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下载免费读
半个时辰之后。
  
  云止风面无表情地坐在驴背上。
  
  他腰背挺的笔直,气质凌然,一举一动皆是赏心悦目,令人见之忘俗。
  
  公子如剑,气势如虹。
  
  ……然后他就被不满的驴子甩了甩。
  
  “啊啊啊——呃!”驴子发出抗议的叫声。
  
  云止风下意识地紧了紧缰绳。
  
  “小兄弟小兄弟,”一旁的买卖人见状连忙道:“你腰背别绷的这么紧,手也松点劲,不然你难受驴也难受,哪怕是不心疼自己,一头驴这么贵,你也心疼心疼驴。”
  
  买卖人对他不专业的态度非常不满。
  
  云止风:“……”
  
  他默默地松了松腰背。
  
  “诶~这就对了!”买卖人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万分的赞赏。
  
  云止风默默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
  
  再睁开,他冷静道:“钱货两清,驴,我骑走了。”
  
  买卖人笑眯眯:“要的要的。”
  
  云止风拽着缰绳就要离开。
  
  然而还没起步,他又突然回头,一双漆黑的眼睛定定的看向买卖人。
  
  买卖人脸上的笑容一僵,险些以为他要变卦,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了?”
  
  云止风开口:“你这个驴……”
  
  买卖人打起精神。
  
  云止风:“它会骑人吗?”
  
  买卖人:“……”
  
  此时此刻,他遇到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离谱的问题。
  
  问他这驴能骑吗?很常见。
  
  问他这驴骑人吗……
  
  买卖人沉默半晌,谨慎道:“正常情况下,驴是给人骑的,它是不骑人的。”
  
  话音落下,就见眼前这脑子似乎有些不正常的哥们真心实意地松了口气。
  
  他声音都轻松了几分:“驾!”
  
  等待已久的小毛驴顿时撒开蹄子,欢快地往城门外跑。
  
  买卖人神情复杂地回到了自己的摊位上。
  
  旁边人问他:“做成了买卖怎么还不开心?”
  
  买卖人沉默半晌,突然唏嘘道:“如今修真界压力也不小啊,好好一个帅小伙,居然硬生生修炼给修疯了!”
  
  修炼修疯了的云止风很顺利地离开了仙缘镇。
  
  但他并不准备走远,而是一转头,带着驴进了深山。
  
  那些人在他的灵力泄露后顺势追来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一味躲避只会陷入前三个月的循环,这次,追杀要躲,但是他要让他们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而正好,云止风前脚刚离开仙缘镇不久,后脚,一群轻装简骑的人就顺着灵力的波动追进了仙缘镇。
  
  ……
  
  无量宗。
  
  宋南时觉得自己这日子真是越过越有意思了。
  
  从前一年到头都见不到自己那师尊几次,这次师尊回来才短短几天,居然就见了他两次。
  
  而且……
  
  宋南时不着痕迹地四下看了看。
  
  这次居然没有看到几乎时时刻刻侍奉在师尊身边的二师姐。
  
  她觉得,二师姐的火葬场约莫是开的差不多了。
  
  她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就听见上首的不归剑尊冷不丁问道:“你在想什么?”
  
  宋南时脱口而出:“想二师姐。”
  
  不归剑尊:“……”
  
  方才还目下无尘的仙尊手指微微动了动。
  
  诸袖。
  
  从前,无论他在哪儿,她几乎都侍奉在他身边。
  
  可是这几日,他几乎没再见过她的身影。
  
  诸袖侍奉在这里的时候,他没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
  
  可她离开的这几日,他却恍然觉得小童端来的茶不再合口,别人研的墨似乎也不衬心意。
  
  这些都不算什么,与之相比,更让他忍受的是习惯。
  
  他已经习惯了她在这里,在他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习惯他一开口,便有个声音叫他师尊。
  
  不归剑尊恍然片刻。
  
  他突然问道:“你可知这几日你二师姐在忙什么?”
  
  宋南时想了想。
  
  然后她认真道:“在创业。”
  
  不归剑尊:“???”
  
  宋南时见状就说得具体了点:“投资火葬场。”
  
  不归剑尊:“……”
  
  他沉默良久,冷静问道:“火葬是佛修或者笃信佛教之人才用的,无量宗的山脚下,已经有这么多佛教信徒了吗?”
  
  宋南时腼腆的笑了笑,道:“也许师姐是想开个全修真界连锁呢。”
  
  不归剑尊:“……”
  
  他觉得自己这个徒弟越说越离谱了,索性不再问诸袖的事,而是直接问出了叫她过来的原因。
  
  他问:“你在灵兽阁挑选灵兽时,遇到了意外?”
  
  宋南时闻言顿时积极道:“是,御兽峰的师叔养的凶兽失控了,我虽然没事,但师叔过意不去,还给了我五千灵石呢。”
  
  说完,她暗示性极强的看了一眼自家师尊。
  
  不归剑尊:“……你去找你师姐领钱。”
  
  宋南时笑眯眯地道了声是。
  
  不归剑尊冷着脸,又问道:“你用离火困住了那凶兽?”
  
  宋南时想了想,道:“算不上困住吧,就是把它的皮毛烧黑了。”
  
  她腼腆道:“您也知道,卦师的手段,也就那样。”
  
  不归剑尊不说话,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
  
  随即他又问:“和你一起的御敌的那少年叫什么?可是无量宗的?”
  
  宋南时一顿。
  
  随即她面不改色道:“我也正找这人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好人啊!”
  
  不归剑尊:“也就是说,你并不认识他?”
  
  宋南时斩钉截铁:“不认识。”
  
  不归剑尊面色淡淡,也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
  
  他只问道:“那你觉得,那剑修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
  
  宋南时回想了一下。
  
  然后斩钉截铁道:“菜!”
  
  不归剑尊一顿:“菜?”
  
  宋南时神色认真:“还穷。”
  
  又菜又爱玩,还是个穷鬼。
  
  不归剑尊:“……”
  
  一时间,他竟然分不清自己这个徒弟是装傻充愣还是真傻。
  
  他看了她片刻,平静道:“你自小就有主见,有些事情,你应该会有分寸。”
半个时辰之后云止风面无表情地坐在驴背上他腰背挺的笔直气质凌然一举一动皆是赏心悦目令人见之忘俗公子如剑气势如虹然后他就被不满的驴子甩了甩啊啊啊呃驴子发出抗议的叫声云止风下意识地紧了紧缰绳小兄弟小兄弟一旁的买卖人见状连忙道你腰背别绷的这么紧手也松点劲不然你难受驴也难受哪怕是不心疼自己一头驴这么贵你也心疼心疼驴买卖人对他不专业的态度非常不满云止风他默默地松了松腰背诶这就对了买卖人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万分的赞赏云止风默默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再睁开他冷静道钱货两清驴我骑走了买卖人笑眯眯要的要的云止风拽着缰绳就要离开然而还没起步他又突然回头一双漆黑的眼睛定定的看向买卖人买卖人脸上的笑容一僵险些以为他要变卦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了云止风开口你这个驴买卖人打起精神云止风它会骑人吗买卖人此时此刻他遇到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离谱的问题问他这驴能骑吗很常见问他这驴骑人吗买卖人沉默半晌谨慎道正常情况下驴是给人骑的它是不骑人的话音落下就见眼前这脑子似乎有些不正常的哥们真心实意地松了口气他声音都轻松了几分驾等待已久的小毛驴顿时撒开蹄子欢快地往城门外跑买卖人神情复杂地回到了自己的摊位上旁边人问他做成了买卖怎么还不开心买卖人沉默半晌突然唏嘘道如今修真界压力也不小啊好好一个帅小伙居然硬生生修炼给修疯了修炼修疯了的云止风很顺利地离开了仙缘镇但他并不准备走远而是一转头带着驴进了深山那些人在他的灵力泄露后顺势追来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一味躲避只会陷入前三个月的循环这次追杀要躲但是他要让他们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而正好云止风前脚刚离开仙缘镇不久后脚一群轻装简骑的人就顺着灵力的波动追进了仙缘镇无量宗宋南时觉得自己这日子真是越过越有意思了从前一年到头都见不到自己那师尊几次这次师尊回来才短短几天居然就见了他两次而且宋南时不着痕迹地四下看了看这次居然没有看到几乎时时刻刻侍奉在师尊身边的二师姐她觉得二师姐的火葬场约莫是开的差不多了她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就听见上首的不归剑尊冷不丁问道你在想什么宋南时脱口而出想二师姐不归剑尊方才还目下无尘的仙尊手指微微动了动诸袖从前无论他在哪儿她几乎都侍奉在他身边可是这几日他几乎没再见过她的身影诸袖侍奉在这里的时候他没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可她离开的这几日他却恍然觉得小童端来的茶不再合口别人研的墨似乎也不衬心意这些都不算什么与之相比更让他忍受的是习惯他已经习惯了她在这里在他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习惯他一开口便有个声音叫他师尊不归剑尊恍然片刻他突然问道你可知这几日你二师姐在忙什么宋南时想了想然后她认真道在创业不归剑尊宋南时见状就说得具体了点投资火葬场不归剑尊他沉默良久冷静问道火葬是佛修或者笃信佛教之人才用的无量宗的山脚下已经有这么多佛教信徒了吗宋南时腼腆的笑了笑道也许师姐是想开个全修真界连锁呢不归剑尊他觉得自己这个徒弟越说越离谱了索性不再问诸袖的事而是直接问出了叫她过来的原因他问你在灵兽阁挑选灵兽时遇到了意外宋南时闻言顿时积极道是御兽峰的师叔养的凶兽失控了我虽然没事但师叔过意不去还给了我五千灵石呢说完她暗示性极强的看了一眼自家师尊不归剑尊你去找你师姐领钱宋南时笑眯眯地道了声是不归剑尊冷着脸又问道你用离火困住了那凶兽宋南时想了想道算不上困住吧就是把它的皮毛烧黑了她腼腆道您也知道卦师的手段也就那样不归剑尊不说话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随即他又问和你一起的御敌的那少年叫什么可是无量宗的宋南时一顿随即她面不改色道我也正找这人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好人啊不归剑尊也就是说你并不认识他宋南时斩钉截铁不认识不归剑尊面色淡淡也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他只问道那你觉得那剑修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宋南时回想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道菜不归剑尊一顿菜宋南时神色认真还穷又菜又爱玩还是个穷鬼不归剑尊一时间他竟然分不清自己这个徒弟是装傻充愣还是真傻他看了她片刻平静道你自小就有主见有些事情你应该会有分寸半时辰之后。
  
  云止风面无表情地坐在驴背上。
  
  腰背挺笔直气质凌然举动皆赏心悦目令见之忘俗。
  
  公子如剑气势如虹。
  
  ……然后就被满驴子甩甩。
  
  “啊啊啊——呃!”驴子发出抗议叫声。
  
  云止风下意识地紧紧缰绳。
  
  “小兄弟小兄弟”旁买卖见状连忙道:“腰背别绷么紧手也松点劲然难受驴也难受哪怕心疼自己头驴么贵也心疼心疼驴。”
  
  买卖对专业态度非常满。
  
  云止风:“……”
  
  默默地松松腰背。
  
  “诶~就对!”买卖冲竖大拇指万分赞赏。
  
  云止风默默闭闭眼深吸口气。
  
  再睁开冷静道:“钱货两清驴骑走。”
  
  买卖笑眯眯:“要要。”
  
  云止风拽着缰绳就要离开。
  
  然而还没起步又突然回头双漆黑眼睛定定看向买卖。
  
  买卖脸上笑容僵险些以为要变卦结结巴巴道:“怎、怎么?”
  
  云止风开口:“驴……”
  
  买卖打起精神。
  
  云止风:“它会骑?”
  
  买卖:“……”
  
  此时此刻遇到自己职业生涯中最离谱问题。
  
  问驴能骑?很常见。
  
  问驴骑……
  
  买卖沉默半晌谨慎道:“正常情况下驴给骑它骑。”
  
  话音落下就见眼前脑子似乎有些正常哥们真心实意地松口气。
  
  声音都轻松几分:“驾!”
  
  等待已久小毛驴顿时撒开蹄子欢快地往城门外跑。
  
  买卖神情复杂地回到自己摊位上。
  
  旁边问:“做成买卖怎么还开心?”
  
  买卖沉默半晌突然唏嘘道:“如今修真界压力也小啊帅小伙居然硬生生修炼给修疯!”
  
  修炼修疯云止风很顺利地离开仙缘镇。
  
  但并准备走远而转头带着驴进深山。
  
  那些在灵力泄露后顺势追来已经既定事实味躲避只会陷入前三月循环次追杀要躲但要让们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而正云止风前脚刚离开仙缘镇久后脚群轻装简骑就顺着灵力波动追进仙缘镇。
  
  ……
  
  无量宗。
  
  宋南时觉得自己日子真越过越有意思。
  
  从前年到头都见到自己那师尊几次次师尊回来才短短几天居然就见两次。
  
  而且……
  
  宋南时着痕迹地四下看看。
  
  次居然没有看到几乎时时刻刻侍奉在师尊身边二师姐。
  
  她觉得二师姐火葬场约莫开差多。
  
  她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就听见上首归剑尊冷丁问道:“在想什么?”
  
  宋南时脱口而出:“想二师姐。”
  
  归剑尊:“……”
  
  方才还目下无尘仙尊手指微微动动。
  
  诸袖。
  
  从前无论在哪儿她几乎都侍奉在身边。
  
  可几日几乎没再见过她身影。
  
  诸袖侍奉在里时候没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
  
  可她离开几日却恍然觉得小童端来茶再合口别研墨似乎也衬心意。
  
  些都算什么与之相比更让忍受习惯。
  
  已经习惯她在里在眼就能看到地方习惯开口便有声音叫师尊。
  
  归剑尊恍然片刻。
  
  突然问道:“可知几日二师姐在忙什么?”
  
  宋南时想想。
  
  然后她认真道:“在创业。”
  
  归剑尊:“???”
  
  宋南时见状就说得具体点:“投资火葬场。”
  
  归剑尊:“……”
  
  沉默良久冷静问道:“火葬佛修或者笃信佛教之才用无量宗山脚下已经有么多佛教信徒?”
  
  宋南时腼腆笑笑道:“也许师姐想开全修真界连锁呢。”
  
  归剑尊:“……”
  
  觉得自己徒弟越说越离谱索性再问诸袖事而直接问出叫她过来原因。
  
  问:“在灵兽阁挑选灵兽时遇到意外?”
  
  宋南时闻言顿时积极道:“御兽峰师叔养凶兽失控虽然没事但师叔过意去还给五千灵石呢。”
  
  说完她暗示性极强看眼自家师尊。
  
  归剑尊:“……去找师姐领钱。”
  
  宋南时笑眯眯地道声。
  
  归剑尊冷着脸又问道:“用离火困住那凶兽?”
  
  宋南时想想道:“算上困住就把它皮毛烧黑。”
  
  她腼腆道:“您也知道卦师手段也就那样。”
  
  归剑尊说话意味明地看她眼。
  
  随即又问:“和起御敌那少年叫什么?可无量宗?”
  
  宋南时顿。
  
  随即她面改色道:“也正找呢路见平拔刀相助啊!”
  
  归剑尊:“也就说并认识?”
  
  宋南时斩钉截铁:“认识。”
  
  归剑尊面色淡淡也知道信还没信。
  
  只问道:“那觉得那剑修什么样?”
  
  什么样?
  
  宋南时回想下。
  
  然后斩钉截铁道:“菜!”
  
  归剑尊顿:“菜?”
  
  宋南时神色认真:“还穷。”
  
  又菜又爱玩还穷鬼。
  
  归剑尊:“……”
  
  时间竟然分清自己徒弟装傻充愣还真傻。
  
  看她片刻平静道:“自小就有主见有些事情应该会有分寸。”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