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下载免费读
宋南时飞升当天,因为经济纠纷,和石前辈扯到了天帝面前。
  
  因为有两个实权神飞升,一大早就严阵以待的天帝目瞪口呆。
  
  看着当着他的面拿着账单认真掰扯的两人,他突然有点儿不明白自己这几十年的忧虑是为了什么。
  
  ……说这几个爱钱如命的人会结盟起来威胁他的地位,谁信呢?
  
  天帝心中有点儿窃喜,又有点儿尴尬,总之就是分外的复杂。
  
  但他觉得吧,他们会爱钱就代表心中有欲.望,而有欲.望的人,总比无欲无求的人让人放心的多。
  
  既身为天道的代行者,又无欲无求,那他面对的是他的下属呢,还是天道呢?
  
  眼见着两个人当着他的面,已经从“宋南时给星宿神寄账单对不对”一路掰扯到了“石前辈飞升之前给宋南时留欠条对不对”,而且还有继续往下掰扯的意思,天帝连忙打断了他们。
  
  天帝道:“两位正神的意思我都明白了,既然两位都是万象塔的主人,那现在星宿神您不如……”
  
  石前辈没等他说完,立刻理直气壮道:“我穷!”
  
  天帝一句话没说完就卡在那儿了,不上不下的,面色十分复杂。
  
  早就听说星宿神穷,但他想一个正神再穷能穷到哪里去,没想到……
  
  他神情复杂地看向宋南时,问这位新神:“那执法神……”
  
  宋南时微笑,谦虚道:“在下不遑多让。”
  
  天帝:“……”
  
  他突然有点儿怀疑,天道选代行者的标准就是看谁穷吗?
  
  他飞升之前没能被天道选中,难道就是因为自己不够穷?
  
  天帝心中滋味难言,但低头一看,却见方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此刻正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天帝心中一紧,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不动声色问道:“两位正神还有什么话说吗?”
  
  两人就对视一眼。
  
  然后,天帝就听见石前辈一脸假惺惺地感叹道:“没什么,我只是感慨自己不像天帝这么有钱,若是我也有些家财的话,此刻也不必闹到天帝面前让天帝为难了!”
  
  宋南时顿时也一脸虚伪道:“是极是极,还是我不争气。”
  
  天帝:“……”
  
  好的,他想错了。
  
  这两个人果然是心怀鬼胎!早早的就想着坑他!
  
  他不由得就看向了一言不发的云止风,希望他能制止一下两人的荒谬行为。
  
  他就问:“魔神怎么想?”
  
  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他想,魔神嘛,作为修真界从未出现的神职,那必然也是有点儿偶像包袱……
  
  然后就听云止风淡定道:“我都听我家娘子的。”
  
  天帝:“……”
  
  完蛋,这还是个粑耳朵和恋爱脑。
  
  三个人都定定的看着他,看的天帝心念急转。
  
  原本,他是没有给他们买单的义务的,大可以将这件事糊弄过去。
  
  但是既然他们有欲.望、有所求,而所求的还是他能给他们的……
  
  天帝便微笑道:“执法神在凡间抵抗邪魔,殊为不易,本君自然不能让执法神为整个凡间之变买单,所以这个钱,理应是本君出的。”
  
  宋南时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了,笑眯眯道:“多谢陛下!”
  
  天帝出了一大笔钱,但是莫名的,他觉得自己出的值了。
  
  好人做到底,他便也笑着道:“执法神和魔神刚来仙界,想必还没有住所,本君作为东道主,便厚颜替执法神和魔神张罗了,二位以为如何?”
  
  宋南时笑得开心极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天帝就笑道:“这是本君该做的。”
  
  天帝还贴心道:“两位的府邸若是按职位分的话,是不能在一块的,但两位既然是夫妻,本君容情,就安排两位的府邸相邻如何?”
  
  宋南时十分的不好意思:“真是麻烦陛下了。”
  
  天帝:“客气客气。”
  
  两个人你客气来我客气去,于是一时之间,整个天帝大殿其乐融融,宾主尽欢。
  
  宋南时走的时候,都还有点儿意犹未尽,天帝亲自送他们,脸上也满是笑容。
  
  这让假装路过想看他们剑拨弩张的神目瞪口呆。
  
  早几十年就听说天帝有点儿忌惮还未飞升的两个神了,这叫忌惮?
  
  宋南时几人无视周围若有似无的视线,脸上的笑容不变。
  
  直到走到了无人的地方,宋南时才忍不住揉了揉脸,道:“我说石前辈,你费尽心机的一路吵到天帝面前,就是想找他要钱?”
  
  石前辈:“你就说这个钱你要不要吧!”
  
  宋南时毫不犹豫:“要!”
  
  毕竟好久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冤大头了。
  
  石前辈脸上的表情就和缓了下来。
  
  然后宋南时冷不丁问道:“天帝是怎么回事?”
  
  石前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就是疑心病有点儿重,不必在意。”
  
  宋南时一听,忍不住就有些忧虑,甚至开始脑补自己日后你来我往刀光剑影的生活。
  
  石前辈一见她的表情就乐了,直接道:“咱们这个天帝还是很励精图治的,就是为人有些多疑罢了,但是他爱惜名声,若是他抓不到你切切实实做了什么的证据,为了名声他也只能在心里多疑多疑罢了。总而言之,就做天帝而言,他还是很合适的。”
  
  他意有所指道:“和他相处,要把握好分寸。”
  
  宋南时若有所思:“前辈指的是……”
  
  石前辈面不改色:“比如,你可以隔段时间找借口问他要一次钱,这样他会觉得你有弱点,让他比较有安全感。”
  
  宋南时:“……”
宋南时飞升当天因为经济纠纷和石前辈扯到了天帝面前因为有两个实权神飞升一大早就严阵以待的天帝目瞪口呆看着当着他的面拿着账单认真掰扯的两人他突然有点儿不明白自己这几十年的忧虑是为了什么说这几个爱钱如命的人会结盟起来威胁他的地位谁信呢天帝心中有点儿窃喜又有点儿尴尬总之就是分外的复杂但他觉得吧他们会爱钱就代表心中有欲望而有欲望的人总比无欲无求的人让人放心的多既身为天道的代行者又无欲无求那他面对的是他的下属呢还是天道呢眼见着两个人当着他的面已经从宋南时给星宿神寄账单对不对一路掰扯到了石前辈飞升之前给宋南时留欠条对不对而且还有继续往下掰扯的意思天帝连忙打断了他们天帝道两位正神的意思我都明白了既然两位都是万象塔的主人那现在星宿神您不如石前辈没等他说完立刻理直气壮道我穷天帝一句话没说完就卡在那儿了不上不下的面色十分复杂早就听说星宿神穷但他想一个正神再穷能穷到哪里去没想到他神情复杂地看向宋南时问这位新神那执法神宋南时微笑谦虚道在下不遑多让天帝他突然有点儿怀疑天道选代行者的标准就是看谁穷吗他飞升之前没能被天道选中难道就是因为自己不够穷天帝心中滋味难言但低头一看却见方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此刻正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天帝心中一紧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不动声色问道两位正神还有什么话说吗两人就对视一眼然后天帝就听见石前辈一脸假惺惺地感叹道没什么我只是感慨自己不像天帝这么有钱若是我也有些家财的话此刻也不必闹到天帝面前让天帝为难了宋南时顿时也一脸虚伪道是极是极还是我不争气天帝好的他想错了这两个人果然是心怀鬼胎早早的就想着坑他他不由得就看向了一言不发的云止风希望他能制止一下两人的荒谬行为他就问魔神怎么想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他想魔神嘛作为修真界从未出现的神职那必然也是有点儿偶像包袱然后就听云止风淡定道我都听我家娘子的天帝完蛋这还是个粑耳朵和恋爱脑三个人都定定的看着他看的天帝心念急转原本他是没有给他们买单的义务的大可以将这件事糊弄过去但是既然他们有欲望有所求而所求的还是他能给他们的天帝便微笑道执法神在凡间抵抗邪魔殊为不易本君自然不能让执法神为整个凡间之变买单所以这个钱理应是本君出的宋南时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了笑眯眯道多谢陛下天帝出了一大笔钱但是莫名的他觉得自己出的值了好人做到底他便也笑着道执法神和魔神刚来仙界想必还没有住所本君作为东道主便厚颜替执法神和魔神张罗了二位以为如何宋南时笑得开心极了这怎么好意思呢天帝就笑道这是本君该做的天帝还贴心道两位的府邸若是按职位分的话是不能在一块的但两位既然是夫妻本君容情就安排两位的府邸相邻如何宋南时十分的不好意思真是麻烦陛下了天帝客气客气两个人你客气来我客气去于是一时之间整个天帝大殿其乐融融宾主尽欢宋南时走的时候都还有点儿意犹未尽天帝亲自送他们脸上也满是笑容这让假装路过想看他们剑拨弩张的神目瞪口呆早几十年就听说天帝有点儿忌惮还未飞升的两个神了这叫忌惮宋南时几人无视周围若有似无的视线脸上的笑容不变直到走到了无人的地方宋南时才忍不住揉了揉脸道我说石前辈你费尽心机的一路吵到天帝面前就是想找他要钱石前辈你就说这个钱你要不要吧宋南时毫不犹豫要毕竟好久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冤大头了石前辈脸上的表情就和缓了下来然后宋南时冷不丁问道天帝是怎么回事石前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就是疑心病有点儿重不必在意宋南时一听忍不住就有些忧虑甚至开始脑补自己日后你来我往刀光剑影的生活石前辈一见她的表情就乐了直接道咱们这个天帝还是很励精图治的就是为人有些多疑罢了但是他爱惜名声若是他抓不到你切切实实做了什么的证据为了名声他也只能在心里多疑多疑罢了总而言之就做天帝而言他还是很合适的他意有所指道和他相处要把握好分寸宋南时若有所思前辈指的是石前辈面不改色比如你可以隔段时间找借口问他要一次钱这样他会觉得你有弱点让他比较有安全感宋南时她第一次见这么特殊的要求她大为震撼这哪是多疑啊这是菩萨啊要弱点是吧这样的弱点只有他肯给她可以浑身上下都是弱点她可以给天帝充足的安全感宋南时突然就开始对自己成神之后的日子期待起来了她不由得感慨天帝真是个好上司石前辈看着她的表情咳了一声道差不多得了你别太过分啊宋南时笑眯眯明白明白石前辈觉得她大概不明白他莫名忧虑了起来在石前辈的忧虑之中宋南时和云止风特意选了两座靠近财神的府邸一左一右将财神紧紧包围了起来财神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焦虑的三天没睡好而被天帝派来问询他们对府邸意见的下属则一脸复杂的走了没过两天宋南时他们的府邸被批下来了在外面浪了两天的宋南时迅速搬家搬家之后她才发现师老头居然就住在财神对面就是他现在年轻的让宋南时不敢认宋南时飞升当天因为经济纠纷和石前辈扯到天帝面前。
  
  因为有两实权神飞升大早就严阵以待天帝目瞪口呆。
  
  看着当着面拿着账单认真掰扯两突然有点儿明白自己几十年忧虑为什么。
  
  ……说几爱钱如命会结盟起来威胁地位谁信呢?
  
  天帝心中有点儿窃喜又有点儿尴尬总之就分外复杂。
  
  但觉得们会爱钱就代表心中有欲.望而有欲.望总比无欲无求让放心多。
  
  既身为天道代行者又无欲无求那面对下属呢还天道呢?
  
  眼见着两当着面已经从“宋南时给星宿神寄账单对对”路掰扯到“石前辈飞升之前给宋南时留欠条对对”而且还有继续往下掰扯意思天帝连忙打断们。
  
  天帝道:“两位正神意思都明白既然两位都万象塔主那现在星宿神您如……”
  
  石前辈没等说完立刻理直气壮道:“穷!”
  
  天帝句话没说完就卡在那儿上下面色十分复杂。
  
  早就听说星宿神穷但想正神再穷能穷到哪里去没想到……
  
  神情复杂地看向宋南时问位新神:“那执法神……”
  
  宋南时微笑谦虚道:“在下遑多让。”
  
  天帝:“……”
  
  突然有点儿怀疑天道选代行者标准就看谁穷?
  
  飞升之前没能被天道选中难道就因为自己够穷?
  
  天帝心中滋味难言但低头看却见方才还剑拔弩张两此刻正脸若有所思地看着。
  
  天帝心中紧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动声色问道:“两位正神还有什么话说?”
  
  两就对视眼。
  
  然后天帝就听见石前辈脸假惺惺地感叹道:“没什么只感慨自己像天帝么有钱若也有些家财话此刻也必闹到天帝面前让天帝为难!”
  
  宋南时顿时也脸虚伪道:“极极还争气。”
  
  天帝:“……”
  
  想错。
  
  两果然心怀鬼胎!早早就想着坑!
  
  由得就看向言发云止风希望能制止下两荒谬行为。
  
  就问:“魔神怎么想?”
  
  句话问出口时候想魔神嘛作为修真界从未出现神职那必然也有点儿偶像包袱……
  
  然后就听云止风淡定道:“都听家娘子。”
  
  天帝:“……”
  
  完蛋还粑耳朵和恋爱脑。
  
  三都定定看着看天帝心念急转。
  
  原本没有给们买单义务大可以将件事糊弄过去。
  
  但既然们有欲.望、有所求而所求还能给们……
  
  天帝便微笑道:“执法神在凡间抵抗邪魔殊为易本君自然能让执法神为整凡间之变买单所以钱理应本君出。”
  
  宋南时笑容顿时更加灿烂笑眯眯道:“多谢陛下!”
  
  天帝出大笔钱但莫名觉得自己出值。
  
  做到底便也笑着道:“执法神和魔神刚来仙界想必还没有住所本君作为东道主便厚颜替执法神和魔神张罗二位以为如何?”
  
  宋南时笑得开心极:“怎么意思呢?”
  
  天帝就笑道:“本君该做。”
  
  天帝还贴心道:“两位府邸若按职位分话能在块但两位既然夫妻本君容情就安排两位府邸相邻如何?”
  
  宋南时十分意思:“真麻烦陛下。”
  
  天帝:“客气客气。”
  
  两客气来客气去于时之间整天帝大殿其乐融融宾主尽欢。
  
  宋南时走时候都还有点儿意犹未尽天帝亲自送们脸上也满笑容。
  
  让假装路过想看们剑拨弩张神目瞪口呆。
  
  早几十年就听说天帝有点儿忌惮还未飞升两神叫忌惮?
  
  宋南时几无视周围若有似无视线脸上笑容变。
  
  直到走到无地方宋南时才忍住揉揉脸道:“说石前辈费尽心机路吵到天帝面前就想找要钱?”
  
  石前辈:“就说钱要要!”
  
  宋南时毫犹豫:“要!”
  
  毕竟久没见过么大方冤大头。
  
  石前辈脸上表情就和缓下来。
  
  然后宋南时冷丁问道:“天帝怎么回事?”
  
  石前辈在意摆摆手道:“就疑心病有点儿重必在意。”
  
  宋南时听忍住就有些忧虑甚至开始脑补自己日后来往刀光剑影生活。
  
  石前辈见她表情就乐直接道:“咱们天帝还很励精图治就为有些多疑罢但爱惜名声若抓到切切实实做什么证据为名声也只能在心里多疑多疑罢。总而言之就做天帝而言还很合适。”
  
  意有所指道:“和相处要把握分寸。”
  
  宋南时若有所思:“前辈指……”
  
  石前辈面改色:“比如可以隔段时间找借口问要次钱样会觉得有弱点让比较有安全感。”
  
  宋南时:“……”
  
  她第次见么特殊要求她大为震撼。
  
  哪多疑啊菩萨啊!
  
  要弱点样弱点只有肯给她可以浑身上下都弱点。
  
  她可以给天帝充足安全感!
  
  宋南时突然就开始对自己成神之后日子期待起来。
  
  她由得感慨:“天帝真上司。”
  
  石前辈看着她表情咳声道:“差多得别太过分啊。”
  
  宋南时笑眯眯:“明白明白。”
  
  石前辈觉得她大概明白。
  
  莫名忧虑起来。
  
  在石前辈忧虑之中宋南时和云止风特意选两座靠近财神府邸左右将财神紧紧包围起来。
  
  财神得到消息时候焦虑三天没睡。
  
  而被天帝派来问询们对府邸意见下属则脸复杂走。
  
  没过两天宋南时们府邸被批下来在外面浪两天宋南时迅速搬家。
  
  搬家之后她才发现师老头居然就住在财神对面。
  
  就现在年轻让宋南时敢认。
宋南时飞升当天,因为经济纠纷,和石前辈扯到了天帝面前。
  
  因为有两个实权神飞升,一大早就严阵以待的天帝目瞪口呆。
  
  看着当着他的面拿着账单认真掰扯的两人,他突然有点儿不明白自己这几十年的忧虑是为了什么。
  
  ……说这几个爱钱如命的人会结盟起来威胁他的地位,谁信呢?
  
  天帝心中有点儿窃喜,又有点儿尴尬,总之就是分外的复杂。
  
  但他觉得吧,他们会爱钱就代表心中有欲.望,而有欲.望的人,总比无欲无求的人让人放心的多。
  
  既身为天道的代行者,又无欲无求,那他面对的是他的下属呢,还是天道呢?
  
  眼见着两个人当着他的面,已经从“宋南时给星宿神寄账单对不对”一路掰扯到了“石前辈飞升之前给宋南时留欠条对不对”,而且还有继续往下掰扯的意思,天帝连忙打断了他们。
  
  天帝道:“两位正神的意思我都明白了,既然两位都是万象塔的主人,那现在星宿神您不如……”
  
  石前辈没等他说完,立刻理直气壮道:“我穷!”
  
  天帝一句话没说完就卡在那儿了,不上不下的,面色十分复杂。
  
  早就听说星宿神穷,但他想一个正神再穷能穷到哪里去,没想到……
  
  他神情复杂地看向宋南时,问这位新神:“那执法神……”
  
  宋南时微笑,谦虚道:“在下不遑多让。”
  
  天帝:“……”
  
  他突然有点儿怀疑,天道选代行者的标准就是看谁穷吗?
  
  他飞升之前没能被天道选中,难道就是因为自己不够穷?
  
  天帝心中滋味难言,但低头一看,却见方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此刻正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天帝心中一紧,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不动声色问道:“两位正神还有什么话说吗?”
  
  两人就对视一眼。
  
  然后,天帝就听见石前辈一脸假惺惺地感叹道:“没什么,我只是感慨自己不像天帝这么有钱,若是我也有些家财的话,此刻也不必闹到天帝面前让天帝为难了!”
  
  宋南时顿时也一脸虚伪道:“是极是极,还是我不争气。”
  
  天帝:“……”
  
  好的,他想错了。
  
  这两个人果然是心怀鬼胎!早早的就想着坑他!
  
  他不由得就看向了一言不发的云止风,希望他能制止一下两人的荒谬行为。
  
  他就问:“魔神怎么想?”
  
  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他想,魔神嘛,作为修真界从未出现的神职,那必然也是有点儿偶像包袱……
  
  然后就听云止风淡定道:“我都听我家娘子的。”
  
  天帝:“……”
  
  完蛋,这还是个粑耳朵和恋爱脑。
  
  三个人都定定的看着他,看的天帝心念急转。
  
  原本,他是没有给他们买单的义务的,大可以将这件事糊弄过去。
  
  但是既然他们有欲.望、有所求,而所求的还是他能给他们的……
  
  天帝便微笑道:“执法神在凡间抵抗邪魔,殊为不易,本君自然不能让执法神为整个凡间之变买单,所以这个钱,理应是本君出的。”
  
  宋南时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了,笑眯眯道:“多谢陛下!”
  
  天帝出了一大笔钱,但是莫名的,他觉得自己出的值了。
  
  好人做到底,他便也笑着道:“执法神和魔神刚来仙界,想必还没有住所,本君作为东道主,便厚颜替执法神和魔神张罗了,二位以为如何?”
  
  宋南时笑得开心极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天帝就笑道:“这是本君该做的。”
  
  天帝还贴心道:“两位的府邸若是按职位分的话,是不能在一块的,但两位既然是夫妻,本君容情,就安排两位的府邸相邻如何?”
  
  宋南时十分的不好意思:“真是麻烦陛下了。”
  
  天帝:“客气客气。”
  
  两个人你客气来我客气去,于是一时之间,整个天帝大殿其乐融融,宾主尽欢。
  
  宋南时走的时候,都还有点儿意犹未尽,天帝亲自送他们,脸上也满是笑容。
  
  这让假装路过想看他们剑拨弩张的神目瞪口呆。
  
  早几十年就听说天帝有点儿忌惮还未飞升的两个神了,这叫忌惮?
  
  宋南时几人无视周围若有似无的视线,脸上的笑容不变。
  
  直到走到了无人的地方,宋南时才忍不住揉了揉脸,道:“我说石前辈,你费尽心机的一路吵到天帝面前,就是想找他要钱?”
  
  石前辈:“你就说这个钱你要不要吧!”
  
  宋南时毫不犹豫:“要!”
  
  毕竟好久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冤大头了。
  
  石前辈脸上的表情就和缓了下来。
  
  然后宋南时冷不丁问道:“天帝是怎么回事?”
  
  石前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就是疑心病有点儿重,不必在意。”
  
  宋南时一听,忍不住就有些忧虑,甚至开始脑补自己日后你来我往刀光剑影的生活。
  
  石前辈一见她的表情就乐了,直接道:“咱们这个天帝还是很励精图治的,就是为人有些多疑罢了,但是他爱惜名声,若是他抓不到你切切实实做了什么的证据,为了名声他也只能在心里多疑多疑罢了。总而言之,就做天帝而言,他还是很合适的。”
  
  他意有所指道:“和他相处,要把握好分寸。”
  
  宋南时若有所思:“前辈指的是……”
  
  石前辈面不改色:“比如,你可以隔段时间找借口问他要一次钱,这样他会觉得你有弱点,让他比较有安全感。”
  
  宋南时:“……”
  
  她第一次见这么特殊的要求,她大为震撼。
  
  这哪是多疑啊,这是菩萨啊!
  
  要弱点是吧,这样的弱点,只有他肯给,她可以浑身上下都是弱点。
  
  她可以给天帝充足的安全感!
  
  宋南时突然就开始对自己成神之后的日子期待起来了。
  
  她不由得感慨:“天帝真是个好上司。”
  
  石前辈看着她的表情,咳了一声,道:“差不多得了,你别太过分啊。”
  
  宋南时笑眯眯:“明白明白。”
  
  石前辈觉得她大概不明白。
  
  他莫名忧虑了起来。
  
  在石前辈的忧虑之中,宋南时和云止风特意选了两座靠近财神的府邸,一左一右,将财神紧紧包围了起来。
  
  财神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焦虑的三天没睡好。
  
  而被天帝派来问询他们对府邸意见的下属则一脸复杂的走了。
  
  没过两天,宋南时他们的府邸被批下来了,在外面浪了两天的宋南时迅速搬家。
  
  搬家之后她才发现,师老头居然就住在财神对面。
  
  就是他现在年轻的让宋南时不敢认。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