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下载免费读
送走了这对有可能会谈上一场史上最费钱恋爱的男女主,宋南时把剩下的萝卜一锅炖了。
  
  主角们爱的惊天动地也好,虐的刻骨铭心也罢,对她这样的路人甲来说,日子还是要过的,饭也还是要吃的。
  
  穷鬼还是得继续赚钱。
  
  宋南时拿上自己的吃饭家伙,准备在给男女主们做背景NPC之余抓紧时间回归本职工作。
  
  摆摊算卦。
  
  出门之前她照例打开神棍系统抽了个签,一看签文就觉得有些不妙。
  
  祸福相依,是个中签。
  
  宋南时踌躇片刻,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这签文是适用于“好签都是正确的”还是“坏签都是封建迷信”。
  
  但很快她就不纠结了,因为她看到了签文上显示的日期。
  
  二月十五。
  
  宋南时沉默片刻,表情扭曲了起来。
  
  在现代,学生们有一个谈之色变的东西,叫考试。
  
  社畜们有一个咬牙切齿的词语,叫绩效。
  
  宋南时以为自己穿越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远离考试和绩效了。
  
  但她太天真了。
  
  无量宗明文规定,金丹之下的弟子,每月月中参加理论考核。
  
  月考。
  
  宋南时很不理解修真还考什么理论,后来有人解释,无量宗刚建宗时重视实战而忽视理论教育,短期内出了一大批实力拔尖的弟子,但后来这批弟子纷纷心境出问题,所以无量宗才痛定思痛。
  
  但也有小道消息,说真实原因是那段时间无量宗出了几个字都认不全的文盲,和其他宗门比试时念招式名都念出了别字,被狠狠嘲笑了几十年。
  
  宋南时:“……”
  
  所以到了他们这辈就得考试呗!
  
  其实你不考也是可以的,前提是每月给宗门做十五件无偿任务。
  
  要么考试,要么绩效。
  
  相比于给别人白打工,宋南时选择考试。
  
  宋南时怀着沉重的心情,去了执法堂,报名参加晚上的宗门考核。
  
  这时候执法堂已经来了不少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沉痛,不像是报名考试的,活像是参加葬礼的。
  
  给他们登记的师叔看得很不满:“怎么了!一个个和死了爹娘一样!都给我笑一笑!”
  
  众人惨笑出声。
  
  这位师叔:“……”
  
  他面无表情地坐了回去。
  
  宋南时挤在悲痛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报完了名,一挤出来,就看到了人群外表情同样不好看的龙傲天大师兄。
  
  宋南时觉得有些亲切,没想到龙傲天也有为考试发愁的一天。
  
  他身旁的柳老头拍着胸口十分自信的大包大揽:“你不用担心,区区金丹以下的理论考核,还能难得住小老儿?”
  
  宋南时看向柳老头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学习机。
  
  但江寂的道德感很高,他反驳道:“修炼之事,不会就是不会,哪怕你替我做了出来,我也还是不会。”
  
  柳老头很不满的嘀嘀咕咕说什么,人太多,宋南时也听不清。
  
  她又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这时候她从那个小老头口中听到了一个词。
  
  白梧秘境。
  
  宋南时脚步不由得一顿,然后就听到了更多。
  
  “……白梧秘境的消息两天之后就会放出来了,五十年一遇的机会,你必须好好准备!”
  
  宋南时了然。
  
  懂了,是金手指老爷爷在给龙傲天送机缘。
  
  她记得原著里江寂经历的这秘境那秘境的着实不少,也不知道这是哪一个机缘。
  
  反正又不给她赚钱,她不是很感兴趣,抬脚准备离开。
  
  然后就是金手指激情的声音:“哪怕你不在乎那成片的灵草、满山洞的灵石、数不清的法器,但是你还不在乎自己的实力嘛!”
  
  宋南时豁然停下了脚步!
  
  成片的灵草、满山洞的灵石、数不清的法器……
  
  这都不在乎,龙傲天,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
  
  宋南时整个人酸成了一颗柠檬精,原地扭曲。
  
  但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她终究是怀着酸溜溜的心情,狠心离开。
  
  她离开之后,柳老头若有所觉地看了一眼身后,道:“我好像看到你三师妹了。”
  
  江寂觉很正常:“今天是考核,可能也是来报名吧。”
  
  柳老头便不再多想,继续给他科普白梧秘境的好处。
  
  ……
  
  另一边,宋南时骑着驴兄晃晃悠悠地往仙缘镇走,满脑子都是白梧秘境。
  
  白梧,多么美妙的两个字。
  
  白,是散发着白光的灵石的白;梧,木字旁,象征着数不清的灵草。
  
  宋南时觉得,这可能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只可惜,这是龙傲天拿机缘的地方,还不知道谁会成为炮灰呢。
  
  宋南时有些纠结自己要不要为了心爱的美人舍生忘死。
  
  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患得患失吧。
  
  宋南时唉声叹气,准备回去之后找人打听打听白梧秘境。
  
  驴兄完全没感觉到自己主人正因为什么爱情患得患失,它只觉得宋南时一会儿唉声叹气一会儿嘿嘿直笑的,多半是有病。
  
  一人一驴心思各异的来到了仙缘镇,刚到,宋南时就觉得有些不对。
送走了这对有可能会谈上一场史上最费钱恋爱的男女主宋南时把剩下的萝卜一锅炖了主角们爱的惊天动地也好虐的刻骨铭心也罢对她这样的路人甲来说日子还是要过的饭也还是要吃的穷鬼还是得继续赚钱宋南时拿上自己的吃饭家伙准备在给男女主们做背景之余抓紧时间回归本职工作摆摊算卦出门之前她照例打开神棍系统抽了个签一看签文就觉得有些不妙祸福相依是个中签宋南时踌躇片刻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这签文是适用于好签都是正确的还是坏签都是封建迷信但很快她就不纠结了因为她看到了签文上显示的日期二月十五宋南时沉默片刻表情扭曲了起来在现代学生们有一个谈之色变的东西叫考试社畜们有一个咬牙切齿的词语叫绩效宋南时以为自己穿越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远离考试和绩效了但她太天真了无量宗明文规定金丹之下的弟子每月月中参加理论考核月考宋南时很不理解修真还考什么理论后来有人解释无量宗刚建宗时重视实战而忽视理论教育短期内出了一大批实力拔尖的弟子但后来这批弟子纷纷心境出问题所以无量宗才痛定思痛但也有小道消息说真实原因是那段时间无量宗出了几个字都认不全的文盲和其他宗门比试时念招式名都念出了别字被狠狠嘲笑了几十年宋南时所以到了他们这辈就得考试呗其实你不考也是可以的前提是每月给宗门做十五件无偿任务要么考试要么绩效相比于给别人白打工宋南时选择考试宋南时怀着沉重的心情去了执法堂报名参加晚上的宗门考核这时候执法堂已经来了不少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沉痛不像是报名考试的活像是参加葬礼的给他们登记的师叔看得很不满怎么了一个个和死了爹娘一样都给我笑一笑众人惨笑出声这位师叔他面无表情地坐了回去宋南时挤在悲痛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报完了名一挤出来就看到了人群外表情同样不好看的龙傲天大师兄宋南时觉得有些亲切没想到龙傲天也有为考试发愁的一天他身旁的柳老头拍着胸口十分自信的大包大揽你不用担心区区金丹以下的理论考核还能难得住小老儿宋南时看向柳老头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学习机但江寂的道德感很高他反驳道修炼之事不会就是不会哪怕你替我做了出来我也还是不会柳老头很不满的嘀嘀咕咕说什么人太多宋南时也听不清她又看了一眼转身离开这时候她从那个小老头口中听到了一个词白梧秘境宋南时脚步不由得一顿然后就听到了更多白梧秘境的消息两天之后就会放出来了五十年一遇的机会你必须好好准备宋南时了然懂了是金手指老爷爷在给龙傲天送机缘她记得原著里江寂经历的这秘境那秘境的着实不少也不知道这是哪一个机缘反正又不给她赚钱她不是很感兴趣抬脚准备离开然后就是金手指激情的声音哪怕你不在乎那成片的灵草满山洞的灵石数不清的法器但是你还不在乎自己的实力嘛宋南时豁然停下了脚步成片的灵草满山洞的灵石数不清的法器这都不在乎龙傲天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宋南时整个人酸成了一颗柠檬精原地扭曲但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她终究是怀着酸溜溜的心情狠心离开她离开之后柳老头若有所觉地看了一眼身后道我好像看到你三师妹了江寂觉很正常今天是考核可能也是来报名吧柳老头便不再多想继续给他科普白梧秘境的好处另一边宋南时骑着驴兄晃晃悠悠地往仙缘镇走满脑子都是白梧秘境白梧多么美妙的两个字白是散发着白光的灵石的白梧木字旁象征着数不清的灵草宋南时觉得这可能就是恋爱的感觉吧只可惜这是龙傲天拿机缘的地方还不知道谁会成为炮灰呢宋南时有些纠结自己要不要为了心爱的美人舍生忘死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患得患失吧宋南时唉声叹气准备回去之后找人打听打听白梧秘境驴兄完全没感觉到自己主人正因为什么爱情患得患失它只觉得宋南时一会儿唉声叹气一会儿嘿嘿直笑的多半是有病一人一驴心思各异的来到了仙缘镇刚到宋南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她眯着眼睛看着自己旁边的摊位她旁边曾经是个卖糖人的大叔和蔼可亲如今一个青年正坐在那里挂着一块她很眼熟的布幡卦师无量宗没有其他卦师这人指定是外面来得在自己地盘上碰见抢生意的了云止风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平静道那人自称决明子也是个卦师宋南时一顿古怪道决明子送走了这对有可能会谈上一场史上最费钱恋爱的男女主,宋南时把剩下的萝卜一锅炖了。
  
  主角们爱的惊天动地也好,虐的刻骨铭心也罢,对她这样的路人甲来说,日子还是要过的,饭也还是要吃的。
  
  穷鬼还是得继续赚钱。
  
  宋南时拿上自己的吃饭家伙,准备在给男女主们做背景NPC之余抓紧时间回归本职工作。
  
  摆摊算卦。
  
  出门之前她照例打开神棍系统抽了个签,一看签文就觉得有些不妙。
  
  祸福相依,是个中签。
  
  宋南时踌躇片刻,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这签文是适用于“好签都是正确的”还是“坏签都是封建迷信”。
  
  但很快她就不纠结了,因为她看到了签文上显示的日期。
  
  二月十五。
  
  宋南时沉默片刻,表情扭曲了起来。
  
  在现代,学生们有一个谈之色变的东西,叫考试。
  
  社畜们有一个咬牙切齿的词语,叫绩效。
  
  宋南时以为自己穿越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远离考试和绩效了。
  
  但她太天真了。
  
  无量宗明文规定,金丹之下的弟子,每月月中参加理论考核。
  
  月考。
  
  宋南时很不理解修真还考什么理论,后来有人解释,无量宗刚建宗时重视实战而忽视理论教育,短期内出了一大批实力拔尖的弟子,但后来这批弟子纷纷心境出问题,所以无量宗才痛定思痛。
  
  但也有小道消息,说真实原因是那段时间无量宗出了几个字都认不全的文盲,和其他宗门比试时念招式名都念出了别字,被狠狠嘲笑了几十年。
  
  宋南时:“……”
  
  所以到了他们这辈就得考试呗!
  
  其实你不考也是可以的,前提是每月给宗门做十五件无偿任务。
  
  要么考试,要么绩效。
  
  相比于给别人白打工,宋南时选择考试。
  
  宋南时怀着沉重的心情,去了执法堂,报名参加晚上的宗门考核。
  
  这时候执法堂已经来了不少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沉痛,不像是报名考试的,活像是参加葬礼的。
  
  给他们登记的师叔看得很不满:“怎么了!一个个和死了爹娘一样!都给我笑一笑!”
  
  众人惨笑出声。
  
  这位师叔:“……”
  
  他面无表情地坐了回去。
  
  宋南时挤在悲痛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报完了名,一挤出来,就看到了人群外表情同样不好看的龙傲天大师兄。
  
  宋南时觉得有些亲切,没想到龙傲天也有为考试发愁的一天。
  
  他身旁的柳老头拍着胸口十分自信的大包大揽:“你不用担心,区区金丹以下的理论考核,还能难得住小老儿?”
  
  宋南时看向柳老头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学习机。
  
  但江寂的道德感很高,他反驳道:“修炼之事,不会就是不会,哪怕你替我做了出来,我也还是不会。”
  
  柳老头很不满的嘀嘀咕咕说什么,人太多,宋南时也听不清。
  
  她又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这时候她从那个小老头口中听到了一个词。
  
  白梧秘境。
  
  宋南时脚步不由得一顿,然后就听到了更多。
  
  “……白梧秘境的消息两天之后就会放出来了,五十年一遇的机会,你必须好好准备!”
  
  宋南时了然。
  
  懂了,是金手指老爷爷在给龙傲天送机缘。
  
  她记得原著里江寂经历的这秘境那秘境的着实不少,也不知道这是哪一个机缘。
  
  反正又不给她赚钱,她不是很感兴趣,抬脚准备离开。
  
  然后就是金手指激情的声音:“哪怕你不在乎那成片的灵草、满山洞的灵石、数不清的法器,但是你还不在乎自己的实力嘛!”
  
  宋南时豁然停下了脚步!
  
  成片的灵草、满山洞的灵石、数不清的法器……
  
  这都不在乎,龙傲天,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
  
  宋南时整个人酸成了一颗柠檬精,原地扭曲。
  
  但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她终究是怀着酸溜溜的心情,狠心离开。
  
  她离开之后,柳老头若有所觉地看了一眼身后,道:“我好像看到你三师妹了。”
  
  江寂觉很正常:“今天是考核,可能也是来报名吧。”
  
  柳老头便不再多想,继续给他科普白梧秘境的好处。
  
  ……
  
  另一边,宋南时骑着驴兄晃晃悠悠地往仙缘镇走,满脑子都是白梧秘境。
  
  白梧,多么美妙的两个字。
  
  白,是散发着白光的灵石的白;梧,木字旁,象征着数不清的灵草。
  
  宋南时觉得,这可能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只可惜,这是龙傲天拿机缘的地方,还不知道谁会成为炮灰呢。
  
  宋南时有些纠结自己要不要为了心爱的美人舍生忘死。
  
  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患得患失吧。
  
  宋南时唉声叹气,准备回去之后找人打听打听白梧秘境。
  
  驴兄完全没感觉到自己主人正因为什么爱情患得患失,它只觉得宋南时一会儿唉声叹气一会儿嘿嘿直笑的,多半是有病。
  
  一人一驴心思各异的来到了仙缘镇,刚到,宋南时就觉得有些不对。
  
  她眯着眼睛,看着自己旁边的摊位。
  
  她旁边,曾经是个卖糖人的大叔,和蔼可亲。
  
  如今,一个青年正坐在那里,挂着一块她很眼熟的布幡。
  
  卦师。
  
  无量宗没有其他卦师,这人指定是外面来得。
  
  在自己地盘上碰见抢生意的了。
  
  云止风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平静道:“那人自称决明子,也是个卦师。”
  
  宋南时一顿,古怪道:“决明子?”
送走了这对有可能会谈上一场史上最费钱恋爱的男女主,宋南时把剩下的萝卜一锅炖了。
  
  主角们爱的惊天动地也好,虐的刻骨铭心也罢,对她这样的路人甲来说,日子还是要过的,饭也还是要吃的。
  
  穷鬼还是得继续赚钱。
  
  宋南时拿上自己的吃饭家伙,准备在给男女主们做背景NPC之余抓紧时间回归本职工作。
  
  摆摊算卦。
  
  出门之前她照例打开神棍系统抽了个签,一看签文就觉得有些不妙。
  
  祸福相依,是个中签。
  
  宋南时踌躇片刻,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这签文是适用于“好签都是正确的”还是“坏签都是封建迷信”。
  
  但很快她就不纠结了,因为她看到了签文上显示的日期。
  
  二月十五。
  
  宋南时沉默片刻,表情扭曲了起来。
  
  在现代,学生们有一个谈之色变的东西,叫考试。
  
  社畜们有一个咬牙切齿的词语,叫绩效。
  
  宋南时以为自己穿越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远离考试和绩效了。
  
  但她太天真了。
送走吗吗对有可能会谈上吗场史上最费钱恋爱吗男女主吗宋南时把剩下吗萝卜吗锅炖吗。
  
  主角们爱吗惊天动地也吗吗虐吗刻骨铭心也罢吗对她吗样吗路吗甲来说吗日子还吗要过吗吗饭也还吗要吃吗。
  
  穷鬼还吗得继续赚钱。
  
  宋南时拿上自己吗吃饭家伙吗准备在给男女主们做背景NPC之余抓紧时间回归本职工作。
  
  摆摊算卦。
  
  出门之前她照例打开神棍系统抽吗吗签吗吗看签文就觉得有些吗妙。
  
  祸福相依吗吗吗中签。
  
  宋南时踌躇片刻吗吗时之间有些拿吗准吗签文吗适用于“吗签都吗正确吗”还吗“坏签都吗封建迷信”。
  
  但很快她就吗纠结吗吗因为她看到吗签文上显示吗日期。
  
  二月十五。
  
  宋南时沉默片刻吗表情扭曲吗起来。
  
  在现代吗学生们有吗吗谈之色变吗东西吗叫考试。
  
  社畜们有吗吗咬牙切齿吗词语吗叫绩效。
  
  宋南时以为自己穿越之后最大吗吗处就吗远离考试和绩效吗。
  
  但她太天真吗。
  
  无量宗明文规定吗金丹之下吗弟子吗每月月中参加理论考核。
  
  月考。
  
  宋南时很吗理解修真还考什么理论吗后来有吗解释吗无量宗刚建宗时重视实战而忽视理论教育吗短期内出吗吗大批实力拔尖吗弟子吗但后来吗批弟子纷纷心境出问题吗所以无量宗才痛定思痛。
  
  但也有小道消息吗说真实原因吗那段时间无量宗出吗几吗字都认吗全吗文盲吗和其吗宗门比试时念招式名都念出吗别字吗被狠狠嘲笑吗几十年。
  
  宋南时:“……”
  
  所以到吗吗们吗辈就得考试呗!
  
  其实吗吗考也吗可以吗吗前提吗每月给宗门做十五件无偿任务。
  
  要么考试吗要么绩效。
  
  相比于给别吗白打工吗宋南时选择考试。
  
  宋南时怀着沉重吗心情吗去吗执法堂吗报名参加晚上吗宗门考核。
  
  吗时候执法堂已经来吗吗少吗吗每吗吗吗表情都很沉痛吗吗像吗报名考试吗吗活像吗参加葬礼吗。
  
  给吗们登记吗师叔看得很吗满:“怎么吗!吗吗吗和死吗爹娘吗样!都给吗笑吗笑!”
  
  众吗惨笑出声。
  
  吗位师叔:“……”
  
  吗面无表情地坐吗回去。
  
  宋南时挤在悲痛吗吗群中吗吗吗容易报完吗名吗吗挤出来吗就看到吗吗群外表情同样吗吗看吗龙傲天大师兄。
  
  宋南时觉得有些亲切吗没想到龙傲天也有为考试发愁吗吗天。
  
  吗身旁吗柳老头拍着胸口十分自信吗大包大揽:“吗吗用担心吗区区金丹以下吗理论考核吗还能难得住小老儿?”
  
  宋南时看向柳老头吗目光就像吗在看学习机。
  
  但江寂吗道德感很高吗吗反驳道:“修炼之事吗吗会就吗吗会吗哪怕吗替吗做吗出来吗吗也还吗吗会。”
  
  柳老头很吗满吗嘀嘀咕咕说什么吗吗太多吗宋南时也听吗清。
  
  她又看吗吗眼吗转身离开。
  
  吗时候她从那吗小老头口中听到吗吗吗词。
  
  白梧秘境。
  
  宋南时脚步吗由得吗顿吗然后就听到吗更多。
  
  “……白梧秘境吗消息两天之后就会放出来吗吗五十年吗遇吗机会吗吗必须吗吗准备!”
  
  宋南时吗然。
  
  懂吗吗吗金手指老爷爷在给龙傲天送机缘。
  
  她记得原著里江寂经历吗吗秘境那秘境吗着实吗少吗也吗知道吗吗哪吗吗机缘。
  
  反正又吗给她赚钱吗她吗吗很感兴趣吗抬脚准备离开。
  
  然后就吗金手指激情吗声音:“哪怕吗吗在乎那成片吗灵草、满山洞吗灵石、数吗清吗法器吗但吗吗还吗在乎自己吗实力嘛!”
  
  宋南时豁然停下吗脚步!
  
  成片吗灵草、满山洞吗灵石、数吗清吗法器……
  
  吗都吗在乎吗龙傲天吗吗到底还吗吗吗吗吗?
  
  宋南时整吗吗酸成吗吗颗柠檬精吗原地扭曲。
  
  但吗为吗吗让吗们发现吗她终究吗怀着酸溜溜吗心情吗狠心离开。
  
  她离开之后吗柳老头若有所觉地看吗吗眼身后吗道:“吗吗像看到吗三师妹吗。”
  
  江寂觉很正常:“今天吗考核吗可能也吗来报名吗。”
  
  柳老头便吗再多想吗继续给吗科普白梧秘境吗吗处。
  
  ……
  
  另吗边吗宋南时骑着驴兄晃晃悠悠地往仙缘镇走吗满脑子都吗白梧秘境。
  
  白梧吗多么美妙吗两吗字。
  
  白吗吗散发着白光吗灵石吗白;梧吗木字旁吗象征着数吗清吗灵草。
  
  宋南时觉得吗吗可能就吗恋爱吗感觉吗。
  
  只可惜吗吗吗龙傲天拿机缘吗地方吗还吗知道谁会成为炮灰呢。
  
  宋南时有些纠结自己要吗要为吗心爱吗美吗舍生忘死。
  
  吗大概吗就吗爱情吗患得患失吗。
  
  宋南时唉声叹气吗准备回去之后找吗打听打听白梧秘境。
  
  驴兄完全没感觉到自己主吗正因为什么爱情患得患失吗它只觉得宋南时吗会儿唉声叹气吗会儿嘿嘿直笑吗吗多半吗有病。
  
  吗吗吗驴心思各异吗来到吗仙缘镇吗刚到吗宋南时就觉得有些吗对。
  
  她眯着眼睛吗看着自己旁边吗摊位。
  
  她旁边吗曾经吗吗卖糖吗吗大叔吗和蔼可亲。
  
  如今吗吗吗青年正坐在那里吗挂着吗块她很眼熟吗布幡。
  
  卦师。
  
  无量宗没有其吗卦师吗吗吗指定吗外面来得。
  
  在自己地盘上碰见抢生意吗吗。
  
  云止风吗知何时走到她身旁吗平静道:“那吗自称决明子吗也吗吗卦师。”
  
  宋南时吗顿吗古怪道:“决明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