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苦海冥灯张太傅

下载免费读
“母后,我早就说过。”
  “皇兄生性多疑,不可能让我回封地的。”
  “什么与大臣共同商量,都是借口,朝中那些人母后您还不知道吗?几乎都以太傅为首,张正明老谋深算,他第一个就要阻止!”
  燕王魏元川走向前来,语气之中充斥这愤恨与不满。
  堂堂一个王爷,说什么要尽孝才留在京师。
“母后,我早就说过。”
  “皇兄生性多疑,不可能让我回封地的。”
  “什么与大臣共同商量,都是借口,朝中那些人母后您还不知道吗?几乎都以太傅为首,张正明老谋深算,他第一个就要阻止!”
  燕王魏元川走向前来,语气之中充斥这愤恨与不满。
  堂堂一个王爷,说什么要尽孝才留在京师。
  可事实上,这就是变相的圈禁。
  他有鸿鹄之志。
  怎可能甘愿被人摆布?
  “放肆!那是你的皇兄,是大魏皇帝,你怎可口出狂悖之言?”
  “哀家都跟你说多少遍了,你皇兄也有苦衷,要理解他!”
  孙太后面带怒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直接呵斥。
  在魏云弈面前,她小心翼翼,语气温和。
  但在自己儿子面前,却不是如此。
  展现出太后的真正威严。
  “可我总不可能一直待在京师吧?”
  “孩儿是大魏皇室之人,也想为国家出力,也想为社稷尽心,想要建功立业。”
  “可我一日留在这里,抱负就一日无法施展啊。”
  魏元川开口,言语中多了一些委屈。
  心中也很不忿,同样是先帝之子。
  为什么对方,出生没多久就能被立为储君?
  而自己,只是个王爷,还要被圈在京师?他总觉得不公平。
  尤其随着时间推移,魏元川的这种心思越来越多,开始产生一种其他情绪。
  作为生母,孙太后自然也看出来了。她叹了口气,面色柔和道:“你的抱负,哀家都知道,但你要记住,他毕竟是兄长,血脉相连,你要做的,就是尽心辅佐他。”
  “放心,皇帝是个心软之人,念及情谊,总会放你回去的。”
  “儿臣不明白,为什么您总为皇兄说话?”
  虽然魏元川从小就很听孙太后的话。
  但他还是非常不理解。
  作为生母,为何始终向着别人。
  尤其只要自己对皇兄表露出丝毫不满,基本第一句话就是呵斥。
  都让魏元川怀疑,到底谁才是亲生儿子。
  而他的话,也不由让孙太后陷入回忆当中,继而解释道:“当初,哀家初入皇宫,诸事不顺,被后宫嫔妃刁难,若不是有姐姐扶持,何来今日?”
  “姐姐对哀家情深义重,事事关切,皇帝是她唯一的骨肉,你说为什么?”
  此言一出,魏元川顿时愣住了,不由道:“这事为何不听您提起过?”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为何要提起呢?”孙太后道一笑,继续道。
  “哀家知道,皇帝对哀家,始终心存芥蒂。”
  “可那是他年纪小,以后总会明白的。”
  说着,孙太后脸上满是笑意。
  对此似乎极有信心。
  “母后用心良苦,儿臣明白了。”
  魏元川此刻听闻旧事,突然对那位皇兄也不那么怨恨了。
  若不是先皇后,母后处境就会很艰难,若是如此,怕日后有没有自己都不知道呢。
  不过虽然怨恨减少,但那种不公平的感觉,依旧存在心中。
  可也因为孙太后的话,不知为何,他对于魏云弈产生了一丝同情,知道对方从小就没有了生母,而他至少还有母后爱护。
  当然,仅凭借这些,魏元川还是觉得,对方不会让自己前往封地。
  与此同时,魏云弈已经回到了寝殿。
“母后早就说过。”
  “皇兄生性多疑可能让回封地。”
  “什么与大臣共同商量都借口朝中那些母后您还知道?几乎都以太傅为首张正明老谋深算第就要阻止!”
  燕王魏元川走向前来语气之中充斥愤恨与满。
  堂堂王爷说什么要尽孝才留在京师。
  可事实上就变相圈禁。
  有鸿鹄之志。
  怎可能甘愿被摆布?
  “放肆!那皇兄大魏皇帝怎可口出狂悖之言?”
  “哀家都跟说多少遍皇兄也有苦衷要理解!”
  孙太后面带怒意巴掌拍在桌子上直接呵斥。
  在魏云弈面前她小心翼翼语气温和。
  但在自己儿子面前却如此。
  展现出太后真正威严。
  “可总可能直待在京师?”
  “孩儿大魏皇室之也想为国家出力也想为社稷尽心想要建功立业。”
  “可日留在里抱负就日无法施展啊。”
  魏元川开口言语中多些委屈。
  心中也很忿同样先帝之子。
  为什么对方出生没多久就能被立为储君?
  而自己只王爷还要被圈在京师?总觉得公平。
  尤其随着时间推移魏元川种心思越来越多开始产生种其情绪。
  作为生母孙太后自然也看出来。她叹口气面色柔和道:“抱负哀家都知道但要记住毕竟兄长血脉相连要做就尽心辅佐。”
  “放心皇帝心软之念及情谊总会放回去。”
  “儿臣明白为什么您总为皇兄说话?”
  虽然魏元川从小就很听孙太后话。
  但还非常理解。
  作为生母为何始终向着别。
  尤其只要自己对皇兄表露出丝毫满基本第句话就呵斥。
  都让魏元川怀疑到底谁才亲生儿子。
  而话也由让孙太后陷入回忆当中继而解释道:“当初哀家初入皇宫诸事顺被后宫嫔妃刁难若有姐姐扶持何来今日?”
  “姐姐对哀家情深义重事事关切皇帝她唯骨肉说为什么?”
  此言出魏元川顿时愣住由道:“事为何听您提起过?”
  “事情过去么多年为何要提起呢?”孙太后道笑继续道。
  “哀家知道皇帝对哀家始终心存芥蒂。”
  “可那年纪小以后总会明白。”
  说着孙太后脸上满笑意。
  对此似乎极有信心。
  “母后用心良苦儿臣明白。”
  魏元川此刻听闻旧事突然对那位皇兄也那么怨恨。
  若先皇后母后处境就会很艰难若如此怕日后有没有自己都知道呢。
  过虽然怨恨减少但那种公平感觉依旧存在心中。
  可也因为孙太后话知为何对于魏云弈产生丝同情知道对方从小就没有生母而至少还有母后爱护。
  当然仅凭借些魏元川还觉得对方会让自己前往封地。
  与此同时魏云弈已经回到寝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