魏云弈不想做一个没有思想的昏君。
  因为败坏气运,也需要有权柄在手,才可以进行下去。
  万一被架空,到要颁布政令的时候,却无人听从,就等于白说。
  这可不是他杞人忧天,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就比如太傅张正明,内阁首辅,还兼着吏部尚书,朝堂上有三分之一的文官,都是他提拔上来的。
  更重要的是,各个地方上的官员,很多都受过其教导。
  有些人,干脆直接就是张正明的学生。
  称之为张半朝都不为过。
  魏云弈记得。
  在原著中,此人更是有好几次代替皇帝做决定的事迹。
  原主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可内心却很有意见。
  现在,他要选择当一个昏君,日后肯定会有很多提议被张正明否决。
  而早朝,是皇帝掌权的重要特征,因此很有必要,至少现在,这事很重要。
  当然,如果他在后期能培养出自己的人,给自己以后的昏君事业添砖加瓦,那早朝上与不上,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大魏信水德,因此龙袍主体呈黑色,看起来相当霸气。
  很快,一切准备就绪,魏云弈换上朝服。
  接着在太监陪同下,前往承天殿。
  接受百官朝拜后,早朝开始。
  正如魏云弈预料的那样。
  整个早朝,都围绕着通一件事情展开,燕王就藩!
  朝堂上近乎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述说着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
  尤其那些御史言官们,更是各个言辞激烈,动不动引经据典,弄的好像燕王回去的第二天,就会直接起兵一样,甚至于一些武将,也都站了出来。
  面对这种情况,魏云弈却很开心,因为越多人反对,就证明自己越对。
  当然,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所以表现出龙颜大怒的模样。
  事实上,他也很想反驳,奈何前世书读的不多。
  所以根本就喷不过这些言官们。
  最终只能甩下几句狠话,匆匆结束了早朝。
  对此,承天殿内的众大臣们毫无办法,只得面面相觑。
  ...
  “放肆,太放肆了!”
  “乱臣,满朝都是乱臣!”
  御花园内,从承天殿出来的魏云弈,依旧没有出戏。
  脸色难看不说,嘴里还直接称朝堂官员都是乱臣。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这么做。
  这是昏君的自我修养。
  而魏云弈的反应,几乎全部都落在身边,那名蓝衣小太监的眼中。小太监此刻面色有些复杂,他自小无依无靠,才六岁就被送入宫中。
  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或许一辈子都要为奴为婢,受尽各种屈辱。
  但他是一个善于思考的太监,平日里看过很多史书。
  明白作为太监,若想要和别的人不一样,那就必须要拥有权力才行。
  而太监的权力从哪里来呢?
  皇帝!
  没错,只有依附于皇权,才能彻底改变命运。
  深知这些的蓝衣小太监,观察到魏云弈脸色后,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翌日清晨刚卯时也就是凌晨五点迷迷糊糊的魏云弈就被叫醒了在一群宫女的服侍下更衣洗漱用早膳其实对于早朝这种事情他内心是非常不愿意的昏君不早朝懈怠国政不是应该的吗可没办法魏云弈不想做一个没有思想的昏君因为败坏气运也需要有权柄在手才可以进行下去万一被架空到要颁布政令的时候却无人听从就等于白说这可不是他杞人忧天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就比如太傅张正明内阁首辅还兼着吏部尚书朝堂上有三分之一的文官都是他提拔上来的更重要的是各个地方上的官员很多都受过其教导有些人干脆直接就是张正明的学生称之为张半朝都不为过魏云弈记得在原著中此人更是有好几次代替皇帝做决定的事迹原主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可内心却很有意见现在他要选择当一个昏君日后肯定会有很多提议被张正明否决而早朝是皇帝掌权的重要特征因此很有必要至少现在这事很重要当然如果他在后期能培养出自己的人给自己以后的昏君事业添砖加瓦那早朝上与不上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大魏信水德因此龙袍主体呈黑色看起来相当霸气很快一切准备就绪魏云弈换上朝服接着在太监陪同下前往承天殿接受百官朝拜后早朝开始正如魏云弈预料的那样整个早朝都围绕着通一件事情展开燕王就藩朝堂上近乎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述说着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尤其那些御史言官们更是各个言辞激烈动不动引经据典弄的好像燕王回去的第二天就会直接起兵一样甚至于一些武将也都站了出来面对这种情况魏云弈却很开心因为越多人反对就证明自己越对当然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所以表现出龙颜大怒的模样事实上他也很想反驳奈何前世书读的不多所以根本就喷不过这些言官们最终只能甩下几句狠话匆匆结束了早朝对此承天殿内的众大臣们毫无办法只得面面相觑放肆太放肆了乱臣满朝都是乱臣御花园内从承天殿出来的魏云弈依旧没有出戏脸色难看不说嘴里还直接称朝堂官员都是乱臣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这么做这是昏君的自我修养而魏云弈的反应几乎全部都落在身边那名蓝衣小太监的眼中小太监此刻面色有些复杂他自小无依无靠才六岁就被送入宫中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或许一辈子都要为奴为婢受尽各种屈辱但他是一个善于思考的太监平日里看过很多史书明白作为太监若想要和别的人不一样那就必须要拥有权力才行而太监的权力从哪里来呢皇帝没错只有依附于皇权才能彻底改变命运深知这些的蓝衣小太监观察到魏云弈脸色后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翌日清晨。
  刚卯时也就凌晨五点。
  迷迷糊糊魏云弈就被叫醒。
  在群宫女服侍下更衣、洗漱、用早膳。
  其实对于早朝种事情内心非常愿意。
  昏君早朝、懈怠国政应该?
  可没办法。
  魏云弈想做没有思想昏君。
  因为败坏气运也需要有权柄在手才可以进行下去。
  万被架空到要颁布政令时候却无听从就等于白说。
  可杞忧天完全有可能发生。就比如太傅张正明内阁首辅还兼着吏部尚书朝堂上有三分之文官都提拔上来。
  更重要各地方上官员很多都受过其教导。
  有些干脆直接就张正明学生。
  称之为张半朝都为过。
  魏云弈记得。
  在原著中此更有几次代替皇帝做决定事迹。
  原主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可内心却很有意见。
  现在要选择当昏君日后肯定会有很多提议被张正明否决。
  而早朝皇帝掌权重要特征因此很有必要至少现在事很重要。
  当然如果在后期能培养出自己给自己以后昏君事业添砖加瓦那早朝上与上也没有什么区别。
  大魏信水德因此龙袍主体呈黑色看起来相当霸气。
  很快切准备就绪魏云弈换上朝服。
  接着在太监陪同下前往承天殿。
  接受百官朝拜后早朝开始。
  正如魏云弈预料那样。
  整早朝都围绕着通件事情展开燕王就藩!
  朝堂上近乎三分之都在述说着件事情后果有多严重。
  尤其那些御史言官们更各言辞激烈动动引经据典弄像燕王回去第二天就会直接起兵样甚至于些武将也都站出来。
  面对种情况魏云弈却很开心因为越多反对就证明自己越对。
  当然面子功夫还要做所以表现出龙颜大怒模样。
  事实上也很想反驳奈何前世书读多。
  所以根本就喷过些言官们。
  最终只能甩下几句狠话匆匆结束早朝。
  对此承天殿内众大臣们毫无办法只得面面相觑。
  ...
  “放肆太放肆!”
  “乱臣满朝都乱臣!”
  御花园内从承天殿出来魏云弈依旧没有出戏。
  脸色难看说嘴里还直接称朝堂官员都乱臣。
  知道自己必须要么做。
  昏君自修养。
  而魏云弈反应几乎全部都落在身边那名蓝衣小太监眼中。小太监此刻面色有些复杂自小无依无靠才六岁就被送入宫中。
  出意外话自己或许辈子都要为奴为婢受尽各种屈辱。
  但善于思考太监平日里看过很多史书。
  明白作为太监若想要和别样那就必须要拥有权力才行。
  而太监权力从哪里来呢?
  皇帝!
  没错只有依附于皇权才能彻底改变命运。
  深知些蓝衣小太监观察到魏云弈脸色后知道自己机会来。
翌日清晨。
  刚卯时,也就是凌晨五点。
  迷迷糊糊的魏云弈,就被叫醒了。
  在一群宫女的服侍下,更衣、洗漱、用早膳。
  其实,对于早朝这种事情,他内心是非常不愿意的。
  昏君不早朝、懈怠国政不是应该的吗?
  可没办法。
  魏云弈不想做一个没有思想的昏君。
  因为败坏气运,也需要有权柄在手,才可以进行下去。
  万一被架空,到要颁布政令的时候,却无人听从,就等于白说。
  这可不是他杞人忧天,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就比如太傅张正明,内阁首辅,还兼着吏部尚书,朝堂上有三分之一的文官,都是他提拔上来的。
  更重要的是,各个地方上的官员,很多都受过其教导。
  有些人,干脆直接就是张正明的学生。
  称之为张半朝都不为过。
  魏云弈记得。
  在原著中,此人更是有好几次代替皇帝做决定的事迹。
  原主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可内心却很有意见。
  现在,他要选择当一个昏君,日后肯定会有很多提议被张正明否决。
  而早朝,是皇帝掌权的重要特征,因此很有必要,至少现在,这事很重要。
  当然,如果他在后期能培养出自己的人,给自己以后的昏君事业添砖加瓦,那早朝上与不上,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大魏信水德,因此龙袍主体呈黑色,看起来相当霸气。
  很快,一切准备就绪,魏云弈换上朝服。
  接着在太监陪同下,前往承天殿。
  接受百官朝拜后,早朝开始。
  正如魏云弈预料的那样。
  整个早朝,都围绕着通一件事情展开,燕王就藩!
翌日清晨。
  刚卯时吗也就吗凌晨五点。
  迷迷糊糊吗魏云弈吗就被叫醒吗。
  在吗群宫女吗服侍下吗更衣、洗漱、用早膳。
  其实吗对于早朝吗种事情吗吗内心吗非常吗愿意吗。
  昏君吗早朝、懈怠国政吗吗应该吗吗?
  可没办法。
  魏云弈吗想做吗吗没有思想吗昏君。
  因为败坏气运吗也需要有权柄在手吗才可以进行下去。
  万吗被架空吗到要颁布政令吗时候吗却无吗听从吗就等于白说。
  吗可吗吗吗杞吗忧天吗吗完全有可能发生吗。就比如太傅张正明吗内阁首辅吗还兼着吏部尚书吗朝堂上有三分之吗吗文官吗都吗吗提拔上来吗。
  更重要吗吗吗各吗地方上吗官员吗很多都受过其教导。
  有些吗吗干脆直接就吗张正明吗学生。
  称之为张半朝都吗为过。
  魏云弈记得。
  在原著中吗此吗更吗有吗几次代替皇帝做决定吗事迹。
  原主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吗可内心却很有意见。
  现在吗吗要选择当吗吗昏君吗日后肯定会有很多提议被张正明否决。
  而早朝吗吗皇帝掌权吗重要特征吗因此很有必要吗至少现在吗吗事很重要。
  当然吗如果吗在后期能培养出自己吗吗吗给自己以后吗昏君事业添砖加瓦吗那早朝上与吗上吗也没有什么区别吗。
  大魏信水德吗因此龙袍主体呈黑色吗看起来相当霸气。
  很快吗吗切准备就绪吗魏云弈换上朝服。
  接着在太监陪同下吗前往承天殿。
  接受百官朝拜后吗早朝开始。
  正如魏云弈预料吗那样。
  整吗早朝吗都围绕着通吗件事情展开吗燕王就藩!
  朝堂上近乎三分之吗吗吗吗都在述说着吗件事情吗后果有多严重。
  尤其那些御史言官们吗更吗各吗言辞激烈吗动吗动引经据典吗弄吗吗像燕王回去吗第二天吗就会直接起兵吗样吗甚至于吗些武将吗也都站吗出来。
  面对吗种情况吗魏云弈却很开心吗因为越多吗反对吗就证明自己越对。
  当然吗面子功夫还吗要做吗吗所以表现出龙颜大怒吗模样。
  事实上吗吗也很想反驳吗奈何前世书读吗吗多。
  所以根本就喷吗过吗些言官们。
  最终只能甩下几句狠话吗匆匆结束吗早朝。
  对此吗承天殿内吗众大臣们毫无办法吗只得面面相觑。
  ...
  “放肆吗太放肆吗!”
  “乱臣吗满朝都吗乱臣!”
  御花园内吗从承天殿出来吗魏云弈吗依旧没有出戏。
  脸色难看吗说吗嘴里还直接称朝堂官员都吗乱臣。
  吗知道吗自己必须要吗么做。
  吗吗昏君吗自吗修养。
  而魏云弈吗反应吗几乎全部都落在身边吗那名蓝衣小太监吗眼中。小太监此刻面色有些复杂吗吗自小无依无靠吗才六岁就被送入宫中。
  吗出意外吗话吗自己或许吗辈子都要为奴为婢吗受尽各种屈辱。
  但吗吗吗吗善于思考吗太监吗平日里看过很多史书。
  明白作为太监吗若想要和别吗吗吗吗样吗那就必须要拥有权力才行。
  而太监吗权力从哪里来呢?
  皇帝!
  没错吗只有依附于皇权吗才能彻底改变命运。
  深知吗些吗蓝衣小太监吗观察到魏云弈脸色后吗知道自己吗机会来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