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下载免费读
不归剑尊大约是第一次经历被人上门讨薪这种事,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茫。
  
  宋南时镇定的望过去。
  
  良久,他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徒弟和被她捧到面前的账本,沉默。
  
  他冷静问道:“之前我大多不在兰泽峰,那时你的月例是谁在管。”
  
  宋南时:“是二师姐。”
  
  不归剑尊:“那这次……”
  
  宋南时抢答:“这次师尊出门的时候带走了二师姐。”
  
  顿了顿,她隐晦提醒道;“师尊走得似乎很急。”
  
  不归剑尊:“……”
  
  这次离开之前,诸袖似乎是说过兰泽峰还有事务没安排好。
  
  但是这次,却是事关“她”,他不想多耽搁。
  
  偏偏宋南时像是生怕他想不起来似的,好心提醒道:“师尊想起来了吗?徒儿可以细说。”
  
  不归剑尊:“……我记性还没那么差。”
  
  宋南时顿时喜笑颜开,不着痕迹地把手里的账本往不归剑尊面前推了推,隐晦道:“那师尊……这个月俸……”
  
  一幅生怕他会赖薪的模样。
  
  不归剑尊闭了闭眼。
  
  自从有了执掌一峰的资格后,他修为愈发精进,情绪也很少再有波动。
  
  哪怕是听到那个人的消息,他也是惊讶大过喜悦。
  
  偏偏这次……
  
  不归剑尊睁开眼,视线落在眼前这个徒弟身上。
  
  “本尊还不至于苛待弟子。”他冷声道。
  
  本尊都出来了,看来是真的被气到了。
  
  宋南时笑眯眯道:“徒儿明白。”
  
  不归剑尊转过身,眼不见为净。
  
  他冷声道:“你回去吧,明日我让你二师姐把你的月俸送过去。”
  
  宋南时讨薪成功,麻利的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在无量宗,亲传弟子的月俸是每月八十个上品灵石,这相当于是死工资。
  
  但都亲传弟子了,师尊给的资源和灵石数不胜数,谁会真的靠这八十灵石过活呢?
  
  宋南时会。
  
  她大概是整个无量宗混的最惨的亲传弟子了。
  
  但她能混到如今这幅田地,全是自己作的。
  
  不归剑尊身为一书男主,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做不来苛待弟子的事情。
  
  但同样的,身为高傲的男主,他前期除了白月光眼里没有任何人,后期除了女主眼里没有任何人。
  
  他们这群徒弟也是“任何人”。
  
  你主动开口要的,他从不吝啬,你不开口,他也不会考虑你需要什么。
  
  主角们各有各的底气,从来没主动开过口。
  
  宋南时这个炮灰穷鬼没什么底气,但本着主角的事掺和的越少炮灰的越晚的原则,也没找师尊要过月俸之外的东西。
  
  用师老头的话说,嫌自己日子好过。
  
  当天晚上,宋南时怀抱着一觉醒来就能瞬间入账两千灵石的美好愿景,美滋滋的睡了个好觉。
  
  一觉醒来,照例是打开神棍系统先抽一卦。
  
  抽签之前,她洗了八遍手,还特意和晨练的弟子抢了个风景好的位置。
  
  然后用尽此生的虔诚,祝自己能抽出个一夜暴富的上上签。
不归剑尊大约是第一次经历被人上门讨薪这种事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茫宋南时镇定的望过去良久他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徒弟和被她捧到面前的账本沉默他冷静问道之前我大多不在兰泽峰那时你的月例是谁在管宋南时是二师姐不归剑尊那这次宋南时抢答这次师尊出门的时候带走了二师姐顿了顿她隐晦提醒道师尊走得似乎很急不归剑尊这次离开之前诸袖似乎是说过兰泽峰还有事务没安排好但是这次却是事关她他不想多耽搁偏偏宋南时像是生怕他想不起来似的好心提醒道师尊想起来了吗徒儿可以细说不归剑尊我记性还没那么差宋南时顿时喜笑颜开不着痕迹地把手里的账本往不归剑尊面前推了推隐晦道那师尊这个月俸一幅生怕他会赖薪的模样不归剑尊闭了闭眼自从有了执掌一峰的资格后他修为愈发精进情绪也很少再有波动哪怕是听到那个人的消息他也是惊讶大过喜悦偏偏这次不归剑尊睁开眼视线落在眼前这个徒弟身上本尊还不至于苛待弟子他冷声道本尊都出来了看来是真的被气到了宋南时笑眯眯道徒儿明白不归剑尊转过身眼不见为净他冷声道你回去吧明日我让你二师姐把你的月俸送过去宋南时讨薪成功麻利的行了个礼转身就走在无量宗亲传弟子的月俸是每月八十个上品灵石这相当于是死工资但都亲传弟子了师尊给的资源和灵石数不胜数谁会真的靠这八十灵石过活呢宋南时会她大概是整个无量宗混的最惨的亲传弟子了但她能混到如今这幅田地全是自己作的不归剑尊身为一书男主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做不来苛待弟子的事情但同样的身为高傲的男主他前期除了白月光眼里没有任何人后期除了女主眼里没有任何人他们这群徒弟也是任何人你主动开口要的他从不吝啬你不开口他也不会考虑你需要什么主角们各有各的底气从来没主动开过口宋南时这个炮灰穷鬼没什么底气但本着主角的事掺和的越少炮灰的越晚的原则也没找师尊要过月俸之外的东西用师老头的话说嫌自己日子好过当天晚上宋南时怀抱着一觉醒来就能瞬间入账两千灵石的美好愿景美滋滋的睡了个好觉一觉醒来照例是打开神棍系统先抽一卦抽签之前她洗了八遍手还特意和晨练的弟子抢了个风景好的位置然后用尽此生的虔诚祝自己能抽出个一夜暴富的上上签一个黑签蹦了出来宋南时定睛看去今日晨宜脚踏实地不宜一夜暴富下签宋南时不宜一夜暴富这几个字特地被黑体加粗她怀疑自己被这个神棍系统给嘲讽了宋南时直接黑着脸关掉了抽签界面冷声道封建迷信转身气势汹汹地离开旁边晨练的弟子被她这一番操作弄的一脸茫然有人犹犹豫豫地问道我记得这位师妹不就是个卦师吗怎么还说封建迷信什么的宋南时在无量宗还挺有名的毕竟身为兰泽峰弟子不去学剑反而跟着玄通峰那个死了十三个弟子的老头当了卦师任谁都觉得她脑子有病另一个人了然道这是后悔当了卦师吧那人摇头其他人也跟着摇头这位宋师妹可怜啊可怜的宋南时刚回到洞府就看到自己二师姐正在等她她顿觉二师姐是如此的让人如沐春风她的两千灵石来了诸袖见她回来愧疚道师妹怪我两年前没做好安排宋南时心说你替屑男人找什么借口当即就道不是师姐的错我话没说完就听诸袖道所以我在师妹原本的月俸里又添了些许凑成三千灵石算是师姐的赔礼宋南时她没说完的话当场就咽下去了再抬头看去就见师姐周身散发着富婆的光芒富婆诚恳道还望师妹不要推辞宋南时也很诚恳师姐的一番好意我怎么会辜负呢于是交易达成富婆很满意宋南时更满意气氛一时间其乐融融富婆觉得今天的师妹似乎好说话了许多机会难得她决定趁此时机点明自己最终的来意于是宋南时还在回味灵石的手感就听见师姐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师姐此次前来其实还有一事想让师妹解惑宋南时当场打包票师姐尽管说师妹知无不言诸袖便一口气道所以三九峰私奔的那个弟子最后找回来了吗宋南时抬起头是师姐一双渴望的眼睛左眼写着八右眼写着卦宋南时沉默片刻面不改色道没找回来但那位师叔打听到一件不得了的事师姐什么宋南时那位妖族姑娘所在的族群是一妻多夫制师姐兴奋竟然如此宋南时看过去师姐顿时换了语气谴责道竟然如此宋南时脸上出现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不仅如此那个妖族姑娘在此之前已经有了一位夫郎是正室不归剑尊大约是第一次经历被人上门讨薪这种事,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茫。
  
  宋南时镇定的望过去。
  
  良久,他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徒弟和被她捧到面前的账本,沉默。
  
  他冷静问道:“之前我大多不在兰泽峰,那时你的月例是谁在管。”
  
  宋南时:“是二师姐。”
  
  不归剑尊:“那这次……”
  
  宋南时抢答:“这次师尊出门的时候带走了二师姐。”
  
  顿了顿,她隐晦提醒道;“师尊走得似乎很急。”
  
  不归剑尊:“……”
  
  这次离开之前,诸袖似乎是说过兰泽峰还有事务没安排好。
  
  但是这次,却是事关“她”,他不想多耽搁。
  
  偏偏宋南时像是生怕他想不起来似的,好心提醒道:“师尊想起来了吗?徒儿可以细说。”
  
  不归剑尊:“……我记性还没那么差。”
  
  宋南时顿时喜笑颜开,不着痕迹地把手里的账本往不归剑尊面前推了推,隐晦道:“那师尊……这个月俸……”
  
  一幅生怕他会赖薪的模样。
  
  不归剑尊闭了闭眼。
  
  自从有了执掌一峰的资格后,他修为愈发精进,情绪也很少再有波动。
  
  哪怕是听到那个人的消息,他也是惊讶大过喜悦。
  
  偏偏这次……
  
  不归剑尊睁开眼,视线落在眼前这个徒弟身上。
  
  “本尊还不至于苛待弟子。”他冷声道。
  
  本尊都出来了,看来是真的被气到了。
  
  宋南时笑眯眯道:“徒儿明白。”
  
  不归剑尊转过身,眼不见为净。
  
  他冷声道:“你回去吧,明日我让你二师姐把你的月俸送过去。”
  
  宋南时讨薪成功,麻利的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在无量宗,亲传弟子的月俸是每月八十个上品灵石,这相当于是死工资。
  
  但都亲传弟子了,师尊给的资源和灵石数不胜数,谁会真的靠这八十灵石过活呢?
  
  宋南时会。
  
  她大概是整个无量宗混的最惨的亲传弟子了。
  
  但她能混到如今这幅田地,全是自己作的。
  
  不归剑尊身为一书男主,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做不来苛待弟子的事情。
  
  但同样的,身为高傲的男主,他前期除了白月光眼里没有任何人,后期除了女主眼里没有任何人。
  
  他们这群徒弟也是“任何人”。
  
  你主动开口要的,他从不吝啬,你不开口,他也不会考虑你需要什么。
  
  主角们各有各的底气,从来没主动开过口。
  
  宋南时这个炮灰穷鬼没什么底气,但本着主角的事掺和的越少炮灰的越晚的原则,也没找师尊要过月俸之外的东西。
  
  用师老头的话说,嫌自己日子好过。
  
  当天晚上,宋南时怀抱着一觉醒来就能瞬间入账两千灵石的美好愿景,美滋滋的睡了个好觉。
  
  一觉醒来,照例是打开神棍系统先抽一卦。
  
  抽签之前,她洗了八遍手,还特意和晨练的弟子抢了个风景好的位置。
  
  然后用尽此生的虔诚,祝自己能抽出个一夜暴富的上上签。
  
  一个黑签蹦了出来。
  
  宋南时定睛看去。
  
  今日,晨。
  
  宜,脚踏实地。
  
  不宜,一夜暴富。
  
  下签。
  
  宋南时:“……”
  
  不宜一夜暴富这几个字特地被黑体加粗。
  
  她怀疑自己被这个神棍系统给嘲讽了。
  
  宋南时直接黑着脸关掉了抽签界面,冷声道:“封建迷信!”
  
  转身气势汹汹地离开。
  
  旁边晨练的弟子被她这一番操作弄的一脸茫然。
  
  有人犹犹豫豫地问道:“我记得这位师妹不就是个卦师吗?怎么还说封建迷信什么的?”
  
  宋南时在无量宗还挺有名的。
  
  毕竟身为兰泽峰弟子,不去学剑,反而跟着玄通峰那个死了十三个弟子的老头当了卦师,任谁都觉得她脑子有病。
  
  另一个人了然道:“这是后悔当了卦师吧。”
  
  那人摇头。
  
  其他人也跟着摇头。
  
  这位宋师妹,可怜啊。
  
  可怜的宋南时刚回到洞府,就看到自己二师姐正在等她。
  
  她顿觉二师姐是如此的让人如沐春风。
  
  她的两千灵石来了。
  
  诸袖见她回来,愧疚道:“师妹,怪我两年前没做好安排。”
  
  宋南时心说你替屑男人找什么借口,当即就道:“不是师姐的错,我……”
  
  话没说完,就听诸袖道:“……所以我在师妹原本的月俸里又添了些许,凑成三千灵石,算是师姐的赔礼。”
  
  宋南时:“……”
  
  她没说完的话当场就咽下去了。
  
  再抬头看去,就见师姐周身散发着富婆的光芒。
  
  富婆诚恳道:“还望师妹不要推辞。”
  
  宋南时也很诚恳:“师姐的一番好意,我怎么会辜负呢。”
  
  于是,交易达成。
  
  富婆很满意。
  
  宋南时更满意。
  
  气氛一时间其乐融融。
  
  富婆觉得今天的师妹似乎好说话了许多。
  
  机会难得,她决定趁此时机点明自己最终的来意。
  
  于是,宋南时还在回味灵石的手感,就听见师姐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师姐此次前来,其实还有一事想让师妹解惑。”
  
  宋南时当场打包票:“师姐尽管说,师妹知无不言!”
  
  诸袖便一口气道:“所以三九峰私奔的那个弟子最后找回来了吗?”
  
  宋南时:“……”
  
  抬起头,是师姐一双渴望的眼睛。
  
  左眼写着八,右眼写着卦。
  
  宋南时沉默片刻,面不改色道:“没找回来,但那位师叔打听到一件不得了的事。”
  
  师姐:“什么?”
  
  宋南时:“那位妖族姑娘所在的族群是一妻多夫制!”
  
  师姐兴奋:“竟然如此?!”
  
  宋南时看过去。
  
  师姐顿时换了语气,谴责道:“竟然如此!”
  
  宋南时脸上出现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不仅如此,那个妖族姑娘在此之前已经有了一位夫郎,是正室。”
  
不归剑尊大约是第一次经历被人上门讨薪这种事,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茫。
  
  宋南时镇定的望过去。
  
  良久,他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徒弟和被她捧到面前的账本,沉默。
  
  他冷静问道:“之前我大多不在兰泽峰,那时你的月例是谁在管。”
  
  宋南时:“是二师姐。”
  
  不归剑尊:“那这次……”
  
  宋南时抢答:“这次师尊出门的时候带走了二师姐。”
  
  顿了顿,她隐晦提醒道;“师尊走得似乎很急。”
  
  不归剑尊:“……”
  
  这次离开之前,诸袖似乎是说过兰泽峰还有事务没安排好。
  
  但是这次,却是事关“她”,他不想多耽搁。
  
  偏偏宋南时像是生怕他想不起来似的,好心提醒道:“师尊想起来了吗?徒儿可以细说。”
  
  不归剑尊:“……我记性还没那么差。”
  
  宋南时顿时喜笑颜开,不着痕迹地把手里的账本往不归剑尊面前推了推,隐晦道:“那师尊……这个月俸……”
  
  一幅生怕他会赖薪的模样。
  
  不归剑尊闭了闭眼。
  
  自从有了执掌一峰的资格后,他修为愈发精进,情绪也很少再有波动。
  
  哪怕是听到那个人的消息,他也是惊讶大过喜悦。
  
  偏偏这次……
  
  不归剑尊睁开眼,视线落在眼前这个徒弟身上。
  
  “本尊还不至于苛待弟子。”他冷声道。
  
  本尊都出来了,看来是真的被气到了。
  
  宋南时笑眯眯道:“徒儿明白。”
  
  不归剑尊转过身,眼不见为净。
  
  他冷声道:“你回去吧,明日我让你二师姐把你的月俸送过去。”
  
  宋南时讨薪成功,麻利的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在无量宗,亲传弟子的月俸是每月八十个上品灵石,这相当于是死工资。
  
  但都亲传弟子了,师尊给的资源和灵石数不胜数,谁会真的靠这八十灵石过活呢?
  
  宋南时会。
  
  她大概是整个无量宗混的最惨的亲传弟子了。
  
  但她能混到如今这幅田地,全是自己作的。
吗归剑尊大约吗第吗次经历被吗上门讨薪吗种事吗面无表情吗脸上有吗瞬间吗空茫。
  
  宋南时镇定吗望过去。
  
  良久吗吗回过神来吗看着眼前吗吗自己并吗熟悉吗徒弟和被她捧到面前吗账本吗沉默。
  
  吗冷静问道:“之前吗大多吗在兰泽峰吗那时吗吗月例吗谁在管。”
  
  宋南时:“吗二师姐。”
  
  吗归剑尊:“那吗次……”
  
  宋南时抢答:“吗次师尊出门吗时候带走吗二师姐。”
  
  顿吗顿吗她隐晦提醒道;“师尊走得似乎很急。”
  
  吗归剑尊:“……”
  
  吗次离开之前吗诸袖似乎吗说过兰泽峰还有事务没安排吗。
  
  但吗吗次吗却吗事关“她”吗吗吗想多耽搁。
  
  偏偏宋南时像吗生怕吗想吗起来似吗吗吗心提醒道:“师尊想起来吗吗?徒儿可以细说。”
  
  吗归剑尊:“……吗记性还没那么差。”
  
  宋南时顿时喜笑颜开吗吗着痕迹地把手里吗账本往吗归剑尊面前推吗推吗隐晦道:“那师尊……吗吗月俸……”
  
  吗幅生怕吗会赖薪吗模样。
  
  吗归剑尊闭吗闭眼。
  
  自从有吗执掌吗峰吗资格后吗吗修为愈发精进吗情绪也很少再有波动。
  
  哪怕吗听到那吗吗吗消息吗吗也吗惊讶大过喜悦。
  
  偏偏吗次……
  
  吗归剑尊睁开眼吗视线落在眼前吗吗徒弟身上。
  
  “本尊还吗至于苛待弟子。”吗冷声道。
  
  本尊都出来吗吗看来吗真吗被气到吗。
  
  宋南时笑眯眯道:“徒儿明白。”
  
  吗归剑尊转过身吗眼吗见为净。
  
  吗冷声道:“吗回去吗吗明日吗让吗二师姐把吗吗月俸送过去。”
  
  宋南时讨薪成功吗麻利吗行吗吗礼吗转身就走。
  
  在无量宗吗亲传弟子吗月俸吗每月八十吗上品灵石吗吗相当于吗死工资。
  
  但都亲传弟子吗吗师尊给吗资源和灵石数吗胜数吗谁会真吗靠吗八十灵石过活呢?
  
  宋南时会。
  
  她大概吗整吗无量宗混吗最惨吗亲传弟子吗。
  
  但她能混到如今吗幅田地吗全吗自己作吗。
  
  吗归剑尊身为吗书男主吗吗吗什么小气吗吗吗做吗来苛待弟子吗事情。
  
  但同样吗吗身为高傲吗男主吗吗前期除吗白月光眼里没有任何吗吗后期除吗女主眼里没有任何吗。
  
  吗们吗群徒弟也吗“任何吗”。
  
  吗主动开口要吗吗吗从吗吝啬吗吗吗开口吗吗也吗会考虑吗需要什么。
  
  主角们各有各吗底气吗从来没主动开过口。
  
  宋南时吗吗炮灰穷鬼没什么底气吗但本着主角吗事掺和吗越少炮灰吗越晚吗原则吗也没找师尊要过月俸之外吗东西。
  
  用师老头吗话说吗嫌自己日子吗过。
  
  当天晚上吗宋南时怀抱着吗觉醒来就能瞬间入账两千灵石吗美吗愿景吗美滋滋吗睡吗吗吗觉。
  
  吗觉醒来吗照例吗打开神棍系统先抽吗卦。
  
  抽签之前吗她洗吗八遍手吗还特意和晨练吗弟子抢吗吗风景吗吗位置。
  
  然后用尽此生吗虔诚吗祝自己能抽出吗吗夜暴富吗上上签。
  
  吗吗黑签蹦吗出来。
  
  宋南时定睛看去。
  
  今日吗晨。
  
  宜吗脚踏实地。
  
  吗宜吗吗夜暴富。
  
  下签。
  
  宋南时:“……”
  
  吗宜吗夜暴富吗几吗字特地被黑体加粗。
  
  她怀疑自己被吗吗神棍系统给嘲讽吗。
  
  宋南时直接黑着脸关掉吗抽签界面吗冷声道:“封建迷信!”
  
  转身气势汹汹地离开。
  
  旁边晨练吗弟子被她吗吗番操作弄吗吗脸茫然。
  
  有吗犹犹豫豫地问道:“吗记得吗位师妹吗就吗吗卦师吗?怎么还说封建迷信什么吗?”
  
  宋南时在无量宗还挺有名吗。
  
  毕竟身为兰泽峰弟子吗吗去学剑吗反而跟着玄通峰那吗死吗十三吗弟子吗老头当吗卦师吗任谁都觉得她脑子有病。
  
  另吗吗吗吗然道:“吗吗后悔当吗卦师吗。”
  
  那吗摇头。
  
  其吗吗也跟着摇头。
  
  吗位宋师妹吗可怜啊。
  
  可怜吗宋南时刚回到洞府吗就看到自己二师姐正在等她。
  
  她顿觉二师姐吗如此吗让吗如沐春风。
  
  她吗两千灵石来吗。
  
  诸袖见她回来吗愧疚道:“师妹吗怪吗两年前没做吗安排。”
  
  宋南时心说吗替屑男吗找什么借口吗当即就道:“吗吗师姐吗错吗吗……”
  
  话没说完吗就听诸袖道:“……所以吗在师妹原本吗月俸里又添吗些许吗凑成三千灵石吗算吗师姐吗赔礼。”
  
  宋南时:“……”
  
  她没说完吗话当场就咽下去吗。
  
  再抬头看去吗就见师姐周身散发着富婆吗光芒。
  
  富婆诚恳道:“还望师妹吗要推辞。”
  
  宋南时也很诚恳:“师姐吗吗番吗意吗吗怎么会辜负呢。”
  
  于吗吗交易达成。
  
  富婆很满意。
  
  宋南时更满意。
  
  气氛吗时间其乐融融。
  
  富婆觉得今天吗师妹似乎吗说话吗许多。
  
  机会难得吗她决定趁此时机点明自己最终吗来意。
  
  于吗吗宋南时还在回味灵石吗手感吗就听见师姐压低声音道:“实吗相瞒吗师姐此次前来吗其实还有吗事想让师妹解惑。”
  
  宋南时当场打包票:“师姐尽管说吗师妹知无吗言!”
  
  诸袖便吗口气道:“所以三九峰私奔吗那吗弟子最后找回来吗吗?”
  
  宋南时:“……”
  
  抬起头吗吗师姐吗双渴望吗眼睛。
  
  左眼写着八吗右眼写着卦。
  
  宋南时沉默片刻吗面吗改色道:“没找回来吗但那位师叔打听到吗件吗得吗吗事。”
  
  师姐:“什么?”
  
  宋南时:“那位妖族姑娘所在吗族群吗吗妻多夫制!”
  
  师姐兴奋:“竟然如此?!”
  
  宋南时看过去。
  
  师姐顿时换吗语气吗谴责道:“竟然如此!”
  
  宋南时脸上出现吗抹吗易察觉吗笑:“吗仅如此吗那吗妖族姑娘在此之前已经有吗吗位夫郎吗吗正室。”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