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太后与燕王

下载免费读
都说明君难当,可昏君还不好做吗?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魏云弈已经想到了好几个点子。
  自己只需要总结前世各个朝代,那些个亡国之主的所作所为,什么外戚专政,宦官干权、沉迷炼丹等等,都来上一轮,这事就成了,简直洒洒水。
  再不济,学学孙十万、高粱河车神、土木堡战神之类的,来个御驾亲征。
  那昏君值还不是哗哗的来?
  魏云弈都开始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了。
  不过...要先从哪方面开始呢?
  吱呀~
  就在他认真思索时,寝殿的大门打开了。
  一名年纪不大的蓝衣小太监走入,跪在地上恭敬道:“陛下,太后有请。”
  太后?
  魏云弈先是一愣,继而陷入沉思当中。
  当朝太后姓孙,出生于北境燕地的豪门世家。
  但对方并不是前身的生身之母,前身真正的生母,是先帝的第一任皇后。
  只因为分娩时难产,最终在生下前身后,血崩而亡。
  这位孙太后,也就成为了先帝的继后。
  而在原著中。
  魏云弈一直都认为,对于生母的死,孙太后有莫大的责任,致使双方关系一直都不好。
  尤其到了中期,就连请安的礼都免了,直至对方崩逝之后,才勉强出面。
  有此可见,原主对于孙太后,内心是非常怨恨的。
  如今对方突然请自己过去。
  魏云弈大感奇怪。
  难道...
  是为了那件事?
  他忽然想到,但并不确定,准备先看看情况。
  “去告诉太后,朕随后就到。”当即,魏云弈起身。
  不得不说,当皇帝的感觉就是好。
  他刚说完那句话。
  下一刻。
  寝殿大门就走入了数十个容颜清丽,正值青春的小宫女。
  然后在她们的伺候下,魏云弈换上一身常服,坐上龙辇前往慈宁宫。
  龙辇前后左右,除了随行的太监,还有带刀披甲的御前侍卫,相当有排场。
  时值年初开春,万物复苏之时。皇宫里不仅有绿植抽芽、白花含苞待放的景象,一路上亦有各式华丽宫殿楼阁,金碧辉煌,争奇斗巧。
  可未等他尽情欣赏,龙辇就停下来,显然到了目的地。
  紧接着,伴随一道尖锐的声音:“陛下驾到!”
  魏云弈径直走了进去。
  “皇帝来了啊。”
  慈宁宫正殿,一个雍容华贵的宫装美妇,端坐于上首。
  身后,几个宫女轻轻摇曳着扇子,在一旁伺候。
  别看孙太后已经四十多岁了,还生过孩子。
  可由于常年养尊处优,还有调理得当。
  因此容貌比之年轻时并不逊色。
  加上燕地人风彪悍。
  所以孙太后有一股寻常女子没有的野性。
  只是,当她在看到魏云弈时,眼神却显得小心翼翼。
  “皇帝忙于朝政,实在辛苦,前些时候落水,更是让哀家担忧。所以皇帝还是要以龙体为重,切勿操劳,这是哀家亲手熬制的参汤,皇帝趁热饮下,补补身子。”
  “对了,皇帝还未用膳吧?正好,桌子上的糕点是燕地特产,也是哀家亲手所做。”
  说着,孙太后命人端上汤药,同时又将桌上的糕点往前推了推。
  动作也和眼神一样,皆是小心翼翼的。
都说明君难当可昏君还不好做吗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魏云弈已经想到了好几个点子自己只需要总结前世各个朝代那些个亡国之主的所作所为什么外戚专政宦官干权沉迷炼丹等等都来上一轮这事就成了简直洒洒水再不济学学孙十万高粱河车神土木堡战神之类的来个御驾亲征那昏君值还不是哗哗的来魏云弈都开始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了不过要先从哪方面开始呢吱呀就在他认真思索时寝殿的大门打开了一名年纪不大的蓝衣小太监走入跪在地上恭敬道陛下太后有请太后魏云弈先是一愣继而陷入沉思当中当朝太后姓孙出生于北境燕地的豪门世家但对方并不是前身的生身之母前身真正的生母是先帝的第一任皇后只因为分娩时难产最终在生下前身后血崩而亡这位孙太后也就成为了先帝的继后而在原著中魏云弈一直都认为对于生母的死孙太后有莫大的责任致使双方关系一直都不好尤其到了中期就连请安的礼都免了直至对方崩逝之后才勉强出面有此可见原主对于孙太后内心是非常怨恨的如今对方突然请自己过去魏云弈大感奇怪难道是为了那件事他忽然想到但并不确定准备先看看情况去告诉太后朕随后就到当即魏云弈起身不得不说当皇帝的感觉就是好他刚说完那句话下一刻寝殿大门就走入了数十个容颜清丽正值青春的小宫女然后在她们的伺候下魏云弈换上一身常服坐上龙辇前往慈宁宫龙辇前后左右除了随行的太监还有带刀披甲的御前侍卫相当有排场时值年初开春万物复苏之时皇宫里不仅有绿植抽芽白花含苞待放的景象一路上亦有各式华丽宫殿楼阁金碧辉煌争奇斗巧可未等他尽情欣赏龙辇就停下来显然到了目的地紧接着伴随一道尖锐的声音陛下驾到魏云弈径直走了进去皇帝来了啊慈宁宫正殿一个雍容华贵的宫装美妇端坐于上首身后几个宫女轻轻摇曳着扇子在一旁伺候别看孙太后已经四十多岁了还生过孩子可由于常年养尊处优还有调理得当因此容貌比之年轻时并不逊色加上燕地人风彪悍所以孙太后有一股寻常女子没有的野性只是当她在看到魏云弈时眼神却显得小心翼翼皇帝忙于朝政实在辛苦前些时候落水更是让哀家担忧所以皇帝还是要以龙体为重切勿操劳这是哀家亲手熬制的参汤皇帝趁热饮下补补身子对了皇帝还未用膳吧正好桌子上的糕点是燕地特产也是哀家亲手所做说着孙太后命人端上汤药同时又将桌上的糕点往前推了推动作也和眼神一样皆是小心翼翼的都说明君难当,可昏君还不好做吗?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魏云弈已经想到了好几个点子。
  自己只需要总结前世各个朝代,那些个亡国之主的所作所为,什么外戚专政,宦官干权、沉迷炼丹等等,都来上一轮,这事就成了,简直洒洒水。
  再不济,学学孙十万、高粱河车神、土木堡战神之类的,来个御驾亲征。
  那昏君值还不是哗哗的来?
  魏云弈都开始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了。
  不过...要先从哪方面开始呢?
  吱呀~
  就在他认真思索时,寝殿的大门打开了。
  一名年纪不大的蓝衣小太监走入,跪在地上恭敬道:“陛下,太后有请。”
  太后?
  魏云弈先是一愣,继而陷入沉思当中。
  当朝太后姓孙,出生于北境燕地的豪门世家。
  但对方并不是前身的生身之母,前身真正的生母,是先帝的第一任皇后。
  只因为分娩时难产,最终在生下前身后,血崩而亡。
  这位孙太后,也就成为了先帝的继后。
  而在原著中。
  魏云弈一直都认为,对于生母的死,孙太后有莫大的责任,致使双方关系一直都不好。
  尤其到了中期,就连请安的礼都免了,直至对方崩逝之后,才勉强出面。
  有此可见,原主对于孙太后,内心是非常怨恨的。
  如今对方突然请自己过去。
  魏云弈大感奇怪。
  难道...
  是为了那件事?
  他忽然想到,但并不确定,准备先看看情况。
  “去告诉太后,朕随后就到。”当即,魏云弈起身。
  不得不说,当皇帝的感觉就是好。
  他刚说完那句话。
  下一刻。
  寝殿大门就走入了数十个容颜清丽,正值青春的小宫女。
  然后在她们的伺候下,魏云弈换上一身常服,坐上龙辇前往慈宁宫。
  龙辇前后左右,除了随行的太监,还有带刀披甲的御前侍卫,相当有排场。
  时值年初开春,万物复苏之时。皇宫里不仅有绿植抽芽、白花含苞待放的景象,一路上亦有各式华丽宫殿楼阁,金碧辉煌,争奇斗巧。
  可未等他尽情欣赏,龙辇就停下来,显然到了目的地。
  紧接着,伴随一道尖锐的声音:“陛下驾到!”
  魏云弈径直走了进去。
  “皇帝来了啊。”
  慈宁宫正殿,一个雍容华贵的宫装美妇,端坐于上首。
  身后,几个宫女轻轻摇曳着扇子,在一旁伺候。
  别看孙太后已经四十多岁了,还生过孩子。
  可由于常年养尊处优,还有调理得当。
  因此容貌比之年轻时并不逊色。
  加上燕地人风彪悍。
  所以孙太后有一股寻常女子没有的野性。
  只是,当她在看到魏云弈时,眼神却显得小心翼翼。
  “皇帝忙于朝政,实在辛苦,前些时候落水,更是让哀家担忧。所以皇帝还是要以龙体为重,切勿操劳,这是哀家亲手熬制的参汤,皇帝趁热饮下,补补身子。”
  “对了,皇帝还未用膳吧?正好,桌子上的糕点是燕地特产,也是哀家亲手所做。”
  说着,孙太后命人端上汤药,同时又将桌上的糕点往前推了推。
  动作也和眼神一样,皆是小心翼翼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