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下载免费读
社畜和未来的魔头可能这辈子也搞不清一个火葬场文女主的脑补能力究竟有多出色。
  
  云止风满脑子都是麒麟血玉,视线频频落在宋南时的驴身上。
  
  宋南时也不遑多让,有一眼没一眼的盯着对方的驴看,思忖着该怎么让云止风想起来这驴是许给了她的。
  
  两个虐恋情深的主人公就这么各怀鬼胎,满心都是对方(的驴),一路之上气氛居然分外融洽。
  
  宋南时:“你这驴……”
  
  云止风:“这头驴……”
  
  他们异口同声,话音落下,齐齐顿住。
  
  四目相对。
  
  宋南时最先反应过来,先发制人,张嘴就对对方的驴来了一波商业吹捧,用词之直白,言语之夸张,听得云止风一愣一愣的。
  
  他这辈子也没想到有人能这么真情实感的吹一头驴。
  
  给他整不会了。
  
  他不想被宋南时抢占先机,硬着头皮想互吹回去。
  
  但奈何麒麟子到底是才过了三个月的逃亡生活,被生活毒打的还不如宋南时彻底,哪怕是学会了砍价这一特殊技能,麒麟子的矜持和骄傲到底是还在身上的。
  
  他对着那张驴脸左看右看,愣是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
  
  麒麟子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想开口,就见驴兄突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张嘴就是不满的一顿输出。
  
  “啊啊啊——呃!”
  
  云止风:“……”
  
  他缓缓地直起了身,违心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他觉得,做人,多多少少还是要有点儿底线的。
  
  这一局,他败的心服口服,彻彻底底。
  
  宋南时见状冷笑一声。
  
  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儿!
  
  斗赢了的宋南时昂首挺胸,一扫被坑了三百灵石的颓然。
  
  微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淌,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然而这世间读不懂空气的人就是这么多。
  
  一个和他们同行了一段路的修士见宋南时吹了一路的驴,心说这驴有什么好吹的,下意识的转头看了过来。
  
  然后就被宋南时的长相惊艳了。
  
  宋南时穷归穷,但她要是肯靠脸吃饭,也是饿不住她的。
  
  这兄台一见惊艳,身为男人的那点儿虚荣心当即就上来了,看了眼美人身边那个穷的只能骑驴的小白脸,昂首挺胸的骑着自己的天马走了过去。
  
  他用一分炫耀九分油腻的语气道:“仙子,驴有什么好看的,你看看我这天马……”
  
  话还没说完,两双眼睛齐刷刷看了过去。
  
  云止风面无表情。
  
  宋南时冷笑:“你没事吧?要吃溜溜梅吗?”
  
  连驴兄都很不满自己被人贬低,张嘴对着对方的天马就是一顿输出。
  
  修士和天马:“……”
  
  他们灰溜溜地走开。
  
  宋南时这才收回视线,冷笑道:“我这辈子最讨厌当着我的面炫富的人。”
  
  云止风闻言顿时一言难尽地看了过来,欲言又止:“你觉得,他这是在对你炫富?”
社畜和未来的魔头可能这辈子也搞不清一个火葬场文女主的脑补能力究竟有多出色云止风满脑子都是麒麟血玉视线频频落在宋南时的驴身上宋南时也不遑多让有一眼没一眼的盯着对方的驴看思忖着该怎么让云止风想起来这驴是许给了她的两个虐恋情深的主人公就这么各怀鬼胎满心都是对方的驴一路之上气氛居然分外融洽宋南时你这驴云止风这头驴他们异口同声话音落下齐齐顿住四目相对宋南时最先反应过来先发制人张嘴就对对方的驴来了一波商业吹捧用词之直白言语之夸张听得云止风一愣一愣的他这辈子也没想到有人能这么真情实感的吹一头驴给他整不会了他不想被宋南时抢占先机硬着头皮想互吹回去但奈何麒麟子到底是才过了三个月的逃亡生活被生活毒打的还不如宋南时彻底哪怕是学会了砍价这一特殊技能麒麟子的矜持和骄傲到底是还在身上的他对着那张驴脸左看右看愣是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麒麟子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想开口就见驴兄突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张嘴就是不满的一顿输出啊啊啊呃云止风他缓缓地直起了身违心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觉得做人多多少少还是要有点儿底线的这一局他败的心服口服彻彻底底宋南时见状冷笑一声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儿斗赢了的宋南时昂首挺胸一扫被坑了三百灵石的颓然微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淌一时间谁也没说话然而这世间读不懂空气的人就是这么多一个和他们同行了一段路的修士见宋南时吹了一路的驴心说这驴有什么好吹的下意识的转头看了过来然后就被宋南时的长相惊艳了宋南时穷归穷但她要是肯靠脸吃饭也是饿不住她的这兄台一见惊艳身为男人的那点儿虚荣心当即就上来了看了眼美人身边那个穷的只能骑驴的小白脸昂首挺胸的骑着自己的天马走了过去他用一分炫耀九分油腻的语气道仙子驴有什么好看的你看看我这天马话还没说完两双眼睛齐刷刷看了过去云止风面无表情宋南时冷笑你没事吧要吃溜溜梅吗连驴兄都很不满自己被人贬低张嘴对着对方的天马就是一顿输出修士和天马他们灰溜溜地走开宋南时这才收回视线冷笑道我这辈子最讨厌当着我的面炫富的人云止风闻言顿时一言难尽地看了过来欲言又止你觉得他这是在对你炫富宋南时那不然呢云止风他明白宋南时靠脸吃不了饭的原因了一波三折的到了深山宋南时熟练的开始准备东西云止风则一边寻找四周适合打猎的地点一边留意着那头驴的动向他现在要尽量减少动用灵力在他能够屏蔽云家对他灵力的追踪之前他动用一次灵力就是在为云家指明一次方向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平日里摆摊得来的猎物都是依靠长年累月的剑术和剑修本身的强悍得来的他还有伤在身对付普通的猎物或者低阶灵兽还行看到高阶的灵兽只能绕道他这般思量着漫不经心地往宋南时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就是一顿你在干什么他声音中充满了困惑只见宋南时的身前摆了一个炼丹炉一个大锅甚至还有若干锅碗瓢盆不像是来采药的活像是来野炊的他话说的时候她正把那只寄居了影鬼的乌龟往外掏一副要煲龟汤的模样宋南时抬头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我有一味丹药需要新鲜的药材才能炼制所以我把炼丹的家伙也带来了就地炼丹云止风困惑不减看着那半截的炼丹炉可是这破损的炼丹炉应该也炼不了丹啊宋南时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谁说我用这个炼丹了云止风那你宋南时把那口大铁锅往前一放这个云止风我虽然不是丹师但我也知道这很离谱他喃喃道那你的丹炉该不会宋南时露齿一笑做饭的云止风离了大谱了他一言难尽地看着她这姑娘知道制式不合格的丹炉练不出丹吗还是说别人不能但她能云止风若有所思此时宋南时已经不管丹炉的事了放出了龟龟牵好绳就道龟龟走咱们去找灵药找灵石这么在行找灵药你一定也能影鬼生无可恋的趴在地上云止风见影鬼在她手上还没死好奇道用它找灵药宋南时它说它有寻宝鼠的血脉云止风这个影鬼为了活着也挺不容易的寻宝鼠属实是拿捏住宋南时的命脉了宋南时牵着影鬼找灵药走了不远影鬼见四周一片空旷顿时就起了逃跑的心思社畜和未来魔头可能辈子也搞清火葬场文女主脑补能力究竟有多出色。
  
  云止风满脑子都麒麟血玉视线频频落在宋南时驴身上。
  
  宋南时也遑多让有眼没眼盯着对方驴看思忖着该怎么让云止风想起来驴许给她。
  
  两虐恋情深主公就么各怀鬼胎满心都对方(驴)路之上气氛居然分外融洽。
  
  宋南时:“驴……”
  
  云止风:“头驴……”
  
  们异口同声话音落下齐齐顿住。
  
  四目相对。
  
  宋南时最先反应过来先发制张嘴就对对方驴来波商业吹捧用词之直白言语之夸张听得云止风愣愣。
  
  辈子也没想到有能么真情实感吹头驴。
  
  给整会。
  
  想被宋南时抢占先机硬着头皮想互吹回去。
  
  但奈何麒麟子到底才过三月逃亡生活被生活毒打还如宋南时彻底哪怕学会砍价特殊技能麒麟子矜持和骄傲到底还在身上。
  
  对着那张驴脸左看右看愣找出句合适话来。
  
  麒麟子咬咬牙硬着头皮想开口就见驴兄突然转头看眼张嘴就满顿输出。
  
  “啊啊啊——呃!”
  
  云止风:“……”
  
  缓缓地直起身违心话再也说出口。
  
  觉得做多多少少还要有点儿底线。
  
  局败心服口服彻彻底底。
  
  宋南时见状冷笑声。
  
  和斗还嫩点儿!
  
  斗赢宋南时昂首挺胸扫被坑三百灵石颓然。
  
  微妙气氛在两之间流淌时间谁也没说话。
  
  然而世间读懂空气就么多。
  
  和们同行段路修士见宋南时吹路驴心说驴有什么吹下意识转头看过来。
  
  然后就被宋南时长相惊艳。
  
  宋南时穷归穷但她要肯靠脸吃饭也饿住她。
  
  兄台见惊艳身为男那点儿虚荣心当即就上来看眼美身边那穷只能骑驴小白脸昂首挺胸骑着自己天马走过去。
  
  用分炫耀九分油腻语气道:“仙子驴有什么看看看天马……”
  
  话还没说完两双眼睛齐刷刷看过去。
  
  云止风面无表情。
  
  宋南时冷笑:“没事?要吃溜溜梅?”
  
  连驴兄都很满自己被贬低张嘴对着对方天马就顿输出。
  
  修士和天马:“……”
  
  们灰溜溜地走开。
  
  宋南时才收回视线冷笑道:“辈子最讨厌当着面炫富。”
  
  云止风闻言顿时言难尽地看过来欲言又止:“觉得在对炫富?”
  
  宋南时:“那然呢?”
  
  云止风:“……”
  
  明白宋南时靠脸吃饭原因。
  
  波三折到深山宋南时熟练开始准备东西云止风则边寻找四周适合打猎地点边留意着那头驴动向。
  
  现在要尽量减少动用灵力在能够屏蔽云家对灵力追踪之前动用次灵力就在为云家指明次方向。
  
  也正因为样平日里摆摊得来猎物都依靠长年累月剑术和剑修本身强悍得来。
  
  还有伤在身对付普通猎物或者低阶灵兽还行看到高阶灵兽只能绕道。
  
  般思量着漫经心地往宋南时方向看眼。
  
  然后就顿。
  
  “在干什么?”声音中充满困惑。
  
  只见宋南时身前摆炼丹炉、大锅甚至还有若干锅碗瓢盆像来采药活像来野炊。
  
  话说时候她正把那只寄居影鬼乌龟往外掏副要煲龟汤模样。
  
  宋南时抬头看眼理所当然:“有味丹药需要新鲜药材才能炼制所以把炼丹家伙也带来就地炼丹。”
  
  云止风困惑减看着那半截炼丹炉:“可破损炼丹炉应该也炼丹啊。”
  
  宋南时轻飘飘地看眼:“谁说用炼丹。”
  
  云止风:“那……”
  
  宋南时把那口大铁锅往前放:“。”
  
  云止风:“……”
  
  虽然丹师但也知道很离谱。
  
  喃喃道:“那丹炉该会……”
  
  宋南时露齿笑:“做饭。”
  
  云止风:“……”
  
  离大谱。
  
  言难尽地看着她。
  
  姑娘知道制式合格丹炉练出丹?
  
  还说……别能但她能?
  
  云止风若有所思。
  
  此时宋南时已经管丹炉事放出龟龟牵绳就道:“龟龟走咱们去找灵药!找灵石么在行找灵药定也能!”
  
  影鬼生无可恋趴在地上。
  
  云止风见影鬼在她手上还没死奇道:“用它找灵药?”
  
  宋南时:“它说它有寻宝鼠血脉!”
  
  云止风:“……”影鬼为活着也挺容易。
  
  寻宝鼠属实拿捏住宋南时命脉。
  
  宋南时牵着影鬼找灵药走远影鬼见四周片空旷顿时就起逃跑心思。
社畜和未来的魔头可能这辈子也搞不清一个火葬场文女主的脑补能力究竟有多出色。
  
  云止风满脑子都是麒麟血玉,视线频频落在宋南时的驴身上。
  
  宋南时也不遑多让,有一眼没一眼的盯着对方的驴看,思忖着该怎么让云止风想起来这驴是许给了她的。
  
  两个虐恋情深的主人公就这么各怀鬼胎,满心都是对方(的驴),一路之上气氛居然分外融洽。
  
  宋南时:“你这驴……”
  
  云止风:“这头驴……”
  
  他们异口同声,话音落下,齐齐顿住。
  
  四目相对。
  
  宋南时最先反应过来,先发制人,张嘴就对对方的驴来了一波商业吹捧,用词之直白,言语之夸张,听得云止风一愣一愣的。
  
  他这辈子也没想到有人能这么真情实感的吹一头驴。
  
  给他整不会了。
  
  他不想被宋南时抢占先机,硬着头皮想互吹回去。
  
  但奈何麒麟子到底是才过了三个月的逃亡生活,被生活毒打的还不如宋南时彻底,哪怕是学会了砍价这一特殊技能,麒麟子的矜持和骄傲到底是还在身上的。
  
  他对着那张驴脸左看右看,愣是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
  
  麒麟子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想开口,就见驴兄突然转头看了他一眼,张嘴就是不满的一顿输出。
  
  “啊啊啊——呃!”
  
  云止风:“……”
  
  他缓缓地直起了身,违心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他觉得,做人,多多少少还是要有点儿底线的。
  
  这一局,他败的心服口服,彻彻底底。
  
  宋南时见状冷笑一声。
  
  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儿!
  
  斗赢了的宋南时昂首挺胸,一扫被坑了三百灵石的颓然。
  
  微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淌,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然而这世间读不懂空气的人就是这么多。
  
  一个和他们同行了一段路的修士见宋南时吹了一路的驴,心说这驴有什么好吹的,下意识的转头看了过来。
  
  然后就被宋南时的长相惊艳了。
  
  宋南时穷归穷,但她要是肯靠脸吃饭,也是饿不住她的。
  
  这兄台一见惊艳,身为男人的那点儿虚荣心当即就上来了,看了眼美人身边那个穷的只能骑驴的小白脸,昂首挺胸的骑着自己的天马走了过去。
  
  他用一分炫耀九分油腻的语气道:“仙子,驴有什么好看的,你看看我这天马……”
  
  话还没说完,两双眼睛齐刷刷看了过去。
  
  云止风面无表情。
  
  宋南时冷笑:“你没事吧?要吃溜溜梅吗?”
  
  连驴兄都很不满自己被人贬低,张嘴对着对方的天马就是一顿输出。
  
  修士和天马:“……”
  
  他们灰溜溜地走开。
  
  宋南时这才收回视线,冷笑道:“我这辈子最讨厌当着我的面炫富的人。”
  
  云止风闻言顿时一言难尽地看了过来,欲言又止:“你觉得,他这是在对你炫富?”
  
  宋南时:“那不然呢?”
  
  云止风:“……”
  
  他明白宋南时靠脸吃不了饭的原因了。
  
  一波三折的到了深山,宋南时熟练的开始准备东西,云止风则一边寻找四周适合打猎的地点,一边留意着那头驴的动向。
  
  他现在要尽量减少动用灵力,在他能够屏蔽云家对他灵力的追踪之前,他动用一次灵力,就是在为云家指明一次方向。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平日里摆摊得来的猎物都是依靠长年累月的剑术和剑修本身的强悍得来的。
  
  他还有伤在身,对付普通的猎物或者低阶灵兽还行,看到高阶的灵兽只能绕道。
  
  他这般思量着,漫不经心地往宋南时的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就是一顿。
  
  “你在干什么?”他声音中充满了困惑。
  
  只见,宋南时的身前摆了一个炼丹炉、一个大锅,甚至还有若干锅碗瓢盆,不像是来采药的,活像是来野炊的。
  
  他话说的时候,她正把那只寄居了影鬼的乌龟往外掏,一副要煲龟汤的模样。
  
  宋南时抬头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我有一味丹药,需要新鲜的药材才能炼制,所以我把炼丹的家伙也带来了,就地炼丹。”
  
  云止风困惑不减,看着那半截的炼丹炉:“可是这破损的炼丹炉应该也炼不了丹啊。”
  
  宋南时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谁说我用这个炼丹了。”
  
  云止风:“那你……”
  
  宋南时把那口大铁锅往前一放:“这个。”
  
  云止风:“……”
  
  我虽然不是丹师,但我也知道这很离谱。
  
  他喃喃道:“那你的丹炉该不会……”
  
  宋南时露齿一笑:“做饭的。”
  
  云止风:“……”
  
  离了大谱了。
  
  他一言难尽地看着她。
  
  这姑娘知道制式不合格的丹炉练不出丹吗?
  
  还是说……别人不能,但她能?
  
  云止风若有所思。
  
  此时,宋南时已经不管丹炉的事了,放出了龟龟牵好绳就道:“龟龟,走,咱们去找灵药!找灵石这么在行,找灵药你一定也能!”
  
  影鬼生无可恋的趴在地上。
  
  云止风见影鬼在她手上还没死,好奇道:“用它找灵药?”
  
  宋南时:“它说它有寻宝鼠的血脉!”
  
  云止风:“……”这个影鬼为了活着也挺不容易的。
  
  寻宝鼠,属实是拿捏住宋南时的命脉了。
  
  宋南时牵着影鬼找灵药,走了不远,影鬼见四周一片空旷,顿时就起了逃跑的心思。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