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下载免费读
……
  
  “所以,最后你还是把那一千灵石还给你师姐了?”
  
  师老头兴致勃勃地问她。
  
  宋南时面无表情:“嗯。”
  
  师老头:“哈哈哈哈哈!”
  
  宋南时:“……”
  
  她就知道,这老头子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看她乐子的机会。
  
  她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老头子笑,等他笑够了,这才心平气和道:“你上个月欠了我三十个灵石还没还,加上上上个月的买酒钱,总共是五十个灵石。”
  
  师老头的笑戛然而止。
  
  宋南时体贴道:“我就不收您利息了。”
  
  老头子顿时恼羞成怒:“小老儿我说不还了嘛!下个月我连利息一块还你!”
  
  这次换宋南时笑了:“我就等着您这句话呢!”
  
  师老头冷哼一声:“你来找我,就是想提醒小老儿还钱?”
  
  宋南时咳了一声,想到自己接下来有求于人,决定收敛一点。
  
  于是她真诚道:“哪能呢,没有要紧事哪敢来烦扰您。”
  
  师老头阴阳怪气:“呦,还真有事呢,那说来让我老头子乐呵……”
  
  宋南时抬头看他一眼,比了个“五”的手势。
  
  老头子一顿,想到自己欠的灵石,不情不愿的改口:“行行行!说吧说吧!”
  
  宋南时沉吟片刻,将自己占卜出来的那个“向死而生”的卦象隐瞒了下来,只说自己开了天目之后从诸袖身上看到的异常。
  
  特别是那突然从诸袖命火中窜出来的灰色雾气。
  
  谁知道师老头还没听她说完,脸色当即就变了。
  
  他气急败坏,劈头盖脸的就骂她:“你是傻的吗!不知道什么的东西也敢伸手抓!”
  
  平常这老头喜怒不定归喜怒不定,但宋南时还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直接给骂懵了。
  
  老头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当即起身就张开了自己的天目。
  
  宋南时一惊:“您……”
  
  师老头黑着脸:“你给我站好别动!”
  
  他皱着眉头用天目将宋南时周身认真探查了一遍,特别是她身上的命火。
  
  宋南时张了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师老头是卦师不假,但他早年修为受损,轻易不会张开天目增加自己的负担。
  
  可是现在……
  
  此时,师老头见她的命火没有任何问题,周身也没有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天目刺痛。
  
  师老头不着痕迹的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睁开眼时又是凶神恶煞的骂道:“你明知道那东西对别人的命火有影响你还敢伸手碰!你是觉得自己的命比别人的命大吗!”
  
  他骂的这么凶,满以为按照宋南时的性格,怕是当场就要阴阳怪气回去,谁知道一抬头,却见这丫头正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师老头一挑眉:“怎么,你还不服气?我告诉你!你最开始就不应该张开天目帮你那师姐看什么!一个卦师,张开天目探查别人有多危险你自己不知……”
  
  “您眼睛疼不疼?”宋南时突然打断了他。
  
  师老头一愣,随即不满道:“你别给我打岔!给我记住了!以后别为了不相干的人张开天目!”
  
  宋南时看了他半晌,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小声道:“我以后不会了。”
  
  她突然这么乖,也不顶嘴了,师老头反而愣了,一时间只觉得连骂都骂不下去了。
  
  别扭半晌,他只能硬邦邦地道:“你知道就行!”
  
  宋南时连连点头。
  
  师老头想大骂她一场的心都被她突如其来的乖巧给噎回去了,一时间不上不下的十分难受。
  
  她还道:“您继续,我听着。”
  
  老头:“……”还继续什么啊!
  
  他只能憋着气道:“你看到的那灰影叫影鬼,心术不正的修士折腾出来当自己眼目爪牙的,魑魅魍魉的玩意!”
  
  宋南时若有所思:“影鬼……”
  
  师老头面色严肃下来,“这玩意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别人的寿命为自己所用,你师姐被这玩意找上,八成是外面得罪了什么仇家,所以才用这阴损的法子害她,这次是你运气好,那炼制影鬼的人手艺不精,轻易就能被你破了,可若是碰见个精于此道的,你伸手去抓影鬼的那一刻就得想想下辈子投胎到哪儿了!”
  
  宋南时若有所思。
  
  她开天目时师姐周身命火暗淡其实是影鬼在偷她寿命?
  
  但是原著里有影鬼害人这一桥段吗?
  
  宋南时记不太清了。
  
  师老头见宋南时一直没说话,缓下声音道:“不用担心,你身上没有影鬼的痕迹,它要么是跑了,要么真的是炼制它的人手艺不精。但这次是你运气好,再有下次,你就等着我给你收尸吧!”
  
  说着,他揉了揉额头,眉宇之间浮现出一抹疲惫,没好气道:“没事了就走吧!浪费我时间!”
  
  宋南时看出他的疲惫,突然道:“所以我不是不相干的人,对不对?”
  
  别为不相干的人张开天目。
  
  你这么说着的时候,可是在毫不犹豫的为我张开天目。
  
  她看着师老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神情,突然笑了,调侃道:“师老头,担心我就直说啊,嘴硬就不帅了。”
  
  师老头反应过来,顿时暴跳如雷:“谁担心你!你现在就给我滚!”
  
  他跳起来就要打宋南时,宋南时被追的抱头鼠窜。
  
  就这样,她还有胆子在被赶出门前大声道:“师老头,您就放心吧,以后我给您养老!”
  
  师老头:“养个屁!你再作死不一定谁比谁活得长呢!”
  
  宋南时哈哈大笑。
  
  ……
  
所以最后你还是把那一千灵石还给你师姐了师老头兴致勃勃地问她宋南时面无表情嗯师老头哈哈哈哈哈宋南时她就知道这老头子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看她乐子的机会她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老头子笑等他笑够了这才心平气和道你上个月欠了我三十个灵石还没还加上上上个月的买酒钱总共是五十个灵石师老头的笑戛然而止宋南时体贴道我就不收您利息了老头子顿时恼羞成怒小老儿我说不还了嘛下个月我连利息一块还你这次换宋南时笑了我就等着您这句话呢师老头冷哼一声你来找我就是想提醒小老儿还钱宋南时咳了一声想到自己接下来有求于人决定收敛一点于是她真诚道哪能呢没有要紧事哪敢来烦扰您师老头阴阳怪气呦还真有事呢那说来让我老头子乐呵宋南时抬头看他一眼比了个五的手势老头子一顿想到自己欠的灵石不情不愿的改口行行行说吧说吧宋南时沉吟片刻将自己占卜出来的那个向死而生的卦象隐瞒了下来只说自己开了天目之后从诸袖身上看到的异常特别是那突然从诸袖命火中窜出来的灰色雾气谁知道师老头还没听她说完脸色当即就变了他气急败坏劈头盖脸的就骂她你是傻的吗不知道什么的东西也敢伸手抓平常这老头喜怒不定归喜怒不定但宋南时还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直接给骂懵了老头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当即起身就张开了自己的天目宋南时一惊您师老头黑着脸你给我站好别动他皱着眉头用天目将宋南时周身认真探查了一遍特别是她身上的命火宋南时张了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师老头是卦师不假但他早年修为受损轻易不会张开天目增加自己的负担可是现在此时师老头见她的命火没有任何问题周身也没有异常这才松了口气天目刺痛师老头不着痕迹的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睁开眼时又是凶神恶煞的骂道你明知道那东西对别人的命火有影响你还敢伸手碰你是觉得自己的命比别人的命大吗他骂的这么凶满以为按照宋南时的性格怕是当场就要阴阳怪气回去谁知道一抬头却见这丫头正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师老头一挑眉怎么你还不服气我告诉你你最开始就不应该张开天目帮你那师姐看什么一个卦师张开天目探查别人有多危险你自己不知您眼睛疼不疼宋南时突然打断了他师老头一愣随即不满道你别给我打岔给我记住了以后别为了不相干的人张开天目宋南时看了他半晌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小声道我以后不会了她突然这么乖也不顶嘴了师老头反而愣了一时间只觉得连骂都骂不下去了别扭半晌他只能硬邦邦地道你知道就行宋南时连连点头师老头想大骂她一场的心都被她突如其来的乖巧给噎回去了一时间不上不下的十分难受她还道您继续我听着老头还继续什么啊他只能憋着气道你看到的那灰影叫影鬼心术不正的修士折腾出来当自己眼目爪牙的魑魅魍魉的玩意宋南时若有所思影鬼师老头面色严肃下来这玩意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别人的寿命为自己所用你师姐被这玩意找上八成是外面得罪了什么仇家所以才用这阴损的法子害她这次是你运气好那炼制影鬼的人手艺不精轻易就能被你破了可若是碰见个精于此道的你伸手去抓影鬼的那一刻就得想想下辈子投胎到哪儿了宋南时若有所思她开天目时师姐周身命火暗淡其实是影鬼在偷她寿命但是原著里有影鬼害人这一桥段吗宋南时记不太清了师老头见宋南时一直没说话缓下声音道不用担心你身上没有影鬼的痕迹它要么是跑了要么真的是炼制它的人手艺不精但这次是你运气好再有下次你就等着我给你收尸吧说着他揉了揉额头眉宇之间浮现出一抹疲惫没好气道没事了就走吧浪费我时间宋南时看出他的疲惫突然道所以我不是不相干的人对不对别为不相干的人张开天目你这么说着的时候可是在毫不犹豫的为我张开天目她看着师老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神情突然笑了调侃道师老头担心我就直说啊嘴硬就不帅了师老头反应过来顿时暴跳如雷谁担心你你现在就给我滚他跳起来就要打宋南时宋南时被追的抱头鼠窜就这样她还有胆子在被赶出门前大声道师老头您就放心吧以后我给您养老师老头养个屁你再作死不一定谁比谁活得长呢宋南时哈哈大笑……
  
  “所以最后还把那千灵石还给师姐?”
  
  师老头兴致勃勃地问她。
  
  宋南时面无表情:“嗯。”
  
  师老头:“哈哈哈哈哈!”
  
  宋南时:“……”
  
  她就知道老头子绝对会放过任何看她乐子机会。
  
  她就么面无表情地看着老头子笑等笑够才心平气和道:“上月欠三十灵石还没还加上上上月买酒钱总共五十灵石。”
  
  师老头笑戛然而止。
  
  宋南时体贴道:“就收您利息。”
  
  老头子顿时恼羞成怒:“小老儿说还嘛!下月连利息块还!”
  
  次换宋南时笑:“就等着您句话呢!”
  
  师老头冷哼声:“来找就想提醒小老儿还钱?”
  
  宋南时咳声想到自己接下来有求于决定收敛点。
  
  于她真诚道:“哪能呢没有要紧事哪敢来烦扰您。”
  
  师老头阴阳怪气:“呦还真有事呢那说来让老头子乐呵……”
  
  宋南时抬头看眼比“五”手势。
  
  老头子顿想到自己欠灵石情愿改口:“行行行!说说!”
  
  宋南时沉吟片刻将自己占卜出来那“向死而生”卦象隐瞒下来只说自己开天目之后从诸袖身上看到异常。
  
  特别那突然从诸袖命火中窜出来灰色雾气。
  
  谁知道师老头还没听她说完脸色当即就变。
  
  气急败坏劈头盖脸就骂她:“傻!知道什么东西也敢伸手抓!”
  
  平常老头喜怒定归喜怒定但宋南时还从没见发么大火时间直接给骂懵。
  
  老头根本给她反应机会当即起身就张开自己天目。
  
  宋南时惊:“您……”
  
  师老头黑着脸:“给站别动!”
  
  皱着眉头用天目将宋南时周身认真探查遍特别她身上命火。
  
  宋南时张张嘴时间说出话来。
  
  师老头卦师假但早年修为受损轻易会张开天目增加自己负担。
  
  可现在……
  
  此时师老头见她命火没有任何问题周身也没有异常才松口气。
  
  天目刺痛。
  
  师老头着痕迹按按自己眉心睁开眼时又凶神恶煞骂道:“明知道那东西对别命火有影响还敢伸手碰!觉得自己命比别命大!”
  
  骂么凶满以为按照宋南时性格怕当场就要阴阳怪气回去谁知道抬头却见丫头正脸复杂看着知道在想什么。
  
  师老头挑眉:“怎么还服气?告诉!最开始就应该张开天目帮那师姐看什么!卦师张开天目探查别有多危险自己知……”
  
  “您眼睛疼疼?”宋南时突然打断。
  
  师老头愣随即满道:“别给打岔!给记住!以后别为相干张开天目!”
  
  宋南时看半晌难得乖巧点点头小声道:“以后会。”
  
  她突然么乖也顶嘴师老头反而愣时间只觉得连骂都骂下去。
  
  别扭半晌只能硬邦邦地道:“知道就行!”
  
  宋南时连连点头。
  
  师老头想大骂她场心都被她突如其来乖巧给噎回去时间上下十分难受。
  
  她还道:“您继续听着。”
  
  老头:“……”还继续什么啊!
  
  只能憋着气道:“看到那灰影叫影鬼心术正修士折腾出来当自己眼目爪牙魑魅魍魉玩意!”
  
  宋南时若有所思:“影鬼……”
  
  师老头面色严肃下来“玩意能神知鬼觉偷别寿命为自己所用师姐被玩意找上八成外面得罪什么仇家所以才用阴损法子害她次运气那炼制影鬼手艺精轻易就能被破可若碰见精于此道伸手去抓影鬼那刻就得想想下辈子投胎到哪儿!”
  
  宋南时若有所思。
  
  她开天目时师姐周身命火暗淡其实影鬼在偷她寿命?
  
  但原著里有影鬼害桥段?
  
  宋南时记太清。
  
  师老头见宋南时直没说话缓下声音道:“用担心身上没有影鬼痕迹它要么跑要么真炼制它手艺精。但次运气再有下次就等着给收尸!”
  
  说着揉揉额头眉宇之间浮现出抹疲惫没气道:“没事就走!浪费时间!”
  
  宋南时看出疲惫突然道:“所以相干对对?”
  
  别为相干张开天目。
  
  么说着时候可在毫犹豫为张开天目。
  
  她看着师老头时间反应过来神情突然笑调侃道:“师老头担心就直说啊嘴硬就帅。”
  
  师老头反应过来顿时暴跳如雷:“谁担心!现在就给滚!”
  
  跳起来就要打宋南时宋南时被追抱头鼠窜。
  
  就样她还有胆子在被赶出门前大声道:“师老头您就放心以后给您养老!”
  
  师老头:“养屁!再作死定谁比谁活得长呢!”
  
  宋南时哈哈大笑。
  
  ……
  
……
  
  “所以,最后你还是把那一千灵石还给你师姐了?”
  
  师老头兴致勃勃地问她。
  
  宋南时面无表情:“嗯。”
  
  师老头:“哈哈哈哈哈!”
  
  宋南时:“……”
  
  她就知道,这老头子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看她乐子的机会。
  
  她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老头子笑,等他笑够了,这才心平气和道:“你上个月欠了我三十个灵石还没还,加上上上个月的买酒钱,总共是五十个灵石。”
  
  师老头的笑戛然而止。
  
  宋南时体贴道:“我就不收您利息了。”
  
  老头子顿时恼羞成怒:“小老儿我说不还了嘛!下个月我连利息一块还你!”
  
  这次换宋南时笑了:“我就等着您这句话呢!”
  
  师老头冷哼一声:“你来找我,就是想提醒小老儿还钱?”
  
  宋南时咳了一声,想到自己接下来有求于人,决定收敛一点。
  
  于是她真诚道:“哪能呢,没有要紧事哪敢来烦扰您。”
  
  师老头阴阳怪气:“呦,还真有事呢,那说来让我老头子乐呵……”
  
  宋南时抬头看他一眼,比了个“五”的手势。
  
  老头子一顿,想到自己欠的灵石,不情不愿的改口:“行行行!说吧说吧!”
  
  宋南时沉吟片刻,将自己占卜出来的那个“向死而生”的卦象隐瞒了下来,只说自己开了天目之后从诸袖身上看到的异常。
  
  特别是那突然从诸袖命火中窜出来的灰色雾气。
  
  谁知道师老头还没听她说完,脸色当即就变了。
  
  他气急败坏,劈头盖脸的就骂她:“你是傻的吗!不知道什么的东西也敢伸手抓!”
  
  平常这老头喜怒不定归喜怒不定,但宋南时还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直接给骂懵了。
  
  老头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当即起身就张开了自己的天目。
  
  宋南时一惊:“您……”
  
  师老头黑着脸:“你给我站好别动!”
  
  他皱着眉头用天目将宋南时周身认真探查了一遍,特别是她身上的命火。
  
  宋南时张了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师老头是卦师不假,但他早年修为受损,轻易不会张开天目增加自己的负担。
  
  可是现在……
  
  此时,师老头见她的命火没有任何问题,周身也没有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天目刺痛。
  
  师老头不着痕迹的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睁开眼时又是凶神恶煞的骂道:“你明知道那东西对别人的命火有影响你还敢伸手碰!你是觉得自己的命比别人的命大吗!”
  
  他骂的这么凶,满以为按照宋南时的性格,怕是当场就要阴阳怪气回去,谁知道一抬头,却见这丫头正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师老头一挑眉:“怎么,你还不服气?我告诉你!你最开始就不应该张开天目帮你那师姐看什么!一个卦师,张开天目探查别人有多危险你自己不知……”
  
  “您眼睛疼不疼?”宋南时突然打断了他。
  
  师老头一愣,随即不满道:“你别给我打岔!给我记住了!以后别为了不相干的人张开天目!”
  
  宋南时看了他半晌,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小声道:“我以后不会了。”
  
  她突然这么乖,也不顶嘴了,师老头反而愣了,一时间只觉得连骂都骂不下去了。
  
  别扭半晌,他只能硬邦邦地道:“你知道就行!”
  
  宋南时连连点头。
  
  师老头想大骂她一场的心都被她突如其来的乖巧给噎回去了,一时间不上不下的十分难受。
  
  她还道:“您继续,我听着。”
  
  老头:“……”还继续什么啊!
  
  他只能憋着气道:“你看到的那灰影叫影鬼,心术不正的修士折腾出来当自己眼目爪牙的,魑魅魍魉的玩意!”
  
  宋南时若有所思:“影鬼……”
  
  师老头面色严肃下来,“这玩意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别人的寿命为自己所用,你师姐被这玩意找上,八成是外面得罪了什么仇家,所以才用这阴损的法子害她,这次是你运气好,那炼制影鬼的人手艺不精,轻易就能被你破了,可若是碰见个精于此道的,你伸手去抓影鬼的那一刻就得想想下辈子投胎到哪儿了!”
  
  宋南时若有所思。
  
  她开天目时师姐周身命火暗淡其实是影鬼在偷她寿命?
  
  但是原著里有影鬼害人这一桥段吗?
  
  宋南时记不太清了。
  
  师老头见宋南时一直没说话,缓下声音道:“不用担心,你身上没有影鬼的痕迹,它要么是跑了,要么真的是炼制它的人手艺不精。但这次是你运气好,再有下次,你就等着我给你收尸吧!”
  
  说着,他揉了揉额头,眉宇之间浮现出一抹疲惫,没好气道:“没事了就走吧!浪费我时间!”
  
  宋南时看出他的疲惫,突然道:“所以我不是不相干的人,对不对?”
  
  别为不相干的人张开天目。
  
  你这么说着的时候,可是在毫不犹豫的为我张开天目。
  
  她看着师老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神情,突然笑了,调侃道:“师老头,担心我就直说啊,嘴硬就不帅了。”
  
  师老头反应过来,顿时暴跳如雷:“谁担心你!你现在就给我滚!”
  
  他跳起来就要打宋南时,宋南时被追的抱头鼠窜。
  
  就这样,她还有胆子在被赶出门前大声道:“师老头,您就放心吧,以后我给您养老!”
  
  师老头:“养个屁!你再作死不一定谁比谁活得长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