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下载免费读
云止风的身体不止不错,学习能力也很不错。
  
  不错到宋南时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背着她上了什么加强班。
  
  直到下半夜,云止风第三次进温泉浴室为她准备热水,宋南时歪在床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手随意的往床上一摸,居然摸到了一个暗格,打开一看,就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
  
  宋南时没仔细看这是什么书,随意翻开。
  
  然后她就看到了书上那栩栩如生且姿势奇特的一对男女。
  
  宋南时:“……”
  
  她呆呆地想,这真的是人类的身体能做出来的姿势吗?
  
  一只大手突然从她身后出现,抽走了她手中的书。
  
  宋南时悚然一惊,一转头,就看到披着单衣的云止风一手拿着书,对着她翻开的那一页若有所思。
  
  然后他看向宋南时:“你喜欢……这种的?”
  
  宋南时:“……”
  
  完了,她的腰要断了。
  
  然后就是漫长的下半夜。
  
  身体不错加上学习能力也不错,最终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宋南时是一脸肾虚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的。
  
  云止风早早地就醒了,满脸的精神焕发,正在一旁看着她。
  
  他见宋南时起身,立刻伸手扶住她。
  
  宋南时绷着脸,“啪”的一声打掉了他的手,干巴巴道:“不用,我自己起得来。”
  
  云止风却欲言又止道:“可是,昨夜你不是说……”
  
  宋南时连忙打断他,含糊道:“你已经给我上过药了。”
  
  云止风:“那你的腰……”
  
  宋南时咬牙切齿:“我挺得住!”
  
  她撑着又酸又疼的腰,强行起身。
  
  然而,等脚落了地了她才发现,还不止是腰的问题。
  
  她的两条腿又酸又软,一落地险些直接趴下,还是被云止风撑了一把才站起来的。
  
  腿根处还隐隐作痛,不知道是昨夜被他咬的那口还是其他的什么……
  
  腰痛腿酸,她浑身都不自在,勉强被云止风扶着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始作俑者立刻递上了一杯热茶。
  
  宋南时勉勉强强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还有些许甜味,甜的刚刚好。
  
  她勉为其难夸了两句:“这里面放了什么?还不错?”
  
  声音里带着些嘶哑。
  
  云止风就老老实实道:“是蜂蜜,给你润喉的,你昨天……”
  
  宋南时抬头,死鱼眼看着他。
  
  云止风意识到了危机感,把嘴一闭,立刻就不说话了。
  
  宋南时就像一条被吸干了精气的咸鱼一样,仰天长叹一声,萎靡不振道:“云止风,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你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的样子。”
  
  云止风就不由得笑了出来。
  
  他俯身低头亲了亲宋南时的鼻尖,轻声道:“可是我很喜欢你昨夜的样子。”
  
  然后,宋南时就又晚起了一个时辰。
  
  等宋南时再度收拾好,两人从卧室去往前厅时,一大早就等在前厅的江寂几人都已经闲的蹲在地上数蚂蚁了。
  
  见他们相携过来,江寂眼前一亮,抬手就要打招呼。
  
  然后他就是一顿。
  
  无他,现在的宋南时和云止风之间的对比太过强烈了。
  
  一个像是炫了一瓶的美颜丹,另一个则像是硬生生熬了三天没睡觉。
  
  他整个人一个迷茫,然后忍不住道:“怎么?你们昨夜是打架了吗?”
  
  宋南时:“……”
  
  你说打架了也没什么问题。
  
  宋南时一脸无语,一旁的诸袖就一拉江寂,压低声音道:“别瞎说!”
  
  她看了一眼宋南时和云止风都增长了一波的修为,忍不住想,看来他们的双修还真是卓有成效。
  
  就是看脸色的话……
  
  诸袖看着宋南时萎靡不振的脸,很想问问他们是不是把双修修成了什么采阴补阳的功法。
  
  但是没关系,问就是磕到了。
  
  诸袖心满意足。
  
  两人各怀心思,只有一旁的郁椒椒还摸不着头脑。
  
  她忍不住问:“怎么了?”
  
  诸袖一拉小师妹,敷衍道:“这不是小孩子家家该知道的。”
  
  郁椒椒看师姐不想说,就忍不住看了肩膀上的黑兔子一眼。
  
  她想,要不然回去之后问问池述安?
  
  宋南时将三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不住问道:“你们几个一大早跑过来做什么?”
  
  江寂提醒:“已经是中午了。”
  
  宋南时:“……”
  
  她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们大中午的跑过来做什么?”
  
  江寂就道:“其一的话,是来看看你们。”
  
  宋南时正想说他们有什么可看的,就听江寂继续道:“其二的话……”
  
  他突然伸出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只青色羽翼的鸟儿。
  
  宋南时看第一眼时没太在意,然而第二眼……
  
  “青鸟?”她声音都忍不住高了一度。
  
  昨天他们刚见过的青鸟身形缩小了几十倍,萎靡不振地躺在江寂手心。
  
  它听见宋南时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一旁的江寂就道:“我在后山捡到的它,我想,还是给你送过来吧。”
  
  宋南时:“……所以你忍到了现在才说?”
  
  江寂有些心虚地戳了戳青鸟的身体,道:“没关系,没死呢。”
  
  青鸟被戳的短暂了回了一下神,宋南时就连忙问道:“你怎么回事?”
  
  青鸟有气无力道:“青鸟回去的路上正好遇上进阶的雷劫,为了抵御雷劫,力量耗尽了。”
  
  江寂就在一旁小声补充道:“我在后山发现它的时候,昨天来参加你婚礼的叶秦州两兄弟正好也在,他们没认出青鸟来,差点儿把它烤了吃了。”
  
  宋南时就怜悯地看了那鸟儿一眼,因为觉得它实在太惨,还特地用了个乾卦。
  
  青鸟肉眼可见的就恢复了活力。
  
  宋南时就问:“你现在可以回去吗?”
  
  青鸟就有些不好意思道:“还不能,青鸟还需要恢复灵力。”
  
  宋南时送佛送到西,立刻道:“那行吧,你怎么恢复灵力?我帮你!”
  
  青鸟大喜过望,当即道:“青鸟是神兽,若是恢复灵力的话,只需要吃些灵石就可以了!多谢大人相助!”
  
  宋南时:“……”
  
  完了,大话说早了。
  
  她忍不住就看了一眼池述安。
  
  话说你们神兽都是吃灵石长大的吗?
  
  她再看向青鸟,青鸟正殷切看着她。
  
  宋南时沉默半晌,平静问道:“那你吃萝卜行吗?我这里还有些萝卜。”
  
  青鸟:“……”
  
  它忍不住道:“大人,我们青鸟一族若是没有按时返回仙界的话,待在人间是会渐渐失去灵力的。”
  
  宋南时就纠结了一下。
  
  她觉得,人家好歹是为了给她送新婚贺礼才来的,怎么着也不能让人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她就看了云止风一眼。
  
  云止风立刻懂了,冲她点了点头。
  
  宋南时见状,转头就对青鸟道:“行,那我帮你!”
  
  青鸟顿时大喜过望。
  
  然后宋南时当场就拿出了一堆灵石。
  
  青鸟见状,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两位大人真是大方。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它吃东西的时候,两个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它看。
  
  直到它吃得差不多了,打了个嗝,想和宋南时道谢。
  
  然后就见宋南时看了云止风一眼:“你记下来了吗?”
  
  云止风点头:“都记好了,青鸟吃了三百二十块灵石。”
  
  宋南时当即接过云止风手里的单子,放在了一脸迷茫的青鸟爪子下,然后温和道:“你看,这是你吃的那些灵石的欠条,这是我们这二十几年修缮万象塔所用的费用账单,你回去的时候呢,就把这些都顺便带回去,交给石前辈,你就告诉他,让他准备好灵石,等我们飞升上去的时候,这可都是要找他老人家报销的……”
  
云止风的身体不止不错学习能力也很不错不错到宋南时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背着她上了什么加强班直到下半夜云止风第三次进温泉浴室为她准备热水宋南时歪在床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手随意的往床上一摸居然摸到了一个暗格打开一看就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宋南时没仔细看这是什么书随意翻开然后她就看到了书上那栩栩如生且姿势奇特的一对男女宋南时她呆呆地想这真的是人类的身体能做出来的姿势吗一只大手突然从她身后出现抽走了她手中的书宋南时悚然一惊一转头就看到披着单衣的云止风一手拿着书对着她翻开的那一页若有所思然后他看向宋南时你喜欢这种的宋南时完了她的腰要断了然后就是漫长的下半夜身体不错加上学习能力也不错最终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宋南时是一脸肾虚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的云止风早早地就醒了满脸的精神焕发正在一旁看着她他见宋南时起身立刻伸手扶住她宋南时绷着脸啪的一声打掉了他的手干巴巴道不用我自己起得来云止风却欲言又止道可是昨夜你不是说宋南时连忙打断他含糊道你已经给我上过药了云止风那你的腰宋南时咬牙切齿我挺得住她撑着又酸又疼的腰强行起身然而等脚落了地了她才发现还不止是腰的问题她的两条腿又酸又软一落地险些直接趴下还是被云止风撑了一把才站起来的腿根处还隐隐作痛不知道是昨夜被他咬的那口还是其他的什么腰痛腿酸她浑身都不自在勉强被云止风扶着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始作俑者立刻递上了一杯热茶宋南时勉勉强强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还有些许甜味甜的刚刚好她勉为其难夸了两句这里面放了什么还不错声音里带着些嘶哑云止风就老老实实道是蜂蜜给你润喉的你昨天宋南时抬头死鱼眼看着他云止风意识到了危机感把嘴一闭立刻就不说话了宋南时就像一条被吸干了精气的咸鱼一样仰天长叹一声萎靡不振道云止风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你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的样子云止风就不由得笑了出来他俯身低头亲了亲宋南时的鼻尖轻声道可是我很喜欢你昨夜的样子然后宋南时就又晚起了一个时辰等宋南时再度收拾好两人从卧室去往前厅时一大早就等在前厅的江寂几人都已经闲的蹲在地上数蚂蚁了见他们相携过来江寂眼前一亮抬手就要打招呼然后他就是一顿无他现在的宋南时和云止风之间的对比太过强烈了一个像是炫了一瓶的美颜丹另一个则像是硬生生熬了三天没睡觉他整个人一个迷茫然后忍不住道怎么你们昨夜是打架了吗宋南时你说打架了也没什么问题宋南时一脸无语一旁的诸袖就一拉江寂压低声音道别瞎说她看了一眼宋南时和云止风都增长了一波的修为忍不住想看来他们的双修还真是卓有成效就是看脸色的话诸袖看着宋南时萎靡不振的脸很想问问他们是不是把双修修成了什么采阴补阳的功法但是没关系问就是磕到了诸袖心满意足两人各怀心思只有一旁的郁椒椒还摸不着头脑她忍不住问怎么了诸袖一拉小师妹敷衍道这不是小孩子家家该知道的郁椒椒看师姐不想说就忍不住看了肩膀上的黑兔子一眼她想要不然回去之后问问池述安宋南时将三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不住问道你们几个一大早跑过来做什么江寂提醒已经是中午了宋南时她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们大中午的跑过来做什么江寂就道其一的话是来看看你们宋南时正想说他们有什么可看的就听江寂继续道其二的话他突然伸出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只青色羽翼的鸟儿宋南时看第一眼时没太在意然而第二眼青鸟她声音都忍不住高了一度昨天他们刚见过的青鸟身形缩小了几十倍萎靡不振地躺在江寂手心它听见宋南时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一旁的江寂就道我在后山捡到的它我想还是给你送过来吧宋南时所以你忍到了现在才说江寂有些心虚地戳了戳青鸟的身体道没关系没死呢青鸟被戳的短暂了回了一下神宋南时就连忙问道你怎么回事青鸟有气无力道青鸟回去的路上正好遇上进阶的雷劫为了抵御雷劫力量耗尽了江寂就在一旁小声补充道我在后山发现它的时候昨天来参加你婚礼的叶秦州两兄弟正好也在他们没认出青鸟来差点儿把它烤了吃了宋南时就怜悯地看了那鸟儿一眼因为觉得它实在太惨还特地用了个乾卦青鸟肉眼可见的就恢复了活力宋南时就问你现在可以回去吗青鸟就有些不好意思道还不能青鸟还需要恢复灵力宋南时送佛送到西立刻道那行吧你怎么恢复灵力我帮你青鸟大喜过望当即道青鸟是神兽若是恢复灵力的话只需要吃些灵石就可以了多谢大人相助宋南时完了大话说早了她忍不住就看了一眼池述安话说你们神兽都是吃灵石长大的吗她再看向青鸟青鸟正殷切看着她宋南时沉默半晌平静问道那你吃萝卜行吗我这里还有些萝卜青鸟它忍不住道大人我们青鸟一族若是没有按时返回仙界的话待在人间是会渐渐失去灵力的宋南时就纠结了一下她觉得人家好歹是为了给她送新婚贺礼才来的怎么着也不能让人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她就看了云止风一眼云止风立刻懂了冲她点了点头宋南时见状转头就对青鸟道行那我帮你青鸟顿时大喜过望然后宋南时当场就拿出了一堆灵石青鸟见状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两位大人真是大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它吃东西的时候两个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它看直到它吃得差不多了打了个嗝想和宋南时道谢然后就见宋南时看了云止风一眼你记下来了吗云止风点头都记好了青鸟吃了三百二十块灵石宋南时当即接过云止风手里的单子放在了一脸迷茫的青鸟爪子下然后温和道你看这是你吃的那些灵石的欠条这是我们这二十几年修缮万象塔所用的费用账单你回去的时候呢就把这些都顺便带回去交给石前辈你就告诉他让他准备好灵石等我们飞升上去的时候这可都是要找他老人家报销的云止风身体止错学习能力也很错。
  
  错到宋南时都有些怀疑背着她上什么加强班。
  
  直到下半夜云止风第三次进温泉浴室为她准备热水宋南时歪在床上困得眼睛都睁开手随意往床上摸居然摸到暗格打开看就从里面拿出本书。
  
  宋南时没仔细看什么书随意翻开。
  
  然后她就看到书上那栩栩如生且姿势奇特对男女。
  
  宋南时:“……”
  
  她呆呆地想真类身体能做出来姿势?
  
  只大手突然从她身后出现抽走她手中书。
  
  宋南时悚然惊转头就看到披着单衣云止风手拿着书对着她翻开那页若有所思。
  
  然后看向宋南时:“喜欢……种?”
  
  宋南时:“……”
  
  完她腰要断。
  
  然后就漫长下半夜。
  
  身体错加上学习能力也错最终结果就第二天宋南时脸肾虚地从床上爬起来。
  
  云止风早早地就醒满脸精神焕发正在旁看着她。
  
  见宋南时起身立刻伸手扶住她。
  
  宋南时绷着脸“啪”声打掉手干巴巴道:“用自己起得来。”
  
  云止风却欲言又止道:“可昨夜说……”
  
  宋南时连忙打断含糊道:“已经给上过药。”
  
  云止风:“那腰……”
  
  宋南时咬牙切齿:“挺得住!”
  
  她撑着又酸又疼腰强行起身。
  
  然而等脚落地她才发现还止腰问题。
  
  她两条腿又酸又软落地险些直接趴下还被云止风撑把才站起来。
  
  腿根处还隐隐作痛知道昨夜被咬那口还其什么……
  
  腰痛腿酸她浑身都自在勉强被云止风扶着坐在旁凳子上始作俑者立刻递上杯热茶。
  
  宋南时勉勉强强喝口温度刚刚还有些许甜味甜刚刚。
  
  她勉为其难夸两句:“里面放什么?还错?”
  
  声音里带着些嘶哑。
  
  云止风就老老实实道:“蜂蜜给润喉昨天……”
  
  宋南时抬头死鱼眼看着。
  
  云止风意识到危机感把嘴闭立刻就说话。
  
  宋南时就像条被吸干精气咸鱼样仰天长叹声萎靡振道:“云止风觉得还更喜欢正君子坐怀乱样子。”
  
  云止风就由得笑出来。
  
  俯身低头亲亲宋南时鼻尖轻声道:“可很喜欢昨夜样子。”
  
  然后宋南时就又晚起时辰。
  
  等宋南时再度收拾两从卧室去往前厅时大早就等在前厅江寂几都已经闲蹲在地上数蚂蚁。
  
  见们相携过来江寂眼前亮抬手就要打招呼。
  
  然后就顿。
  
  无现在宋南时和云止风之间对比太过强烈。
  
  像炫瓶美颜丹另则像硬生生熬三天没睡觉。
  
  整迷茫然后忍住道:“怎么?们昨夜打架?”
  
  宋南时:“……”
  
  说打架也没什么问题。
  
  宋南时脸无语旁诸袖就拉江寂压低声音道:“别瞎说!”
  
  她看眼宋南时和云止风都增长波修为忍住想看来们双修还真卓有成效。
  
  就看脸色话……
  
  诸袖看着宋南时萎靡振脸很想问问们把双修修成什么采阴补阳功法。
  
  但没关系问就磕到。
  
  诸袖心满意足。
  
  两各怀心思只有旁郁椒椒还摸着头脑。
  
  她忍住问:“怎么?”
  
  诸袖拉小师妹敷衍道:“小孩子家家该知道。”
  
  郁椒椒看师姐想说就忍住看肩膀上黑兔子眼。
  
  她想要然回去之后问问池述安?
  
  宋南时将三表情看在眼里忍住问道:“们几大早跑过来做什么?”
  
  江寂提醒:“已经中午。”
  
  宋南时:“……”
  
  她深吸口气:“那们大中午跑过来做什么?”
  
  江寂就道:“其话来看看们。”
  
  宋南时正想说们有什么可看就听江寂继续道:“其二话……”
  
  突然伸出手知道从哪儿掏出只青色羽翼鸟儿。
  
  宋南时看第眼时没太在意然而第二眼……
  
  “青鸟?”她声音都忍住高度。
  
  昨天们刚见过青鸟身形缩小几十倍萎靡振地躺在江寂手心。
  
  它听见宋南时声音有气无力应声。
  
  旁江寂就道:“在后山捡到它想还给送过来。”
  
  宋南时:“……所以忍到现在才说?”
  
  江寂有些心虚地戳戳青鸟身体道:“没关系没死呢。”
  
  青鸟被戳短暂回下神宋南时就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青鸟有气无力道:“青鸟回去路上正遇上进阶雷劫为抵御雷劫力量耗尽。”
  
  江寂就在旁小声补充道:“在后山发现它时候昨天来参加婚礼叶秦州两兄弟正也在们没认出青鸟来差点儿把它烤吃。”
  
  宋南时就怜悯地看那鸟儿眼因为觉得它实在太惨还特地用乾卦。
  
  青鸟肉眼可见就恢复活力。
  
  宋南时就问:“现在可以回去?”
  
  青鸟就有些意思道:“还能青鸟还需要恢复灵力。”
  
  宋南时送佛送到西立刻道:“那行怎么恢复灵力?帮!”
  
  青鸟大喜过望当即道:“青鸟神兽若恢复灵力话只需要吃些灵石就可以!多谢大相助!”
  
  宋南时:“……”
  
  完大话说早。
  
  她忍住就看眼池述安。
  
  话说们神兽都吃灵石长大?
  
  她再看向青鸟青鸟正殷切看着她。
  
  宋南时沉默半晌平静问道:“那吃萝卜行?里还有些萝卜。”
  
  青鸟:“……”
  
  它忍住道:“大们青鸟族若没有按时返回仙界话待在间会渐渐失去灵力。”
  
  宋南时就纠结下。
  
  她觉得家歹为给她送新婚贺礼才来怎么着也能让家落得样下场。
  
  她就看云止风眼。
  
  云止风立刻懂冲她点点头。
  
  宋南时见状转头就对青鸟道:“行那帮!”
  
  青鸟顿时大喜过望。
  
  然后宋南时当场就拿出堆灵石。
  
  青鸟见状忍住在心里感叹下两位大真大方。
  
  就知道为什么它吃东西时候两都目光灼灼地盯着它看。
  
  直到它吃得差多打嗝想和宋南时道谢。
  
  然后就见宋南时看云止风眼:“记下来?”
  
  云止风点头:“都记青鸟吃三百二十块灵石。”
  
  宋南时当即接过云止风手里单子放在脸迷茫青鸟爪子下然后温和道:“看吃那些灵石欠条们二十几年修缮万象塔所用费用账单回去时候呢就把些都顺便带回去交给石前辈就告诉让准备灵石等们飞升上去时候可都要找老家报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