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下载免费读
江寂和老头沉默地看着宋南时的背影。
  
  良久,老头转过头。
  
  “你们无量宗的卦师……”他顿了顿:“都是这样的吗?”
  
  江寂:“……”
  
  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老头当场兴奋:“你急了你急了!”
  
  江寂不理他。
  
  老头跟在他身后,转着圈问道:“你师尊是剑修,你也是剑修,怎么你三师妹是个丹师?”
  
  江寂纠正:“卦师。”
  
  老头从善如流:“好的,卦师,所以你三师妹怎么没学剑?”
  
  江寂不答。
  
  老头一再追问,他也不理会。
  
  记忆中,“三师妹”只是一个称呼,是一个存在感薄弱的影子。
  
  他对三师妹印象最深的时候,是大约十年前,三师妹突然就不学剑了。
  
  他是大师兄,便找到她问了她一句为什么。
  
  幼小的女孩将剑随手放在一边,儿戏一般拿着黄纸鬼画符,一会儿又拿起医书看两眼。
  
  她说:“不想,所以不学。”
  
  他皱眉:“你这个年纪,真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
  
  女孩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她道:“你清楚你自己想要什么吗?”
  
  “你不清楚,但我约莫是比你清楚一点的。”
  
  “江寂!江寂!”
  
  江寂回过神。
  
  老头狐疑地看着他:“你想什么呢?”
  
  江寂摇头:“没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老头:“说你那个三师妹。”
  
  江寂:“嗯。”
  
  老头突然就严肃了下来。
  
  “江寂。”他道:“我有点儿怀疑那女娃子是不是能看得到我。”
  
  ……
  
  “阿嚏!”
  
  宋南时揉了揉鼻子,怀疑有人在背后骂她。
江寂和老头沉默地看着宋南时的背影良久老头转过头你们无量宗的卦师他顿了顿都是这样的吗江寂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老头当场兴奋你急了你急了江寂不理他老头跟在他身后转着圈问道你师尊是剑修你也是剑修怎么你三师妹是个丹师江寂纠正卦师老头从善如流好的卦师所以你三师妹怎么没学剑江寂不答老头一再追问他也不理会记忆中三师妹只是一个称呼是一个存在感薄弱的影子他对三师妹印象最深的时候是大约十年前三师妹突然就不学剑了他是大师兄便找到她问了她一句为什么幼小的女孩将剑随手放在一边儿戏一般拿着黄纸鬼画符一会儿又拿起医书看两眼她说不想所以不学他皱眉你这个年纪真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女孩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她道你清楚你自己想要什么吗你不清楚但我约莫是比你清楚一点的江寂江寂江寂回过神老头狐疑地看着他你想什么呢江寂摇头没什么你刚刚说什么老头说你那个三师妹江寂嗯老头突然就严肃了下来江寂他道我有点儿怀疑那女娃子是不是能看得到我阿嚏宋南时揉了揉鼻子怀疑有人在背后骂她诸事不宜因为今天运气实在太差她有心想为自己的运势起一卦但刚抬手她又顿住了想了想转身去了玄通峰玄通峰是无量宗唯一一个出卦师的地方当初宋南时确定了自己要当卦师之后就直接就蹭了玄通峰的课虽然她是兰泽峰弟子但一身卦师本事多半来自玄通峰玄通峰在无量宗最西南的角落只有峰顶有一个独栋的小院落还被人设置了不允许御剑和一切飞行法器的阵法等宋南时靠着两条腿哼哧哼哧爬上去还没来得及推门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呦兰泽峰亲传弟子大驾光临我小小玄通峰小老儿还真是惶恐宋南时她今天是犯了老头冲吗怎么碰见的老头一个二个都阴阳怪气她她直接推开门师老头你吃错药了啊一个干瘪瘦小的老头转过身可能是过于瘦小面容看上去有两分阴鸷刻薄他继续阴阳怪气嘲讽道不归剑尊昨日回宗你这个亲传弟子居然还有空来小老儿这一亩三分地宋南时大惊什么我师尊回来了师老头你不知道你师尊今天回来宋南时茫然我该知道吗两个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师老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所以你这一连五六天都没踏出兰泽峰不是为了准备迎接你师尊宋南时我闭门炼丹啊我不炼丹下个月哪儿来的钱师老头他怒道穷得你宋南时不说话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他师老头警惕怎么宋南时只盯着他半晌盯的他快炸毛她这才慢悠悠道师老头我说你该不会吃醋了吧师老头顿时恼羞成怒大声道我吃醋我吃他殷不归的醋你放屁哦那就是确实吃醋了宋南时笑眯眯的不说话师老头名为师我按辈分掌门还得叫他一声师伯年岁估计比掌门和殷不归加起来还大但却是个脾气怪异的小老头宋南时认识他这么多年觉得说他睚眦必报都能算是在夸他他独居玄通峰不喜出门也不喜于人来往宋南时能认识他用师老头的话说全靠她脸皮厚宋南时表示完全赞同当初她一睁眼就变成了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娃娃被师尊带回无量宗之后从半岁到三岁她一直被放在宗门的孤幼堂和宗门收留的山下孤儿一起抚养她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师尊直到某一天她被连人带小包袱一起丢在了孤幼堂门口管事言道你师尊来接你了宋南时哦我还有个师尊她那目下无尘的师尊出现在她面前看了她一眼颔首道是时候习剑了然后就她就被无缝转手给了内门习剑的启蒙教习宋南时习剑的天赋用两个字形容稀烂她在启蒙的时候隔壁峰师叔的第一个徒弟也在启蒙到她启蒙第四年隔壁师叔第四个徒弟都启蒙完了给她启蒙的教习教她教的怀疑人生一度对自己的执教能力产生了莫大的怀疑宋南时只能安慰他说不定是我自己的问题呢教习看着眼前留了四年的留级生当场就哭了他发愁自己该怎么给不归剑尊交代宋南时却觉得他不用愁毕竟谁家正儿八经当师尊的也不可能留着徒弟启蒙四年也没觉得什么不妥她觉得该愁的是自己毕竟不归剑尊就只会剑她当他徒弟就代表这辈子只能和剑死磕那估计就只能磕到死了可她也不能直接说我不当你徒弟了不说不归剑尊好歹救了她还养了这么多年这年头就因为学不会所以叛出师门那叫欺师灭祖会被人戳脊梁骨的退一万步说她顺利退出师门了谁又会收她谁敢和不归剑尊对着干她托着下巴用两个时辰去想自己该怎么搞然后用两个月堵到了她神出鬼没的师尊她直接道我不学剑了不归剑尊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没有其他能教你的宋南时没关系我自己去学只要你让我学其他的就行不归剑尊看了她半晌点头可以从此以后宋南时就以师尊允许我自由学习为由开始满无量宗蹭课炼丹学一点画符学一点炼器学一点医术学一点离开了剑她居然觉得其他的无论什么她都还挺行但她又总觉得无论学什么都缺了点儿东西直到某一天她爬上了无量宗最后一座她没去过的山峰玄通峰玄通峰上只住着一个小老头老头算卦据说这小老头曾经有十三个徒弟后来全因为各种原因死的一干二净于是就有人说卦师窥探天机为天地所不喜所以才降下杀机从此以后无量宗就老头一个卦师宋南时当时就觉得这群修士挺封建迷信的她蹬蹬蹬爬上山峰对坐在山头上发呆的师老头说你教我算卦好不好师老头好个屁江寂和老头沉默地看着宋南时的背影。
  
  良久,老头转过头。
  
  “你们无量宗的卦师……”他顿了顿:“都是这样的吗?”
  
  江寂:“……”
  
  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老头当场兴奋:“你急了你急了!”
  
  江寂不理他。
  
  老头跟在他身后,转着圈问道:“你师尊是剑修,你也是剑修,怎么你三师妹是个丹师?”
  
  江寂纠正:“卦师。”
  
  老头从善如流:“好的,卦师,所以你三师妹怎么没学剑?”
  
  江寂不答。
  
  老头一再追问,他也不理会。
  
  记忆中,“三师妹”只是一个称呼,是一个存在感薄弱的影子。
  
  他对三师妹印象最深的时候,是大约十年前,三师妹突然就不学剑了。
  
  他是大师兄,便找到她问了她一句为什么。
  
  幼小的女孩将剑随手放在一边,儿戏一般拿着黄纸鬼画符,一会儿又拿起医书看两眼。
  
  她说:“不想,所以不学。”
  
  他皱眉:“你这个年纪,真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
  
  女孩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她道:“你清楚你自己想要什么吗?”
  
  “你不清楚,但我约莫是比你清楚一点的。”
  
  “江寂!江寂!”
  
  江寂回过神。
  
  老头狐疑地看着他:“你想什么呢?”
  
  江寂摇头:“没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老头:“说你那个三师妹。”
  
  江寂:“嗯。”
  
  老头突然就严肃了下来。
  
  “江寂。”他道:“我有点儿怀疑那女娃子是不是能看得到我。”
  
  ……
  
  “阿嚏!”
  
  宋南时揉了揉鼻子,怀疑有人在背后骂她。
  
  诸事不宜。
  
  因为今天运气实在太差,她有心想为自己的运势起一卦,但刚抬手,她又顿住了,想了想,转身去了玄通峰。
  
  玄通峰是无量宗唯一一个出卦师的地方,当初宋南时确定了自己要当卦师之后,就直接就蹭了玄通峰的课。
  
  虽然她是兰泽峰弟子,但一身卦师本事多半来自玄通峰。
  
  玄通峰在无量宗最西南的角落,只有峰顶有一个独栋的小院落,还被人设置了不允许御剑和一切飞行法器的阵法。
  
  等宋南时靠着两条腿哼哧哼哧爬上去,还没来得及推门,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呦,兰泽峰亲传弟子大驾光临我小小玄通峰,小老儿还真是惶恐。”
  
  宋南时:“???”
  
  她今天是犯了老头冲吗?怎么碰见的老头一个二个都阴阳怪气她?
  
  她直接推开门:“师老头,你吃错药了啊?”
  
  一个干瘪瘦小的老头转过身,可能是过于瘦小,面容看上去有两分阴鸷刻薄。
  
  他继续阴阳怪气,嘲讽道:“不归剑尊昨日回宗,你这个亲传弟子居然还有空来小老儿这一亩三分地?”
  
  宋南时大惊:“什么?我师尊回来了?!”
  
  师老头:“……你不知道你师尊今天回来?”
  
  宋南时茫然:“我该知道吗?”
  
  两个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
  
  师老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所以你这一连五六天都没踏出兰泽峰不是为了准备迎接你师尊?”
  
  宋南时:“……我闭门炼丹啊,我不炼丹下个月哪儿来的钱。”
  
  师老头:“……”
  
  他怒道:“穷得你!”
  
  宋南时不说话,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他。
  
  师老头警惕:“怎么?”
  
  宋南时只盯着他,半晌,盯的他快炸毛,她这才慢悠悠道:“师老头,我说,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师老头顿时恼羞成怒,大声道:“我吃醋?我吃他殷不归的醋?你放屁!”
  
  哦,那就是确实吃醋了。
  
  宋南时笑眯眯的不说话。
  
  师老头名为“师我”,按辈分,掌门还得叫他一声师伯,年岁估计比掌门和殷不归加起来还大,但却是个脾气怪异的小老头。
  
  宋南时认识他这么多年,觉得说他睚眦必报都能算是在夸他。
  
  他独居玄通峰,不喜出门,也不喜于人来往。
  
  宋南时能认识他,用师老头的话说,全靠她脸皮厚。
  
  宋南时表示完全赞同。
  
  当初她一睁眼就变成了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娃娃,被师尊带回无量宗之后,从半岁到三岁,她一直被放在宗门的孤幼堂和宗门收留的山下孤儿一起抚养。
  
  她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师尊。
  
  直到某一天,她被连人带小包袱一起丢在了孤幼堂门口,管事言道:“你师尊来接你了。”
  
  宋南时:哦,我还有个师尊。
  
  她那目下无尘的师尊出现在她面前,看了她一眼,颔首道:“是时候习剑了。”
  
  然后就她就被无缝转手给了内门习剑的启蒙教习。
  
  宋南时习剑的天赋,用两个字形容,稀烂。
  
  她在启蒙的时候,隔壁峰师叔的第一个徒弟也在启蒙,到她启蒙第四年,隔壁师叔第四个徒弟都启蒙完了。
  
  给她启蒙的教习教她教的怀疑人生,一度对自己的执教能力产生了莫大的怀疑。
  
  宋南时只能安慰他,说不定是我自己的问题呢。
  
  教习看着眼前留了四年的留级生,当场就哭了。
  
  他发愁自己该怎么给不归剑尊交代,宋南时却觉得他不用愁,毕竟谁家正儿八经当师尊的也不可能留着徒弟启蒙四年也没觉得什么不妥。
  
  她觉得该愁的是自己。
  
  毕竟不归剑尊就只会剑,她当他徒弟,就代表这辈子只能和剑死磕。
  
  那估计就只能磕到死了。
  
  可她也不能直接说我不当你徒弟了。
  
  不说不归剑尊好歹救了她还养了这么多年,这年头,就因为学不会所以叛出师门,那叫欺师灭祖,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退一万步说,她顺利退出师门了,谁又会收她?
  
  谁敢和不归剑尊对着干?
  
  她托着下巴,用两个时辰去想自己该怎么搞,然后用两个月堵到了她神出鬼没的师尊。
  
  她直接道:“我不学剑了。”
  
  不归剑尊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没有其他能教你的。”
  
  宋南时:“没关系,我自己去学,只要你让我学其他的就行。”
  
  不归剑尊看了她半晌,点头:“可以。”
  
  从此以后宋南时就以“师尊允许我自由学习”为由,开始满无量宗蹭课。
  
  炼丹学一点,画符学一点,炼器学一点,医术学一点。
  
  离开了剑,她居然觉得其他的无论什么,她都还挺行!
  
  但她又总觉得无论学什么都缺了点儿东西。
  
  直到某一天,她爬上了无量宗最后一座她没去过的山峰,玄通峰。
  
  玄通峰上只住着一个小老头。
  
  老头算卦。
  
  据说这小老头曾经有十三个徒弟,后来全因为各种原因死的一干二净,于是就有人说,卦师窥探天机为天地所不喜,所以才降下杀机。
  
  从此以后无量宗就老头一个卦师。
  
  宋南时当时就觉得这群修士挺封建迷信的。
  
  她蹬蹬蹬爬上山峰,对坐在山头上发呆的师老头说:“你教我算卦好不好?”
  
  师老头:“好个屁!”
江寂和老头沉默地看着宋南时的背影。
  
  良久,老头转过头。
  
  “你们无量宗的卦师……”他顿了顿:“都是这样的吗?”
  
  江寂:“……”
  
  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老头当场兴奋:“你急了你急了!”
  
  江寂不理他。
  
  老头跟在他身后,转着圈问道:“你师尊是剑修,你也是剑修,怎么你三师妹是个丹师?”
  
  江寂纠正:“卦师。”
  
  老头从善如流:“好的,卦师,所以你三师妹怎么没学剑?”
  
  江寂不答。
  
  老头一再追问,他也不理会。
  
  记忆中,“三师妹”只是一个称呼,是一个存在感薄弱的影子。
  
  他对三师妹印象最深的时候,是大约十年前,三师妹突然就不学剑了。
  
  他是大师兄,便找到她问了她一句为什么。
  
  幼小的女孩将剑随手放在一边,儿戏一般拿着黄纸鬼画符,一会儿又拿起医书看两眼。
  
  她说:“不想,所以不学。”
  
  他皱眉:“你这个年纪,真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
  
  女孩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她道:“你清楚你自己想要什么吗?”
  
  “你不清楚,但我约莫是比你清楚一点的。”
  
  “江寂!江寂!”
  
  江寂回过神。
  
  老头狐疑地看着他:“你想什么呢?”
  
  江寂摇头:“没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老头:“说你那个三师妹。”
  
  江寂:“嗯。”
  
  老头突然就严肃了下来。
  
  “江寂。”他道:“我有点儿怀疑那女娃子是不是能看得到我。”
  
  ……
  
  “阿嚏!”
  
  宋南时揉了揉鼻子,怀疑有人在背后骂她。
  
  诸事不宜。
  
  因为今天运气实在太差,她有心想为自己的运势起一卦,但刚抬手,她又顿住了,想了想,转身去了玄通峰。
  
  玄通峰是无量宗唯一一个出卦师的地方,当初宋南时确定了自己要当卦师之后,就直接就蹭了玄通峰的课。
  
  虽然她是兰泽峰弟子,但一身卦师本事多半来自玄通峰。
  
  玄通峰在无量宗最西南的角落,只有峰顶有一个独栋的小院落,还被人设置了不允许御剑和一切飞行法器的阵法。
  
  等宋南时靠着两条腿哼哧哼哧爬上去,还没来得及推门,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呦,兰泽峰亲传弟子大驾光临我小小玄通峰,小老儿还真是惶恐。”
  
  宋南时:“???”
  
  她今天是犯了老头冲吗?怎么碰见的老头一个二个都阴阳怪气她?
  
  她直接推开门:“师老头,你吃错药了啊?”
  
  一个干瘪瘦小的老头转过身,可能是过于瘦小,面容看上去有两分阴鸷刻薄。
  
  他继续阴阳怪气,嘲讽道:“不归剑尊昨日回宗,你这个亲传弟子居然还有空来小老儿这一亩三分地?”
  
  宋南时大惊:“什么?我师尊回来了?!”
  
  师老头:“……你不知道你师尊今天回来?”
  
  宋南时茫然:“我该知道吗?”
  
  两个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
  
  师老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所以你这一连五六天都没踏出兰泽峰不是为了准备迎接你师尊?”
  
  宋南时:“……我闭门炼丹啊,我不炼丹下个月哪儿来的钱。”
  
  师老头:“……”
  
  他怒道:“穷得你!”
  
  宋南时不说话,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他。
  
  师老头警惕:“怎么?”
  
  宋南时只盯着他,半晌,盯的他快炸毛,她这才慢悠悠道:“师老头,我说,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师老头顿时恼羞成怒,大声道:“我吃醋?我吃他殷不归的醋?你放屁!”
  
  哦,那就是确实吃醋了。
  
  宋南时笑眯眯的不说话。
  
  师老头名为“师我”,按辈分,掌门还得叫他一声师伯,年岁估计比掌门和殷不归加起来还大,但却是个脾气怪异的小老头。
  
  宋南时认识他这么多年,觉得说他睚眦必报都能算是在夸他。
  
  他独居玄通峰,不喜出门,也不喜于人来往。
  
  宋南时能认识他,用师老头的话说,全靠她脸皮厚。
  
  宋南时表示完全赞同。
  
  当初她一睁眼就变成了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娃娃,被师尊带回无量宗之后,从半岁到三岁,她一直被放在宗门的孤幼堂和宗门收留的山下孤儿一起抚养。
  
  她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师尊。
  
  直到某一天,她被连人带小包袱一起丢在了孤幼堂门口,管事言道:“你师尊来接你了。”
  
  宋南时:哦,我还有个师尊。
  
  她那目下无尘的师尊出现在她面前,看了她一眼,颔首道:“是时候习剑了。”
  
  然后就她就被无缝转手给了内门习剑的启蒙教习。
  
  宋南时习剑的天赋,用两个字形容,稀烂。
  
  她在启蒙的时候,隔壁峰师叔的第一个徒弟也在启蒙,到她启蒙第四年,隔壁师叔第四个徒弟都启蒙完了。
  
  给她启蒙的教习教她教的怀疑人生,一度对自己的执教能力产生了莫大的怀疑。
  
  宋南时只能安慰他,说不定是我自己的问题呢。
  
  教习看着眼前留了四年的留级生,当场就哭了。
  
  他发愁自己该怎么给不归剑尊交代,宋南时却觉得他不用愁,毕竟谁家正儿八经当师尊的也不可能留着徒弟启蒙四年也没觉得什么不妥。
  
  她觉得该愁的是自己。
  
  毕竟不归剑尊就只会剑,她当他徒弟,就代表这辈子只能和剑死磕。
  
  那估计就只能磕到死了。
  
  可她也不能直接说我不当你徒弟了。
  
  不说不归剑尊好歹救了她还养了这么多年,这年头,就因为学不会所以叛出师门,那叫欺师灭祖,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退一万步说,她顺利退出师门了,谁又会收她?
  
  谁敢和不归剑尊对着干?
  
  她托着下巴,用两个时辰去想自己该怎么搞,然后用两个月堵到了她神出鬼没的师尊。
  
  她直接道:“我不学剑了。”
  
  不归剑尊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没有其他能教你的。”
  
  宋南时:“没关系,我自己去学,只要你让我学其他的就行。”
  
  不归剑尊看了她半晌,点头:“可以。”
  
  从此以后宋南时就以“师尊允许我自由学习”为由,开始满无量宗蹭课。
  
  炼丹学一点,画符学一点,炼器学一点,医术学一点。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