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下载免费读
宋南时挂了通讯符之后,觉得老天这是在玩她。
  
  前十七年,她是平平无奇一路人甲。
  
  但就在这短短一个月里,她见主角们的次数比以往一两年都勤快。
  
  前脚捡了龙傲天的玉佩老爷爷,后脚成了重生女主背景板,这次就更过分了,好家伙,直接把她当成了甜宠文男女主的媒婆用。
  
  宋南时很理解这三本书的剧情眼看着都要一起展开了的紧迫。
  
  但她觉得,也不能逮着她一个NPC往死了用。
  
  可是男女主没有直接相遇,而是经了她这个媒婆的手,她又觉得很合理。
  
  毕竟以小师妹那平均一个月出两次洞府、一年出两次宗门的重度社恐性格,男女主这是得积了八百辈子的缘分才能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相遇啊。
  
  宋南时神情莫测地看了一眼黑兔男主。
  
  那位妖族太子现在还被她绑在案台上,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一双黑漆漆的兔眼里满是警惕。
  
  他神情无比凶狠,宋南时毫不怀疑,她现在要是敢轻举妄动,这位妖族太子就能现场给她表演一下什么叫做兔子急了也咬人。
  
  不过没有关系,她已经通知了女主,马上就能甩掉这只烫手山芋。
  
  当然,哪怕她再怎么急迫,也不能直接就对女主说你未来老公马上就要被我活剥了,你赶紧过来领人。
  
  不说女主怎么想,这里可还有一个能听得懂人话的男主呢。
  
  郁椒椒重度社恐,好糊弄,可这位男主据说是从他父皇十八个皇子里杀出重围的太子,那心眼子没有一千估计也有八百了。
  
  她以一个相对合理的理由对自己的师妹发出了邀请,还不能让这个男主怀疑自己是不是看破了他的身份。
  
  宋南时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的表现和说辞。
宋南时挂了通讯符之后觉得老天这是在玩她前十七年她是平平无奇一路人甲但就在这短短一个月里她见主角们的次数比以往一两年都勤快前脚捡了龙傲天的玉佩老爷爷后脚成了重生女主背景板这次就更过分了好家伙直接把她当成了甜宠文男女主的媒婆用宋南时很理解这三本书的剧情眼看着都要一起展开了的紧迫但她觉得也不能逮着她一个往死了用可是男女主没有直接相遇而是经了她这个媒婆的手她又觉得很合理毕竟以小师妹那平均一个月出两次洞府一年出两次宗门的重度社恐性格男女主这是得积了八百辈子的缘分才能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相遇啊宋南时神情莫测地看了一眼黑兔男主那位妖族太子现在还被她绑在案台上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一双黑漆漆的兔眼里满是警惕他神情无比凶狠宋南时毫不怀疑她现在要是敢轻举妄动这位妖族太子就能现场给她表演一下什么叫做兔子急了也咬人不过没有关系她已经通知了女主马上就能甩掉这只烫手山芋当然哪怕她再怎么急迫也不能直接就对女主说你未来老公马上就要被我活剥了你赶紧过来领人不说女主怎么想这里可还有一个能听得懂人话的男主呢郁椒椒重度社恐好糊弄可这位男主据说是从他父皇十八个皇子里杀出重围的太子那心眼子没有一千估计也有八百了她以一个相对合理的理由对自己的师妹发出了邀请还不能让这个男主怀疑自己是不是看破了他的身份宋南时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的表现和说辞很好很完美滴水不漏她可真是个小天才眼看着摆脱这个棘手的男主在即宋南时看男主的神情就不由得缓和了一些想到方才的误会宋南时觉得自己有必要在男主被女主接走之前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于是她就带着一脸慈爱的微笑走向了案台括弧她自己以为的慈爱括弧完毕放在池述安眼里就是这个可怕的人族女子一脸看食材的神情走向了他她手里甚至还拿着菜刀池述安神情狠厉决定这女子真的把他当食材他拼死也要咬下她一块肉来她慢慢走近池述安心神紧绷然后他就见这可怕的女子轻手轻脚的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还笑眯眯道别害怕啊小兔子我怎么会吃了你呢她轻柔地把他提了起来然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真肥池述安这人族女子果然还是想吃了他吧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的宋南时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将这兔子放在一旁想着等会儿小师妹来了她该以怎洋一个合理的理由把男主交给她刚这么想着她身上的通讯符就开始发烫宋南时拿起一看正是郁椒椒的通讯符宋南时顿时喜上眉梢她心情很好的接通了通讯符椒椒啊话没说完就听见对面郁椒椒欲哭无泪道师姐我明天再找你吧今天来不了了赵师姐她要拉我去镇上宋南时赵师姐赵妍不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一个甜宠文女主一个退婚了龙傲天的反派什么时候关系好到能一起逛街了还没等她说话就听通讯符那头赵妍嚣张道我是怕你在洞府里呆得长蘑菇本小姐乐意找你玩你还不高兴这是谁你师姐吗那让她一起去要不然我们去她哪里也行宋南时闻言迅速道谢谢不必再见开玩笑真让赵妍来了以她那性格保不齐这男主就真成一锅兔肉了挂了通讯符宋南时眉头紧锁她看了一眼被她放在一旁的兔子未免夜长梦多她现在也不是不可以直接把兔子给小师妹送过去但那样的话哪怕小师妹不会怀疑这个八百个心眼子的男主也未必不会起疑也就是说这兔子还得在她这里待上一天宋南时她顿时面无表情了起来但是这个时候池述安看着她的神情变化却连警惕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自己都能感觉到了宋南时自然也能看到于是她便纠结了起来男主这个情况按理说最起码得先给他点儿吃的让他恢复精力但是男主吃灵石宋南时她起身从厨房里拿了根胡萝卜放在兔子面前面无表情道吃吃个屁的灵石在原著里女主发现男主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也是不知道这男主是吃灵石的也没见女主把男主养死了池述安这魔鬼究竟是想让他吃胡萝卜还是准备拿这根胡萝卜把他给炖了最终宋南时快刀斩乱麻的把那兔子和胡萝卜一起关进了笼子里免得自己师妹的未来男朋友跑了眼不见心不烦她走出洞府透气一出门就见驴兄满地的撒欢宋南时顿时就觉得自己是开了个养殖场一会儿乌龟一会儿兔子一会儿驴她当年或许就该拜师御兽峰才合理她上前驴兄别玩了驴兄颠颠的跑了过来想拉宋南时一起玩然而才刚靠近驴兄突然顿住面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情宋南时还没反应过来它便疯狂地咳嗽了起来驴头乱甩宋南时一惊驴兄你怎么了她走过去想查看情况刚走了两步就见驴兄猛然吐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正好砸在了宋南时脚边吐完它一脸舒服了的表情没等宋南时看看它究竟什么情况立刻又撒欢地往外跑宋南时挂了通讯符之后,觉得老天这是在玩她。
  
  前十七年,她是平平无奇一路人甲。
  
  但就在这短短一个月里,她见主角们的次数比以往一两年都勤快。
  
  前脚捡了龙傲天的玉佩老爷爷,后脚成了重生女主背景板,这次就更过分了,好家伙,直接把她当成了甜宠文男女主的媒婆用。
  
  宋南时很理解这三本书的剧情眼看着都要一起展开了的紧迫。
  
  但她觉得,也不能逮着她一个NPC往死了用。
  
  可是男女主没有直接相遇,而是经了她这个媒婆的手,她又觉得很合理。
  
  毕竟以小师妹那平均一个月出两次洞府、一年出两次宗门的重度社恐性格,男女主这是得积了八百辈子的缘分才能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相遇啊。
  
  宋南时神情莫测地看了一眼黑兔男主。
  
  那位妖族太子现在还被她绑在案台上,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一双黑漆漆的兔眼里满是警惕。
  
  他神情无比凶狠,宋南时毫不怀疑,她现在要是敢轻举妄动,这位妖族太子就能现场给她表演一下什么叫做兔子急了也咬人。
  
  不过没有关系,她已经通知了女主,马上就能甩掉这只烫手山芋。
  
  当然,哪怕她再怎么急迫,也不能直接就对女主说你未来老公马上就要被我活剥了,你赶紧过来领人。
  
  不说女主怎么想,这里可还有一个能听得懂人话的男主呢。
  
  郁椒椒重度社恐,好糊弄,可这位男主据说是从他父皇十八个皇子里杀出重围的太子,那心眼子没有一千估计也有八百了。
  
  她以一个相对合理的理由对自己的师妹发出了邀请,还不能让这个男主怀疑自己是不是看破了他的身份。
  
  宋南时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的表现和说辞。
  
  很好,很完美,滴水不漏。
  
  她可真是个小天才。
  
  眼看着摆脱这个棘手的男主在即,宋南时看男主的神情就不由得缓和了一些。
  
  想到方才的误会,宋南时觉得自己有必要在男主被女主接走之前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
  
  于是她就带着一脸慈爱的微笑走向了案台。
  
  括弧,她自己以为的慈爱,括弧完毕。
  
  放在池述安眼里,就是这个可怕的人族女子一脸看食材的神情走向了他!
  
  她手里甚至还拿着菜刀!
  
  池述安神情狠厉,决定这女子真的把他当食材,他拼死也要咬下她一块肉来!
  
  她慢慢走近,池述安心神紧绷。
  
  ……然后他就见这可怕的女子轻手轻脚的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还笑眯眯道:“别害怕啊小兔子,我怎么会吃了你呢。”
  
  她轻柔地把他提了起来。
  
  然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真肥。”
  
  池述安:“……”这人族女子果然还是想吃了他吧!
  
  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的宋南时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将这兔子放在一旁,想着等会儿小师妹来了她该以怎洋一个合理的理由把男主交给她。
  
  刚这么想着,她身上的通讯符就开始发烫,宋南时拿起一看,正是郁椒椒的通讯符。
  
  宋南时顿时喜上眉梢。
  
  她心情很好的接通了通讯符:“椒椒啊……”
  
  话没说完,就听见对面郁椒椒欲哭无泪道:“师姐,我明天再找你吧,今天来不了了,赵师姐她要拉我去镇上。”
  
  宋南时:“……”
  
  赵师姐,赵妍。
  
  不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一个甜宠文女主,一个退婚了龙傲天的反派,什么时候关系好到能一起逛街了?
  
  还没等她说话,就听通讯符那头,赵妍嚣张道:“我是怕你在洞府里呆得长蘑菇!本小姐乐意找你玩你还不高兴?这是谁?你师姐吗?那让她一起去,要不然我们去她哪里也行……”
  
  宋南时闻言迅速道:“谢谢!不必!再见!”
  
  开玩笑,真让赵妍来了,以她那性格,保不齐这男主就真成一锅兔肉了。
  
  挂了通讯符,宋南时眉头紧锁。
  
  她看了一眼被她放在一旁的兔子。
  
  未免夜长梦多,她现在也不是不可以直接把兔子给小师妹送过去。
  
  但那样的话,哪怕小师妹不会怀疑,这个八百个心眼子的男主也未必不会起疑。
  
  也就是说……这兔子还得在她这里待上一天。
  
  宋南时:“……”
  
  她顿时面无表情了起来。
  
  但是这个时候,池述安看着她的神情变化,却连警惕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
  
  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他自己都能感觉到了,宋南时自然也能看到。
  
  于是她便纠结了起来。
  
  男主这个情况,按理说最起码得先给他点儿吃的让他恢复精力。
  
  但是男主吃灵石。
  
  宋南时:“……”
  
  她起身,从厨房里拿了根胡萝卜放在兔子面前,面无表情道:“吃。”
  
  吃个屁的灵石,在原著里女主发现男主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也是不知道这男主是吃灵石的,也没见女主把男主养死了。
  
  池述安:“……”
  
  这魔鬼究竟是想让他吃胡萝卜,还是准备拿这根胡萝卜把他给炖了?
  
  最终,宋南时快刀斩乱麻的把那兔子和胡萝卜一起关进了笼子里,免得自己师妹的未来男朋友跑了。
  
  眼不见心不烦,她走出洞府透气。
  
  一出门,就见驴兄满地的撒欢。
  
  宋南时顿时就觉得自己是开了个养殖场,一会儿乌龟一会儿兔子一会儿驴,她当年或许就该拜师御兽峰才合理。
  
  她上前:“驴兄,别玩了。”
  
  驴兄颠颠的跑了过来,想拉宋南时一起玩。
  
  然而才刚靠近,驴兄突然顿住,面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情。
  
  宋南时还没反应过来,它便疯狂地咳嗽了起来,驴头乱甩。
  
  宋南时一惊:“驴兄,你怎么了?”
  
  她走过去想查看情况,刚走了两步,就见驴兄猛然吐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正好砸在了宋南时脚边。
  
  吐完,它一脸“舒服了”的表情,没等宋南时看看它究竟什么情况,立刻又撒欢地往外跑。
  
宋南时挂了通讯符之后,觉得老天这是在玩她。
  
  前十七年,她是平平无奇一路人甲。
  
  但就在这短短一个月里,她见主角们的次数比以往一两年都勤快。
  
  前脚捡了龙傲天的玉佩老爷爷,后脚成了重生女主背景板,这次就更过分了,好家伙,直接把她当成了甜宠文男女主的媒婆用。
  
  宋南时很理解这三本书的剧情眼看着都要一起展开了的紧迫。
  
  但她觉得,也不能逮着她一个NPC往死了用。
  
  可是男女主没有直接相遇,而是经了她这个媒婆的手,她又觉得很合理。
  
  毕竟以小师妹那平均一个月出两次洞府、一年出两次宗门的重度社恐性格,男女主这是得积了八百辈子的缘分才能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相遇啊。
  
  宋南时神情莫测地看了一眼黑兔男主。
  
  那位妖族太子现在还被她绑在案台上,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一双黑漆漆的兔眼里满是警惕。
  
  他神情无比凶狠,宋南时毫不怀疑,她现在要是敢轻举妄动,这位妖族太子就能现场给她表演一下什么叫做兔子急了也咬人。
  
  不过没有关系,她已经通知了女主,马上就能甩掉这只烫手山芋。
  
  当然,哪怕她再怎么急迫,也不能直接就对女主说你未来老公马上就要被我活剥了,你赶紧过来领人。
  
  不说女主怎么想,这里可还有一个能听得懂人话的男主呢。
  
  郁椒椒重度社恐,好糊弄,可这位男主据说是从他父皇十八个皇子里杀出重围的太子,那心眼子没有一千估计也有八百了。
  
  她以一个相对合理的理由对自己的师妹发出了邀请,还不能让这个男主怀疑自己是不是看破了他的身份。
  
  宋南时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的表现和说辞。
  
  很好,很完美,滴水不漏。
  
  她可真是个小天才。
  
  眼看着摆脱这个棘手的男主在即,宋南时看男主的神情就不由得缓和了一些。
  
  想到方才的误会,宋南时觉得自己有必要在男主被女主接走之前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
  
  于是她就带着一脸慈爱的微笑走向了案台。
  
  括弧,她自己以为的慈爱,括弧完毕。
  
  放在池述安眼里,就是这个可怕的人族女子一脸看食材的神情走向了他!
  
  她手里甚至还拿着菜刀!
  
  池述安神情狠厉,决定这女子真的把他当食材,他拼死也要咬下她一块肉来!
  
  她慢慢走近,池述安心神紧绷。
  
  ……然后他就见这可怕的女子轻手轻脚的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还笑眯眯道:“别害怕啊小兔子,我怎么会吃了你呢。”
  
  她轻柔地把他提了起来。
  
  然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真肥。”
  
  池述安:“……”这人族女子果然还是想吃了他吧!
  
  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的宋南时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将这兔子放在一旁,想着等会儿小师妹来了她该以怎洋一个合理的理由把男主交给她。
  
  刚这么想着,她身上的通讯符就开始发烫,宋南时拿起一看,正是郁椒椒的通讯符。
  
  宋南时顿时喜上眉梢。
  
  她心情很好的接通了通讯符:“椒椒啊……”
  
  话没说完,就听见对面郁椒椒欲哭无泪道:“师姐,我明天再找你吧,今天来不了了,赵师姐她要拉我去镇上。”
  
  宋南时:“……”
  
  赵师姐,赵妍。
  
  不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一个甜宠文女主,一个退婚了龙傲天的反派,什么时候关系好到能一起逛街了?
  
  还没等她说话,就听通讯符那头,赵妍嚣张道:“我是怕你在洞府里呆得长蘑菇!本小姐乐意找你玩你还不高兴?这是谁?你师姐吗?那让她一起去,要不然我们去她哪里也行……”
  
  宋南时闻言迅速道:“谢谢!不必!再见!”
  
  开玩笑,真让赵妍来了,以她那性格,保不齐这男主就真成一锅兔肉了。
  
  挂了通讯符,宋南时眉头紧锁。
  
  她看了一眼被她放在一旁的兔子。
  
  未免夜长梦多,她现在也不是不可以直接把兔子给小师妹送过去。
  
  但那样的话,哪怕小师妹不会怀疑,这个八百个心眼子的男主也未必不会起疑。
  
  也就是说……这兔子还得在她这里待上一天。
  
  宋南时:“……”
  
  她顿时面无表情了起来。
  
  但是这个时候,池述安看着她的神情变化,却连警惕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
  
  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他自己都能感觉到了,宋南时自然也能看到。
  
  于是她便纠结了起来。
  
  男主这个情况,按理说最起码得先给他点儿吃的让他恢复精力。
  
  但是男主吃灵石。
  
  宋南时:“……”
  
  她起身,从厨房里拿了根胡萝卜放在兔子面前,面无表情道:“吃。”
  
  吃个屁的灵石,在原著里女主发现男主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也是不知道这男主是吃灵石的,也没见女主把男主养死了。
  
  池述安:“……”
  
  这魔鬼究竟是想让他吃胡萝卜,还是准备拿这根胡萝卜把他给炖了?
  
  最终,宋南时快刀斩乱麻的把那兔子和胡萝卜一起关进了笼子里,免得自己师妹的未来男朋友跑了。
  
  眼不见心不烦,她走出洞府透气。
  
  一出门,就见驴兄满地的撒欢。
  
  宋南时顿时就觉得自己是开了个养殖场,一会儿乌龟一会儿兔子一会儿驴,她当年或许就该拜师御兽峰才合理。
  
  她上前:“驴兄,别玩了。”
  
  驴兄颠颠的跑了过来,想拉宋南时一起玩。
  
  然而才刚靠近,驴兄突然顿住,面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情。
  
  宋南时还没反应过来,它便疯狂地咳嗽了起来,驴头乱甩。
  
  宋南时一惊:“驴兄,你怎么了?”
  
  她走过去想查看情况,刚走了两步,就见驴兄猛然吐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正好砸在了宋南时脚边。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