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下载免费读
宋南时觉得自己似乎被那个命不久矣的青年当成了骗子。
  
  但她掰手算了算,发现这人居然是她近半个月来第一个开张的客户,顿时决定原谅他。
  
  况且她说了如此大实话,这青年居然也没站起来揍她,宋南时当时就感动的一塌糊涂。
  
  这兄弟,好人。
  
  她坐在二麻子桥旁自己的摊位上,和那青年的摊子斜对面隔了三四个摊位,怜悯的打量着青年。
  
  可惜好人不长命。
  
  造化弄人。
  
  青年坐在摊位旁,闭着眼睛假寐,两条大长腿一条伸直一条曲起,对周围的一切无动于衷。
  
  换句话说,他摊位上没什么人,所以他才能这么摸鱼。
  
  宋南时又看了看自己的摊位。
  
  一只寒鸦和她对上视线,拍拍翅膀嫌弃的飞走了。
  
  宋南时:“……”
  
  放眼望去,一整条街上,再也找不出第三个和他们一样冷清的摊位了。
  
  她狠狠地共情了。
  
  按理说,在修真的世界里,算命这种事情应该挺吃得开,宋南时靠着算命养活自己也不至于穷成这样。
  
  但可惜的是,这年头大家都听不得真话。
  
  偏偏宋南时被师老头教导的时候就立过誓,跟着他入此门,无论算出什么,都不可说谎。
  
  她十二岁的时候第一次摆摊出卦,碰见的第一个顾客让她帮忙算算自己老婆有没有出轨。
  
  她开卦算了算,发现他老婆倒是好好的,但他自己出轨了不说,他的那个情人还给他戴了个绿帽子。
  
  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顾客,宋南时积极的把这个附加信息告诉了他。
  
  由于没控制住音量,当时半条街的人都看了过来。
  
  那人显然也是个听不得真话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站起来就要打她。
  
  还没给钱。
  
  从此以后宋南时一战成名。
  
  但这个成名的结果就是,镇上的人都知道她算得准,但没几个敢来找她算的。
  
  从那以后,宋南时就自修了一门《说话的艺术》。
  
  所以,这青年,绝对的好人呐!
  
  不知道是这个青年开了个好头还是她今天的卦真的起作用了,她出摊半个月没开张,今天一天倒是又接了两个单子。
  
  一个是个遮遮掩掩的小哥。
  
  他坐下就道:“我做生意失败了两次。”
  
  宋南时点头:“嗯。”
  
  小哥:“所以我想找半仙您算一算,我现在手里的这个生意还会不会再失败,我的出路又在哪里。”
  
  宋南时当着他的面起卦。
  
  破财的卦,还是一破到底。
  
  宋南时沉默片刻,在小哥殷切的目光中,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抽出了一张名片,道:“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个。”
宋南时觉得自己似乎被那个命不久矣的青年当成了骗子但她掰手算了算发现这人居然是她近半个月来第一个开张的客户顿时决定原谅他况且她说了如此大实话这青年居然也没站起来揍她宋南时当时就感动的一塌糊涂这兄弟好人她坐在二麻子桥旁自己的摊位上和那青年的摊子斜对面隔了三四个摊位怜悯的打量着青年可惜好人不长命造化弄人青年坐在摊位旁闭着眼睛假寐两条大长腿一条伸直一条曲起对周围的一切无动于衷换句话说他摊位上没什么人所以他才能这么摸鱼宋南时又看了看自己的摊位一只寒鸦和她对上视线拍拍翅膀嫌弃的飞走了宋南时放眼望去一整条街上再也找不出第三个和他们一样冷清的摊位了她狠狠地共情了按理说在修真的世界里算命这种事情应该挺吃得开宋南时靠着算命养活自己也不至于穷成这样但可惜的是这年头大家都听不得真话偏偏宋南时被师老头教导的时候就立过誓跟着他入此门无论算出什么都不可说谎她十二岁的时候第一次摆摊出卦碰见的第一个顾客让她帮忙算算自己老婆有没有出轨她开卦算了算发现他老婆倒是好好的但他自己出轨了不说他的那个情人还给他戴了个绿帽子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顾客宋南时积极的把这个附加信息告诉了他由于没控制住音量当时半条街的人都看了过来那人显然也是个听不得真话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站起来就要打她还没给钱从此以后宋南时一战成名但这个成名的结果就是镇上的人都知道她算得准但没几个敢来找她算的从那以后宋南时就自修了一门说话的艺术所以这青年绝对的好人呐不知道是这个青年开了个好头还是她今天的卦真的起作用了她出摊半个月没开张今天一天倒是又接了两个单子一个是个遮遮掩掩的小哥他坐下就道我做生意失败了两次宋南时点头嗯小哥所以我想找半仙您算一算我现在手里的这个生意还会不会再失败我的出路又在哪里宋南时当着他的面起卦破财的卦还是一破到底宋南时沉默片刻在小哥殷切的目光中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抽出了一张名片道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个小哥看了一眼富婆重金求子通讯符小哥他沉默半晌大彻大悟道我明白了他捏着名片走了到下午又来了个小姐姐小姐姐一坐下就道算姻缘宋南时最喜欢算姻缘的当场就开卦然后她又沉默了这姐们身上的红线都快乱成了麻她想了想试探道您是合欢宗的小姐姐娇笑道你这小卦师有点儿本事宋南时红线乱成这样这合欢宗的姐们高低也得是个门派骨干这时小姐姐已经道我有个大师兄一个小师弟大师兄一夜七次一次半个时辰小师弟一夜一次一次一夜奴家不知道该选哪一个还请大师解惑宋南时实不相瞒这个频率这个时长如果不是修士的话她会建议他们看看男科她看了眼小姐姐的脸色发挥说话的艺术小孩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都要了小姐姐心花怒放满意的离开一天里这两个卦算的宋南时心力交瘁到了收摊的时间她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然后一抬头就看见那青年正盯着她看神情颇为一言难尽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了他也正收摊宋南时一看好家伙一个没卖出去明白了这还是个穷鬼命不久矣了还这么穷可怜摸了摸衣袖里那只不知为何蔫巴巴的乌龟宋南时决定发挥一下临终关怀精神她走过去问兄弟尊姓大名青年看了她一眼声音低沉云止风宋南时道我叫宋南时云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我再免费送你一卦帮你算算你的财运如何云止风可有可无随你宋南时再次起卦然后她的龟甲裂了宋南时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的龟甲她是算财运又不是算国运你裂个什么裂还是说这龟甲真的用太久了宋南时抬头看了一眼云止风的粗布衣裳觉得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云止风倒也不失望只道你的龟甲多少钱我赔宋南时大气的挥手不用我回去就把那小乌龟的龟壳扒了龟肉还能炖个汤呢宋南时衣袖里小乌龟狠狠一抖云止风似乎是轻笑了一声等她看过去的时候他就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他随意挥了挥手道就此别过宋南时觉得自己似乎被那个命不久矣的青年当成了骗子。
  
  但她掰手算了算,发现这人居然是她近半个月来第一个开张的客户,顿时决定原谅他。
  
  况且她说了如此大实话,这青年居然也没站起来揍她,宋南时当时就感动的一塌糊涂。
  
  这兄弟,好人。
  
  她坐在二麻子桥旁自己的摊位上,和那青年的摊子斜对面隔了三四个摊位,怜悯的打量着青年。
  
  可惜好人不长命。
  
  造化弄人。
  
  青年坐在摊位旁,闭着眼睛假寐,两条大长腿一条伸直一条曲起,对周围的一切无动于衷。
  
  换句话说,他摊位上没什么人,所以他才能这么摸鱼。
  
  宋南时又看了看自己的摊位。
  
  一只寒鸦和她对上视线,拍拍翅膀嫌弃的飞走了。
  
  宋南时:“……”
  
  放眼望去,一整条街上,再也找不出第三个和他们一样冷清的摊位了。
  
  她狠狠地共情了。
  
  按理说,在修真的世界里,算命这种事情应该挺吃得开,宋南时靠着算命养活自己也不至于穷成这样。
  
  但可惜的是,这年头大家都听不得真话。
  
  偏偏宋南时被师老头教导的时候就立过誓,跟着他入此门,无论算出什么,都不可说谎。
  
  她十二岁的时候第一次摆摊出卦,碰见的第一个顾客让她帮忙算算自己老婆有没有出轨。
  
  她开卦算了算,发现他老婆倒是好好的,但他自己出轨了不说,他的那个情人还给他戴了个绿帽子。
  
  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顾客,宋南时积极的把这个附加信息告诉了他。
  
  由于没控制住音量,当时半条街的人都看了过来。
  
  那人显然也是个听不得真话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站起来就要打她。
  
  还没给钱。
  
  从此以后宋南时一战成名。
  
  但这个成名的结果就是,镇上的人都知道她算得准,但没几个敢来找她算的。
  
  从那以后,宋南时就自修了一门《说话的艺术》。
  
  所以,这青年,绝对的好人呐!
  
  不知道是这个青年开了个好头还是她今天的卦真的起作用了,她出摊半个月没开张,今天一天倒是又接了两个单子。
  
  一个是个遮遮掩掩的小哥。
  
  他坐下就道:“我做生意失败了两次。”
  
  宋南时点头:“嗯。”
  
  小哥:“所以我想找半仙您算一算,我现在手里的这个生意还会不会再失败,我的出路又在哪里。”
  
  宋南时当着他的面起卦。
  
  破财的卦,还是一破到底。
  
  宋南时沉默片刻,在小哥殷切的目光中,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抽出了一张名片,道:“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个。”
  
  小哥看了一眼。
  
  富婆重金求子,通讯符xxxx。
  
  小哥:“……”
  
  他沉默半晌,大彻大悟道:“我明白了。”
  
  他捏着名片走了。
  
  到下午,又来了个小姐姐。
  
  小姐姐一坐下就道:“算姻缘。”
  
  宋南时最喜欢算姻缘的,当场就开卦。
  
  然后她又沉默了。
  
  这姐们身上的红线都快乱成了麻。
  
  她想了想,试探道:“您是合欢宗的?”
  
  小姐姐娇笑道:“你这小卦师有点儿本事。”
  
  宋南时:“……”
  
  红线乱成这样,这合欢宗的姐们高低也得是个门派骨干。
  
  这时,小姐姐已经道:“我有个大师兄,一个小师弟,大师兄一夜七次,一次半个时辰,小师弟一夜一次,一次一夜,奴家不知道该选哪一个,还请大师解惑。”
  
  宋南时:“……”
  
  实不相瞒,这个频率这个时长,如果不是修士的话,她会建议他们看看男科。
  
  她看了眼小姐姐的脸色,发挥说话的艺术:“小孩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都要了!”
  
  小姐姐心花怒放,满意的离开。
  
  一天里,这两个卦算的宋南时心力交瘁,到了收摊的时间,她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
  
  然后一抬头,就看见那青年正盯着她看,神情颇为一言难尽,也不知道是看了多久了。
  
  他也正收摊,宋南时一看,好家伙,一个没卖出去。
  
  明白了,这还是个穷鬼。
  
  命不久矣了还这么穷,可怜。
  
  摸了摸衣袖里那只不知为何蔫巴巴的乌龟,宋南时决定发挥一下临终关怀精神。
  
  她走过去,问:“兄弟尊姓大名?”
  
  青年看了她一眼,声音低沉:“云止风。”
  
  宋南时道:“我叫宋南时,云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我再免费送你一卦,帮你算算你的财运如何?”
  
  云止风可有可无:“随你。”
  
  宋南时再次起卦。
  
  然后,她的龟甲裂了。
  
  宋南时:“……”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的龟甲。
  
  她是算财运又不是算国运,你裂个什么裂?
  
  还是说这龟甲真的用太久了?
  
  宋南时抬头看了一眼云止风的粗布衣裳,觉得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云止风倒也不失望,只道:“你的龟甲多少钱,我赔。”
  
  宋南时大气的挥手:“不用,我回去就把那小乌龟的龟壳扒了,龟肉还能炖个汤呢。”
  
  宋南时衣袖里,小乌龟狠狠一抖。
  
  云止风似乎是轻笑了一声,等她看过去的时候,他就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他随意挥了挥手,道:“就此别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