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下载免费读
状若猛虎的凶兽在偌大的灵兽阁横冲直撞。
  
  瘦弱的少女驮着一头驴,面不改色地在凶兽的追赶下夺命狂奔。
  
  或许是这一人一驴的组合太过耀眼,凶兽从头到尾只盯着他们追,旁人连个眼神都欠奉。
  
  于是,所有有幸目睹这一幕的修士都觉得,自己此生大概都看不到比这更离谱的场景了。
  
  有人震惊之下喃喃道:“这姑娘……不当个体修可惜了啊。”
  
  社恐的郁椒椒听见了,心中莫名升起一股诡异的骄傲,忍不住小声道:“师姐小时候……和体修们学过两手的。”
  
  一旁的赵妍:“……”
  
  她闭了闭眼,冷声道:“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眼看着这一对师姐妹没一个靠谱的,赵妍忍不住站了出来,厉声道:“宋南时,你是个傻子吗!还不快把那驴丢下分头跑!”
  
  一听要丢驴,宋南时还没什么反应,她背上的驴瞬间就勒紧了她的脖子,发出了杀驴似的惨叫。
  
  宋南时差点儿喘不过气来,忍不住道:“驴兄,冷静,冷静!”
  
  眼看着宋南时连个驴都搞不定,赵妍恨铁不成钢,又道:“不丢驴,那把我给你的那袋兽粮丢出来,吸引凶兽注意!”
  
  宋南时听得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当即空出手掏出了还剩半袋的兽粮,扬手往空中一撒——
  
  然后,只见那驴子也是眼前一亮,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张嘴把那兽粮接住了大半。
  
  剩下的大半混合驴子张嘴时的口水,批头盖脸的撒在了身后凶兽的脸上。
  
  宋南时:“……”
  
  赵妍:“……”
  
  凶兽闭了闭眼,此时此刻,竟沉默了下来。
  
  但宋南时丝毫没觉得高兴。
  
  她微微转头,问身后的驴子:“驴兄,你这么想和我同年同月同日死吗?”
  
  驴子羞愧的低下头。
  
  下一刻,身后凶兽的吼叫更加暴怒了起来。
  
  赵妍闭了闭眼睛。
  
  她转头,冷静地看向一旁的郁椒椒,“你这个师姐……”
  
  她顿了顿:“她是不是傻?”
  
  郁椒椒:“……”她羞愧地低下了头。
  
  赵妍急的打转,郁椒椒也不知所措,此时灵兽阁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能阻止凶兽的。
  
  而正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悄无声息的从众人身旁掠过,不知不觉地就出现在了凶兽身后。
  
  ……
  
  宋南时夺命狂奔。
  
  她一边夺命狂奔,一边想着她那个“永动机”计划值不值得自己和一头驴同年同月同日死。
  
  驴子不敢吭气,安静如鸡。
  
  她欲言又止:“驴兄……”
  
  “宋南时。”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耳中。
  
  宋南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瞬间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云止风大兄弟!
  
  她下意识地想要回头。
  
  “宋南时,躲开。”
  
  那声音又道。
  
  宋南时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前冲了半米!
  
  下一刻,一道剑痕狠狠地斩落在了她和那凶兽之间,在她和凶兽间划开了一道分割线。
  
  宋南时趁此机会回头,就见一身粗布衣裳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凶兽面前,手中一把锋利的长剑几乎是和他那身落魄打扮毫不相配的名贵。
  
  宋南时震惊。
  
  真没看出来,这兄弟居然深藏不露!
  
  而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听见那绝非常人的兄弟冷声道:“愣着做什么!跑!”
  
  宋南时闻言毫不犹豫,背着驴就跑。
  
  开玩笑,人家再深藏不露,保命还是最重要的。
  
  一边跑,她一边回头看。
  
  此时凶兽已经反应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冲向了云止风。
  
  云止风同样气势十足,抬起长剑应敌,一股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架势。
  
  一人一兽打在一起,打的怎么样宋南时看不出来,但单凭气势,宋南时觉得云止风没输!
  
  这时,被接二连三阻挡了几轮的凶兽暴怒,伸出巴掌就拍向了云止风。
  
  云止风抬起剑阻挡。
  
  然后气势十足的云止风就被凶兽全力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拍飞了。
  
  宋南时:“……”
  
  这是什么中看不中用的八秒真男人。
  
  她当机立断,抬手把背后的驴兄往前一扔,一个助跑起跳稳稳地落在了驴子身上。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驴兄还在发愣,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被人骑了。
  
  宋南时:“驴兄,转头。”
  
  驴子大惊!
  
  好不容易跑这么远,转什么头!
  
  宋南时直接掰过它的脖子强行转弯:“转头,救人!”
  
  说着,她一巴掌拍在驴屁股上,等驴子恼羞成怒跑起来的时候,她一双眼睛紧紧定在倒在地上的云止风身上。
  
  十米、三米、一米。
  
  宋南时猛然弯下了身,一个用力将云止风拉了上来,横放在自己身前。
  
  凶兽一看宋南时非但不跑还来抢人,当时就怒了,嘶吼着冲了过来。
  
  宋南时突然抬手,两指之间不知何时夹着一根黑色玉签。
  
  玉签之上,古朴的“离”字清晰可见。
  
  “离为火。”宋南时抬手将玉签抛了出去。
  
  玉签落地,转瞬化为一个火圈,将凶兽围在中间。
  
  宋南时也不看凶兽能不能困得住,猛抬驴脖子,驴子一个急刹车强行转弯。
  
  她冷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被困的凶兽:“吼!”
  
  驴兄嗷的一声,驮着两个人撒丫子就跑。
  
  永动机计划,完美。
  
  这时,云止风横躺在宋南时怀里睁开了眼睛。
  
  他动了动,想起来。
  
  宋南时直接按住了他,“你老实点。”
  
  云止风:“……”他沉默。
  
  宋南时便问:“你打不过那凶兽?”
  
  云止风:“现在,打不过。”
状若猛虎的凶兽在偌大的灵兽阁横冲直撞瘦弱的少女驮着一头驴面不改色地在凶兽的追赶下夺命狂奔或许是这一人一驴的组合太过耀眼凶兽从头到尾只盯着他们追旁人连个眼神都欠奉于是所有有幸目睹这一幕的修士都觉得自己此生大概都看不到比这更离谱的场景了有人震惊之下喃喃道这姑娘不当个体修可惜了啊社恐的郁椒椒听见了心中莫名升起一股诡异的骄傲忍不住小声道师姐小时候和体修们学过两手的一旁的赵妍她闭了闭眼冷声道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眼看着这一对师姐妹没一个靠谱的赵妍忍不住站了出来厉声道宋南时你是个傻子吗还不快把那驴丢下分头跑一听要丢驴宋南时还没什么反应她背上的驴瞬间就勒紧了她的脖子发出了杀驴似的惨叫宋南时差点儿喘不过气来忍不住道驴兄冷静冷静眼看着宋南时连个驴都搞不定赵妍恨铁不成钢又道不丢驴那把我给你的那袋兽粮丢出来吸引凶兽注意宋南时听得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当即空出手掏出了还剩半袋的兽粮扬手往空中一撒然后只见那驴子也是眼前一亮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张嘴把那兽粮接住了大半剩下的大半混合驴子张嘴时的口水批头盖脸的撒在了身后凶兽的脸上宋南时赵妍凶兽闭了闭眼此时此刻竟沉默了下来但宋南时丝毫没觉得高兴她微微转头问身后的驴子驴兄你这么想和我同年同月同日死吗驴子羞愧的低下头下一刻身后凶兽的吼叫更加暴怒了起来赵妍闭了闭眼睛她转头冷静地看向一旁的郁椒椒你这个师姐她顿了顿她是不是傻郁椒椒她羞愧地低下了头赵妍急的打转郁椒椒也不知所措此时灵兽阁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能阻止凶兽的而正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悄无声息的从众人身旁掠过不知不觉地就出现在了凶兽身后宋南时夺命狂奔她一边夺命狂奔一边想着她那个永动机计划值不值得自己和一头驴同年同月同日死驴子不敢吭气安静如鸡她欲言又止驴兄宋南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耳中宋南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瞬间认出了声音的主人云止风大兄弟她下意识地想要回头宋南时躲开那声音又道宋南时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前冲了半米下一刻一道剑痕狠狠地斩落在了她和那凶兽之间在她和凶兽间划开了一道分割线宋南时趁此机会回头就见一身粗布衣裳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凶兽面前手中一把锋利的长剑几乎是和他那身落魄打扮毫不相配的名贵宋南时震惊真没看出来这兄弟居然深藏不露而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听见那绝非常人的兄弟冷声道愣着做什么跑宋南时闻言毫不犹豫背着驴就跑开玩笑人家再深藏不露保命还是最重要的一边跑她一边回头看此时凶兽已经反应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冲向了云止风云止风同样气势十足抬起长剑应敌一股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架势一人一兽打在一起打的怎么样宋南时看不出来但单凭气势宋南时觉得云止风没输这时被接二连三阻挡了几轮的凶兽暴怒伸出巴掌就拍向了云止风云止风抬起剑阻挡然后气势十足的云止风就被凶兽全力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拍飞了宋南时这是什么中看不中用的八秒真男人她当机立断抬手把背后的驴兄往前一扔一个助跑起跳稳稳地落在了驴子身上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驴兄还在发愣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被人骑了宋南时驴兄转头驴子大惊好不容易跑这么远转什么头宋南时直接掰过它的脖子强行转弯转头救人说着她一巴掌拍在驴屁股上等驴子恼羞成怒跑起来的时候她一双眼睛紧紧定在倒在地上的云止风身上十米三米一米宋南时猛然弯下了身一个用力将云止风拉了上来横放在自己身前凶兽一看宋南时非但不跑还来抢人当时就怒了嘶吼着冲了过来宋南时突然抬手两指之间不知何时夹着一根黑色玉签玉签之上古朴的离字清晰可见离为火宋南时抬手将玉签抛了出去玉签落地转瞬化为一个火圈将凶兽围在中间宋南时也不看凶兽能不能困得住猛抬驴脖子驴子一个急刹车强行转弯她冷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被困的凶兽吼驴兄嗷的一声驮着两个人撒丫子就跑永动机计划完美这时云止风横躺在宋南时怀里睁开了眼睛他动了动想起来宋南时直接按住了他你老实点云止风他沉默宋南时便问你打不过那凶兽云止风现在打不过状若猛虎凶兽在偌大灵兽阁横冲直撞。
  
  瘦弱少女驮着头驴面改色地在凶兽追赶下夺命狂奔。
  
  或许驴组合太过耀眼凶兽从头到尾只盯着们追旁连眼神都欠奉。
  
  于所有有幸目睹幕修士都觉得自己此生大概都看到比更离谱场景。
  
  有震惊之下喃喃道:“姑娘……当体修可惜啊。”
  
  社恐郁椒椒听见心中莫名升起股诡异骄傲忍住小声道:“师姐小时候……和体修们学过两手。”
  
  旁赵妍:“……”
  
  她闭闭眼冷声道:“现在说时候!”
  
  眼看着对师姐妹没靠谱赵妍忍住站出来厉声道:“宋南时傻子!还快把那驴丢下分头跑!”
  
  听要丢驴宋南时还没什么反应她背上驴瞬间就勒紧她脖子发出杀驴似惨叫。
  
  宋南时差点儿喘过气来忍住道:“驴兄冷静冷静!”
  
  眼看着宋南时连驴都搞定赵妍恨铁成钢又道:“丢驴那把给那袋兽粮丢出来吸引凶兽注意!”
  
  宋南时听得眼前亮觉得办法当即空出手掏出还剩半袋兽粮扬手往空中撒——
  
  然后只见那驴子也眼前亮几乎条件反射般张嘴把那兽粮接住大半。
  
  剩下大半混合驴子张嘴时口水批头盖脸撒在身后凶兽脸上。
  
  宋南时:“……”
  
  赵妍:“……”
  
  凶兽闭闭眼此时此刻竟沉默下来。
  
  但宋南时丝毫没觉得高兴。
  
  她微微转头问身后驴子:“驴兄么想和同年同月同日死?”
  
  驴子羞愧低下头。
  
  下刻身后凶兽吼叫更加暴怒起来。
  
  赵妍闭闭眼睛。
  
  她转头冷静地看向旁郁椒椒“师姐……”
  
  她顿顿:“她傻?”
  
  郁椒椒:“……”她羞愧地低下头。
  
  赵妍急打转郁椒椒也知所措此时灵兽阁么多竟没有能阻止凶兽。
  
  而正在时影突然悄无声息从众身旁掠过知觉地就出现在凶兽身后。
  
  ……
  
  宋南时夺命狂奔。
  
  她边夺命狂奔边想着她那“永动机”计划值值得自己和头驴同年同月同日死。
  
  驴子敢吭气安静如鸡。
  
  她欲言又止:“驴兄……”
  
  “宋南时。”
  
  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耳中。
  
  宋南时也知道为什么瞬间认出声音主。
  
  云止风大兄弟!
  
  她下意识地想要回头。
  
  “宋南时躲开。”
  
  那声音又道。
  
  宋南时几乎下意识地往前冲半米!
  
  下刻道剑痕狠狠地斩落在她和那凶兽之间在她和凶兽间划开道分割线。
  
  宋南时趁此机会回头就见身粗布衣裳身影背对着她站在凶兽面前手中把锋利长剑几乎和那身落魄打扮毫相配名贵。
  
  宋南时震惊。
  
  真没看出来兄弟居然深藏露!
  
  而念头刚刚闪过就听见那绝非常兄弟冷声道:“愣着做什么!跑!”
  
  宋南时闻言毫犹豫背着驴就跑。
  
  开玩笑家再深藏露保命还最重要。
  
  边跑她边回头看。
  
  此时凶兽已经反应过来气势汹汹冲向云止风。
  
  云止风同样气势十足抬起长剑应敌股生死看淡服就干架势。
  
  兽打在起打怎么样宋南时看出来但单凭气势宋南时觉得云止风没输!
  
  时被接二连三阻挡几轮凶兽暴怒伸出巴掌就拍向云止风。
  
  云止风抬起剑阻挡。
  
  然后气势十足云止风就被凶兽全力巴掌毫留情地拍飞。
  
  宋南时:“……”
  
  什么中看中用八秒真男。
  
  她当机立断抬手把背后驴兄往前扔助跑起跳稳稳地落在驴子身上。
  
  行云流水气呵成。
  
  驴兄还在发愣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被骑。
  
  宋南时:“驴兄转头。”
  
  驴子大惊!
  
  容易跑么远转什么头!
  
  宋南时直接掰过它脖子强行转弯:“转头救!”
  
  说着她巴掌拍在驴屁股上等驴子恼羞成怒跑起来时候她双眼睛紧紧定在倒在地上云止风身上。
  
  十米、三米、米。
  
  宋南时猛然弯下身用力将云止风拉上来横放在自己身前。
  
  凶兽看宋南时非但跑还来抢当时就怒嘶吼着冲过来。
  
  宋南时突然抬手两指之间知何时夹着根黑色玉签。
  
  玉签之上古朴“离”字清晰可见。
  
  “离为火。”宋南时抬手将玉签抛出去。
  
  玉签落地转瞬化为火圈将凶兽围在中间。
  
  宋南时也看凶兽能能困得住猛抬驴脖子驴子急刹车强行转弯。
  
  她冷声道:“愣着干什么!还快跑!”
  
  被困凶兽:“吼!”
  
  驴兄嗷声驮着两撒丫子就跑。
  
  永动机计划完美。
  
  时云止风横躺在宋南时怀里睁开眼睛。
  
  动动想起来。
  
  宋南时直接按住“老实点。”
  
  云止风:“……”沉默。
  
  宋南时便问:“打过那凶兽?”
  
  云止风:“现在打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