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下载免费读
宋南时刚醒,就发现自己正被“云止风”掐住脖子,面前的男人神情冷厉狠辣。
  
  宋南时的第一反应是,呦,玩的还挺野。
  
  她就脱口而出道:“怎么,今天是角色扮演吗?”
  
  “云止风”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懵逼。
  
  然后他就立刻冷下了脸,面无表情:“你,为何会出现在本座的房间。”
  
  “本座”这个词让宋南时清醒了一下。
  
  云止风虽然是魔神,但很少自称“本座”,约莫是因为当年他陷入前世的回忆时当着宋南时的面自称“本座”,然后被宋南时一巴掌给拍醒了。
  
  他自称本座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发怒了,二是面对心怀不轨之人。
  
  但可能是那一巴掌带来的心理阴影,他从来不对着宋南时自称“本座”。
  
  那他今天是准备角色扮演云魔了还是说……
  
  宋南时突然一个用力挣脱了“云止风”的束缚,反客为主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石桌上。
  
  面前的人神情中掠过片刻的吃惊,但很快又冷漠了下来,仿佛此刻被钳制住的人不是他一般。
  
  桌子上的东西噼里啪啦地落在了地上。
  
  两个人就像没听到,就这么对峙着。
  
  但这动静很快吸引了门外之人的注意,立刻有人持剑冲了进来,急促道:“魔主大人,怎么……”
  
  他们猛然推开房门。
  
  然后立刻就哑火了。
  
  只见他们口中的“魔主大人”正以一个奇异的姿势被一个披头散发身着中衣的女人按在石桌上。
  
  场面极其劲爆。
  
  啊这……
  
  属下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还是不该进。
  
  宋南时看了他们一眼,面不改色地看向了“云止风”。
  
  “云止风”面无表情地开口:“出去。”
  
  下属回过神来,立刻恭敬退出去,没敢有任何异议。
  
  甚至还贴心地给他们关上了门。
  
  “云止风”:“……”
  
  宋南时:“……”
  
  她玩味地看着面前的人,开口道:“魔主?”
  
  “云止风”只问道:“你为何会出现在本座房间。”
  
  宋南时不答,只道:“我认得你。”
  
  “云止风”冷笑:“这修真界还有谁不认得本座?”
  
  宋南时只慢悠悠地松开了钳制他的手,丝毫不怕他对自己不利一般。
  
  然后随手捏了个法决,中衣之外便多了一件红色的衣裙。
  
  她道:“但我认得的,不是眼前的你。”
  
  “云止风”抬眸。
  
  宋南时笑了,定定地看着他,道:“你好啊,云止风。”
  
  你好,云魔。
  
  两刻钟之后,宋南时简洁地说明了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和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
  
  对方……嗯,也不知道是信还是没信。
  
  “云止风”神色不变,听着宋南时说着这么离谱的事情也像是在听她说今天吃白菜一般,冷淡到让宋南时都有些不适应。
  
  宋南时决定给他一些时间,百无聊赖地打量眼前的房间。
  
  她认识的云止风对吃住都不在意,但宋南时自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喜欢享受一下的,于是云止风跟着她一起,住的都是高床软枕。
  
  但眼前的房间石桌石床石凳,冷硬到宋南时看一眼都觉得硌得慌。
  
  宋南时正思量着要不要劝人家换个地方住免得老了关节炎,就听“云止风”冷不丁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那个“他”是谁,宋南时当然知道。
  
  但这个关系……嗯,该怎么说呢?
  
  宋南时沉默了一下,平静道:“今天早上他是从我床上起来的。”
宋南时刚醒就发现自己正被云止风掐住脖子面前的男人神情冷厉狠辣宋南时的第一反应是呦玩的还挺野她就脱口而出道怎么今天是角色扮演吗云止风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懵逼然后他就立刻冷下了脸面无表情你为何会出现在本座的房间本座这个词让宋南时清醒了一下云止风虽然是魔神但很少自称本座约莫是因为当年他陷入前世的回忆时当着宋南时的面自称本座然后被宋南时一巴掌给拍醒了他自称本座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发怒了二是面对心怀不轨之人但可能是那一巴掌带来的心理阴影他从来不对着宋南时自称本座那他今天是准备角色扮演云魔了还是说宋南时突然一个用力挣脱了云止风的束缚反客为主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石桌上面前的人神情中掠过片刻的吃惊但很快又冷漠了下来仿佛此刻被钳制住的人不是他一般桌子上的东西噼里啪啦地落在了地上两个人就像没听到就这么对峙着但这动静很快吸引了门外之人的注意立刻有人持剑冲了进来急促道魔主大人怎么他们猛然推开房门然后立刻就哑火了只见他们口中的魔主大人正以一个奇异的姿势被一个披头散发身着中衣的女人按在石桌上场面极其劲爆啊这属下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还是不该进宋南时看了他们一眼面不改色地看向了云止风云止风面无表情地开口出去下属回过神来立刻恭敬退出去没敢有任何异议甚至还贴心地给他们关上了门云止风宋南时她玩味地看着面前的人开口道魔主云止风只问道你为何会出现在本座房间宋南时不答只道我认得你云止风冷笑这修真界还有谁不认得本座宋南时只慢悠悠地松开了钳制他的手丝毫不怕他对自己不利一般然后随手捏了个法决中衣之外便多了一件红色的衣裙她道但我认得的不是眼前的你云止风抬眸宋南时笑了定定地看着他道你好啊云止风你好云魔两刻钟之后宋南时简洁地说明了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和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对方嗯也不知道是信还是没信云止风神色不变听着宋南时说着这么离谱的事情也像是在听她说今天吃白菜一般冷淡到让宋南时都有些不适应宋南时决定给他一些时间百无聊赖地打量眼前的房间她认识的云止风对吃住都不在意但宋南时自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喜欢享受一下的于是云止风跟着她一起住的都是高床软枕但眼前的房间石桌石床石凳冷硬到宋南时看一眼都觉得硌得慌宋南时正思量着要不要劝人家换个地方住免得老了关节炎就听云止风冷不丁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那个他是谁宋南时当然知道但这个关系嗯该怎么说呢宋南时沉默了一下平静道今天早上他是从我床上起来的云止风云魔懵了云止风和宋南时各占着房间的一个角落相对无言云止风审视地看着这个据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女子他不认识她他从出生到现在的人生里没有见过她但她能在自己钳制住她的命门的时候轻而易举地逆转形式她的实力高于他而且远高于他那她究竟是她所说的来自另一个世界而且已经飞升的神还是说云止风不由得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他的识海里住着一个危险的东西今日他本是试图将那东西封进自己的识海中所以才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命人把守他知道自己不一定完全成功但只要能让那东西被封住片刻他也有时间争夺自己识海的主导权那东西哪怕最后挣脱了他对自己识海的控制也弱了一些他成功了但与此同时这个女子就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云止风知道那东西有几个化身在外面替他卖命他不知道这女子所说的究竟是真的还是说她也是一个被那东西派来欺骗他的化身他淡漠地看了面前的人一眼视线无意中掠过对方脖颈上的红痕云止风他面无表情地移开了宋南时若有所觉的挠了挠脖子尚且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直到云止风冷不丁问道你刚刚说得角色扮演是什么意思宋南时她面无表情道就是你想得那个意思怎么样大爷的云止风觉得自己很不好相当不好比如昨夜他是抱着南时入睡的今天早上被惊醒却看到了江寂那张惊恐脸比如江寂二话不说抽出剑就朝他冲了过来大呼除魔卫道云止风他忍不住道江寂你是不是有那个什么大病江寂一脸的热血沸腾士可杀不可辱姓云的你莫欺我年少云止风这熟悉的配方这熟悉的味道熟悉到云止风想不顾一切的痛揍他一顿他也就这么做了但是打着打着云止风渐渐发现了不对劲比如江寂了实力怎么突然弱了一大截比如南时这次怎么没有在他们打架的时候出来嗑瓜子看热闹更重要的是南时呢他顿时没了和对方慢慢磨的心思一剑制住了他云止风定定地看了他半晌然后他冷不丁问道你是谁宋南时呢面前的江寂说出了两句让他迷茫又惊恐的话我是江寂啊宋南时是谁云止风沉默半晌突然收回了剑他只平静道带我去找云魔江寂一脸茫然你不就是云魔你在搞什么鬼云止风平静道我不是我是云止风半个时辰之后云止风艰难的和对方说明了自己的来历还有两个世界之间的关系期间他不断忍受着对方还有这事怎么可能的打断和惊呼血压蹭蹭蹭地往上涨他突然有点儿共情这个世界的云魔了就比如他觉得云魔一直与江寂为敌也未必就全然是因为沈病已想夺取气运之子气运的逼迫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对方实在太欠揍了呢但江寂不这么觉得他听完云止风的解释十分感动道我没想到云止风他居然有这么多难言之隐云止风沉默半天突然问所以你就信了江寂咦了一声要不然呢云止风他信了他信了云魔在初期绝对有在兢兢业业放水然后就听江寂又道你实力高我这么多身上也没有魔气总不至于是什么大能故意装成云止风的模样骗我这个晚辈吧我又有什么值得骗的云止风闻言就勉勉强强想行吧还算有点脑子有点脑子的江寂十分热血地问他我们找云魔做什么是拯救另一个世界的你吗还是让他改邪归正立地成佛云止风面无表情都不是江寂那我们做什么云止风找我妻子江寂然后呢云止风然后和她一起想办法回去江寂云魔呢云止风管他做什么江寂完了是个恋爱脑他忍不住问道你妻子是谁云止风是你三师妹宋南时江寂他确定自己没有一个叫宋南时的师妹但是莫名的他怎么就觉得眼前的云止风这么欠揍呢在宋南时那句理直气壮的怎么样之后宋南时和云魔之间就陷入了死寂的沉默良久宋南时冷静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们之间是很正常的道侣关系成了亲立了婚书的宋南时刚醒就发现自己正被“云止风”掐住脖子面前男神情冷厉狠辣。
  
  宋南时第反应呦玩还挺野。
  
  她就脱口而出道:“怎么今天角色扮演?”
  
  “云止风”神情有瞬间懵逼。
  
  然后就立刻冷下脸面无表情:“为何会出现在本座房间。”
  
  “本座”词让宋南时清醒下。
  
  云止风虽然魔神但很少自称“本座”约莫因为当年陷入前世回忆时当着宋南时面自称“本座”然后被宋南时巴掌给拍醒。
  
  自称本座只有两种情况发怒二面对心怀轨之。
  
  但可能那巴掌带来心理阴影从来对着宋南时自称“本座”。
  
  那今天准备角色扮演云魔还说……
  
  宋南时突然用力挣脱“云止风”束缚反客为主掐住脖子将按在石桌上。
  
  面前神情中掠过片刻吃惊但很快又冷漠下来仿佛此刻被钳制住般。
  
  桌子上东西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
  
  两就像没听到就么对峙着。
  
  但动静很快吸引门外之注意立刻有持剑冲进来急促道:“魔主大怎么……”
  
  们猛然推开房门。
  
  然后立刻就哑火。
  
  只见们口中“魔主大”正以奇异姿势被披头散发身着中衣女按在石桌上。
  
  场面极其劲爆。
  
  啊……
  
  属下们面面相觑时间知道该进还该进。
  
  宋南时看们眼面改色地看向“云止风”。
  
  “云止风”面无表情地开口:“出去。”
  
  下属回过神来立刻恭敬退出去没敢有任何异议。
  
  甚至还贴心地给们关上门。
  
  “云止风”:“……”
  
  宋南时:“……”
  
  她玩味地看着面前开口道:“魔主?”
  
  “云止风”只问道:“为何会出现在本座房间。”
  
  宋南时答只道:“认得。”
  
  “云止风”冷笑:“修真界还有谁认得本座?”
  
  宋南时只慢悠悠地松开钳制手丝毫怕对自己利般。
  
  然后随手捏法决中衣之外便多件红色衣裙。
  
  她道:“但认得眼前。”
  
  “云止风”抬眸。
  
  宋南时笑定定地看着道:“啊云止风。”
  
  云魔。
  
  两刻钟之后宋南时简洁地说明所在世界和自己所在世界之间关系。
  
  对方……嗯也知道信还没信。
  
  “云止风”神色变听着宋南时说着么离谱事情也像在听她说今天吃白菜般冷淡到让宋南时都有些适应。
  
  宋南时决定给些时间百无聊赖地打量眼前房间。
  
  她认识云止风对吃住都在意但宋南时自己在条件允许情况下还喜欢享受下于云止风跟着她起住都高床软枕。
  
  但眼前房间石桌石床石凳冷硬到宋南时看眼都觉得硌得慌。
  
  宋南时正思量着要要劝家换地方住免得老关节炎就听“云止风”冷丁问道:“和什么关系?”
  
  那“”谁宋南时当然知道。
  
  但关系……嗯该怎么说呢?
  
  宋南时沉默下平静道:“今天早上从床上起来。”
  
  “云止风”:“……”
  
  云魔懵。
  
  ……
  
  “云止风”和宋南时各占着房间角落相对无言。
  
  “云止风”审视地看着据说来自另世界女子。
  
  认识她从出生到现在生里没有见过她。
  
  但她能在自己钳制住她命门时候轻而易举地逆转形式。
  
  她实力高于而且远高于。
  
  那她究竟她所说来自另世界、而且已经飞升神还说……
  
  “云止风”由得按按自己太阳穴。
  
  识海里住着危险东西。
  
  今日本试图将那东西封进自己识海中所以才把自己关进房间命把守。
  
  知道自己定完全成功但只要能让那东西被封住片刻也有时间争夺自己识海主导权。
  
  那东西哪怕最后挣脱对自己识海控制也弱些。
  
  成功但与此同时女子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云止风”知道那东西有几化身在外面替卖命知道女子所说究竟真还说她也被那东西派来欺骗化身。
  
  淡漠地看面前眼视线无意中掠过对方脖颈上红痕。
  
  “云止风”:“……”
  
  面无表情地移开。
  
  宋南时若有所觉挠挠脖子尚且没发现有什么对。
  
  直到“云止风”冷丁问道:“刚刚说得角色扮演什么意思。”
  
  宋南时:“……”
  
  她面无表情道:“就想得那意思怎么样?”
  
  大爷。
  
  ……
  
  云止风觉得自己很相当。
  
  比如昨夜抱着南时入睡今天早上被惊醒却看到江寂那张惊恐脸。
  
  比如江寂二话说抽出剑就朝冲过来大呼“除魔卫道”。
  
  云止风:“……”
  
  忍住道:“江寂有那什么大病!”
  
  江寂脸热血沸腾:“士可杀可辱!姓云!莫欺年少!”
  
  云止风:“……”
  
  熟悉配方熟悉味道。
  
  熟悉到云止风想顾切痛揍顿。
  
  也就么做。
  
  但打着打着云止风渐渐发现对劲。
  
  比如江寂实力怎么突然弱大截。
  
  比如南时次怎么没有在们打架时候出来嗑瓜子看热闹?
  
  更重要……南时呢?
  
  顿时没和对方慢慢磨心思剑制住。
  
  云止风定定地看半晌。
  
  然后冷丁问道:“谁?宋南时呢?”
  
  面前江寂说出两句让迷茫又惊恐话。
  
  “江寂啊。”
  
  “宋南时谁?”
  
  云止风沉默半晌突然收回剑。
  
  只平静道:“带去找云魔。”
  
  江寂脸茫然:“就云魔?在搞什么鬼?”
  
  云止风平静道:“。”
  
  “云止风。”
  
  半时辰之后云止风艰难和对方说明自己来历还有两世界之间关系。
  
  期间断忍受着对方“还有事”、“怎么可能”打断和惊呼血压蹭蹭蹭地往上涨。
  
  突然有点儿共情世界云魔。
  
  就比如觉得云魔直与江寂为敌也未必就全然因为沈病已想夺取气运之子气运逼迫。
  
  有没有种可能对方实在太欠揍呢?
  
  但江寂么觉得听完云止风解释十分感动道:“没想到云止风居然有么多难言之隐。”
  
  云止风沉默半天突然问:“所以就信?”
  
  江寂“咦”声:“要然呢?”
  
  云止风:“……”
  
  信信云魔在初期绝对有在兢兢业业放水。
  
  然后就听江寂又道:“实力高么多身上也没有魔气总至于什么大能故意装成云止风模样骗晚辈?又有什么值得骗?”
  
  云止风闻言就勉勉强强想行还算有点脑子。
  
  有点脑子江寂十分热血地问:“们找云魔做什么?拯救另世界?还让改邪归正立地成佛?”
  
  云止风面无表情:“都。”
  
  江寂:“那们做什么?”
  
  云止风:“找妻子。”
  
  江寂:“……然后呢?”
  
  云止风:“然后和她起想办法回去。”
  
  江寂:“……云魔呢?”
  
  云止风:“管做什么!”
  
  江寂:“……”
  
  完恋爱脑。
  
  忍住问道:“妻子谁?”
  
  云止风:“三师妹宋南时。”
  
  江寂:……
  
  确定自己没有叫宋南时师妹。
  
  但莫名怎么就觉得眼前云止风么欠揍呢?
  
  ……
  
  在宋南时那句理直气壮“怎么样”之后宋南时和云魔之间就陷入死寂沉默。
  
  良久宋南时冷静道:“知道在想什么但们之间很正常道侣关系成亲立婚书。”
宋南时刚醒,就发现自己正被“云止风”掐住脖子,面前的男人神情冷厉狠辣。
  
  宋南时的第一反应是,呦,玩的还挺野。
  
  她就脱口而出道:“怎么,今天是角色扮演吗?”
  
  “云止风”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懵逼。
  
  然后他就立刻冷下了脸,面无表情:“你,为何会出现在本座的房间。”
  
  “本座”这个词让宋南时清醒了一下。
  
  云止风虽然是魔神,但很少自称“本座”,约莫是因为当年他陷入前世的回忆时当着宋南时的面自称“本座”,然后被宋南时一巴掌给拍醒了。
  
  他自称本座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发怒了,二是面对心怀不轨之人。
  
  但可能是那一巴掌带来的心理阴影,他从来不对着宋南时自称“本座”。
  
  那他今天是准备角色扮演云魔了还是说……
  
  宋南时突然一个用力挣脱了“云止风”的束缚,反客为主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石桌上。
  
  面前的人神情中掠过片刻的吃惊,但很快又冷漠了下来,仿佛此刻被钳制住的人不是他一般。
  
  桌子上的东西噼里啪啦地落在了地上。
  
  两个人就像没听到,就这么对峙着。
  
  但这动静很快吸引了门外之人的注意,立刻有人持剑冲了进来,急促道:“魔主大人,怎么……”
  
  他们猛然推开房门。
  
  然后立刻就哑火了。
  
  只见他们口中的“魔主大人”正以一个奇异的姿势被一个披头散发身着中衣的女人按在石桌上。
  
  场面极其劲爆。
  
  啊这……
  
  属下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还是不该进。
  
  宋南时看了他们一眼,面不改色地看向了“云止风”。
  
  “云止风”面无表情地开口:“出去。”
  
  下属回过神来,立刻恭敬退出去,没敢有任何异议。
  
  甚至还贴心地给他们关上了门。
  
  “云止风”:“……”
  
  宋南时:“……”
  
  她玩味地看着面前的人,开口道:“魔主?”
  
  “云止风”只问道:“你为何会出现在本座房间。”
  
  宋南时不答,只道:“我认得你。”
  
  “云止风”冷笑:“这修真界还有谁不认得本座?”
  
  宋南时只慢悠悠地松开了钳制他的手,丝毫不怕他对自己不利一般。
  
  然后随手捏了个法决,中衣之外便多了一件红色的衣裙。
  
  她道:“但我认得的,不是眼前的你。”
  
  “云止风”抬眸。
  
  宋南时笑了,定定地看着他,道:“你好啊,云止风。”
  
  你好,云魔。
  
  两刻钟之后,宋南时简洁地说明了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和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
  
  对方……嗯,也不知道是信还是没信。
  
  “云止风”神色不变,听着宋南时说着这么离谱的事情也像是在听她说今天吃白菜一般,冷淡到让宋南时都有些不适应。
  
  宋南时决定给他一些时间,百无聊赖地打量眼前的房间。
  
  她认识的云止风对吃住都不在意,但宋南时自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喜欢享受一下的,于是云止风跟着她一起,住的都是高床软枕。
  
  但眼前的房间石桌石床石凳,冷硬到宋南时看一眼都觉得硌得慌。
  
  宋南时正思量着要不要劝人家换个地方住免得老了关节炎,就听“云止风”冷不丁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那个“他”是谁,宋南时当然知道。
  
  但这个关系……嗯,该怎么说呢?
  
  宋南时沉默了一下,平静道:“今天早上他是从我床上起来的。”
  
  “云止风”:“……”
  
  云魔懵了。
  
  ……
  
  “云止风”和宋南时各占着房间的一个角落,相对无言。
  
  “云止风”审视地看着这个据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女子。
  
  他不认识她,他从出生到现在的人生里,没有见过她。
  
  但她能在自己钳制住她的命门的时候,轻而易举地逆转形式。
  
  她的实力高于他,而且远高于他。
  
  那她究竟是她所说的,来自另一个世界、而且已经飞升的神,还是说……
  
  “云止风”不由得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他的识海里,住着一个危险的东西。
  
  今日,他本是试图将那东西封进自己的识海中,所以才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命人把守。
  
  他知道自己不一定完全成功,但只要能让那东西被封住片刻,他也有时间争夺自己识海的主导权。
  
  那东西哪怕最后挣脱了,他对自己识海的控制也弱了一些。
  
  他成功了,但与此同时,这个女子就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云止风”知道那东西有几个化身在外面替他卖命,他不知道这女子所说的究竟是真的,还是说她也是一个被那东西派来欺骗他的化身。
  
  他淡漠地看了面前的人一眼,视线无意中掠过对方脖颈上的红痕。
  
  “云止风”:“……”
  
  他面无表情地移开了。
  
  宋南时若有所觉的挠了挠脖子,尚且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直到“云止风”冷不丁问道:“你刚刚说得角色扮演是什么意思。”
  
  宋南时:“……”
  
  她面无表情道:“就是你想得那个意思,怎么样?”
  
  大爷的。
  
  ……
  
  云止风觉得自己很不好,相当不好。
  
  比如,昨夜他是抱着南时入睡的,今天早上被惊醒,却看到了江寂那张惊恐脸。
  
  比如,江寂二话不说抽出剑就朝他冲了过来,大呼“除魔卫道”。
  
  云止风:“……”
  
  他忍不住道:“江寂,你是不是有那个什么大病!”
  
  江寂一脸的热血沸腾:“士可杀不可辱!姓云的!你莫欺我年少!”
  
  云止风:“……”
  
  这熟悉的配方,这熟悉的味道。
  
  熟悉到云止风想不顾一切的痛揍他一顿。
  
  他也就这么做了。
  
  但是打着打着,云止风渐渐发现了不对劲。
  
  比如,江寂了实力怎么突然弱了一大截。
  
  比如,南时这次怎么没有在他们打架的时候出来嗑瓜子看热闹?
  
  更重要的是……南时呢?
  
  他顿时没了和对方慢慢磨的心思,一剑制住了他。
  
  云止风定定地看了他半晌。
  
  然后他冷不丁问道:“你是谁?宋南时呢?”
  
  面前的江寂说出了两句让他迷茫又惊恐的话。
  
  “我是江寂啊。”
  
  “宋南时是谁?”
  
  云止风沉默半晌,突然收回了剑。
  
  他只平静道:“带我去找云魔。”
  
  江寂一脸茫然:“你不就是云魔?你在搞什么鬼?”
  
  云止风平静道:“我不是。”
  
  “我是云止风。”
  
  半个时辰之后,云止风艰难的和对方说明了自己的来历,还有两个世界之间的关系。
  
  期间,他不断忍受着对方“还有这事”、“怎么可能”的打断和惊呼,血压蹭蹭蹭地往上涨。
  
  他突然有点儿共情这个世界的云魔了。
  
  就比如,他觉得,云魔一直与江寂为敌,也未必就全然是因为沈病已想夺取气运之子气运的逼迫。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对方实在太欠揍了呢?
  
  但江寂不这么觉得,他听完云止风的解释,十分感动道:“我没想到,云止风他居然有这么多难言之隐。”
  
  云止风沉默半天,突然问:“所以你就信了?”
  
  江寂“咦”了一声:“要不然呢?”
  
  云止风:“……”
  
  他信了,他信了云魔在初期绝对有在兢兢业业放水。
  
  然后就听江寂又道:“你实力高我这么多,身上也没有魔气,总不至于是什么大能故意装成云止风的模样骗我这个晚辈吧?我又有什么值得骗的?”
  
  云止风闻言,就勉勉强强想,行吧,还算有点脑子。
  
  有点脑子的江寂十分热血地问他:“我们找云魔做什么?是拯救另一个世界的你吗?还是让他改邪归正立地成佛?”
  
  云止风面无表情:“都不是。”
  
  江寂:“那我们做什么?”
  
  云止风:“找我妻子。”
  
  江寂:“……然后呢?”
  
  云止风:“然后和她一起想办法回去。”
  
  江寂:“……云魔呢?”
  
  云止风:“管他做什么!”
  
  江寂:“……”
  
  完了,是个恋爱脑。
  
  他忍不住问道:“你妻子是谁?”
  
  云止风:“是你三师妹,宋南时。”
  
  江寂:……
  
  他确定自己没有一个叫宋南时的师妹。
  
  但是莫名的,他怎么就觉得眼前的云止风这么欠揍呢?
  
  ……
  
  在宋南时那句理直气壮的“怎么样”之后,宋南时和云魔之间就陷入了死寂的沉默。
  
  良久,宋南时冷静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们之间是很正常的道侣关系,成了亲立了婚书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